巩胜利:2013:中国重回“市场经济”之路?

——基于“胡温十年”致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体制的全面倒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06 次 更新时间:2013-01-01 12:26:08

进入专题: 市场经济  

巩胜利 (进入专栏)  

  

  【特别提要】到2012年末,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国,依然未获得美国、欧盟、日本以及全球40个左右高收入国家中(按世界银行规则,2012年“高收入国家”为人均国民总收入超过12196美元以上才能是)的30多个国家承认。2012年,中国各级政府宣布投资额已近20万亿人民币之巨……据中国政府发布的数据再度显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增长持续放缓,工业产出和投资增长继续出现下滑,这促使人们再度呼吁北京方面采取更多行动,来提振乏力的经济增长。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8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9%,低于7月的9.2%,而且创出是2009年5月以来的最慢增速。8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加18.8%,低于7月的20.4%。这次8月份的数据提供了最新佐证,证明中国经济正在陷于一场持续难耐、超过前30年的连续放缓减速时期。这是中国多年累积体制弊端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变得愈发刺眼、难耐,这不仅消减了宏观调控政策的效果,也渐成为阻碍中国经济增长的桎梏。到2012年末,一种比中国前30年的“计划经济”更高度垄断、更惨烈的“半统制经济、半市场经济”的双重体制已经生成、并开始大举在一党独统下在中国演绎,一如中国房地产业变成了全国的“铁笼”一样破天沉重……中国国家国家统计局10月18日发布数据:中国经济一季度增长8.1%,二季度增长7.6%,第三季度增速同比进一步降至7.4%,这是中国GDP创第14个季度最低,且已低于中央政府年初设定的全年增长7.5%目标,中国经济增幅创十年来最低运行水平……而“市场经济地位国”的中国症结在: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之后,是中国执政党、中央政府“双重”普遍对市场经济极力的“国家干预”和“国家控制”(党的直接、强于政府的干预与控制,是全球所有市场经济地位国中绝无仅有的,全球几乎没有一个法治国家和市场经济地位国家是这样“双重”干预、控制的)。还有胡锦涛“18大”抛出“邪道”说,致98%以上的国家成“邪道”,唯中共是“正道”,使全球各国与中国经济道路更加风声鹤唳!

  

  2012年12月28日,中国央视《新闻联播》报道了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两个关键历史时刻,强调了继续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一步完善,并与最近第一次印刷出版了二十年前、于1992年《江泽民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20年回顾》以及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这预示着习李新政将继续推进因遭遇全球金融海啸“胡温十年”倒退的中国市场经济体制。

  

  2008年9月15日,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爆发后,中国进行了10多年的“市场经济”开始大举回收。现在,中国经济既非“市场经济”,也非“计划经济”,界于“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对撞的尖峰之间,特别是“计划经济”的政府高度管制,成为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之最,而“市场经济”本身是有市场修复和调节能力和作用的,但当前的中国经济几乎全被中央政府一统高度管制,却没有任何市场的修复力量来调节。中国现在既不是“市场经济”,因为没有任何市场所有的能力,只是中央政府施以权力和所谓计划经济、集团利益的一种保障经济;也不是“计划经济”,没有朝鲜、古巴那种“计划经济”商品严重匮乏和分配形式,这就是中国经济生态环境的最大异变,也是强调、刻意人治“中国特色”经济的根源之变,等到美国翻过这轮金融海啸、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的“周期”,那么“中国特色”经济就是全球“市场经济地位国”的矛盾重重、纷争迭起——是市场经济地位国与国之间的经济游戏规则、源头的兼容性出了问题……囿于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及其蔓延,中国由“鸟笼”经济起始、至今核聚变成“铁笼”经济时代。

  

