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明清:出卖灵魂者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95 次 更新时间:2012-10-14 12:42:14

进入专题: 诺贝尔文学奖   莫言  

侯明清  

  

  中国作家网的莫言简介是,“原名管谟业,山东高密人。中共党员。1986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后又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研究生班,文学硕士。……现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日报》记者,中国作协第六届全委会委员、第七届主席团委员。……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2005年获香港公开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百度名片》关于莫言的简介称其兼任青岛科技大学客座教授。各类关于莫言的简介中无不罗列其文学成就,例如12卷的《莫言文集》,多部影视、话剧剧本以及多部获中外各种文学奖的各类小说。

  

  据说中国作家网的作家简介常由作家本人填写。从莫言简介中看出,这位山东高密汉子亮明真实姓名后,接着标明自己是中共党员,随后才是其人生经历、作家身份、文学成就和其它各种社会身份。是否可以如此理解,管谟业最看重自己的身份是中共党员,其它神马都可排在次要位置叙述?

  

  他自1980年代中以一系列乡土作品崛起,充满着“怀乡以及“怨乡”的复杂情感,被归类为“寻根文学”作家。其作品深受魔幻现实主义影响,写的是一出出发生在山东高密东北乡的“传奇”。莫言在他的小说中构造独特的主观感觉世界,天马行空般的叙述,陌生化的处理,塑造神秘超验的对象世界,带有明显的“先锋”色彩。2011年8月,莫言创作的长篇小说《蛙》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这是百度对莫言的文学介绍,中文维基的介绍如出一辙。

  

  1942年5月23日,毛泽东在延安文艺界组织的座谈会上发表讲话,为共产党员艺术家们规定,“我们的文艺必须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20年前的1992年5月5日,《解放军报》为庆祝该讲话发文称,“《讲话》给延安文艺界带来了崭新的精神面貌。从此,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引下的中国革命文艺不断出现新的高潮。《讲话》精神,不仅在战争年代,而且在建国以来,都指引着中国革命文艺的方向,成为照耀革命文艺家前进的一座灯塔。我们相信,作为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文献,即使在将来,《讲话》必将发出久远的回响。”

  

  无独有偶,死于1995年的艾克恩,中共党员,中共作协会员,也在1992年发表“延安的锣鼓——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前前后后”一文,赞扬该讲话“由此出发,规定了一系列完整的革命文艺路线、方针、政策,解决了文艺与政治的关系、文艺的源与流的关系、普及与提高的关系以及文艺批评的标准、文艺界的统一战线等重大问题。《讲话》将现代文学运动推进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历史认识谬误的幽灵反复出现。2012年5月,作家出版社为纪念讲话发表70周年,邀请中国大陆100个知名作家分段手抄该讲话,并将各手抄段落集结成《百位文学艺术家手抄珍藏纪念册》,每位参与手抄者获报酬一千元。荣剑为此于2012年5月28日发表《价值一千元的灵魂》,“我的感受和大多数网民一样,震惊于文人的无耻已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他们竟会以如此低的价钱轻易将自己的灵魂售出。”网友宋金波随后在荣剑文后贴出声明,“转发并收藏。今夕何夕?为延安之毛招魂,名单上的人,有一个算一个,终身拒读拒买拒关注。”

  

  以千元低价出卖灵魂的无耻文人中,莫言名列前茅。据诺贝尔官方网站消息,瑞典学院将于2012年10月11日13点,即北京时间当天晚上7点,揭晓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此前后的中国文坛喧嚣阵阵——为诺贝尔文学奖最终花落谁家预测或争论。

  

  几人能有经纶眼,准确判断莫言能否夺取桂冠?莫言的作品众多,畅销世界,读者遍天下,为其赢得巨大声誉。可我读他的作品时,书中字里行间不时跳出一个嘻皮笑脸的小魔鬼,它跟我故弄玄虚,揶喻地问,“无论作家多著名,作品多先锋多畅销,虚构多精彩多魔幻,都是凌空蹈虚。他刻画的众多仙人无论多么正义善良,终究是些神马?它们能否飞落山东高密东北乡,在那处乡关寻找祖根,哪怕尿一泡拉一坨凡夫俗子能看见闻到的臭屎尿,都能让人感到神马现世,总算接了地气。有吗?”

