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多俊:中国革命(国、共)两条路线的分合沉浮(下)

——辛亥革命百年感悟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36 次 更新时间:2012-10-15 20:32:05

进入专题: 辛亥革命   国民党   共产党  

漆多俊 (进入专栏)  

  或离间某外国同自己对手的关系,是可以理解的。这其中主要涉及国、共同美、苏四方之间的关系。四方主体都是独立的,各有各的利益考量,也都要根据情势变化做出各自的判断,调整各自的外交政策。他们之间关系也曾经是十分复杂和微妙的,不同时候均有所变化。[33]他们各方处理关系的基本原则和出发点都主要是从自己基本利益出发,其间国共两党虽然不能简单地被认为主观上有卖国和甘当他国附庸的动机,但都曾作出损害国家和民族利益的行为。

  

  国共两党均长期相互攻击谩骂:中共说蒋之国民党投靠美国帝国主义,是“走狗”,依靠美援反共打内战,退逃台湾后让美国第七舰队进驻,赖以存活等等;国民党则攻击中共原本就是苏俄第三国际的一个支部,后来也一直依靠苏俄存活,牺牲外蒙和新疆、东北的利益,靠苏俄帮助才打赢内战,毛并宣布“一边倒”向苏俄等等。他们的这些指责有些确有其事。在内战年代,为了打败对手,保存和壮大自己,对某外国做些让步也可以理解,但如果丧权辱国,那就不可原谅了。在这方面,蒋政府出格的事不多,倒是毛的中共在“国际主义”口号下,做了不少损害本国人民利益甚至国家主权的行为。特别是在毛去世以后,某些中共领导人背着人民仍然干出丧权辱国的勾当,更是不可原谅的,应当受到全国人民和历史的谴责。[34]

  

  中共大陆政权建立后,特别是在毛时代,在外交方针(对待国外民族和国家的态度)上,曾长期受到意识形态左右,甚至一度企图向某些国家输出毛思想、输出革命。牺牲了本国财力和人民利益,支持和援助了一些不该支持和援助的某些外国或其政治势力;对于同自己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家则不加区别地一概敌视。这不但在国际关系上未能表现出公平、正义精神,也未能很好维护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加之当时处于封闭状态,对于国际关系和人类社会的和平、进步和发展所做贡献有限。改革开放以后情况有所改变,但还有需要大力加以改进的地方。本文不拟详论。

  

  民族主义的兴起是同特定历史时期民族问题相关的。近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和殖民主义的统治,直接催生亚、非、拉美地区各受压迫民族(族群)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运动,建立了许多“民族国家”。前面说的中国的民族主义(它作为国民革命的一项主要内容)也是在这样历史背景下兴起的。近代各地区(国家)的民族主义的目标和任务十分清楚,那就是反对外国、外民族(族群)对于本民族(族群)的统治和压迫,维护本民族(族群、民族国家)的独立、自由、平等和富强。随着各地区民族解放运动取得成功,消除了民族(殖民)压迫,建立了独立自主的民族国家,民族主义的目标和任务便发生了变化:它主要在于继续维护和不断发展本民族(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民族)利益。这时的民族主义便主要表现为爱国主义。

  

  在人类历史的一定阶段,当民族国家普遍出现,并成为世界政治地理最主要的基本构成形态时,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便总是具有积极意义的。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各地区各民族国家都生活在同一地球上,近现代以来,由于交通和科技飞速发展,联系日益紧密,并日益全球化。这使得各地区的各民族国家除了依然存在本民族某种特殊利益诉求外,还有着许多共同的基本利益和“普世价值”。各民族国家的特殊利益同整个世界和人类的共同利益和“普世价值”,既对立,又统一,既有矛盾冲突,又必须(也能够)加以协调。如果片面强调本民族利益要求,可能成为“狭隘民族主义”;而如果忽视各民族(国家)正当的特殊利益,借口世界和人类的共同利益和普世价值,打着“世界主义”旗号,侵害某些民族(国家)正当利益,也是应当反对的。

  

  由是观之,在中国当年孙中山先生创立的“三民主义”体系中的“民族主义”,一百年来,其内容在不断发生着变化,直至今天,它仍然具有积极意义,但是需要适应时代变化做出新的解释。

  

