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江永:钓鱼岛争议与中日关系面临的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39 次 更新时间:2012-12-25 11:08:40

进入专题: 钓鱼岛   中日关系  

刘江永  

  

  内容提要: 2012 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 40 周年,两国关系非但没有改善,反而由于日本政府“购买”钓鱼岛而急剧恶化。钓鱼岛领土主权争议问题,已成为中日关系面临的最大问题。中日关系正处在新的历史十字路口,出现“政冷经凉”趋势,面临相当严峻的挑战。野田内阁决定“购岛”有其特定的国内外背景,事关日本未来战略走向。中国海监船进入钓鱼岛海域执法巡航常态化,已彻底打破日本政府企图通过 “购岛”及 “国有化”对钓鱼岛进行所谓“平稳、安定管理”的梦想。未来中日关系发展前景有多种可能性,但不容乐观。中日两国应摆脱深陷恶性循环的状态,争取在战略互惠关系大框架下,根据《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精神妥善处理好这一棘手难题。

  关 键 词: 钓鱼岛 中日关系 野田佳彦 政冷经凉

  

  2012 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 40 周年,也是中国明太祖册封琉球国王640 周年、丰臣秀吉出兵入侵朝鲜半岛 420 周年、日本把琉球国改为琉球藩 140周年、日本完成甲午战争准备 120 周年。上述重大事件和历史进程,都与中日之间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 ( 以下简称 “钓鱼岛”)问题直接或间接相关。钓鱼岛争议在中日邦交正常化谈判时被搁置,但作为中日关系中不正常的局部问题一直存在。日本政府宣布“购买”钓鱼岛,导致这个不正常的部分突出起来,并对中日关系全局造成冲击。要正确认识、妥善处理当前的中日钓鱼岛争端,首先需要了解历史的经验和教训,从而对未来做出比较准确的预判,妥善应对各种挑战。

  

  一 从钓鱼岛争议看中日关系的演进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从 1372 年中国明朝派遣册封使杨载出访琉球国王开始,就成为中国赴琉球的航海标志和抵御倭寇的闽海前沿,而非无主地。在其后中琉约 500年友好交往史上,不存在钓鱼岛领土争议。中琉海上边界在琉球海槽,即中国钓鱼岛列岛的赤尾屿和琉球王国的久米岛 ( 古称 “古米岛”) 之间。琉球国原有 36岛,从未包括钓鱼岛。钓鱼岛是中国最早发现、命名、利用和管辖的。早在 14 世纪,钓鱼岛就被纳入中国版图和海防范围。中国明清两代赴琉球王国的册封使留下的《使琉球录》等官方文献,就是有力的证据之一。例如,1534 年明朝册封使陈侃在 《使琉球录》中便记载下:“过钓鱼屿,过黄毛屿,过赤屿,目不暇接……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夷人鼓舞于舟,喜达于家。”1807年清朝册封使齐鲲还通过五言古诗记述中琉两国交界的地理概念。齐鲲在 “航海八咏”的诗中赞美了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及周围美丽的海景后,在 《姑米山 (此山入琉球) 》一诗中写道: “忽睹流虬状,西来第一山。半天峰断续,八岭路回环。海雾微茫里,风帆瞬息间。球人欣指点,到此即乡关 ( 舟中有接封球官望山喜跃)。”诗中的 “乡关”即指琉球国的西部边关。这与 1534 年明朝册封使陈侃的记录完全吻合,相隔270 多年而固定的中琉海上边界及两国的认知毫无变化。

  钓鱼岛问题产生的远因,可以追溯到 1592 年丰臣秀吉入侵朝鲜的海外扩张,以及 1609 年萨摩藩军队入侵琉球王国,1872年日本把琉球国改为琉球藩,1874 年日本第一次入侵台湾和 1879年日本又把琉球藩改为冲绳县。其后,日本继续向海外扩张,中国的钓鱼岛便首当其冲。从历史上看,连冲绳县都不是日本固有领土,钓鱼岛就更不可能是日本的领土。钓鱼岛问题产生的直接原因,是1894 年日本发动的甲午战争( 日本称 “日清战争”) 。这场战争尚未结束,日本明治政府便于 1895年 1 月 14日举行内阁会议,秘密决定占有钓鱼岛。与钓鱼岛相关的中日关系史,从 1895 年 1 月 14日明治政府以甲午战争为背景窃取中国钓鱼岛以来,大体经历了以下四个历史时期。