  讲中国“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之临界,又谓一党统制经济、或权力经济,这是因为在一党绝对垄断之下,没有任何法制的环境制衡,也不按任何规则出牌,经济发展成了党权经济的唯一方向,先党后国,以至于完全失去大自然、自然法则中动植物食物链高端老虎、狮子、狼、大象等,中端的马牛羊等,低端各种小动物、生物等,大毒草们、小毒草们也当然应该有其生存的人类环境;而中国党国统制经济,党领导权至上,除了国家以外,工青妇、所有团体、所有中国国内的任何机构、协会……公民利益被历史性搁置,将金融与货币、利率汇率、工业农业、商业贸易、水利工程等等所有产业的都要纳入以党的利益而区别存在与否,与过去全球各国市场经济、计划经济都没有过这种空前的悖论格局、前所未有的党权至顶,将中国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环境等等所有资源纳入一党统制之下,一统垄断,铺天盖地无所不能、无所不及,这就是现行中国一党之下“统制经济”与全球各国不同的鲜明时代特点。2012年12月10日,中国公布数据显示,11月份出口同比仅增长2.9%,达近30年来最低增长,凸显出中国经济改革的必要性。随着出口大幅下滑,中国经济需要一个新的增长引擎。中国出口增速动辄20%以上的日子早已不再重现。成本的上升,意味着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开始不敌成本更低的地方。自2008年9月15日后至今(到2012年末)的中国经济,成为全球“市场经济地位国”中、不仅仅是中国中央政府——国务院“国家干预”“国家控制”的世纪之最,更甚烈于执政党——共产党的党、政“双重”——“党干预”“党控制”,从宏观到根源完全悖论“市场经济地位国”。

  

  据世界银行网站2012年发布《世界各国(地区)社会经济概况》2011年数据显示: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和高速经济发展,中国社会出现了巨大变化,城市化、现代化使中国经济总量和人均水平都不断增长,除了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外,中国人均GDP达到5400美元(以购买力均价计算达8000美元),在全球180多个国家中,中国排到了第90位左右,恰好居中间,至少不能算是低收入(贫困)国家了。这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力量,也是实行市场经济体制的巨大变化,但自2008年9月15日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后至今,中国经济发展的游戏规则发生了根源的变化,特别是中国党中央对经济管制、游戏规则的实施、国有企业垄等,已经完全脱离了“市场经济”的大方向,与全球所有“市场经济地位国”都生成了严重的悖论,所以中国2012年这轮经济向下,事出有因,是囿经济环境变化使然,绝非温家宝下浙江、四川、广东省减一些行政性收费就能够解决,一如中国房地产业已达全球各国之绝对尖峰,之所以中国古人讲“上山容易、下山难”,中国经济就面临着这样63年空前、自己设局、大环境生态的最大劫难。前30年,中国走了计划经济——鸟笼之路;后30多年中国向市场经济国家迈进,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后,中国又走上“铁笼”经济之路——全盘垄断……

  

  胡温十年经济环境更尖锐

  

  中国经济的这轮持续向下,特别是各地方政府密集出台产业规划大投资引人注目。据不完全统计,7月以来已公布出笼的地方投资计划涉及金额约7万亿元。因面临中国的经济持续下滑,各地政府密集出台产业投资规划,据不完全统计,7月以来已公布的地方投资计划涉及金额约7万亿元。但到密集的8、9、10三个月,地方投资总额已达近20万亿,不过中央政府投资依然没有动静。“地方出台这些规划有利于遏制经济快速下滑,防止经济硬着陆”中国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许正中教授向媒体分析说,中央也有能力出台新一轮刺激计划。有分析认为,中国政府完全具备推出全国性经济刺激计划的显著实力,钱的问题不是关键,但关键是担心像2008年那样引发新一轮流动性泛滥,中国一直都不会使用“宽松货币”的策略,中国当前最最担心得是就业总体稳定,因此中央可采取温和对策;但如果就业出现恶化,中国很可能砸下另一锤猛药。

  

