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就是不想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5 次 更新时间:2012-11-12 12:48:37

进入专题: 文化  

王阳  

  

  上城市规划课的时候老师曾经说过,现代化并不是西化,我们中国也可以有中国的现代化。这个道理自然是人人都明白的,现代化是科技、文化、制度等等的革新。可是当我思考中国的现代化时,我却困惑了,理由很简单:中国的现代文化是什么?怎么一提到中国文化,思维就被一辆看不见的马车直拖到两千年以前?脑海中的中国文化似乎说来说去就是国学,可是国学这个名字当初就是因为西方文化被引进,为了表示区别而对中国传统文化起的概括的名字,相对于西学。那我们现在有当下的中国文化吗?是什么呢?

  带着困惑我在网络上搜索了“当代中国文化”这几个字,可是虽然结果很多,但没有人告诉我当代中国文化是什么。里面有很多人提出当代文化改进方法,却没有人给这个东西下定义。苦思冥想之中我不禁开始自己总结——说来也惭愧,自己本是中国人却感知不到什么是中国文化。

  搞懂这个问题首先要搞懂,什么是文化?古往今来,文化据说有两百多种定义。有最长一百多个字的,也有最短四五个字的。例如,梁启超说,文化就是人类的精神和思想。钱穆说,文化就是人的生活。这里的人不仅包括个体,也包括总体。梁漱溟说,文化,就是生活的样法,样法就是方式了。余秋雨说,文化是变成习惯的生活方式和精神价值,也很有道理。我的社会学老师滕春海先生也给过他自己认为的定义,文化就是一种有象征性意义的符号。那么总结下来,文化其实有四个内容,精神层面,物质层面,符号层面和制度层面。这四者都可以在我们平时的生活中真真切切的反映出来。那么我们现在的文化是怎样的呢?每天萦绕在我们身边的是什么呢?我思考了许久,却得不出答案。

  问题在这里,却也只是能被搁置,因为有时候就是这样,思考着这个东西不能得出结果,反当跳出来想别的问题的时候能摸到一些边角。有个晚上给好朋友打电话时,谈到对现状的一些看法就说出了久在心中的一个想法。“现在的人总是注意状态维度而不是注重意义维度在活着。无数的人宣扬,活着就是为了开心。这个想法挺可笑的。把开心作为意义本就是功利主义的一个观点,是将严肃的人生变成了娱乐。”

  想法到了这里快要逼近我的问题的答案了。

  我素来并不是个喜欢有事没事说说笑笑的人,这是个人的性格,却在平时与大家的相处中见得并不特别多。就像勒庞曾经发现的现象,人在群体中总是会不自觉地将观点转到与大家相同而避免发出不同的声音。我不是这样的人,却也难免受到影响。和大家一起的时候不会正经,因为让别人觉得怪异,其实早些年的时候也不是没这样过,却在后来逐渐觉得孤独,被孤立,所以出于一种害怕寂寞的感受还是做了些转变。想当年萨特说,人生而孤独。可人又注定是社会性动物,不能一个人活下去,甚至逐渐因为公共的思考而挤压掉了个人的思考空间,就好比那苏格拉底会因为意见不同而被处死一样,真是悲哀,却也搞不懂这悲哀的主体是个体还是群体抑或是思考本身。

  言归正传,当我在群体当中和大家一起的时候,不自觉而发生的变化是什么?这似乎很接近了想要找寻的群体的生活方式。没错,就是娱乐——政治可以拿来当娱乐,感情可以拿来当娱乐,学术可以拿来当娱乐——一切的一切,能不能作为谈资的必要条件甚至充要条件就是它有娱乐性。郭美美炫富,可以拿来娱乐,你可以释放自己的一切怨愤、嫉妒、羡慕去骂她、贬她、PS她甚至意淫强奸她。公共的道德一旦为你提供指责的机会,就可以大胆抛下公共道德的原始动机发泄自己的流氓欲望和痞子特性。这还只是社会命题。至于政治,更是一个全民娱乐全民讽刺的对象。

  钓鱼岛,我们不打,就有无数的漫画出来类比讽刺,比如,把钓鱼岛类比做老婆,说自己老婆被人抢了只是骂人家却不动手,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殊不知,要是让这些骂的人去打他们愿意吗?这里面有多少大国博弈,有多少历史遗留,有多少当下局势的考量,有多少经济利益的掂量你明白吗?游行示威只是一个爆发点而已,更多的就是把政治当娱乐素材,说白了,吊儿郎当的把这个当儿戏。

