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升: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探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29 次 更新时间:2012-11-02 16:57:08

进入专题: 间接故意   共同犯罪  

李永升  

  但他们的行为构成共同犯罪的成立是毫无疑问的。

  综上所述,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的成立在主观上只要具备认识上的共同性就已经足够,至于在主观意志和目的上是否必须具备共同性,笔者认为没有那个必要。

  首先,在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中,没有存在意志共同性的必要,这是因为:第一,在共同犯罪中,不管各个行为人对犯罪结果的发生持的是希望还是纵容的态度,都没有超出故意犯罪的范畴,因为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只有量的差别,并无质的不同。第二,在共同犯罪中,各个行为人的共同意志只不过是法律所拟制的,实际上也是以各行为人的意志为基础的,这是因为,在共同犯罪中,由于行为主体的复杂性,导致其在意志上也必然呈现多样化,而不可能像单独犯罪那样,行为人要么持希望的态度,要么持纵容的态度,两者不可同时并存,而在共同犯罪中,就不能要求各行为人也必须具备这种单一性的共同意志,而应当允许其他共同意志中同时包括希望和纵容两种心理状态。因为,离开了各犯罪人各自的意志,其共同意志只不过是空有其名罢了。第三,如果一定要坚持纯粹共同意志说,那么在司法实践中就会将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相结合的共同犯罪从共同犯罪形态中排斥出去,这对打击共同犯罪无疑是有弊无利的。

  其次,在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中,没有存在共同犯罪目的的必要。目前,在我国刑法理论上,对间接故意构成的共同犯罪持否定观点的理论依据,就是在这种共同犯罪中,参与犯罪的各共同犯罪人之间没有共同的犯罪目的,笔者认为,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第一,它把共同犯罪目的同共同犯罪故意简单地等同起来,混淆了两者之间的界限,因为行为人的目的并非行为本身,而是对犯罪结果的追求,而行为的故意则是行为人本身对犯罪结果所抱的态度,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如果仅仅承认只有共同的犯罪目的方式成立共同犯罪的话,那么就等于承认,共同犯罪只能由共同直接故意构成,而共同间接故意犯罪以及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相结合的共同犯罪根本不存在,而这与司法实践中的实际情况又是相矛盾的。第二,它忽视了犯罪目的并不是一切故意犯罪都必须具备的必不可少的条件。因为在故意犯罪的构成当中,犯罪目的并不是一个必要条件,而仅仅是一个选择条件,这对于共同故意犯罪来说当然也不例外,因为共同故意犯罪只不过是故意犯罪的一种特殊形式而已。据此,笔者认为,间接故意共同犯罪的成立,只要各共同犯罪人之间在主观上有意思联络,对各自造成的危害结果有共同性的认识,并且都抱有希望或者纵容的态度就已经足够,至于有无共同的犯罪目的不影响其共同犯罪的成立。

  (二)行为的相关性是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成立的客观基础

  在间接故意构成的共同犯罪中,各共同犯罪人之间除了必须具备认识的共同性之外,还必须具备行为的相关性。只有这两者同时兼备,才能成立共同犯罪。如果没有这种认识上的共同性或者行为上的相关性,都不能构成共同犯罪。

  所谓行为的相关性,是指在间接故意构成的共同犯罪中,各共同犯罪人对于某一个或某几个危害结果的发生在客观行为上互有联系和影响,如果没有这种联系和影响,就不可能导致危害结果的发生。在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中,由于主观故意内容的多样性,其客观行为有时也往往表现得错综复杂。但只要我们把握住其行为的相关性,这个问题也就不难解决。具体说来,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在客观行为上的表现方式主要有以下三种情况。

  第一,各共同行为人的行为协调一致,共同造成了危害结果的发生。如某甲与某乙商量好一起到某丙家偷东西,恰好甲发现丙就是自己过去的仇人。于是,在他们共同实施盗窃行为后,乘丙熟睡之机,甲又同乙商量放火烧房,甲是一心想烧死丙,但乙不知,只是觉得这样做可以灭迹,对于丙的死活,采取了容任的态度。甲在放火烧房时,怕丙逃出,又悄悄背着乙将丙家的门反锁上,不让丙逃出,结果丙被活活烧死。在本案中,尽管甲与乙对丙的死亡结果所抱的态度有所不同,一个是直接故意,一个是间接故意,但是他们在行为上却具有协调一致性,共同导致某丙死亡的结果发生,因此,他们两个人都应当按共同犯罪对此负刑事责任。

