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民:中国应该怎样看待美国:有一种处境叫俄罗斯—南斯拉夫—中国

——由雷日科夫的悲壮回忆录想到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99 次 更新时间:2012-11-11 12:18:27

进入专题: 雷日科夫   回忆录  

刘国民  

  

  我不知道年轻的中国人中还有多少人知道苏联的那首著名的国歌《牢不可破的联盟》,还有多少人还记得《牢不可破的联盟》中那慷慨激昂的旋律、气壮山河的大国形象。苏联这个伟大国家消失之后,很多亲历者和作为局外人的很多中国人都久久不能释怀。苏联末代部长会议主席尼·伊·雷日科夫更是对此事痛彻心扉,多年来不断地通过走访、交谈和研读文献资料等方式,写了很多书来回顾和反思苏联往事。《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算是雷日科夫的一本回忆录。

  

  读完这本回忆录,感觉这本书就是为苏联这个已死的伟大国家写的墓志铭。书中提到了戈尔巴乔夫改革和叶利钦等人的行为在摧毁这个伟大国家的过程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更提到了因为苏联解体所遗留下的一系列灾难和问题,比如苏联作为一个独立自强的伟大国家的自信心和荣誉感瞬间垮塌,国民心理空前失落;比如从苏联独立出来的十五个新国家之间对原联盟国家共同财产的分割,新国界线的划定;比如千百万人一夜之间就在自己居住的地方变成了外国人;比如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平均寿命的下滑和国民情绪普遍的失落和低沉……俄罗斯人在经历了对叶利钦由崇拜到痛恨的那些年后,普遍产生了一种后悔,后悔在1990年、1991年代的疯狂和痴迷。因为正是那时候的过度痴迷和疯狂,使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损失过大。这巨大的损失并非都是完成民主化所必须付出的代价,至少其中的相当一部分损失都是在民主化进程中可以避免的,也是民主化成就无法掩盖、无法抵消的伤疤。这些伤疤在苏联这个伟大国家消失多年以后还在俄罗斯人心中隐隐作痛。

  

  1.苏联的两面性:一面是民族独立自强的榜样;一面是违背了很多世界潮流和普世价值的恶魔

  

  人们对苏联的认识很容易走向两个极端,有时候认为苏联是民族独立自强的榜样,有时候认为苏联是个逆世界潮流而动的邪恶国家。实际上苏联是一个具有两面性的国家。一方面苏联是民族独立自强的模范,因为它在内忧外患的孤立处境下发展出那么强大的科技实力和军事实力,短时间里一跃成为让世界瞩目的超级大国。另一方面,斯大林的凶狠残暴和高度集权,以及这种专制体制一直以来在苏联的部分延续,使这个国家在人权、民主、自由等方面严重违背了世界潮流。苏联的独立自强是很值得学习和肯定的,对所有的落后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来说,苏联永远是一个有出息的、自强不息的、响当当的老大哥,苏联人民在建设国家、保护国土方面所体现出的艰苦卓绝的独立精神、奋斗精神、牺牲精神,将永远成为人类历史上的精彩篇章,激励后人奋进。同时,苏联严重违背人权、民主、自由这些世界潮流的劣迹也会被永远记载在世界丑恶史中,抹也抹不去,也没有任何理由和资格为之辩护,他国唯一能做和该做的就是沉痛警醒,避免悲剧重演。

  

  2.叶利钦的勇敢——迷失与普京的拨乱反正

  

  叶利钦在苏联即将解体的年代已是一个患有严重心脏病的病人兼老人,那时候他对自己几乎绝望了,一度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何去何从。这样一个人物在身体那么差的情况下仍然勇敢地扮演了重要的历史角色并不容易。如果像雷日科夫在回忆录中那样,完全用“野心家”、“阴谋家”来形容叶利钦似乎有点不公道也太冷酷,尽管雷日科夫自己有着充足的理由恨叶利钦。

  

  不妨再来分析下叶利钦在苏联解体前的谋略和决策。在苏联民主化进程中,戈尔巴乔夫当选为苏联总统,叶利钦当选为俄罗斯总统。就当时的情况来说,苏联的民主化进程正在大步推进中,假如叶利钦不是戈尔巴乔夫的死硬政敌的话,苏联未必会这么快垮掉。叶利钦在戈尔巴乔夫的民主化改革中通过选举获得了一部分权力,同时他又看到这种权力是不稳定的、不可靠的。因为戈尔巴乔夫纵然温文尔雅,但是他背后依然有一个强大的苏联国家机器,这个可怕的暴力机器曾经打败了盖世狂魔希特勒,也终结过布拉格之春,还平息过很多内外动乱。但是叶利钦手上没有多少武力,所以他和一部分民主运动分子有一个共识,就是要在戈尔巴乔夫改革创造出的温和局面还没被苏联国家机器扼杀之前,尽可能快地用一切办法来消除这个曾经很可怕的国家机器对民主运动的致命威胁。这是叶利钦后来走上分裂联盟国家之路的一大动因。