  第一时期,中国清政府在甲午战争中战败,1895 年至 1945 年日本殖民统治台湾 50 年。古贺辰四郎曾于 1894 年和 1895年两次申请租借钓鱼岛均未获准,因为当时日本尚未确定拥有这些岛屿。日本开始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后,1896 年 8 月,日本政府才授予古贺家族 30年的开发租约。1925 年无偿租约到期后,古贺善次于 1932 年从日本政府购买了钓鱼岛、黄尾屿、南小岛、北小岛。赤尾屿在 1920年被编入日本国有土地,并改名为 “大正岛”。日本利用 1895 年 《马关条约》殖民统治台湾 50 年,钓鱼岛也被非法占有 50年。从国际法和战后国际关系现状两方面看,日本对台殖民统治早已结束,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时期的所有领土权利必须彻底放弃。

  中日钓鱼岛之争的根源在于,迄今日本政府不仅没有对这段历史有任何忏悔和反省,反而竭力回避、掩盖甚至通过断章取义地篡改当年日本外交档案记录的事实,编造出日本对所谓“无主地”先占的谎言,仍然在以甲午战争胜利者自居。这是中国绝不接受的。

  日本一些人认为,中国曾经承认这些岛屿是日本的 “铁证”之一是,1920 年“中华民国”驻长崎的领事冯冕曾给石垣送过感谢状,就中国渔民获救表达感谢之意,其中提到 “日本帝国冲绳县八重山郡尖阁列岛 ( 中国的钓鱼岛列岛———笔者注)”。对此,必须指出: 早在1895 年日本便通过不平等的 《马关条约》 殖民统治台湾,并在此前窃取了钓鱼岛。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因此,这期间所谓 “感谢状”所述内容,只反映了当时的历史背景,根本不能用以证明中国承认钓鱼岛是日本的 “固有领土”。

  第二时期,1945 年至1972 年,钓鱼岛摆脱日本控制,在国际法上已归还中国。1945 年日本接受 《波茨坦公告》投降后,必须遵守《开罗宣言》将包括钓鱼岛在内的台湾归还中国。包括钓鱼岛在内的日本殖民开拓时期的所有权利作废,但台海两岸分裂,钓鱼岛被美国非法控制 27年。1945 年至1972年,琉球群岛 ( 冲绳) 根据《旧金山和约》处在美国的所谓托管占领之下。钓鱼岛虽然也摆脱了日本的殖民统治,但又被美国非法划入托管的琉球范围,黄尾屿、赤尾屿被美军作为海军靶场。

  1950 年 12 月 4 日,中国外长周恩来发表声明,反对排除中国参与的 《旧金山和约》及美国对琉球的所谓 “托管”。1971年日美达成的归还冲绳协议,把钓鱼岛划入“归还区域”,遭到中国海峡两岸强烈反对。美国表示交给日本的只是钓鱼岛的行政管辖权,而有关钓鱼岛的主权,美国没有特定立场,而希望有关各方和平协商解决。

  第三时期,1972 年至 1992 年,美国归还冲绳时把钓鱼岛划入 “归还区域”,引起中日钓鱼岛之争。1972 年中日邦交正常化、1978 年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两国领导人就搁置钓鱼岛争议达成政治默契与共识。据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徐敦信作为亲历者所做记录: 1972年 9 月 27日,田中角荣首相主动向周恩来总理提出,想听取中方对钓鱼岛问题的见解。周恩来总理明确跟他讲,这次不想谈这个问题,谈了没有好处。周总理的意思是,这次谈钓鱼岛问题虽然没有结果,但不能因此影响两国之间大问题的解决。田中角荣听明白了,也表示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以后再说。田中讲,他相信邦交正常化以后,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历史事实。

  从那时起,中日两国曾搁置争议。

  第四时期,1992 年至 2012 年,冷战后国际环境发生变化,日本政治右倾化抬头。日本于 1996 年加入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后开始以钓鱼岛为基点,划定200 海里专属经济区。日本自民党政府开始否认中日存在领土问题,否认双方就搁置争议达成共识,从而成为钓鱼岛问题恶性循环的逻辑起点。2009年民主党执政后,沿袭了自民党政府的上述立场。其中原因之一是,日本外务省的相关基本立场不会因政权更迭而改变,新的政党上台后也会保持连续性。

