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超民:从好官治国到好制度治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47 次 更新时间:2012-11-01 17:02

进入专题: 薄熙来   良治研究  

江超民  

薄熙来倒了,但薄熙来留给中国的遗产还在,还需要我们好好清理和消化,他的遗产有坏有好,坏多于好。他提出的缩小贫富差距、共同富裕的命题是好的,我们岂能因人废言而放弃对这个命题的思考和探索?但本文不打算谈这个,本文主要谈他的负面遗产带给我们的启示,那就是好官治国不如好制度治国。

落井下石是可耻的,但落井的人若罪大恶极且无可挽救,井旁的人作出反思、吸取教训、引以为戒、找到新的正确的方向,则是完全可取的。重庆“唱红打黑”的负面性,童之伟教授在《重庆打黑型社会管理方式研究报告》和《风雨过后看重庆》两文中已作了详尽的论述,笔者不再赘述。

童之伟教授在《风雨过后看重庆》一文中说:“重庆当地人也好,北京人、上海人也好,人们普遍认为,如果不是其妻子故意杀人的事实因偶然因素败露,薄氏的‘司马昭之心’几乎肯定会变为现实,其结果必然是给国家稳定和执政党带来无穷祸患。”这里提到一个重要的话题,即偶然性问题。

中国几千年来至今还没有走出一个循环,这个循环就是国家和人民的祸福全系于官员个人的好坏,人民碰上一个好官,算是撞大运,碰上一个坏官,只能认倒霉。说到底,人民是没有决定权的,人民的权利得不到一个切实、充分的制度保障。这也是中国人为什么“包青天情结”那么浓厚的原因所在。

1945年7月,黄炎培与傅斯年、章伯钧、左舜生等6位国民参政员访问延安,其中,黄炎培与毛泽东主席作了一番长谈,黄炎培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毛主席答道:“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从理论上说,毛主席的回答当然不错。可是,毛主席所要实行的此民主非彼民主,解释权归他。他所提倡的民主集中制,最后是“民主”纷纷凋谢,“集中”一枝独秀。毛主席说:“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我想问的是:如果政府不喜欢甚至打压人民来监督政府,那人民该怎么办?可见,再好的理念,如果不配以相应的制度,都只是一句空话。毛泽东时代,他老人家一言九鼎,他英明了,全国就跟着沾光,他糊涂了,全国就跟着遭殃。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啊!

毛泽东时代和短暂的后毛泽东时代结束后,以邓小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人拨乱反正,对文革和毛泽东本人进行了反思和总结,其历史进步性不言而喻。按理说,作为聪明过人而又深受文革之害的邓小平、李先念、杨尚昆等国家领导人,必能本着对中华民族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负责的精神,建立一套新的充分保障人民权利的光辉制度,但出于复杂的原因,他们对文革的反思深度有所欠缺,在制度建设上也乏善可陈。他们相信他们自己是好人,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人民的事情,可是,他们能保证他们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之后的领导人都像他们一样吗?邓小平说:“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这是多么深刻的话啊!可是,我至今没看到真正的民主制度化。

相信人?还是相信制度?这是设计和建立政治制度时不同的人性论基础。我情愿相信制度。西方启蒙思想家们在设计民主制度的时候,是以性恶论为出发点的。他们不信任国家领导人,视他们为自私、虚伪、残忍、凶暴的政客、混蛋,他们要设计出一套制度,使权力相互制衡,使这些政客、混蛋处于绝对的监督之中,从而使他们想为恶而不可能。中国传统的政治制度则是以性善论为理论基础,皇帝集领导、老师、家长等多重角色于一身,天生注定是臣民的楷模和表率。其结果颇为滑稽——以性恶论为基础的政治制度倒不恶;以性善论为基础的政治制度却不善。

李泽厚先生认为基督教国家盛行罪感文化,日本国盛行耻感文化,中国则盛行乐感文化。我认为这个乐感文化有利也有弊,其中一个“弊”就是容易健忘、目光短浅,统治者如此,被统治者亦如此。19世纪的后60年,中国发生了第一次鸦片战争、太平天国运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戊戍政变,到头来还是闹了一曲义和团运动的闹剧,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文革结束才36年,现在很多人就已经忘记了。薄熙来倒了,很多人弹冠相庆,就以为万事大吉了。说句恨铁不成钢的话,我倒是希望薄熙来上台,再给中国来一场文革——它最终要失败——好让中国人彻底清醒一下。中国人啊,不把你打痛,你是不会醒的。

我相信,历史的最终方向是殊途同归,但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一次重大的抉择往往会决定多走还是少走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弯路。我多么希望中国尽早走出好官治国的旧循环,迈入好制度治国的阳光道。

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抉择时刻》有一句经典名言:“人类几千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大师们浩瀚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和你们说话。”中国的笼子,你在哪里呢?

2012年10月28日,星期日

    进入专题: 薄熙来   良治研究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858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