  

  叶利钦也曾是个全苏联盟中央级别的政治人物,在全苏中央级别他曾挑战过戈尔巴乔夫等人,结果他落败了。被迫后退到俄罗斯政坛,也就是说在全苏联盟中央闯不出名堂之后,他不得不回到地方经营。以当时的环境来说,叶利钦想要成为苏联中央政府的首脑人物非常困难,甚至说基本不可能。退回地方也就是退到苏联下属的加盟共和国──俄罗斯当总统,这算是他得到的很好的一条后路。但是精于算计而又被政治冲昏了头脑的叶利钦竟然想到了架空苏联中央政府的歹毒办法来终结苏联中央的专制统治。这种战略对一个落难于地方的政治家来说确实高明,再加上前面说到的叶利钦对苏联可怕的国家机器的潜在担忧,他采用这种战略确实有他自己的道理。但这是一种自杀式的进攻。最终的结果是以毁灭联盟国家和联盟中央为代价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叶利钦当时的误区是,把中央政府的权威和专制混为一谈,把中央政府和专制打包在一起一锅端了。实际上任何国家的中央政府都有中央政府的权威,不论是民主国家还是专制国家,中央政府都有自己的权威。以摧毁中央政府为代价来摧毁专制是严重的失误。就是说可以摧毁专制,但不能毁灭中央政府进而分裂国家,不能毁灭统一国家赖以维持的根基。所以叶利钦留给后人的教训就是,不能把摧毁中央政府等同于摧毁专制,或者说不能为了摧毁专制就摧毁中央政府,以国家解体为代价来实现民主化是巨大的失误。

  

  叶利钦统治俄罗斯时期,一方面对上分裂了联盟国家,瓦解了联盟中央政府,另一方面为了笼络地方势力,不断给很多地区越来越大的权力,使俄罗斯国内的分离主义势力空前膨胀起来。同时叶利钦奉行的全盘亲西方政策又得不到西方的善意回应,使俄罗斯在叶利钦时代既实现了部分民主化,又千疮百孔、一团乱麻。所以后来才有了普京上台之后的拨乱反正。普京上台之后对西方渐趋强硬独立,对内严厉打击地方分离主义势力,强化俄罗斯联邦政府的权威,坚决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可以说普京的拨乱反正是在纠正苏联解体年代和叶利钦时代很多的失误。而这些失误都有其思想根源,比如之前很多俄罗斯人误以为只要实现民主化,西方就不会与俄罗斯为敌;比如以为自己民主化之后就可以融入西方大家庭等等。普京宁愿被西方批评为民主倒退也要大力强化联邦政府的权威,也要大力打击地方分离主义势力,是在扇虚伪的西方国家一耳光,也是在扇苏联解体时代和叶利钦时代的一耳光。雷日科夫在回忆录中对普京的拨乱反正也给予肯定的评价。

  

  3.西方的两面性:一面是民主教父,一面是分裂他国的杀手

  

  西方是民主教父也是贱人,这句话不是诽谤而是事实。西方国家在苏联和东欧国家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呢?首先不得不承认,它们确实扮演了自由、民主、人权的传教士和教父的角色,客观上一直在为这些国家的民主化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为苏联和东欧国家树立了一个榜样和标杆。而且西方国家通过意识形态宣传和帮助苏联东欧的持不同政见者,确实在这些国家重新向普世价值靠拢的过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在除了俄罗斯、南斯拉夫之外的很多个苏联东欧国家很明显地扮演了民主卫士的角色,而且扮演得很好很成功。这么多个在苏联东欧新生的民主国家都受益于西方,而且西方也容得下它们,确实皆大欢喜。

  

