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可金:新世纪中国外交理论的十大创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1 次 更新时间:2012-11-06 21:28:16

进入专题: 外交理论  

赵可金  

  

  【编者按】:进入新世纪以来,国际风云变幻,特别是“9? 11”事件与全球金融危机,使中国发展的外部条件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严峻的挑战。这期间又是在全球化信息化深入发展,中国与世界关系发生了历史性变化的背景下,如何看待这一时期的中国外交?我们约请了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赵可金来深刻解读。

  

  在2002年举行的十六大上,中央制定了在本世纪头五十年的长远战略规划,即集中力量,全面建设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在优化结构和提高效益的基础上,国内生产总值到2020年力争比2000年翻两番,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明显增强。到21世纪中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基本实现现代化。为了实现战略目标,中央明确了全党工作重心是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是21世纪上半叶全党的中心任务和我国的基本国策。

  在这一中心任务主导下,党的十六大以来,中国外交走过了很不平坦的道路。回首十年,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繁重,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紧紧抓住和用好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把坚持独立自主同参与经济全球化结合起来,致力于维护和巩固中国崛起的势头,推动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经受住了国际风云变幻特别是全球金融危机的考验,中国经济保持持续性增长势头,中国与世界关系发生历史性变化,中国成为当今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综合国力和世界影响力稳步提升,促进了中国外交理论的创新,丰富了中国外交的时代内涵。

  

  一、战略机遇期

  

  科学分析国际形势,正确判断重大矛盾,是确定中国外交政策的依据。党的十六大以来,国际形势复杂变化,经济全球化曲折发展,传统安全威胁与非传统安全威胁交织,中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十六大对国际形势做出了明确判断:综观全局,21世纪头20年,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必须紧紧抓住并且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战略机遇期”的判断,对于确立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的中心任务至关重要。十六大以来,中国外交经历了重大国际事件的考验,从反恐战争到全球金融危机,从“阿拉伯之春”到美国亚太战略再平衡,很多人曾经对“战略机遇期”产生怀疑和动摇。对此,胡锦涛总书记多次在党的会议上强调加强“机遇意识”,“把握机遇”,“运用机遇”,“捕捉机遇”,无论面对多么复杂的形势,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为任何干扰所惑,始终坚持“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牢牢把控外交全局,在国际形势发展的惊涛骇浪中稳步前进。

  因此,“战略机遇期”的战略判断是关乎全局的重要理论创新,它直接决定着中国外交的战略走向和资源配置。从“战略机遇期”的判断出发,中国外交的主要任务是准确研判形势,妥善处理敏感问题,切实维护和巩固好中国崛起的势头,为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创造良好国际环境。在这一思想指导下,中国在较长一段时期内都要遵循“坚持韬光养晦、积极有所作为”的方针,只要不动摇中国崛起势头的根本,不动摇中国战略机遇期内的中国发展全局,中国始终保持不急不躁的心态,排除各种干扰,集中发展自己。可见,战略机遇期的理论回答了中国在面临复杂的国际环境变化和艰巨的国内建设任务时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如何处理对外战略的根本问题,也回答了在中国这样一个落后的发展中社会主义大国怎样创造有利的国际环境的基本理论问题,为新时期的中国外交提供了根本依据。

  

  二、科学发展观

  

  理论是行动的指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发展进步的旗帜,更是新时期中国外交的理论指南。进入新世纪以来,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的重大战略思想。科学发展观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性,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这一思想在党的十七大写入党章,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也是中国新时期指导外交的战略思想。

  在外交中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就是要确立以人为本和服务发展的外交理念。2006年4月21日,胡锦涛在访问美国耶鲁大学演讲时说:“今天,我们坚持以人为本,就是要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关注人的价值、权益和自由,关注人的生活质量、发展潜能和幸福指数,最终是为了实现人的全面发展。”这是对“以人为本”外交理念的深入诠释,意味着中国外交哲学从“外交依靠人民”向“外交为了人民”转变。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关心海外公民包括港澳台同胞的安危冷暖,并多次作出具体指示,较好地处理了在伊拉克、巴基斯坦、阿富汗、南非、美国、英国、菲律宾、吉尔吉斯斯坦等地发生的危及中国公民人身和财产安全的事件。在外交实践中,增加了很多为人民服务的重要内容,如设立外交部开放日,成立公众外交处,逐步开放历史档案,在网上与网民进行外交话题对话。在外交运行机制上,提高了外交为民的能力。比如建立了境外中国公民和机构安全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和国外应急协调处理机制,建立健全海外安全风险评估和防范预警机制,成功实施多起从动乱国家大规模撤侨行动,妥善处置我人员海外遇袭事件,设立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不断加强领事保护的机制建设,在外交经费上也拨专款用于依法保护中国公民和华侨的权利等,外交为民有了实质性的进步。

  同时,科学发展观还明确了外交与发展的辩证关系和外交服务发展的理念。在第十一次驻外使节会议上,胡锦涛强调:“新形势下,外交工作同国家发展的关系更加紧密,必须依靠发展、服务发展、促进发展,切实维护全方位对外开放条件下我国发展利益。”这一思想对中国外交增强服务发展的意识,提升服务发展的能力,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近年来,外交工作日益突出以服务国内经济社会发展为主线,以推进世界经济治理机制改革为主要平台,有效应对各类涉外敏感问题和突发事件,不断增强依靠发展、服务发展和促进发展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有力地维护了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为国内发展营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三、和平发展道路

  