  下面再说说国内民族问题,即孙中山先生民族主义所含第二个方面内容。按照三民主义精神,对待国内民族问题的基本原则是国内各民族一律平等,反对民族压迫和民族歧视,各民族团结、共治,扶持少数民族地区经济、文化、教育发展,承认民族自决,等。总的说来,国共两党在其主政情况下基本上遵守了上述原则。也各自存在一些问题。这里仅就中国大陆当前存在的较为突出的如西藏、新疆等地民族问题,以及台湾存在的群族之争问题,说说看法。

  

  国民党退守台湾地区以后,内部民族问题并不突出,因为当地少数民族(即“原住民”)人数不多。台湾的“族群”问题主要是“本省人”与“外省人”之间关系问题。所谓“本省人”与“外省人”,都基本上是汉人,只是“先来”、“后到”的区分,界线是1949年前后,当时随同蒋的国民政府一起从大陆迁去台湾的约二百万军政人员和普通民众,连同他们后来的子孙,被称为“外省人”;此前就生活在台湾的则称为“本省人”。这两部分人开始一段时间在政治、经济等社会资源分配上存在的不均衡状态,被政治势力操作、夸张,而一度加剧分裂和对立。但随着当政者采取正确政策和民众的理性,矛盾逐渐化解[35]

  

  中共大陆的国内民族政策基本上贯彻了国家统一和民族平等的精神,基本上破除了以往历史上留下的民族歧视。对于处于经济文化落后地区的少数民族实行了各种优惠政策,鼓励和扶植经济文化发展。但国内民族政策也存在一些重大问题需要检讨和调整。这里主要是指所实行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带来的弊端。其实,贯彻“民族平等”精神,应当主要是在政治和法律对待上的平等,而不必一定要实行“区域自治”。鉴于境内一些少数民族地区经济文化较落后,可以在经济文化政策上给予大力支持和优惠,促进其发展,逐步赶上其他较发达地区。而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反而助长某些民族中一些人的狭隘民族主义。有些人因此认为他们所在自治区域就是属于他们民族的地盘,滋长民族独立和分裂意识。对此中共执政者仍执迷不悟,还以为是他们一大发明。人们很有必要对此进行反思。我们可以参考我国台湾,特别是美国等国的民族政策。美国是多民族、多肤色、多地区的人群聚居的典型国家,大家在宪法和法律上地位一律平等,大家都得遵守宪法和法律,并无特权。大家却能基本相安无事,未见有闹独立分裂的情事发生。

  

  九、关于两岸关系的未来走向及中华一统问题 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基础;国家统一的原则与进程——从两岸对峙的巨幅标语谈起;统一与改革的关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一个倡议

  

  当前海峡两岸的关系已不再完全是国共两党之间的关系了,因为在大陆虽然仍是中共一党执政,中共党即国家;而在台湾,由于早已开放党禁,实行多党竞选,谁胜选就谁执政。事实上民进党已经上台执政一届。虽然眼下以马英九为党首的国民党重新夺回执政权,但按照制度规定,今后是轮流执政的。国民党只是多个政党之一。不过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来看,国民党仍是台湾地区最具影响力的一个政党。就两岸关系而言,不但在过去几十年中主要是中共同国民党的关系史,今后这两党关系仍将构成两岸关系的主干。

  

  两岸关系曾经处于长期敌对状态。上世纪70年代末大陆改革开放和蒋经国先生于80年代末在台湾废止戒严令和实行一系列民主政治举措以后,两岸关系出现缓和。陈水扁的民进党上台执政后,虽然由于“台独”势力有所盛行而使政治关系出现紧张,但民间经济贸易往来却在继续发展。马英九国民党重新执政后,则无论在经济、文化和政治等方面关系都有显著转机和起色。国共两党领导人多次友好接触交谈,要员互访,达成许多宝贵共识。如今两岸当政者都一致认为两岸都同属于同一中国,都原则上承认将来要实现统一,只是在统一的标准、原则、方式和进程等问题上仍有所分歧,尚待时机进一步成熟。这也就是说,在经过半个多世纪隔绝以后,如今海峡两岸关系又趋于缓和和逐渐接近,从两党关系说,出现了“第三次国共合作”的可能性。今后除非发生十分特殊的情势,两岸关系会继续沿着和平方向前进,并最终实现中国统一。

  

