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伪乐年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67 次 更新时间:2012-11-19 10:39:37

进入专题: 众生诸相  

王阳  

  

  昨天刚刚动笔写了一次关于我对现代文化的看法的文章,今天就”有幸“再一次体会这种娱乐精神在我们生活中的”无微不至“。那就借着机会,把昨天没说完的说掉。

  今天是一位好友生日,大家原来高中的同学约好相聚在一个地方吃顿饭,也顺便看看好一阵子没见的昔日同窗。当年大家一起从江西小地方考过来都不容易,如今还能有八位同学在这里还是挺高兴的。等人一来齐,就开始吃大饭,侃大山,吹大牛。

  这样的聚会次数一年多算下来其实也不少了,过节过生日基本都是有机会的。着这样聚会的时候谈话的内容却逐渐让我感觉到无聊。从我还感兴趣点的NBA谈到不感兴趣的游戏、黄片、公费旅游、到处吃喝,谈话内容基本陷于让我很尴尬的境地。我自然明白,一个好不容易的聚会要去谈现在已经沦为笑柄的政治或者沦为笑话的思想很不合时宜,所以也不会去搞这些无趣的东西。可是我感觉到很惊异的是,自从获得自由,同学就可以肆无忌惮地玩游戏通宵,可以毫无羞愧的大谈黄片、种子搜索器,可以无所顾忌地谈公款旅游(就是社团组织的旅游,学校经费全给)。呵呵,我很惊异。

  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古希腊之所以能有哲学是有两个原因:惊异和闲暇。现在我是有点脱离那个群体的整体思想了,自然是获得了喧闹之外的一份闲暇。而惊异也已经说过是存在的。看来我可以开始自恋的思考一下这里面到底是一种什么“哲学”在作祟。

  说来说去,其实还是一种娱乐文化。并且可以更深入的作分析的是,当整个社会都在以这种态度对待生命,便也给了大家理由这样去做而问心无愧。没错,玩游戏是你的权利,看黄片是你的欲望,公费旅游是你获得的福利,我无法对这几个方面做过分的指责,最起码我没权力也没能力干涉。但是,玩游戏通宵着实让我觉得,内心的空虚似乎只能依靠快乐乘以时间来填补,甚至这种空虚让人睡不着觉而依靠游戏去填补。更有甚者,连这种感觉到空虚的能力都没有,那我就更无话可说了。

  至于看黄片,这个问题早已经不是什么私下里才能说的话题,没看到现在女生都敢在男生面前谈“撸”的话题了吗,或者就在寝室里玩18禁游戏也不觉得有任何不适。性,本身没有什么,正常的行为和欲望。看黄片,也没什么,就像李敖当年在北大演讲时告诉大家的,公开允许看黄片让瑞典接下来那一年的强奸次数和偷窥次数有了较大幅度的下降。但是,我很不解怎么现在每次聚会都要提这个?并且还滔滔不绝地提,肆无忌惮的提,似乎不提就是在装逼,不提就不是正常男人,这是什么逻辑?答:纵欲逻辑和娱乐逻辑。这种娱乐逻辑在当代甚至逐渐演变为暴力,你不跟我一样娱乐,它就敢跟所有人一起指着你,你就不是正常人!福柯曾说,话语就是权力。而当这话语权被大多数人使用时,就变成了暴力。跟当年文革随意拉出一个人出来指责他就是走资派一个道理。好比我今年十月去北京看女朋友,跟她在宾馆里住,但是没有做爱。别人知道我跟女朋友住,都说,你这个禽兽。我一脸委屈和苦笑,我又没干什么。可他们竟然异口同声反击道,你觉得我会信吗?呵呵,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了。

  而至于公款旅游,说的就是朋友所在的交大有一个“神奇社团”可以一切费用报销。这个让我立马联想到一年多前,中国人大的一位教授炮轰学生会是大学最黑暗的地方。进了大学都这么说,学校就是个小社会,既然“我的大学我做主”,学生的主儿“学生会”便也成了小社会的“小政府”。而这“小政府”的公款受学校的“大政府”学校官方资助本应该用来干什么和实际用来干什么的关系便也能从公款旅游一项看出些端倪。跟实际社会很像不是吗?

  这就是一个娱乐年代的学生在平时生活中的一些现象。我反对过度娱乐,更主张让娱乐缩小范围,回到它所应该在的娱乐本身上,回到茶余饭后的一些小笑话上,回到追求梦想大道旁边的小亭子里。那么昨天提到娱乐是解构的产物,实际上它也是结构的工具。那么这种解构甚至是破坏的作用有哪些?有多严重?

