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建军:减排需先过能源统计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0 次 更新时间:2012-11-07 20:17:44

进入专题: 节能减排  

涂建军  

  

  节能减排目标真正有效的实现,必须建立在准确可靠的能源统计基础之上,否则减排将沦落为各级政府的数字游戏。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和消费结构持续升级,中国2009年首次成为全球最大能源消费国,同年中国燃煤碳排放超过美国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10%。受国内资源保障能力和环境容量制约,以及全球性能源安全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中国政府在“十二五”规划期间计划将全国能源、碳排放强度指标分别降低16%和17%。

  今年3月出台的《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更是明确规定:要将全国2015年的煤炭产量和消费总量都控制在39亿吨左右。

  需要指出的是,政府必须意识到,以上节能减排目标的实现需要建立在准确可靠的能源统计基础上。中国虽有全球最大的风电市场及太阳能光伏制造业,不过由于国内能源需求增长迅猛,加之“富煤、贫油、少气”的资源赋存格局,化石能源尤其是煤炭在中国能源行业的重要性将长期居高不下。

  有鉴于此,化石能源领域的以下统计问题在“十二五”期间有必要予以优先解决。

  煤炭散乱的困扰

  当前,国内煤炭统计数据堪忧,并直接影响了煤炭行业各种规划目标的社会公信力。早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国家计委为了整治国内煤炭行业的乱象,要求各级地方政府大规模关停遍地开花的小煤窑。不过出于保护地方税收的考量,加上焦煤领域屡禁不止的腐败现象,国内很多产煤区的地方政府选择消极对待中央政府的行政性指令,这导致了国内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的煤炭统计数据严重失真。

  地方政府大规模瞒报煤炭产量,直接导致这段时期全国的能源决策出现了各种重大失误。由于统计数据表明国内经济增长和煤炭消费总量相关性下降的假象,国家计委曾经在全国范围禁止新建煤电,这个决定最终引发了本世纪初席卷全国的电荒。等到中央政府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国家统计局在2006和2010年两次大规模修正国内的煤炭数据。以2000年为例,国家统计局最初发布的全国煤炭产量只有9.98亿吨。经过两次修正,最新数据高达13.84亿吨,两者相差高达39%。

  遗憾的是,虽然国家统计局的两次数据修正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国内煤炭产量失真问题,但近些年,国内煤炭消费数据存在的问题却越来越严重。按常识,任何国家全国煤炭消费总量应该等于地方煤炭消费量的总和。如果我们比较1990年各省、市、自治区的煤炭消费量加总与全国煤炭消费总量,以上准则可以得到极好的印证。到了2000年,地方上报的煤炭消费量加总数据要比全国煤炭产量高4%。到了2010年,这个差值更是扩大到了惊人的22%。

  以上统计差距可能是由以下因素引起:与国内省级GDP总量远远超出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全国GDP类似,地方政府对煤炭消费的重复统计肯定是不可忽略的一个原因。鉴于国内各省GDP增长率普遍超过全国GDP的增长水平,不排除部分地方政府需要虚报煤炭消费量以支持当地注水的GDP增长率。

  另外,考虑到节能减排及国际气候变化谈判的压力,在中央政府层面可能会存在压缩全国煤炭消费量的可能。最后,如果国内还有大量煤炭产量统计不上来,为了维持全国煤炭平衡表的一致性,国家统计局可能需要大幅压缩全国煤炭消费总量数据。

  垄断背后的不透明

  再看一下石油领域,虽然中国石油(8.98,-0.02,-0.22%)上游开采高度垄断在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等公司手中,但中游的石油炼制行业并非铁板一块。除了大连西太平洋(5.92,-0.21,-3.43%)石化这类合资炼厂外,国内还存在数量不菲的地方炼油厂。早在2005年,全国地炼原油加工规模就高达8000万吨,其中山东、广东和山西三省各有4500、1500和1000万吨的地炼产能。为了规避国家关停小炼油装置的政策风险,地炼近些年来都纷纷低调扩充产能。截至2011年底,全国地炼总炼油能力约1.31亿吨,其中山东省地炼炼油能力就高达8270万吨。

  由于地方炼油厂没有原油进口权,它们需要通过进口燃料油、与国有石油公司私下合作及收购国内市场来源不明的原油等手段维持运作。由于地炼处于政策灰色地带,国内燃料油、汽柴油等数据的统计长期存在问题。在地炼不惜一切代价求生存的背景下,地炼周边油田的原油盗采、燃料油进口过程的原油走私、质量难掌控的调和油市场都成了有中国特色的能源统计难题。

  石油行业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中国交通领域的能源统计口径与国际惯例出入较大,导致很难获取国内全口径交通领域能源消费数据。国内统计的交通运输业能源消耗,仅包括从事社会运营车辆的能源消耗,大量以私人汽车为主的非运营交通工具没有被纳入。由于以轿车为主的非运营交通用能在交通行业的重要性却越来越大,这导致了对中国交通能源及环境问题的研究,不能直接采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能源平衡表里的数据。

  另外,中国石油天然气行业还存在关键性统计指标不明的问题。根据加拿大石油生产商协会为该国油气行业编制的2000年温室气体排放清单,无组织排放(fugitive emissions)占到该行业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12%,放喷排放(venting)、火炬燃烧(flaring)、事故排放(accident releases)和库存损耗(storage losses)占到了该行业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38%。由于油气行业的以上种类的排放以甲烷和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为主,国内相关统计指标的缺失和不透明,导致了油气行业相关领域节能减排缺乏自我比较的基准线。

  国内化石燃料行业的以上统计问题,对国内节能减排目标的设立和实现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以煤炭行业为例,在政府将2015年煤炭产量控制目标设为39亿吨左右后,国内2011年的煤炭产量就高达35.2亿吨。由于“十一五”期间中国煤炭产量年均增长1.8亿吨,“十二五”期间,39亿吨左右的煤炭生产和消费控制目标基本不太可能实现。如果这类目标分解到各省并强力推行,很可能会导致国内煤炭行业的统计失真问题进一步恶化。如果不予推行,那么相关目标刚一发布就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在缺乏深入、细致的全国调研支撑的前提下,任何人都很难确定中国化石燃料行业真实水平和官方统计数据的误差。不过考虑到统计数据失真与能源决策重大失误之间的紧密相关性,中国政府需要尽快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来解决国内统计领域的乱象,而大幅加强地方统计局的财务及人事独立性,并尽快引入地方行政长官统计造假一票否决制。

  如若不然,诸如节能减排目标这类本来应该非常严肃的政策议题,就很有可能沦落为各级政府之间的一种数字游戏。

    进入专题: 节能减排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公共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859.html
文章来源:《能源》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