  为什么当前两岸关系能够和平发展,并最终将实现统一?为什么能出现“第三次国共合作”呢?这是由诸多因素造成的:首先是有着悠久历史文化传统的中华民族所具有的伟大凝聚力和两岸人民的高度认同感。大家本来同种同根,血脉相连,只是由于半个多世纪前的那场战乱,使得人民骨肉分离。而互相敌对的政治斗争、不同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分歧造成两岸长期隔绝。如今时光逐渐淡去人们对昔日恩仇的记忆。过去的一切那是老一辈人的事,后辈们更愿意从现实和未来着眼。其次,也更为主要的,是作为造成两岸人民分裂和隔绝的基础——经济体制、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等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在经济体制方面,大陆经过30多年经济体制改革,如今已经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基本框架。虽然离“完全市场经济”还有距离,加上近些年来改革进程有所放缓和停滞,但既然改革已经走到这一步,“开弓没有回头箭”,市场经济的大方向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这就使得两岸的经济体制在逐渐趋同。

  

  在政治制度上,两岸至今仍然显著不同。但一则30多年来大陆的改革开放虽然主要在于经济方面,但同时也必然触及政治体制改革问题,使政治体制也有了某些改进;更为重要的是如本文前面已经论及的那样,政治体制改革如今已经被提到突出位置,大势所趋,非改不可。一旦政治体制改革成功,两岸都实行法治和民主宪政,政治体制便也将趋于一致。

  

  下面再说说意识形态问题。如本文开头第一节所述,国共两党和中国海峡两岸所信奉的主导思想和基本政治理论虽然是根本不同的:国民党和台湾奉行三民主义;中共和大陆奉行马克思列宁主义。但是,这种分歧也不是僵化不可改变的。事实上,从邓小平发动改革开放以来,大陆在意识形态方面已经和正在发生着明显变化,原来看似坚不可摧的政治思想堡垒正在迅速崩塌,势不可挡。

  

  任何政治力量不管信奉什么理论和主义,在实行时总得多少结合本国实际情况,所以即使在以往历史时期,国共两党所实行的政策纲领也存在着某些基本共同点。特别是大陆在毛时代以后,为了进行改革开放,不能再死抱着原来被标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毛思想(那是已被几十年实践证明是行不通的僵化了的说教),而几次发动“解放思想”运动。取而代之的则是先后提出的“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等主张。表面上仍然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却同时强调“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表面上仍“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却同时强调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甚至鼓吹所谓“中国模式”)。尽管提法五花八门(简直是每上台执政一位领导人便要提出一种新说法),但都掩盖不了这里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在发生着演变。逐步抛弃马列毛主义,朝着较为现实的方向(即民主社会主义方向——实际上也就是毛晚年所担心的那种所谓“修正主义”道路)演变,是必然的历史潮流。

  

  中共当权者对于这种演变总是遮遮掩掩的,不肯承认发生了根本性转变,因为那样就会在动摇根本信仰的同时失去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对于中共的拥戴。并且,指导思想和基础理论的演变当前也只是刚刚开始,是修修补补的,当局对于他们究竟要信奉什么,其实也并无定见。即使在中共领导层内部也缺乏集体共识。近些年来,在他们中时常流露出不同甚至相反的声音。可能还有些人其实心中本来有了一些不同想法,但不敢贸然提出,担心会被其他政敌攻击而倒台。许多人似乎都在犹豫、观望,并不断左右摇摆着。但可以肯定变革是不可避免的,教条已经僵死,复活是不可能的,勉强维持不可能持久。中共领导层不想变,人民也会主动变。“于无声处听惊雷”,目前呈现一种暂时的平静。

  

  如果将来由中共所长期坚持而在中国大陆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发生方向性转变,即朝向“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演变,则同台湾所奉行的主导意识形态即“三民主义”便逐渐接近和趋同化。这就为两岸的和平统一奠定思想和理论基础。

  

  多年来两岸人在谈论统一的原则。两岸的主政者在大陆厦门与隔海相望的金门大担岛各树立一块巨幅标语:台湾那边写着:“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陆这边写着:“一国两制同一中国”。看来似乎针锋相对;其实不然,在我看来,虽然是各说各话,但并不完全冲突。因为两岸的口号本来就是从互不相同的角度和标准说的,不是属于同一逻辑范畴的概念:台湾方面说的是按照什么“主义”(政治方向和政治哲学理论基础)统一;大陆方面说的则是统一进程的步骤问题。

  

  按照什么主义统一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漆多俊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辛亥革命   国民党   共产党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14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