  娱乐化的影响是深远的,它将问题简单化,粗暴化,大众化。当代中国的大众文化即使是我这样的大学二年级的学生都能看出来是多么的媚俗。顺应着群众的情绪而产生的文化作品(诸如暴走漫画、讽刺漫画等等),不否认它们在表达民意表达价值观方面的一些作用,对于刺激社会改革也有不小的贡献,但是这种文化不仅是顺应情绪,更加是促进这种情绪不断发展的工具。一说到民主就是好,你问他民主到底好不好,好在哪里他不知道,他就是要告诉你,大家都说好,就是好!接着他就画一幅漫画讽刺你,例如在几个暗室里几个人密谋国家大事不听外面意见甚至把面貌也化成清朝官宦模样。这种片面的理解、刻意的丑化带来的群众情绪效应跟当年毛主席一呼而天下响应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某些方面很是相同。

  话语的粗暴简单化带来的这种社会人格的变化有这么几个特征:第一,娱乐话语造成的依附性。勒庞所说的那种情况如果在一个制度成熟的社会,一个健全的社会那是很好的,说白了就是形成一种跟随优秀风气的风俗;而在当下的中国,这个还没有大多数人建立起完全独立人格的社会,从众就是一副毒药。什么是独立?是抛却叛逆与顺从,主流与非主流区别,只从掌握的事实去进行个人评判和实施行动。而在这个矛盾空前的社会,对于娱乐,其实有时候是愚乐的顺从依附和跟随,就是整体社会思维水平的下降。那还怎么谈独立人格自由思想?

  第二,娱乐话语的简单化。一切社会问题一旦经过娱乐抽象或娱乐阐释,就变成了能博得人们一笑的纸页或网页笑话。没有深入,没有解析,有的就是对现象的调侃,是不问具体情况的调侃。为什么?因为简单的东西归根到人们的思维中那就是第一感觉和情绪。而这种情绪在没有深入思维存在的情况下就是于人群之间存在的最广泛的事物。大众文化的媚俗点就在于此,依靠大众情绪进行市场估计,选择受众最多的人群进行商业牟利。不仅是从商者的卑鄙之处,也是社会公民的悲哀之处。这种简单化带来的后果相当惊人,因为是大众所接触的文化,最广泛地影响了大众思维。比如,国家的发展本应有漫长过程。无论是当今的欧美还是古代的中国罗马波斯,都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才能取得成就。如果一个国家的国民看到哪个国家好就往哪个国家跑,那何谈世界的发展呢?贫穷的永远贫穷,富强的越来越富强,咱们的责任感被抛到哪里去了??好吧,你又在叫我所说的责任感,以为这只是中国国家意识下逼迫我们所形成的虚伪价值观。我告诉你,在德国,从幼儿园开始就告诉小孩儿,你们是德意志民族的代表,承载着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未来!也许你又说了,德国跟我们差不多,民族主义盛行。好,那我再告诉你,美国的每个公民,希腊的每个公民都为自己的国家感到自豪,不管是为曾经的辉煌还是曾经的强盛,这种民族的自豪感和责任感,难道不有利于国家吗?如果你又说,国家跟我有什么关系,好吧,我已经懒得跟你费唇舌了。路易十四曾经嚣张跋扈的说,我就是国家!我想要是去粗取精的话,可以这样用现代精神解释,我是国家公民,我就代表整个祖国!它今天科技核心技术匮乏,制度规章不完善,贫富分化极其严重,官民矛盾及其突出,没关系,我们每个人好好干,发挥自己所长,把它搞好!

  顺带说一句跟娱乐本身没关系的话,当代人这样抱怨社会整体不好,却一边在做着昧着良心活着敷衍了事的事,而那之前的批评也不得不让我怀疑只是在为自己的行径找点借口和台阶。

  娱乐的这两大对于社会性格的作用造成的还是一个伪乐年代。对于下层民众来说,一面是内心的空虚;一面是现实生活的蹉跎无奈,可以维持生存希望的似乎也只有娱乐,可悲亦可叹。对于上层人士来说,一面是生活的表面奢华,一面是应对权钱关系的疲劳奔波,亦只能通过娱乐来消解生活中的痛。造成这样的局面公共部门自然难辞其咎,我也从没有替真正做错事或者做事不给解释的官方做人和辩护的意思,只是希望能形成一种全民独立思考追求价值而政府认真办事的氛围,因为政府不作为的态度也能跟娱乐扯上点关系,毕竟,政府也是公民组成的。伪乐年代,年代里的人显得那么无奈,也显得那么悲哀。

    进入专题: 众生诸相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23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