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碧辉:简答李佰勇的“PK”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4 次 更新时间:2012-11-25 22:42:21

进入专题: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  

李碧辉  

  

  李佰勇在共识网发了一篇长文《莫言式尴尬PK卫道士尴尬》针对我的小文《读懂莫言式尴尬》,逐一进行了与批判式解读,洋洋洒洒,可谓认真。我不胜欣慰——有反响总聊胜于无,而且,承蒙李佰勇赏赐一顶桂冠——“卫道士”于我呢!有来无往非礼也,看在李佰勇的热情上,我也简答几个问题,算作对李佰勇“PK ”的PK 。

  一 我心中的确有道,那道就是我认可的人生观与价值观。我不是党员,但我可以毫不虚伪地说,我信仰马克思主义,我坚信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当然,绝不是口是心非的拉大旗做虎皮的那种社会主义,我信仰的社会主义是那种能够让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能让青山绿水永续长存的社会主义。我的信仰发自内心和自觉,而非灌输和强迫。我的文学观是——我手写我心,写我感受到的认识了的并且是认可了的实实在在的那些人和事,绝不会违心地去迎合。在我看来,艺术是最自由的,最能超越现实的,最能反映人的本质力量的一种形式,人在现实中做不到,都可以借助艺术来表现,文学作为艺术的一种,如果都不能书写我心,那我宁肯不写。

  偶尔也看看形形色色的文艺思潮,但不会受其左右,因为我从来不去想与“世界文学接轨”,得到世界承认,我的标准很低——只要我身边的老百姓认可就行了,虽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地球村了,我不否认欧美对我有影响,但中国才对我更具有直接意义,我身边这块土地对我更关键更密切。越过这块土地,去揣摩欧美的口味,按照人家的尺寸来削足适履,那文学怕也只是圈里的热闹,或者墙外开花墙外香了。

  二 我坚守一己之道,但尊重他人选择:我欣赏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有一个底线——作者是否真实真诚。在我看来,人格比政见更为重要,政见可以很快改变,人格却是恒久的。作品也是人品,字里行间流淌着的作者的为人,唬不了人的。大真实大真诚的人格品位,一定会在作品里流淌。一个崇尚真实与真诚的作家,无论他持什么政见,都一定会反映出某种生活的真实来,也一定会在字里行间读出作者的人品——学识、见地、修养、品位、态度、立场。我欣赏并尊重持不同政见但具有大真实大真诚的作家与作品,就文学而言,真实与真诚永远是第一位的,政见永远是第二位的,为此,我特别欣赏刘宾雁。

  三 我不相信作品可以远离意识形态,作家可以摒弃某种政见,但绝对不可能洗刷干净意识形态,不是这种意识就是另外一种意识,作家不可能处于真空状态,作家可以站在某个具体的时空点上,以某种态度和立场写出某些人类共性,但绝不可能有什么全人类的立场。声称超越意识形态者缺乏诚实。

  我的小文,只是指出了一个事实,太想八面玲珑的写作心态必然带来无可避免的尴尬,并无意做什么道德评判。

  诚然,这种心态有其现实基础,正如李佰勇在他的驳文中所言:“从中国式活法、行事法,李文倒披露了‘吃体制饭却反对体制’,‘心里不认同却举手赞同’这样一种人生尴尬,毋宁说,这是一种普遍性的中国社会现象,即中国现象。从最高层到最底层,绝大多数国人都经历过这样的尴尬。既有传统文化的因素,有人性脆弱的原因,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谋略化生活’,‘小不忍乱大谋’,更有严峻现实的原因,所以中国人非常精明,察言观色成了人生本能。”而我想说的也正在于此,如何超越“心里不认同却举手赞同”的人生尴尬,这是摆在中国作家面前的一道坎,不要抱怨现实如何如何,其他国家的大作家也同样面临这样的坎,如果连“心里不认同却举手赞同”这样的尴尬都不能超越,又何谈超越政治党派?这样的坎都迈步过去,却大谈特谈超越政治党派,那不是自欺欺人吗?

  而这也是中国社会生态最致命的症结,从上层到底层,从官僚、知识分子到普老百姓都这样精明市侩,毫无坚守把持,我们的希望在哪里?