  第二,各共同行为人的行为,围绕同一犯罪目标,虽不完全一致,但他们的行为又分别与危害结果存在着直接或间接的因果关系。例如,张某、王某、周某在街头抢摊贩的水果。被过路的章某制止,张某便大声叫喊:“收拾他!”三被告人遂一拥而上,围住章某,王某拽颈脖,周某拳击后背,张某用刀猛刺章某的胸部,致章某刺穿心脏而死。从该案当场发生的情况来看,当时周某等要收拾章某的故意是不明确的,虽然被害人章某的死亡是张某放纵、听任的结果,他的行为起了杀人的直接作用,但是,王某、周某使章某失去抵抗和躲避能力,对张某的杀人行为起了间接作用,所以他们三个人都应当对章某的死亡负共同犯罪的刑事责任。

  第三,各共同行为人在共同犯罪过程中,各自行为的性质发生了变化,造成了不同的危害结果,但这一危害结果的发生并没有与他们共同的犯罪行为脱离联系,而只不过是他们先前的共同行为所造成的危害结果的加重,仍应视为共同犯罪。例如,某流氓集团提出“耍火并”,其同伙一致赞同,分别携带火药枪、匕首等前往寻衅,并挑起了互斗,王某用火药枪打死对方一人,孙某用匕首将两人刺成重伤,其他成员虽参与了斗殴,但未造成人身伤亡。从该案发生的实际情况来看,这伙流氓分子“耍火并”的具体内容并不确定,它可能包括聚众斗殴杀死他人等多种危害结果发生的可能性。就这伙流氓分子的整体来说,每个成员都参与了聚众斗殴,在这个“低限”上,他们的行为是相互一致的。而王某杀人,孙某伤人的行为,似乎又超出了这个“低限”的范围,侵犯了别的客体。然而,王、孙的行为与聚众斗殴的行为不是没有任何联系的,只不过是“耍火并”结果的加重,所以依然构成共同犯罪。

  应当指出,行为的相关性是仅就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而言的,对于其他共同犯罪未必适用。因为在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中,由于主犯或者首要分子的主观故意内容不明确,所以导致其他犯罪人在行为上未必共同一致,但只要他们的行为没有超出主犯或首要分子的主观故意范围,我们仍应视为共同犯罪的有机组成部分,否则,就会轻纵共同犯罪分子。

  综上所述,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的成立,在主观上只要具备认识上的共同性,在客观上只要具备行为上的相关性就已经足够,而不需要像共同的直接故意犯罪那样,必须具备共同的犯罪目的、共同的犯罪结果才能成立,这是由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的特殊性决定的。如果我们不认识到这一点,将间接故意构成的共同犯罪与共同直接故意犯罪混为一谈,就不可能准确、及时地打击共同犯罪分子。

  

  三、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的主要特征

  

  在司法实践中,由间接故意构成的共同犯罪类型有两种,一种是同为间接故意构成的共同犯罪,另一种是由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结合而成的共同犯罪。由于间接故意构成的共同犯罪较之由同为直接故意构成的共同犯罪,无论在主观意志上,还是在客观手段、方法等方面都更为复杂,因此,要想对这一类共同犯罪作出准确的判断,就很有必要抓住它们所表现出来的几个主要特征,概而言之,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的主要特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意思联络的含混性

  在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中,各共同犯罪人之间的意思联络主要是以语言文字的流露、身势动作的表示为媒介的,这在大多数流氓团伙犯罪中表现得更为突出。有的犯罪人因受制于一定的客观条件或者出于保护自己的主观目的,往往采取暗示的方法来传递自己的犯意,如一眨眼、一噜嘴、一挥手、一抬脚等等。根据社会心理学原理,一般说来,在一定的环境中暗示愈含蓄效果就愈好,用间接隐蔽的方式对他人的心理和行为产生的影响有时危险性更大。譬如,甲男与乙女有仇,为了寻机报复,甲便私下设宴拉拢某丙,并怂恿某丙去“整”乙女一下,在这种情形下,无论某丙对乙女是实施侮辱、诽谤行为,抑或是猥亵、强奸行为,都在某甲教唆的主观犯意之中。诸如此类的教唆,无论被教唆人如何理解,只要其行为没有超出教唆犯主观预见所及的范围,教唆犯都应当对这些行为产生的危害结果负责。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教唆犯对被教唆人实施何种犯罪行为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如果教唆犯的犯意不具体,不仅使被教唆人对实施何种犯罪不明确,而且连犯罪对象也不清楚,便不能谓之教唆犯。

