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之伟:重庆逆流及其教训

——在“依法治国与重庆教训”研讨会上的发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44 次 更新时间:2012-12-05 21:52:32

进入专题: 重庆逆流  

童之伟 (进入专栏)  

  从表现形式看,这是主张依法治国、反对无法无天与不依法治国、坚持按个人意志办事的斗争,但其深层本质却是否定、改变宪法规定的基本经济制度、分配制度与努力维护这些宪定制度的斗争。

  推行打黑型社会管理方式,绝对不是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正常思路和举措,而是向人治、向个人专制时代倒退的系统性动作。人们还应该看到,重庆在打黑型社会管理方式下对待私营企业家和私营经济的刑事司法政策,是在解决贫富差距问题方式上采用极端手段。这类极端手段从根本上说势必严重打击本地乃至全国私营企业家对中国发展环境的信心,推动私营企业家和私有企业资产流向海外。推行打黑型社会管理方式及其脱离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际的刑事司法政策,势必直接与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宪定治国方略相抵触,也必然与中央的统一领导发生对抗。

  (七)应消除打黑型社会管理方式造成的不良后果并改革我国司法体制

  应采取必要措施消除重庆打黑型社会管理方式造成的不良后果:

  1.宜以比较正式的形式在全党领导干部中开展一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学习、教育活动,并重温十一届三中全会下列论述:“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要保持应有的独立性;要忠实于法律和制度,忠实于人民利益,忠实于事实真相;要保证人民在自己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允许任何人有超于法律之上的特权。”

  2.设法消除重庆推行剑指私营经济的刑事司法政策对发展非公有经济和法制建设的负面影响,从增加包括民营企业家在内的先富阶层对经济制度的可信性和对我国司法制度在公民人身权、财产权保障方面的有效性着手,遏阻公民向海外移民和转移财产、资产的日益汹涌暗潮。

  3.应看到:在法律、制度、事实真相与地方党委、党委书记、政法委书记等当权者的意志有差别时,司法机关只能选择忠实于本地当权的组织、个人,而不可能选择忠实于法律、制度和事实真相,这在当今中国是一个客观的、体制性的现实。不论从执政党长期执政还是国家长治久安考虑,我国都应该及早建立法治型司法体制。

  (八)建议着手考虑建立法治型司法体制

  我国当今越来越多的重大问题,如果缺少有权威、有公信力的司法机关,几乎是不可能得到解决的。形成法院、法官有足够独立性的法治型司法体制,有利于国家和社会长治久安,也有利于在民主与法治的框架内名正言顺地解决好目前依然存在的权力过分集中于省、市、县党委书记个人的严重弊端。为了使司法机关能够“保持应有的独立性”,形成有权威和公信力的司法体制,我国似应以中共十八大为契机,考虑采取如下措施对司法体制进行改革:

  1.对宪法做调整,提升各级人民法院的地位,保障其应有的独立性。1.修改宪法第126条,将该条修改为“法官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只服从法律”,并修改相应的法律,包括将院长改为首席法官,去行政化。2.修改现行宪法第62条、第67条和第101条等相关条款和相关法律,将最高人民法院和所有高级人民法院组成人员分别改由全国人大选举或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将所有中级人民法院、基层人民法院组成人员改由相应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选举或该级人大常委会任命。

  2.调整党内对司法机关的定位。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或首席大法官在党内的地位提升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级,其他层级法院首席法官的党内地位亦作相应调整。

  3.调整或规范与司法机关对口的党内机构的组织与职能。1.撤销各级政法委员会,并发文件明确禁止设立其组织和职能跨越法检公三家的党内机构;2.如果不完全撤销各级政法委,可考虑仅保留中央政法委,最多保留省级政法委;3.政法委书记个人的党内地位不应高于同级法院院长或首席法官,且赋予政法委的职能应限于方针政策层面的问题,不应让其干涉具体案件的审理;4.禁止党的各级组织的领导人以书面批示、口头指示或默示等形式影响具体案件的受理和判决;

  4.在党报党刊上放开司法独立的讨论。司法独立不过是指称司法机关、法官能保持住应有的独立性的法治型司法体制的一个语言符号。只要我们按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提法,将司法机关能始终忠实于法律和制度、忠实于人民利益、忠实于事实真相、坚持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保持住应有的独立性作为司法独立概念的内涵,接纳和讨论司法独立就完全符合现行宪法、党章和中共十七大精神,不会有任何问题。把“司法独立”四个字看成洪水猛兽,是不理性的典型表现。】

