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的哲学及其与资本主义、民主和社会主义的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45 次 更新时间:2005-03-04 09:46:20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伯特•伍尔曼/吴万伟译  

  

  篮球的规则在过去一些年里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如果我提出一些小小的改进意见让这个美妙的运动更上层楼的话,希望不会有人反对。

  

  第一,我希望不仅观看比赛的人要买票,也要对参加比赛的队员收取入场费。谁付钱多,谁参加比赛的时间就可以长一点。

  第二,投篮每命中一次,就要有一次的价格。命中的越容易,花钱就越多。

  第三,至于犯规,你要用钱搞定裁判,这样他们就不会判你犯规了(或走步,或双手运球等)。

  第四,也许是最重要的,没有理由要求双方的球篮一样高。付钱多的球队的球篮应该降低一点,对方的球篮的高度应该提高一倍才行。

  

  在现行规则下,个子高,协调好,跑得快,跳得高的运动员占尽优势。我的规则将让享受这些优势的人与拥有其他优势的人进行交换,人家在现行的比赛中总是吃亏。就是那些有钱人。按我的规则,有钱人拥有任何的“资源”(用来胜利的东西)而且从来不会输,要让他们在社会公众面前保住面子。

  

  可能有些读者说“哇,这怎么能让篮球变得更好呢?”那就全靠你对篮球运动的主要目的或意义怎么想了,不是吗?毫无疑问,篮球的其中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让我们开心。但是像其他运动一样,篮球也提供一个简单化的社会运行模式,隐晦地甚至清楚地表明在这样的社会如何向上爬。通过篮球规则以及运动员在服从这些规则(或观看别人服从这些规则)时的行为或经验,鼓励人们从这些经验中为自己的生活制订准则。这样一来,篮球不仅好玩,还是一种教育。教育成了篮球的深层含义的一部分。作为老师,我认真看待篮球运动的教学功能。那么,如前所述,篮球提供的对我们生活其中的社会的描述到底准确性如何呢?不妨这样,你对自己的老板或房东说“你犯规了”,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当然,体育运动在很多方面误导年轻人对社会的看法,让他们错误地认为他们的社会就是学校,教堂,家庭,媒体,政府,市场交换,而且运动中产生的快乐又掩盖了它在传授的东西。人们觉得这么有趣的东西怎么可能成为教育的一部分(和学校,读书,考试联系在一起的玩意儿)呢?因而,体育运动不像其他社会化形式遭受的那样被严厉地批评。然而,正如我担心的,从娱乐中得到的观念,得到容易,消除就不那么容易了。那么,像现在一样把篮球当作纯粹的娱乐实际上是对当今主流意识形态投降的表现。

  

  我提供的改革篮球的新规则将改变所有这一切。那些观看和参与这种篮球比赛的人为了在生活中取得成功,将不再指望迅速、敏捷、毅力、团队精神、公正比赛等品质,相反他们明白了推动我们这个社会运做的真正动力---钱、钱、钱。按我的规则打篮球就能让年轻人提早准备如何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生活,最终彻底摆脱他们发现的所谓不公平,压迫,而不是误导他们将来的生活怎么美好。必须承认,这个运动可能不再那么好玩了,但是“保持希望长在”的天真祈祷文将被政治动员令“组织起来改变这一切”替代。

  

  到这时候,有些读者可能觉得如果篮球是这么糟糕的教育的话,我们应该彻底抛弃它才对。如果不是发现另一个同样重要的隐藏起来的意义的话我也同意这些人的观点。这个完全正面的重要意义是什么呢?其实,只需要问一下运动员和观众在篮球比赛中最开心的是什么就行了。我觉得不是漂亮的扣篮或者偶尔马戏表演一样的投球,最让我们激动是配合默契的团队,是看到篮球在三个,四个甚至五个队员间传动,他们的动作如此协调,完美无缺最终球入篮中的壮观场面。每个运动员的技能,球场步法和位置意识,时机的把握都显露无疑,但是只有在每个运动员的行动转化成一个团体的活动时才起作用,当团体而不是构成这个团体的个别人作为核心时才行。把我们身体上和心理上的能量转化为完美的集体行动是非常惬意的事情。而且这是很不寻常的,因为生活中这种密切合作成功的机会很少,合作的成果有这么明显和直接的结果。对运动员还是观众来说,这都是乌托邦色彩的时刻,他们瞧见了美妙的、理想的社会前景,虽然它们转瞬即逝。