  娱乐,发泄的不仅是人们内心开心的欲望,附加的还有更多身体的欲望。色情的东西布满整个网络,我当然不跟你装君子说自己没有性的欲望,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易经》上也说,天地氤氲而万物化醇。这里的“氤氲”,就是性交。这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可是当一个网站,“健康”版块说的是“如何让你们爱爱更长久”;“娱乐”版块说的是“盘点那些露点的明星(图)”;“历史”版块说的是“后宫里的事”;“经济”说的是“那些嫁进豪门的港姐”。你觉得这个网络有救吗?时不时就弹出来暴力色情游戏版块,这是什么网络?但供给应对的是需求,有什么样的网民需求,才有什么样的网络内容。

  拿一个身边的事做例子。当我第一次进入大学时,到对面的一个寝室串门,说了两句他们就谈到了“快播”。一个人首先一语惊人,我还用那个看过色情片儿。第二个人表示不屑,不都用那个吗?第三个人笑了笑。第四个人说,看来我落后了。呵呵,于是我扭头就走了。这就是名牌大学的宿舍。《大学》里面说,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人必慎其独也。咱们的大学是谈不上了,别的大学想来也差不多。

  所以,当我阅读到朱大可先生所说,当今中国文化的实际核心价值是娱乐时,真有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慨和快感。建国以来,咱们历经了泛政治化和泛娱乐化两个阶段,而泛娱乐化正是当今所处的时代。高雅的艺术、文学、思想、精神可以被全部解构,而解构的成品,就是娱乐。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的人们脸上的欢快实际上却只是为了掩盖内心的空虚和不安。一天天空虚下去,便只能寻找快乐去填满。可是这欢乐就像那泡泡一样,也许现在吹大了,填满了,过了一会儿立刻破碎便也变成了虚无。就像现在个个都说自己是吃货并且还争相寻找食品一样,东西吃下去了,过几小时,回头一看——原来吃完了就成了这样的东西。王朔曾说,艺术和娱乐的区别就是,艺术是往人门西里面填东西的,而娱乐,是从人们心理面掏东西的。越掏越空越掏越空,到最后根本无法忍受一个人时的孤独(没有网络)更罔谈享受孤独的愉悦,而失去了孤独,便失去了思考时的安静,失去了这安静,便不会有真正的思考和思想。个体是这样,群体也是这样。看到事物的表面,看到当下的表象却不知道其历史渊源,结果也只能是误读。

  但不屑之余,我也能体谅。存在就是合理的,为什么大家会变成这样?粗粗总结一下就有很多。前几十年的泛政治化让人们太累了,每天背着的都是的政治包袱,接受的都是死板的思想教育,接触的都是僵硬的政治语言。当改革开放允许了更多的自由,人们就会迫切的寻求多元的语言方式,轻松的而非沉重的话语体系和生活方式,就像背了很久货物的骏马,怎么找也是想赶紧到处跑跑跳跳的。再者,当今的政治环境确实让人们感觉不好,民间的反党反政情绪高早已经不是个秘密,塔西佗陷阱之下的政权注定在公共领域的各个方面都要遭到调侃和讽刺。第三,竞争压力空前拜金拜物盛行的当下,一丝自嘲的娱乐精神似乎成了缓解这疼痛的唯一药方,毕竟,笑着比叹气着更舒坦。

  而在我这里,这些却并不是绝对娱乐化的理由。我也不觉得应该废弃娱乐,毕竟卓别林和周星驰还是我们喜欢的能带来欢乐的,大国也应该是人民都笑着的。我理解,却不能完全原谅。泛政治化让思想压抑了,却不是说人们离开那压抑之后就可以放弃思想了。生活压力大,生活那么多阴云只是咱们活在这阴云之下。拜金拜物这引发的更多的应该是我们的思考和行动,调侃和讽刺的作用有多大呢?正如柏杨先生曾经说到,讽刺是冷冷的旁观,幽默是热烈的参与。这里现在是个狗窝,我也要好好找来土把它做好,不是在一旁吠几声就够了。

  就好像历史上的思潮总是得依靠一些相反的东西才能让人们意识到那缺陷,现在天天笑的人太多了,笑得很淫荡的人太多了,笑得很忘情而笑的很空虚的人太多了。所以,我,就是不想笑。

    进入专题: 文化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04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