  但是苏联(俄罗斯)和南斯拉夫却是两个例外。叶利钦领导的俄罗斯从苏联还没解体时就一边倒向西方,无条件地一边倒了好几年,自以为可以充当一个亲西方的国家。实际上世界上也确实有一些过得很滋润的亲西方国家,俄罗斯在独立之后也试图走上这一道路。但是,面对一边倒向它们的俄罗斯,欧美诸国都感到很不自在,对俄罗斯不理不睬、不冷不热,还试图再次分裂俄罗斯。美国中央情报局还计划将俄罗斯再一分为八,雷日科夫的回忆录中详细列出了这八个国家的名称和首都(括号中分别是各“国”的首都):俄罗斯共和国(莫斯科);西北共和国(圣彼得堡);伏尔加共和国(萨拉托夫);哥萨克共和国(斯塔夫罗波尔);乌拉尔共和国(叶卡捷琳堡);西西伯利亚共和国(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萨哈民主共和国(雅库茨克);远东共和国(符拉迪沃斯托克)。这该是多么歹毒的心理啊。这就是一向把自己打扮成德高望重的民主教父的美国的真实心态,非常丑恶也非常变态。后来俄罗斯被西方羞辱够了,被欺负够了,不得不再次拿起武器扮演西方的假想敌。俄罗斯也许从西方的言行中感觉到这就是俄罗斯应该扮演的角色,不得不扮演的角色,想改也不被允许。所以俄罗斯后来的外交政策开始高度重视中国,不再倒向西方。这样一来西方又不满了,又开始抱怨俄罗斯的种种不是,乃至于在普京当政的时候又开始像对待当年的苏联那样对待俄罗斯。除了隔三差五地指责俄罗斯缺乏人权、民主倒退之外,还时不时打下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的主意,觉得俄罗斯衰落得还不够彻底,觉得俄罗斯还在部分独联体国家保有影响力很刺眼,就一步步将势力范围向东推进,将曾经的超级大国的很多残余影响力逐步拔除干净。

  

  再看看当年南联盟的遭遇。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在20世纪90年代初一分为南斯拉夫联盟、克罗地亚、马其顿、斯洛文尼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五个国家。西方国家仍然持续打压新生的由塞尔维亚和黑山组成的南联盟,1999年对南联盟的持续轰炸甚至还危害到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直到2006年这个联盟国家也解体,一分为二成塞尔维亚、黑山。然后在西方的一手导演和操纵下,2008年科索沃从塞尔维亚独立。由此一来,南部斯拉夫人的统一国家相当于一分为七。这其中虽然不全是西方的责任,但西方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而且也非常恶毒。要知道美国从开国时的十三个州一路扩张到50个州,两百多年来国土面积一直在不断扩大,欧盟成员国也逐渐联合发展成一个大的联合体,但它们却在到处兜售并实践分裂理论。

  

  俄罗斯从苏联独立出来之后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种专制政体,可西方仍然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非要把这个国家再分裂成几个国家才肯满足。可见有些人所说的“因为不民主,所以中国和欧美是敌人”这话是经不起推敲的,因为有些国家即便走向民主化,美国和西方仍然没有放过它。说到底是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和南联盟有偏见,对这两个国家抱着一种扭曲和不怀好意的心态。更主要的是西方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更乐意看到对手和潜在的敌对国家的分裂,而且它们很乐意推动这些国家的分裂。在南斯拉夫,它们的愿望实现了。但是在俄罗斯,它们想把俄罗斯一分为八的美好愿望一直还没实现。但是它们并没有放弃此种努力,而且这种努力并不随着俄罗斯的民主化而终止。不知道国内一部分严重亲美的人对这个事实作何感想。

  

  4.和俄罗斯、南斯拉夫有类似遭遇的中国:向严重亲美的人士发问

  

  西方可以给苏联东欧那么多国家一条温和的出路,但却唯独盯死苏联(俄罗斯)、南斯拉夫、中国。这中间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确实很难回答。其实也不必反复探究为什么唯独苏联(俄罗斯)、南斯拉夫、中国会被西方国家另眼相看。只要知道有这么一个事实就足够了,因为如果我们花很多时间和心思来探究西方国家这种扭曲变态心态的根源,没准会先把自己折磨个半死。所以没必要去反复研究心理扭曲的西方为何要唯独对这三个国家这么心理扭曲。从前还有所谓的“意识形态冲突”原因在前面打掩护,但现在“国家利益冲突”这个根本原因已经赤裸裸地暴露出来了。甚至可以说国家利益是主要的原因,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不过是个次要原因。

  

  说完俄罗斯和南斯拉夫,还得专门说说中国。前面说到,有人认为因为中国不够民主,所以西方老是与中国为敌。有了俄罗斯和南斯拉夫的前车之鉴,还抱着这种天真态度的人真的很幼稚。现在完全可以大胆假设,就算哪一天中国更民主了并且一边倒向西方,西方也还是会像对付俄罗斯那样对中国不冷不热,而且还会积极促成中国的分裂。相比较于与一个庞大的俄罗斯和一个庞大的中国打交道,美国更喜欢和八个小俄罗斯国打交道,更喜欢和多个小中国打交道。至于美国当局及其走狗部门中情局之类的,预定的计划是将中国一分为多少个国家,只有它们自己最清楚,这种肮脏的心思它肯定会隐藏得好好地。而我们的一部分同胞到现在都还蒙在鼓里,还天真地认为更“民主”的中国必能与美国和平相处。你以为你成了西方眼中的所谓的“民主中国”,美国就不在黄岩岛问题上帮菲律宾了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雷日科夫   回忆录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00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