  2012 年 9 月 10 日,野田内阁宣布 “购岛”,标志着中日关系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2012 年以来,日本右翼反华代表人物石原慎太郎提出“购买”钓鱼岛,日本政府也不甘 “落后”。同年 5 月中旬,野田内阁就大体作出 “购岛”决定,7 月 27 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甚至表示,如果包括钓鱼岛在内的“日本领土和领海”发生来自别国的违法侵犯行为,必要时将考虑出动自卫队。如此发展下去,这一问题将对日本未来国家走向和中日关系产生难以想象的严重后果。中日两国为避免冲突,推进和平、友好与合作,必须妥善处理钓鱼岛问题。然而,2010年以来的中日关系面临的挑战,与甲午战争前后历史有某些相似之处,值得两国有识之士警惕。

  其一,1885 年日本调查后已知钓鱼岛是中国命名的岛屿,没敢轻举妄动,但于 1887 年制定了为期五年的作战计划——— “征讨清国策”,1892年完成该计划,1894 年发动甲午战争。2010 年中日钓鱼岛 “撞船事件”后,日本于 2010 年末公布新的《防卫计划大纲》,制定了为期五年的军事整备计划,把军事战略重点转向包括钓鱼岛的西南诸岛。日本防务省将官还提出多种应对 “尖阁列岛”( 中国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和中国海洋战略的军事作战计划,其中包括利用中国内乱先行军事占据钓鱼岛。

  其二,1885 年北洋水师从英国、德国订造的战舰陆续下水。日本视北洋水师为最大威胁,并开始针对中国加强日本海军。2012 年 9 月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服役,引起日本高度关注。近年来,日本对中国海军的增强及海上活动,戒心越来越强,担心中国潜艇进入太平洋深海,超越日本的监控范围。因此,日本在财源匮乏的情况下,仍决定购置美国40 多架 F -35 新一代战机,加紧制造大型驱逐舰和潜水艇,在冲绳部署美国 MV -22 鱼鹰作战运输机。

  其三,1896 年北洋水师军舰出访长崎,发生水兵与日本警民械斗的“长崎事件”。在北洋水师炮口下,日本被迫放回中国被扣水兵,但激起举国反华情绪。明治天皇曾动员全国捐款,官员减薪 10%,以打造日本海军,准备对华开战。2010年中日钓鱼岛 “撞船事件”后,日本右翼势力大搞反华活动,日本民众对华态度变冷。2012 年以来,石原慎太郎动员全国捐款“购岛”,煽动反华情绪。日本公务员也减薪10% 以上,缓解捉襟见肘的财政困难,其中一部分用于购买美国军火和海上保安厅舰艇。

  其四,中国唐朝、明朝、清朝时期三次中日交战及钓鱼岛问题的产生,都与日本入侵朝鲜半岛有关。即,公元 663 年的中日白村江海战、1592 年和 1597年丰臣秀吉两次入侵朝鲜、1894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当时,朝鲜半岛内乱都给日本提供了扩张的机会。如今,朝鲜半岛仍然存在发生冲突与战争的危险。日本一些人利用朝核危机,曾主张对朝鲜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突破日本的“无核三原则”,并视台湾为日本的生命线,竭力阻挠中国统一。

  总之,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否认 “搁置争议”,拉开同中国全面争夺的态势,一定有应付 “最恶劣态势”的军事准备及后盾。一些外交辞令掩盖不住其 “袈裟”下的“铠甲”。昔日,日本从商人变为间谍或武士,驾轻就熟。野田首相宣称,若海上保安厅难以应付将出动自卫队,且未在日本国会引起反对,这值得高度警惕。

  当然,从时代大背景看,和平发展是中日两国真实的共同利益。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中国已经不是当年的中国,日本也难以复活战前的军国主义,战后日本宪法仍然发挥着积极的作用。只要日本继续走和平发展道路,中日关系就大局可稳。

  

  二 日本政府 “购岛”的背景、实质与中方反制的意义

  

  ( 一) 野田佳彦内阁决定日本政府 “购岛”的国内国际背景首先,从日本国内因素看。冷战后即 20 世纪 90年代以后,苏联解体,美苏对抗的局面不复存在。日本国内保守势力与革新势力对立的格局也就此消失,保守鹰派势力开始主导日本政权。2001年小泉纯一郎执政以来,日本国内政治右倾化不断发展蔓延。日本政治右倾化是指美化侵略历史的右翼势力,将其思想和观点逐渐渗透到日本主流媒体以及日本主流的政治决策层的过程与政治倾向。当时,小泉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同中国较劲。日本国内对此有很大的分歧。小泉越搞越孤立,也导致中日关系由“政冷经热”走向“政冷经凉”。当小泉下台后,日本右翼势力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呈现式微的迹象。但是,他们不甘心。于是,他们想在新的议题上制造日中之间的摩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钓鱼岛   中日关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169.html
文章来源:《日本学刊》2012.6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