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建明:新自由主义的影响与评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5 次 更新时间:2012-12-17 15:13:34

进入专题: 新自由主义  

何建明   (何其多)  

  

  [摘 要] 新自由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对中国的社会主义乃至社会本身以及全中国人民的生活方式产生了严重而深远的影响,它不仅改变了人们的人生观、价值观、政治观、社会观和生活观,而且实现了对社会主义及其制度某种程度的演变。因此,我们必须对新自由主义保持高度的警惕性,肃清新自由主义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及至对中国人民的生活方式的消极影响,恢复马克思主义对社会主义建设和意识形态的主导性指导地位,重构社会主义理论,保证中国沿着社会主义道路不断向前推进。

  

  [关键概念] 新自由主义 资本主义 社会主义 西方经济学 新古典经济学 马克思主义 意识形态

  

  INFLUENCE OF NEO-LIBERALISM AND COMMENTS

  

  He qiduo

  

  ( Yunnan Universityof finance and economics Kunming 650221 15912104828 jianminghe@sina.com )

  

  

  [ABSTRACT] The dissemination of neo-liberalism in China has a serious far-reaching impact on China's socialism and the society itself, as well as the entire Chinese people's life way, it has not only changed people's outlook on life, values, political ,social and outlook on life, but also achieved a certain degree of socialism and its system evolution. Therefore, we must maintain a high level of vigilance on neo-liberalism, eliminate the negative impact of neo-liberalism on China's socialist system and the life way of Chenese people,recover the dominance of Marxism in socialist construction and ideology, reconstruct socialist theory, ensure that China will keep advancing forward along the socialist road.

  

  [KEY CONCEPTS] Neoliberalism Capitalism Socialism Western economics Neo-classical economics Marxism Ideology

  

  一、引言

  

  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是社会主义国家对不合理的、不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的生产关系进行的调整、改进和变革。因此,改革不仅要切实提高社会主义经济效率,而且要切实提高社会主义公平分配水平,以达到提高生产力和促进社会进步的目的。同时,改革不仅要求中国社会发展不能偏离社会主义方向,而且要求中国社会按照社会主义原则不断走向民主、自由、和谐和正义。但是,在中国三十年来的经济体制改革进程中,资本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对中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展开了一场对中国社会影响深远而重大的意识形态侵略,这就是新自由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及其影响。虽然,中国的官方意识形态(即主流意识形态)仍然是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但是,随着新自由主义者对中国教育、理论、话语权甚至行政权力的日渐渗透和控制以及私有经济体系及其所有者(资产阶级)的不断扩大及其政治化,新自由主义者与资产阶级和某些地方行政权力迅速地结成利益同盟,从而形成非官方非民间的、资产阶级世界体系的主流意识形态,并对中国社会官方意识形态和民间意识形态形成了侵略式的影响。现实越来越表明,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对中国社会的影响不仅在于它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力正在日益增强,而且它正在通过对中国社会的理论霸权、话语霸权、教育霸权甚至某些行政权力的不断渗透或控制而形成对中国青年一代以及一些地方政府具有资本主义拜金主义倾向的行政官员和普通公务人员进行新自由主义的思想洗脑式的教育和利诱性利用,从而对中国社会思潮和社会发展、尤其是社会主义发展方向产生越来越广泛而深远的、具有实际破坏性的影响。因此,坚持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的社会主义思想、社会主义原则和社会主义制度,坚持人民利益至上的社会主义方向,对新自由主义保持高度的警惕性并对其恶劣影响进行实际有效的肃清,对于中国社会主义事业具有极其重大的现实意义。

  

  二、新自由主义在中国的推崇、影响与评论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市场化改革使中国的知识分子不仅从价值观念而且从知识体系方面都发生了几乎是脱胎换骨式的转变—不仅社会科学日益资本主义化(哲学、经济学、政治学、管理学等都在极力宣扬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而且自然科学也在资本主义化(转基因食品、有毒食品等都是为实现资本主义利润最大化目标而取得的“科学发展”)。由于马克思经济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包括毛泽东思想)遭到右翼知识界日益渗透到意识形态领域和权力(包括行政权力、教育权力和学术权力)阶层的新自由主义者的否定,甚至遭到相当一部分在政界掌握着行政权力及至掌握着改革路线控制权的行政官员的抛弃,在中国的权力机关和知识分子中出现了一批占据着中国的理论霸权和话语霸权地位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右倾机会主义者,即当今社会中表面上拥护但实质上否定社会主义而实际地坚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新自由主义者,这些新自由主义者公开宣扬并推行其资本主义化改革思想、资本主义路线和资本主义制度并通过人大、政协、党委、政府、理论阵地和教育战线等法权机关、政党机关、行政机关、理论机构和学校利用立法权力、司法权力、政治权力、政党权力、行政权力、学术权力和教育权力对中国改革施加资本主义路线和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实际影响。新自由主义所宣扬的享乐主义人生观、金钱主义价值观、极端自由主义思想和极端利己主义思想使一部分人已经堕落成为出卖人民利益、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的全盘西化论者、民族虚无主义者甚至卖国主义者。并且,按照新自由主义所宣扬的极端个人主义、拜金主义、物质主义和消费主义人生观、价值观、经济观和生活观,中华民族的民族性已经衰变到了出现严重信仰危机和阶级矛盾日益激化的状态,国人也越来越远离人文精神而成为抛弃人自身本应具有重生活质量的真实的人而仅仅具有人的自然本性(即只具有物欲和性欲放纵性)的人,甚至一些新自由主义者或受新自由主义影响的权力和金钱的贪婪追逐者已经从精神上到肉体上都走向了野兽化。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整个中华民族的民族性和民族人格日益纯粹地动物化的过程。在现实中,新自由主义者打着“自由主义”这一蛊惑人心的旗号将权力对人的奴役(政治专制)和资本对人的奴役(经济专制)联袂起来实施教育霸权、学术霸权、经济霸权、政治霸权、行政霸权和社会霸权,宣扬并推行资本暴君和权力暴君对人和社会具有奴役性、压迫性和剥夺性的专制统治。因此,新自由主义表面上冠以“自由”的名称推行其所谓的“自由主义”并强调其所追求的“民主”理想而其实质却是少数资产阶级实现资本专制的自由和资产阶级利用行政权力、党权、理论权、教育权和经济权力实现资本主义政治专制的自由,甚至就是实施集封建专制、僭主专制与资本专制于一体来压迫和剥削广大劳动人民的自由,其结果就是资产阶级及其利益的政治权力的代表者对无产阶级权力的无限制性剥夺和无限制性侵害。因此,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统治集团获得越来越多的自由本身就意味着作为无产阶级和被统治者的广大劳动人民失去越来越多的自由,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统治集团所获得的每一毫克的自由都是以广大劳动人民失去其巨大的自由为代价的。