  

  如果篮球给予我们这种乌托邦的美妙体验,为什么不争取更多的时刻呢?我希望如此,但是对我们许多人来说,它被隐藏起来了。我们不敢肯定给我们带来快感的是什么,我们很难指出自己的生活中真正失去的是什么。按照这种对宽泛意义的解释,篮球与其说是对社会现状的歪曲教育倒不如说是描述社会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乌托邦理想,希望生活边变得像打篮球一样。如果我们希望前后一致,如果我们希望避免连续不断的挫折感,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就成了到底让社会维持现在这个样子,同时(如我试图做的)改变篮球规则(肯定让篮球变得不那么有趣了);或者让篮球规则保持不变,彻底改变社会规则(肯定保留或甚至增加乐趣)。不能选择的是就这么放任自流,让篮球继续进行糟糕的教育并同时催生无法实现的乌托邦式的渴望。我已经指出让篮球变得更像生活需要做的事情,但是让生活变得更像篮球会涉及到哪些内容呢?

  

  我们在篮球运动中意识到的合作对民主的任何功能的实现都是至关重要的。它也是到现在为止“民主”的最好定义亚伯拉罕•林肯“民治、民有、民享的政府”的核心内容。美国有各式各样的民主,但是即使在政治领域的民主在规模上也是非常有限的,有严重缺陷的。正如弗罗里达州最近的事件和选举背后的金钱影响等表明的一样。但是,尽管有这样那样的缺陷毛病,至少在政治上,民主的成分更多些。反观我们生活的其他重要方面如工作,教育,文化,卫生,住房,交通等,没有一面不是我们无法控制的少数人在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没有问责制,没有选举,没有参与决策的机会,没有合作的机会,当然也没有办法体验来自合作的力量和满足。控制我们社会方方面面的是体现封建关系的东西而不是民主。我们在失掉了什么东西了吗?肯定是的。在篮球比赛中体验到的强烈的满足感就表明我们内心深处某个地方渴望能够拥有这样的机会,渴望体验这些正面情感,渴望拥有这样的生活。

  

  政治活动家和喜剧演员Dick Gregory说“如果民主是这么好的东西,让我们拥有更多的民主吧。”乍一看,民主越多人们合作就越多,就越能分享随之而来的精神好处。但是把民主推向生活的方方面面后社会将变成什么样子呢?新教牧师,美国社会主义党前主席Norman Thomas说这可能是“社会主义”的最好的定义。难道这是篮球的最深层,最隐蔽,最深奥的意义吗?篮球就是强调并帮助解释歪曲教育和乌托邦理想的矛盾功能,是社会主义?不幸的是,在篮球中喜欢团队精神的人,暗暗渴望生活中更多合作的人,呼吁在全社会推广民主的人,很少人愿意承认他们真正想要的需要的是社会主义。对他们来说,这个词已经被第三世界国家的社会主义滑稽表现给玷污了。他们太贫穷了根本无法让社会主义关系生根成长,而在我们的资本主义媒体上(还有什么别的媒体),老板们太有钱了不会说出这个问题的真相。但是如果篮球的最深层意义是社会主义,那么为什么不把我们讨论中的“篮球”干脆换成“社会主义”得了?

  

  我们的目标?让所有人的生活就像打篮球一样有趣,公平,合作,快乐,它的规则和运动模式作为在社会中生活的最好的教育。我们的格言?“全世界篮球运动员,联合起来;你们在革命中失去的只有锁链---你们的教练,老板和房东。”这样的运动,这样的世界才是值得庆贺的。

  

  译自:“The Philosophy of Basketball (and its Relation to Capitalism, Democracy and Socialism) by Bertell Ollman

  is professor of Politics at NYU and is the author of

  http://www.logosjournal.com/issue_4.1/ollman.htm

  作者简介:伯特伍尔曼Bertell Ollman是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著有《心力交瘁:马克思主义商人的真实自白》(Ballbuster: True Confessions of a Marxist Business Man)。

    进入专题: 社会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41.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