  十六大以来,中国高举和平、发展、合作的旗帜,坚定不移地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同世界各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实现了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稳步提升。面对中国实力的迅速崛起,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发展道路充满疑虑,担心中国走“国强必霸”、“冲突战争”的老路。

  面对国外舆论的种种猜测和怀疑,中国从2003年开始就把探索中国崛起道路作为一个重要外交战略问题。2004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美国哈佛大学演讲时,首次提出了“和平崛起道路”,认为中国的崛起是和平崛起,中国的崛起不会危害到世界任何国家。2004年2月17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明确提出中国“要坚持走和平崛起的发展道路”。经过反复讨论后,2005年,中国政府发布《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白皮书,向世界郑重宣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就是要充分利用世界和平的大好时机,努力发展和壮大自己,同时又以自己的发展,维护世界和平。2011年,中国政府再次发布《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提出这条道路最鲜明的特征是科学发展、自主发展、开放发展、和平发展、合作发展、共同发展,它的不懈追求是对内求发展、求和谐,对外求合作、求和平。

  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是一条在维护世界和平中发展自己又以自身发展促进世界和平的道路,一条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的道路,一条勇于参与和平国际竞争又坚持广泛合作的道路。中国选择这条道路,就是要顺应时代潮流,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发展同世界各国的友好合作,实现互利共赢。它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互为表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外部实现形式。

  

  四、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

  

  中国的发展究竟依靠自力更生,还是依靠外来援助,一直是中国共产党思考的核心。在长期的革命实践中,中共确立了“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的指导方针。受极左思潮的影响,中国一度犯了“关起门来搞建设”的错误。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实行了改革开放,实现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也造成了产能过剩、环境压力、假冒伪劣等问题。

  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对传统开放理论进行了深入反思,打破了作为传统开放理论基础的比较优势理论和要素禀赋理论,提出不失时机地实施“走出去”战略,更好地利用国内外两种资源和两个市场,实施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近年来,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中国强调利用全球化的有利挑战,“走出去”参与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同时依靠国内有利条件,推动经济增长方式向集约型转变,大力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开拓国内广阔市场,贯彻以人为本的方针,保护我国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探索以战略和体制的优化实现国家综合国力的提升。2011年通过的“十二五”规划详细规定了“走出去”战略的具体的实施方式,为中国外交提出了推进互利共赢开放战略的新任务。

  可见,科学发展观主导的是一种不同于传统开放观的新开放观。此种新开放观不是简单地打开国门,而是一种着眼于全球经营的开放观,是致力于提高效益、协调发展、以人为本的开放观。它不像传统开放观那样过于依赖政策优惠激励,过于依赖要素价格优势,而是注重走出国门,参与全球化分工,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发展贸易,推动投资和管理金融工具,是一种强调互利双赢的开放观,是一种在全球开放经济体系下探索中国发展的战略,是一种外交思想的创新和突破。

  

  五、建设和谐世界

  

  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宗旨。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国际社会都迫切希望中国对世界新秩序表达明确的观点,以往仅仅强调推进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宽泛提法已经不能满足新形势的需要。为此,中国倡导并致力于同世界各国一道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认为这既是一个长期目标,又是一项现实任务。

  “和谐世界”概念是胡锦涛总书记在2005年4月22日出席雅加达亚非峰会发表演讲时提出的。他倡议亚非国家之间应当建立政治上相互尊重、相互支持,经济上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文化上相互借鉴、取长补短,安全上平等互信、对话协作。同时,倡导开放包容精神,尊重文明、宗教、价值观的多样性,尊重各国选择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的自主权,推动不同文明友好相处、平等对话、发展繁荣,共同构建一个和谐世界。2005年9月15日,胡锦涛在联合国成立60周年首脑会议上发表了题为《努力建立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的讲话,鲜明地提出,只有世界所有国家紧密团结起来,共同把握机遇、应对挑战,才能为人类社会发展创造光明的未来,才能真正建设一个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这是中国第一次在代表世界最高权威的讲坛上、以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名义,向全世界推广和谐社会的理念,向全世界宣告中国政府和人民的理想追求和世界目标:建设持久和平和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2007年,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被写入党的十七大报告,成为指导中国外交的理念。

  和谐世界是中国外交理论的重要创新,符合世界历史发展的客观潮流,符合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符合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集中体现着国际政治文明进步的历史趋势,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和显著的优越性。作为一种世界秩序典范,它将在较长一段时期内主导着中国的世界政治理想和外交目标。

  

  六、发展新型大国关系

  

  大国关系历来是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能否处理好大国关系,决定着中国外交发展的全局。随着中国成为第二经济大国,与大国的外交越来越成为中国外交的核心。特别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与新兴大国群体性崛起的时代背景下,能否统筹好大国关系,发展新型大国关系,不仅攸关中国外交全局,而且攸关中国和平发展道路。

  自新中国成立后,大国外交始终是事关中国外交全局的战略性问题。新中国成立初期,为巩固新生的共和国政权,中国采取了“一边倒”的战略方针,后来根据形势变化需要确立了“三个世界”的战略构想。20世纪80年代后,在大国关系上,中国从国际统一战线的结盟外交转变为独立自主的不结盟外交,从以意识形态划线转变为全方位外交,坚持以冷静观察、沉着应对的方针和相互尊重、求同存异的精神处理国际事务,先后与许多大国建立了不结盟、不对抗和不针对第三国的新型伙伴关系。

  进入新世纪以来,在大国伙伴关系基础上,中国领导人与时俱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外交理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803.html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