  2012年8月以来,中国最后留守总理温家宝分别考察了浙江、四川、广东省等省。在8月24至25日,温家宝在广东省分别来到广东省广州、佛山、东莞等地考察调研,温家宝最后离开前指出:(1)、广东迫切需澳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对行政审批制度进行先行先试,对改变权力过分集中而又得不到制约现象,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等精心制定试点方案,认真组织实施。广东省是中国的财神第一省,占全国GDP近1/7,广东省生产总值由2005年的22557.37亿元增加到2010年的45472.83亿元,比2005年增长79.1%,比2000年增长2.3倍。先后在1997年超过新加坡,在2003年、2007年超过我国香港和台湾,经济总量连续22年名列居全中国第一。广东省的腐败形势也非常极端严重,出现过750多万人口、中共湛江市委书记陈同庆任上130多位党政官员被牵连绳之以法,有720万人口、中共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系列腐败(此第一地方官员腐败案,见网文《广东茂名说真话的罗荫国书记一席谈》传有16亿人民币腐败之巨。导致当地303名党政干部全军覆没,但广东省经济走在全国前列,党政干部超级腐败案亦是全国之最)。(2)、温家宝要求采取措施推动出口稳增长,立即组织外贸企业检查,取消不合理不合法收费。这就是说,温家宝依然没有摆脱中国“出口创汇”转型——30多年的魔咒、依然在用“人家的脚来走自己的路”,“出口创汇”是要看人家的脸色来发展外贸,而自己是无法决定的,第一次全球金融海啸中国就经历了“出口创汇”的疲软阵痛。温家宝维持的是,在自己到任之前,不要继续经济向下,他每每九年来、举声高呼“改革开放”,至今已经是力竭话尽,再空喊有什么用?自己已经到位,壮志却依然高耸如云、难以抵达……这是温氏9年一直不断在空喊的结果。

  

  实际上,早在2012年5月31日之前,中国举世第二论大投资序幕就早已拉开序幕,只是与2008年10月中国中央政府以开天辟地4万亿大投资的方式不同而已。中国这一次大投资是以中央企业为主力,将比第一大投资更加难以预料和掌控。第(1)单是4月27日,陕西省政府与国务院国资委在北京签约37家央企总投资超过7000亿元(见2012年5月28日《中国经营报》B11版《央企7000亿元入陕》一文);第(2)单是5月15日,国务院副总理、重庆市委书记张德江宣布央企在渝签约3506亿大利单(见2012年5月28日《中国经营报》B11版《张德江低调治渝渐入角色》一文);第(3)单是5月31日, 中央政府第三次援疆工作会议结束,中国东部19个省市决定援疆投资3000亿(见5月30日20.05分中央电视一套《春天绽放》数据统计),而在此之前4月19日,中国央企援疆项目计划开工178个,总投资7243.15亿元(见4月20日新疆“亚心网”《今年央企拟开工178项援疆产业 总投资逾7000亿》一文)。2012年,由中国央企与19省市援疆两项,已超过1万亿之巨。

  

  新疆、重庆、陕西等这三省市区大投资之和已经超过2万亿人民币之巨,相当于2008年中央政府4万亿大投资之一半。另外,中国还有28个省市自治区没有公布类似2012年的救市投资计划。5月30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参加第三次全国对口支援新疆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称:“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也在加大”。并表示,要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要坚持扩大内需的长期战略方针。到2012年8月末,中国地方政府及国有企业大投资、实际上已经超过10万亿之巨,但还有一些省份还将继续出笼拉动策略出笼……

  

  中国出口贸易经济,是改革开放前30年时期取得最大、最多、最有效的“出口创汇”式的经济贸易之路。也是“用人家的脚来走中国的路”的有效方法,但人家的脚并非中国自己所能够决定,人家的脚长在人家的腿上,人家要是不买你的商品,那么中国出口2012年增长10%的目标就可能无法完成。

  

  地方投资堪比中央4万亿更难控

  

  2012年9月27日,广州市政府宣布未来五年投资5000亿,建设216个重大项目计划(见2012年9月27日《南方都市报》封面“头条”标题为《穗五年5000亿建216重大项目》及《广州大手笔 5年砸5000亿》系列报道)。报道称:广州市投资5000亿人民币,希望带动投资20000亿元的拉动经济效益,价值链升值4倍,这有多大可能?中国还真能以“大投资”来拉动经济前行?

  

  8月20日,广东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充分发挥海洋资源优势努力建设海洋经济强省的决定》,总计提出177个重点建设项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巩胜利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市场经济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34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