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金砖国家失速与中国的战略应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7 次 更新时间:2012-11-11 22:02:40

进入专题: 金砖国家  

陈平 (进入专栏)  

  

  美国转嫁危机拖累全球经济

  

  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推出了许多刺激政策,但效果不显,至今无法走出衰退。原因很简单,因为美国吃错了药。美国出现金融危机,有以下几点原因:

  利益集团过于强大,把持了巨大利益,使结构性改革无法推进。美国最大的利益集团是金融寡头,这是导致危机的罪魁祸首。我在2002年到2005年之间,就提出经济波动的原因就是金融寡头的控制和投机,与微观基础没有什么关系。卡特和里根政府时期的美联储主席沃克,就主张拆分金融寡头,进行结构性改革。但现在坐在奥巴马政府里的伯南克是华尔街金融寡头的代言人,他用加强金融监管代替拆分,实际上是在为金融寡头敷衍和推卸责任。

  美国的养老和医疗系统是私有制的,结果培养出强大的利益集团。在美国,养老和医疗成本,要超过混合制的英国和国有制的日本,导致社会和民众承担了巨额成本,但利益都被利益集团瓜分了。美国的财政赤字,有三分之二源于社会保障。奥巴马推出了医保法案,但实施阻力依旧很大。

  除金融寡头、养老和医疗利益集团外,军工利益集团的影响也非同小可,美国财政赤字的三分之一,就是美国在全球扩张的军费开支。

  在这种格局下,任何结构性改革都是空谈。政府投入大笔资金救助金融寡头,其实是放大了道德风险,鼓励了投机。金融寡头得到喘息的机会,立刻降低自身债务水平,开始新的投机活动,跟危机之前毫无分别。金融机构资金非常充裕,但是拒绝给实体经济贷款。而实体经济就被迫用裁员的方式来保持利润。所以,最近美国的股票市场有所上涨,但失业率没有改善,因此经济是不可能复苏的。

  在投入大笔资金救助金融寡头后,奥巴马等西方国家领导人也想学中国。现在的状况和大萧条时期十分相似,凯恩斯主义的呼声很高。但一方面,除救助金融寡头外,能用于财政政策的资金十分有限;另一方面,在代议制民主下,缺乏全国一盘棋的大局观,各地区、各利益集团都争取自己的利益,要先切一块蛋糕给选民交代。这样制定出来的财政政策就缺乏计划,效果很差。但在这方面,美国的表现还要比欧洲好一些,所以美国经济比欧洲略好,这也是美国人沾沾自喜的地方。可是,美国、英国也想学中国建设高铁,就根本做不成。

  既然金融机构囤积了大量的廉价资金,而实体经济长期萧条,过剩资金根本找不到出路,最后就涌入了金砖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大部分国家都没有管制资本账户的能力,而热钱也不会做长期投资,最后涌入房地产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引发了通货膨胀。一旦美元和热钱撤退,经济危机就爆发了。在一些金砖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问题已经比较明显。

  

  金砖各国面临调整

  

  现在全球经济不振,而金砖国家经济失速就发生在这一背景下,至于其前景,则取决于两点。首先,此前拉动世界经济的中美两国,现在正面临政府换届。中美两国政府的经济政策,要到2013年才会趋于明朗。其次,现在美国金融机构受困于欧债危机,欧债危机下一步的发展程度,会对全球金融和经济造成决定性影响。

  具体在金砖国家中,对世界经济有影响的主要就是中国和印度,前几年西方曾寄希望于印度的经济发展。但就长期来看,印度的经济前景比不上中国。

  印度人口规模大,而民族众多,民族、宗教关系非常复杂。印度中央政府的协调能力很差,无力制定有效的经济政策,推动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在印度的大量人口中,受教育比率很低,文盲率过高。就人口结构而言,印度是世界上人口结构最年轻的三个地区之一,另两个是拉美和中东。中东因为大学生和年轻人的失业率过高,爆发了阿拉伯之春,而印度由于有宗教的影响,所以还保持着稳定,但其前景并不明朗。

  就经济发展模式而言,印度的制造业不发达,出口很少,还是逆差,西方经济衰退对印度的影响并不是很大。由于受教育的阶层主要是说英语,所以印度能接受西方国家的一些服务业外包。不过现在美国收紧服务业的外包,打击非法移民,对印度经济是不利的。另外,标普和惠誉最近下调了印度的评级,对印度是个压力。

  作为金砖国家的领头羊,中国的经济增速也有下滑,但这不是因为经济自身有问题,而是由于宏观调控误判了局势。前一段时间,决策层倾向以反通胀为第一目标,又认为货币是通胀的原因。政策表现为提高利率和准备金率,大幅收紧信贷额度,导致中小企业陷入融资困境,社会失业率上升。但事实上,中国的通货膨胀主要是输入性的,是美元量化宽松的结果,而宏观调控应该是保证就业为第一目标。

  在房地产调控上,依赖行政手段也是治标不治本。房地产调控导致市场价格停滞而开工量大跌,钢铁、机械等行业当然会受到影响。

  

  新兴市场国家应加强合作

  

  就长期来看,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崛起,是未来的趋势。不过目前还有许多瓶颈要突破,尤其是加强新兴市场国家间的合作,建立新的国际金融和经济秩序。

  澳大利亚、巴西由于中国的快速发展获益巨大,一旦中国经济增速稍稍下滑,澳大利亚、巴西向中国出口的铁矿石等原材料出现滞销和价格大跌,经济便会出现衰退迹象。这几年来,澳大利亚、巴西、南非等美国的战略盟友,在经济上已变成了中国的盟友。它们已经意识到,搭美国的发展便车,远不如搭中国的发展便车有前途。

  但就目前来看,国际金融市场和商品市场的控制权还掌握在西方金融寡头手里。由于西方掌握了大宗商品的定价权,所以不论市场涨跌,利润都被金融寡头赚去了,而中国和原材料输出国之间,打价格战只能是两败俱伤。目前中国和原材料输出国之间有一些合作,比如货币互换或者以人民币结算等,但治本之策是要建立亚洲美元市场和商品市场。

  在利用金融工具对石油等大宗商品市场进行战略调节和价格平滑上,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做得要比中国好很多。金融寡头在西方建立了大批的仓储和战略储备,同时在国际市场上制造各种消息,造成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并从中牟利。但在国内市场上,战略储备部门在价格下跌时吸收,在价格上涨时释放,平滑国内市场的波动。因此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不太影响西方国内市场的消费。

  除了石油之外,由于实体经济大规模向外转移,西方国家实际消费的大宗商品已经减少,但还牢牢掌握着市场定价权。在市场上,大宗商品的供求关系变化5%,可能在价格上引起50%的波动。由于不了解西方金融市场的运作,对此中国目前还只能被动应对。

  其实在定价问题上,中国和原材料输出国完全可以通过金融工程学解决问题,比如金融工程学提供了领子期权的工具,即双方协议订出未来大宗商品世界市场的最高合理价和最低支持价,一旦价格跌破最低支持价,卖方需给买方补偿;反之,若价格超过最高合理价,买方需和卖方分享部分利润。基于这种风险和利润分享机制,可以大大减少投机和价格波动,建立稳定的长期合作关系。

  在与发达国家的合作中,中国可以和陷入债务危机的欧洲国家加强合作,中国政府现在掌握的美元很多,完全可以在不要求控股的前提下,收购一些欧洲的优质企业和资产,目标在于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同时帮助欧洲国家改善经济治理,走出目前的困境。毕竟从长期来看,政府是不可能破产的。

  

  (作者系春秋研究院研究员,复旦大学新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

进入 陈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金砖国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发展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01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