  目前,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不仅已经牢牢掌握着大学讲坛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灌输权、教育专制权和文化专制权,而且已经利用通过清洗社会主义价值体系和社会主义信仰所完成的对青年人的改造形成的社会影响以及他们在行政部门取得的权力和从其所支持的资产阶级那里获得的金钱对中国社会包括数百万亿的公有组织、公有资产和包括土地资源、水资源、矿产资源在内的公共资源进行掠夺,甚至不放过任何剥夺劳动人民的劳动果实的机会。公有企业的私有化造成的是八千万城市工人的失业和九亿农民的无产阶级化(农民在供销合作社和信用合作社的资产被剥夺、农民失去土地)、比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剥削更加残酷的剥削和数亿人民的经济权利被侵害—大量全民所有制企业和集体所有制企业的私有化正是对人民经济权利的剥夺,农村供销合作社、农村信用合作社和手工业合作社的私有化使农民社员失去财产和股东权利的结果就是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私有化对农民在经济权利和经济利益上的最野蛮的侵害。由新自由主义所主导的私有化运动已经初步完成了使企业及其公共资产资本主义化的目标。如果新自由主义者企图进行的土地私有化、尤其是农村土地私有化目的得以实现,那么,等待着中国人民的不仅仅只是数亿城市居民和九亿农民失去土地后的苦难,而且将是中国史无前例的莫大灾难。因为,正如城市土地成为一部分房地产大资产阶级作为资本积累的工具一样,农村土地即使私有化到农民最终也将不可避免地成为大地大资产阶级实现资本积累的工具并导致土地向大资产阶级集中而农民则走上无产阶级化和贫困化的两极分化道路的后果。因此,作为实现社会主义的根本手段的公有制经济被新自由主义诱导下所演变的那部分经济和作为新自由主义可能实现的对劳动人民进行剥削的私有制的日益扩张并企图占据统治地位的目的性,预示着中国社会存在着历史性倒退的可能性和危险性,并可能一步一步地成为社会现实,而它的鼓吹者和实施者就是中国私有化运动的主导力量─权贵资产阶级及其买办文人新自由主义者。

  在新自由主义者中,不管是自称的还是那些企图从追捧中获得非劳动利益的新闻追捧者于混乱中胡乱喊出来的“著名经济学家”们经常并不顾及人民利益、民族利益、国家利益和真正能给人民带来实质意义上的自由和正义,而将“西方经济学”理论教条甚至是资本主义邪教教义拿在自己手心里玩弄得得意非凡。事实表明,新自由主义者不断宣扬自由,却干着霸权主义(例如:经济学霸权主义─掌控经济学理论霸权者似如当年被毛泽东所称的“学阀”)、资本主义(主要是剥削主义、资本积累主义、资本集中主义、资本暴力主义、利润主义、拜金主义和消费主义)、卖国主义和剥夺主义(提倡以私有化剥夺属于全体人民或集体的公有资源、公有组织和公有资产)的一系列罪恶勾当。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新自由主义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们打着“自由主义”的旗帜确实很容易让民众误以为他们真的是反对专制主义的勇士。然而,事实证明,中国的新自由主义者甚至包括美国这样受中国的新自由主义者极力推崇的资本主义国家中的自由主义者并不是真正的自由主义战士,他们在本质上正是为从公有资源、公有组织、公有资产或公共权力中谋取个人私利而与资产阶级组成利益联盟并从资产阶级剥夺公有资源、公有组织、公有资产或剥削所得的剩余价值中分享其利益的一个阶群。从新自由主义者的人性本质上不难发现,新自由主义者在人性上的物质主义偏好和享乐主义人生观决定了新自由主义者只可能为自己争取更多的物质利益而争斗,而不可能象具有共产主义理想的无产阶级革命者那样真正为普罗大众的自由而战。新自由主义者的每一次行为、那怕是教育年轻学生崇尚享乐的一次演讲这样对社会具有负价值的行为都必须得到立即的现金回报才会收场的事实就已经极好地说明了新自由主义者所追求的“自由”的丑陋性、自私性和庸俗性。

  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所推崇的自由主义理论及其所实施的公有企业“改制”的结果中不难发现,事实上,新自由主义者所推行的并不是什么真正的自由主义精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新自由主义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9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