  《重庆打黑型社会管理方式研究报告》把重庆唱红方面、打黑的方面、对待私营企业方面,以及书记个人独裁、变相搞个人崇拜,还有曲解邓小平共富理论的问题,集中做了研究。我于2011年秋将研究报告的全文、简明和摘要三个不同版本,同时通过邮局寄送给了国家和执政党最高领导层,以及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厅、研究室。另外,我给他们每个人都专门写了信。

  

  三、重庆逆流的主要教训

  

  盛平:《重庆打黑型社会管理方式研究报告》是什么时候寄给上边的?

  童之伟:寄出的具体日期是2011年9月9日。事实上,该研究报告的全文发表在2011年10月23日召开的中国宪法学第一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上,收录在会议论文集的下册。

  现在讲第三个问题,就是重庆逆流的教训。

  重庆薄、王事件之后,我们对重庆逆流应该有系统的反思,要总结教训。如果没有反思、不总结教训,这样的现象还会发生,所以我到重庆去了一次,待了四天,我接触了重庆的政法系统很多人和一些学术界朋友,我也得到了一些材料,当然,我获得的材料可能没有李庄律师多,接触人的范围也与他有所不同。不过,我在原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做了些有针对性的调查。

  我回来后进一步搜集资料,写出了《风雨过后看重庆》,全文4万多字,摘要版发表在2012年10月26日《经济观察报》,全文同年11月分5次发表于“共识网”。《经济观察报》发表后,从“凤凰网”转载后的反响看,关注度看来还是比较大的,其中参与的有17万多,点击量估计上百万。

  总体来说,《风雨之后看重庆》的反响不错,我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它的要点。我原本老早就要到重庆去的,但中间出了很多波折,不方便细说。但2012年9月底我还是顺利去了重庆,在那里考察了4天,其间我感觉到,总体来说城市建设从外观看的比前几年确实好的多,但显然债务负担十分沉重。薄当时的规划似乎是只要到十八时大家都说他好就行,此后洪水滔天与他无干。

  在社会治安方面,市民的感觉和反映都很两极化。有一部分人对于小偷小摸,街头小地痞恶势力很反感,这方面的治安确实有不少人说变好了。但在另一面,公权力对个人权利与自由的侵害极其严重。公权力给大家带来的损害远远大于地痞流氓,但很多人都看不到这点,比如说动辄就劳教,动辄找个罪名就把你侦办了,或者通过刑讯逼供搞个罪名把你判了。我调查了解得知,警察权滥用的情况比我原来想象的还要严重,尤其是他有指标,比如说哪个区今年劳教200人或者250人,必须刑拘多少人,必须判多少人的刑,必须打掉几个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都是下了指标的,必须完成。这造成了重庆市民的两极化,有家人或亲戚好友蒙受了冤假错案之害的,对重庆当局滥施暴力极其憎恨;但曾被小流氓恶势力欺负过的人,就觉得薄、王非常之好,坚决拥护,这就形成了看问题的两个极端。

  重庆在所谓重庆模式的大旗下其实是玩了一些游戏的。薄熙来授意的一些重庆人员于2010年11月20日在上海开了一个“‘重庆模式’高层研讨会”,这个研讨会我感觉花钱应该会数以百万计。这个会议上,不少历史上的极左派人士都去了,此外,他们在公然声称请到了两大“左王”等等。这个事情感觉比较离谱,基本上是为薄熙来搏上位服务的。有人写了专为薄歌功颂德的文章,而且还请了一个广播电台金牌播音员朗诵。在谈到所谓“入常”一事时,特别强调“熙来薄己厚天下,天下岂能薄熙来”。实际上就是跑官要官。

  胡舒立:这个东西谁写的呢?