  我本来是寄希望于有良知的作家的,能在最自由的文学里超越尴尬,给中国吹进一丝清风。中国的复兴,最终必须建立在道德与秩序上,也就必须制度与教化双管齐下,而教化,其潜移默化之功能,当属艺术,而艺术又首推小说电影戏剧。

  四 “我坚持认为,写作心态一直是制约当代中国作家——中国文学的关键性因素,进入21世纪的中国,意识形态的操控并没有弱化,而且市场意识形态与原有的政治意识形态合流,对中国作家的写作心态既产生压抑,也产生诱惑,由此生发出诸多不同的写作心态——写作方向,产生诸多思想艺术质地不同的文学文本。”这是李佰勇2009年4月10日所写4月12日发表在爱思想上的时评《当代中国作家的写作心态——精神生态》中的观点。

  我不解的是,李佰勇在《莫言式尴尬PK卫道士尴尬》中,怎么又推翻了自己的观点?难道文人真的如此善变市侩吗?莫言式尴尬不正是八面玲珑之心态所致吗?

  五 真有“卫道士”的话,卫道士们面临的绝不是尴尬,而有可能的话,是某种困境,某种失败,某种清贫,抑或也可能是某种小小成功。无论成功或者困境失败,都不会失掉人格,因为“李碧辉们”无意于八面玲珑。最有可能的是作品发不出去,无人问津,门前冷落鞍马稀,兜里缺少人民币。

  尴尬一词,按《说文》之义,本为腿疾弯曲行走不正。

  六 关于社会主义。李佰勇给我上了一堂有关社会主义的政治课,内容丰富,收益匪浅,十分感谢。您提到的名称有如下: “社会主义”是个富有历史内涵的政治概念,并不是毛时代“一大二公、均贫富加专制的社会主义”所能界定的。就是说,随着世界文明推进地演变,世界经济趋于一体化,对社会主义的界定和认识也发生变化。且不说诞生《共产党宣言》的时代对社会主义就能区分为“带封建纹章”的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后来又有科学社会主义的提法,当然更有民主社会主义和福利社会主义的概念,还有先于列宁的俄罗斯车尔尼雪夫斯基建立在民粹主义上的“科学社会主义真理”呢。”

  似乎分类上还不够简练准确,名称还不够完全。第一,民主社会主义与福利社会主义应该是一类,主要在北欧一代国家实行,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他们的气数微微,高福利导致了高债务,现在步履维艰;第二类,科学社会主义,应该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也遭受过重创,但挺过来了,依然在与资本主义相抗衡。第三类,您没有提到,那就是国家社会主义,典型代表是德国,最终走向法西斯主义。

  不错,资本主义吸收了很多马克思主义中的社会主义成分,延缓了资本主义,但本质没变,所以,才有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进而演变为世界经济危机。可以肯定的是资本主义逃不出胎里带来的致命缺陷——生产资料的少数人占有与社会化大生产之间的矛盾,资本天然地追逐利益最大化,财富向少数人集中,这就形成了无以化解的矛盾,大生产创造的商品必须卖出去,才能收回投资并产生利润,而卖出去的前提是有人买,即有人消费。可是由于贫富悬殊,财富在少数人手里,广大消费者没有消费能力,于是,产能过剩,危机开始,资本在本国没有出路,就要向外扩张,为此不惜冒险,把人类拖进灾难和战争,两次世界大战就是因为资本主义危机造成,资本主义为了转嫁危机,不惜挑起战争。我想您不会忘记吧?你也不会忘记08危机吧?

  您历数了那么多社会主义,恰恰忘记了区分本质。中国人约定俗成的社会主义一定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其本质特征是生产资料公有制与社会化大生产。中国的社会主义是一种全新的社会形态,它走了弯路,一点也不奇怪,有各方面的原因,这不光是政治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要探讨研究的,也是文学要关注表现的。文学只有充分展示了政治形态下的人性才更具有真实性,因为从古到今的人性,总是处于具体的政治形态之下,你没法超越。你可以不写政治,但你无法剔去政治氛围。诚然,如果文学只表现政治事件,肯定短命,但是,文学表现了政治形态下的人性,肯定了不起,肯定具有生命力。那种剔去了时代氛围的纯文学,是苍白的,因为它们可以在任何时代出现。

  我知道,有很多向往西方的自由主义人士,很反感中国的社会主义。但是,我弱弱地说一声,正因为有中国这么撑着,很多人才不至于被西方资本主义轻易吃掉,中国的自由主义者的日子也才能好过一点,如果中国被西方彻底了,恐怕很多人做奴隶而不得呢!所以,目前这个社会主义我也非常非常有意见,不满意,但我希望通过变革改正,我也希望我们的文学对这个社会主义阴暗面的揭露是善意的,是公正的,是实事求是的,而不是一味的地迎合西方去丑化。

  真实——是一只大象,它有四条粗腿,两只大耳朵,一个长鼻子和庞大的身躯,任何一部分,只是一部分,一部分绝不可能代表全部。

  真实,绝不只是丑恶。

    进入专题: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37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