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雪峰:深圳土改述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98 次 更新时间:2012-12-11 22:50:34

进入专题: 深圳土改  

贺雪峰 (进入专栏)  

  在快速工业化过程中,深圳市为了解决大量外来人员的住宿问题,或默许或鼓励农民在自己宅基地上建房出租,这样建起了大量高层贴面楼,从安全上讲有隐,从规划上看很无序,而现在要拆迁,政府根本就赔不起。

  第三,执法不严。深圳违法用地,违法建筑,比比皆是,但一直没有采取严格措施进行查办,比如小产权房,往往是越查越多。查一批办一批合法证明然后声称下不为例,但其实是鼓励更多农民违法建小产权房。

  第四,缺少计划。目前深圳市共有各类建筑的面积达10亿平方米,其中仅违法建筑方面积即超过4亿平方米,即使将外来人口算进来,深圳人均建筑面积超过50m2,而事实上,到深圳打工的上千万农民工租房住的人均面积应不超过10m2,如此巨大的建筑面积,将来谁来住,的确是一个大问题。

  3

  深圳利用特区优惠政策吸引大量国内外投资进来,又通过调动各方面积极性,让外来投资可以在深圳落地,从而快速提高了深圳市的GDP,并因此可以获得大量的税收。因为有了大量税收,深圳市也就可以投资建设相对良好的城市基础设施,并可以改造部分城中村。但是,相对于当前已经海量的农民在自己土地上建筑的违法建筑,深圳市要真正在目前土地权属关系格局下,通过“三旧”改造来建设一个新型深圳,成本将极其高昂,远非目前深圳财力所可以承受。粗略计算一下,仅仅4亿平方米的违法建筑,按每平方米平均5000元进行补偿,就要补偿2万亿之巨。而深圳自建市以来财政总收入还不到2万元元!

  深圳土地的增值来自于工业化和城市化,正是工业化和城市化,使农地非农使用可以获得巨大增值收益,从而,使作为土地主人的深圳原住民可以从土地增值中获益多多。但按照中国土地制度,农民只具有农地的承包经营权,土地非农使用形成的增值收益应当“涨价归公”,由此形成土地财政,用于施惠全民的城市公共的基础设施建设。现在深圳的情况却变成了农民自主地将自己的承包地宅基地不经过国家批准即违法地用于建设用途,又因为违法的面积太大人太多,法不责众,现在要通过重新整理土地实现城市建设和城市发展,就必须改造这些城中村,就要给这些原住民已建小产权房以补偿,这个补偿数额巨大的程度是,一个城中村即可以改造出几十个亿万富翁。则深圳市政府根本不可能用从纳税人那里收取的财政资金去改造如此庞大的城中村,不可能支付得起如此要价巨大的城中村民。

  且,深圳是在特区政策下才吸收到大量海内外投资的。或者说,正是国家给深圳的政策优惠,才可以让深圳而不是武汉或荆门可以实现快速的经济增长和城市发展,从而可以带来深圳土地的大面积和大幅度增值。

  按国家土地法律,深圳土地增值的利益应该归公。

  现在好了,深圳土地实践到现在的结果是因为已经形成了村民刚性土地既得利益,已经有了大量违法建筑的小产权房且所有人都预期这些违法小产权房不可能被硬性拆除因为法不责众的情况下,深圳市不仅要将过去的本应归公的土地增值给到深圳原住民,而且因为这些原住民仍然占有着土地,深圳市要进一步城市发展和产业升级,就得再为这些不合法占据土地的原住民支付利益。

  也就是说,中国特区政策中,因为政策优惠而让深圳市聚集起来的大量资源,最终只是落到了30万深圳原住民身上。从而使他们不用劳动,不担风险,就可以享受地主或资本家的身份,在中国目前经济正在发展,能否走出中等收入国家陷阱仍然未知的情况下,举全国之力建设的深圳特区,若只是养育出一个土地食利阶层,那么,深圳的特区建设,至少在土地制度探索上,就是彻底失败的。从以上引述来看,目前深圳30万原住民所形成的刚性利益至少以万亿计,这个利益相当于全国人均利益的数十倍农民利益的数百倍。

  

  四

  

  深圳是特区,特区特办,且深圳是在先行先试中形成的特殊土地利益格局,即使深圳失败了,中国也还大得很?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必须总结深圳经验,防止深圳教训。而从笔者调研及看到的相关报道,当前全国不少地方仍试图走深圳这种道路。

  更严峻的问题是,当前学界主流的关于让农民自主城市化的意见,例如:刘守英、周其仁、黄小虎、蔡继明等人的言论。

  这种观点在政策上就集中表现为农村建设用地直接入市和所谓城乡建设用地同地同权同价。

  虽然理论上讲,可以通过制定规划来控制农村土地直接入市所可能导致的建设无序,而在实践中,几乎所有规划都会被不断地调整,尤其有了利益之后。地方政府若要推动更多农地直接入市,地方政府就会有意愿来调整规划以适应这种要求。比如成都田园城市的提出,其实目标就是要让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建设用地用起来,提供规划上的依据。

  

  五

  

  无论如何,深圳目前在土地利用上的出现的僵局与困境,应当引起其他各级地方政府、中央以及学者和媒体足够关注。当一个社会中,以弱势农民为话语来为其实已极其强势的土地食利阶层讲话时,当一个社会的经济剩余主要被土地食利阶层瓜分时,当一个社会已经形成刚性且庞大的土地食利阶层时,这个社会的经济就无活力,发展就无希望。何况中国正处在中等收入阶段。如果不想进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话,中国就应该保持现行土地制度的严格性,坚决不再允许深圳土地实践的教训在其他地方复制出来。

  

  2012年11月9日下午

进入 贺雪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深圳土改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82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