  童之伟:是上海的一个与薄联系较多的经济学家。薄熙来这样折腾,居然党内没人管得了。这个会议是薄熙来授意开的,主持人言语对此多有透露。

  我的打黑报告发表以后,受到了薄熙来拥趸苏伟教授的强烈批评,其中有一段话,批评我学风浮躁,说我断定重庆首富、二富、三富都当做“黑’给薄打掉了是“妄言”。老实说我不是专门搞经济的,我当时是凭感觉排的一富、二富、三富,有一些根据,但根据确实不太确切。但我后来花了不少时间研究这个问题,发现我的给重庆私营企业家身家的排名确实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彭治民、李俊等确实是那里最富有的私营企业家。我在《风雨过后看重庆》一文中,有详细的数据证明这一点。从官方公布的数据来说,比如彭志民,其企业市值就上了100亿,远高于胡润排行榜公布的重庆首富。

  李庄:一千亿都多。我说的就是彭志民,光那一块地就值两百多亿。

  童之伟:他所列举的那几个企业和首富,有一个是龙湖,龙湖在打黑之前已经退出了重庆,我讲的数字是以2011年为主的,我查了证交所公布的数字,重庆上市公司最富有的老板,当年净资产不足40亿。

  然后二富,李俊的净资产从我们能找到的资料也在45亿左右。李俊从海外给我打过电话,也自证过其资产的的价值是如此。

  李庄:他的案子我现在正在代理。

  童之伟:李俊多次从流亡地打电话给我讲一些事情,我跟他在电话里也核对过资产情况,他说他的资产确实是45亿以上。所以,至少第一、第二大的私营企业家都被打黑打掉了,这都是非常确切的数字,没有什么含糊。只不过有意思的是,他在向民营企业家下手的时候,主要是捡有经济实力、没上市的大房地产商。没有上市的企业比较好打,因为打上市企业马上会引起股价的变动,可能造成股票猛跌威胁社会稳定,他们承受不了。我可以这么说,现在上市的列入胡润排行榜的重庆私营企业,只不过是长着漂亮羽毛的孔雀,没有肉,真正有肉的大肥鹅是那几个被黑打的房地产商。

  我说几点结论性看法:

  1.重庆逆流浸染着红色民粹主义。薄氏民粹主义的基本逻辑是:国家不是全体公民的代表,只是排除了民营企业家、专家学者、律师和各级各类国家机关工作员等“少数人”的“多数人”或“老百姓”的代表。国家只保护“多数人”或“老百姓”的权利,并不平等保护经济收入或社会职位居中上阶层的“少数人”的合法权利,“少数人”的合法权利是可以任意践踏的。薄氏治下的任何人,只要对薄氏和他的施政行为不满意、表达一点批评或不满,就会被排除在“多数人”或“老百姓”之外,成了可抓起来劳教或定罪判刑的“少数人”。

  为什么说重庆的民粹主义是红色的呢?很简单,这种民粹主义是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旗号下,以中国共产党重庆市委的名义推行或宣扬的,因而具有了“红”色的光环。而这种“红”色光环,恰恰就是它能够迷惑人、甚至让人望而生畏、不敢挑战的原因所在。“重庆模式”浸染在以“唱红”为标识的红色民粹主义意识形态中,所以,清算“重庆模式”首先要在理论上揭示红色民粹主义的反民主、反法治、谋特权内容和极端性质。

  2.重庆逆流背离民主。法治国家或法治社会的民主之“民”,乃该国或该社会的全体公民。民主的基本要求,是按多数公民的意志进行统治,但同时保护少数公民的利益,让少数公民以批评多数公民决定或行为方式的形式参与民主进程。一般性谈论维护多数人利益,否定保护少数人利益的必要性或为多数人利益牺牲少数人利益,本身是一种阶级斗争思维,不是执政思维、民主思维。它相对于民主思维而言,就是民粹思维。执政思维、民主思维的要求平等保护全体公民的利益,不分多数人与少数人,所不同的只在于保护方式:为平等保护全体公民的利益,民主的要求是按多数人的意见做决定或处理问题,同时保护少数人对多数人处理问题的方式或多数人的决定进行批评或表达反对意见的权利。

  薄主政重庆,实际上是刻意把“大多数人”、“老百姓”定位于按经济收入分层的社会下层,并以他们的当然代表自居,借助社会普遍的仇官、仇富情绪,操弄他们与收入较高阶层和各级各类党政官员相对立,这绝对不是在搞民主,而明明是在操弄民粹情绪。他操弄民粹的目的,在于火中取栗,用违宪和违反执政党纪律的方式实现个人政治目的。

  3.重庆逆流违背法治。法治的基本要求,是所有人、一切国家机关、各政党和各社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和法律为至上的活动准则、遵守宪法、法律;一切违反宪法、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宪法、法律平等保护所有人的合法权利,不论其处于多数人位置还是少数人位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童之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重庆逆流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654.html

3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