  像上述这种含糊其词的语言却能表达很明确的犯意的情况,在许多犯罪场合都可以碰到。比如说:“弄几个女人玩玩”、“找个姑娘开开心”,可以意味着指使他人实施猥亵、强奸犯罪;“收拾他”、“教训他一顿”、“叫他尝尝我的厉害”、“老子今天要找他算账”,就可能意味着指使他人实施伤害、杀人行为;“耍火并”意味着可能想要实施聚众斗殴中的多种类型的犯罪,包括打群架、伤害、杀人等等。还有其他一些诸如此类的语言,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中,都可能使其他犯罪人得以心领神会。相反地,在少数情况下,有时很明晰的话语倒不能表示明确的故意。例如,某甲之妻乙因琐事与邻居丙女发生口角,继之以拳脚相加,扭翻滚打。适逢某甲下班归来,见状未加阻止,竟在一旁站着叫嚷:“打死她!打死他!”但某甲始终站着未动,亦没做其他手脚,后丙女被打成重伤。在本案中,甲虽然叫其妻“打死她”,但在主观上就未必有杀人的故意,因为从他的一系列举动中就可以说明这一点,甲之所以叫喊“打死她”并不是怂恿其妻真的打死某丙,只不过是鼓动乙使劲打丙,给乙以精神援助而已,因此,甲应构成伤害罪的帮助犯而不是杀人罪的帮助犯。由此可见,判断某一共同犯罪的各行为人的主观意思联络是否真实,应综合多方面的情况进行具体分析,特别是某些特定的犯罪环境和犯罪手段,对于判断这种意思联络的真实性与否具有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二)衍生手段的多样性

  在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中,尤其是在一些具有倾向性的集团性犯罪中,有时因事前预谋或通谋的内容不明确或者首要分子对其成员采取何种方式和手段实施犯罪并未限定等等,都会使得各个共同犯罪人在实施犯罪的过程中衍生出多样的手段,造成各种不同的危害结果。但是,只要各行为人在实施某一犯罪的过程中所采取的各种手段以及由此造成的危害结果没有超出首要分子所能预见的范围,首要分子仍然要对这些危害结果承担罪责。因为在这些场合,首要分子尽管不一定希望这些衍生手段所造成的危害结果发生,但他却是明知在共同犯罪的过程中有可能衍生这些手段并有可能造成一定的危害结果,而容任了这一危害结果的发生,这样从犯罪主观上来看,首要分子与实行犯之间仍然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例如,某流氓集团经常借组织舞会为诱饵,侮辱、奸淫妇女。一日,该集团头子王某告诉该集团骨干分子冯某,“找个女的来玩玩”。冯即以跳舞为名,物色女青年马某来到王某家中,王、冯事先邀约来的同伙李某、张某、尹某(女)便同马某一起喝酒,然后四男两女一边喝酒,一边轮换着跳舞。当换跳“贴面舞”时,马某说:“我不会,我不跳。”王某便说:“我来教你跳。”便将马某带到另一间小屋里将其奸淫。王、马走出小屋时,冯某又以教跳舞为名,将马带进小屋奸淫。冯走出小屋时,张紧接着走进小屋,要与马发生关系,马坚决不从,张便用暴力将其强奸。其间,马哭喊王某、冯某,王、冯两人欲推门进屋,发现张已把门插上,就没有再理,张某强奸完马某走出小屋后,马某坐在小屋哭声不止,王、冯两人又进入小屋劝马,然后由冯送马回家。在本案中,王某和冯某对自己的行为所构成的聚众淫乱罪有直接故意,而对张某的行为所构成的强奸罪则是一种间接故意的心理态度,而张某的行为所构成的强奸罪是直接故意,但对王某和冯某的行为所构成的聚众淫乱罪则是一种间接故意,在这里,究竟是把王和冯的行为与张的行为分割开来,分别定罪,还是把他们行为联系在一起,定为聚众淫乱、强奸罪的共犯呢?笔者认为,根据前面所述的有关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成立之标准,在这种情况下,将有共谋、有配合的集团犯罪人为地分割成两个不相干的犯罪,是不符合该犯罪活动的实际的,所以应当把他们的行为视为一个整体,以聚众淫乱、强奸共犯论罪。当然,关于各个被告人究竟应承担什么样的罪责,根据他们在犯罪活动中所起的作用和地位,应当有所区别。

  (三)危害结果的不确定性

  在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中,由于各犯罪人之间往往只有简单的意思联络,而没有明确地相互沟通彼此犯罪的具体意图,因此,他们的共同犯罪目的常常是不明确的,这样各行为人之间共同故意的内容在一定的范围内,就包含有几种危害结果发生的可能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间接故意   共同犯罪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627.html
文章来源:《法治研究》2011年第7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