  

  今天这个小魔鬼化身莫言的《蛙》,跳上我脚背,跟我懒懒打着哈哈,嘴里嚷嚷,“当作家在自我简介里用重于泰山的文字告诉历史,告诉这个世界我是谁时,他为何首先标明自己是中共党员?又怎么会在不经意间或根本就认定为神圣时刻,为一千元报酬手抄早已成为历史笑柄的昏话?他的作家良知在哪里?他的人格是伟大还是渺小?他的灵魂是崇高还是卑鄙?这种作家配获诺贝尔文学奖?杯具?洗具?准备out吧!(出局)”

  

  侯明清,山东青岛生人,当过知青和码头装卸工人,1982年毕业于兰州大学外语系,曾在拉萨、深圳、法国和温哥华长期生活,做过导游、翻译、大学教师和记者编辑。联系方式:stevehou1956@sohu.com, 254724194@qq.com

  

  编者按:本文来自投稿,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进入专题: 诺贝尔文学奖   莫言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08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本文作者侯明清点对点回答思思和罗小号两位网友 侯明清 2012-11-12 12:02:45

  思思网友——谢谢,你我有此共识就不算白活,虽然现在还是寒冬,不过我们在有生之年一定能嗅到腊梅淡香,你说是吧?
  
  罗小号网友——
  1.出于宽厚善良,许多读者同情莫言,还善意地把他的作品当作迂回前进,可莫言们领情吗?无论如何,包括莫言在内的百位手抄讲话人士不应当做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蠢事。
  2.谢谢关心,与90%的中国大陆人相比,我还是算是相当幸运的,因为我其实另有故事,很长的故事哟,至少到目前为止故事情节还未到悲惨地步,不过这里无法跟你多讲,请原谅,以后有机会多沟通。
  3.许纪霖先生是学者,我是一直流窜江湖的野人,日后要向许纪霖先生多学习。谢谢二位和前面几位的跟贴,希望多沟通。
  

幸哉 思思说说 2012-11-10 13:36:23

  革命尚未成功,子民还需努力!我们这一代,使命在肩,无比荣光。

感情不能代替理性 罗小号 2012-11-10 12:11:07

  1.没有人相信莫言会为千元报酬抄写毛的讲话,甚至出卖灵魂。
  2.即使只看你的自我介绍,不看后面的留言就知道你的经历。应该说先生以前的所有行为值得我敬佩,但是既然申请法国移民未获准,转向加拿大而成功,就无须向加国政府声明放弃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而一直生活在深圳,做一个仍是没有住房,没有工作,没有户口的九等公民,那样只会对你伤害更大。
  3.觉得许纪霖先生的文章比先生的更为理性平和,读后受益更多。

可以理解 清贫寒士 2012-10-30 19:44:45

  我说的这句话是对于两个人说的,一是作者,里一个是获奖者,作者说的是事实,有点过激和尖锐,我并不法对作者所持的观点,但是在现实的中国,要想做一个灵魂高尚的体制内的国家干部,实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莫言的作品我没有读多少,不敢妄加指责,但是那紧跟潮流的做法应当是逼迫和不可避免的,诺奖颁给他一定是有些道理的,当然,诺奖也有自己的局限,获奖者也绝不是世界投票的结果,而是部分人的观点,我们个人应当由自己的观点,我们可以不同意,这是因为我们可能认为还有更好的作者或他没有这等水平获奖。大家说道灵魂的出卖,我个人认为从一方面看,中国的人绝大多数都在出卖!但是也可以说绝大多数又不愿意承认,因为他们心里是不很愿意自己的灵魂被出卖的,但是在这样的环境和压力面前,又不得不出卖,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我认为在这里发表意见的人,应当是非常不愿意自己的灵魂被出卖的,尽管有时他们在这个社会里不得不做出表面的应付和跟随。

这是一种大误 红宝石 2012-10-30 10:20:02

  莫言是在写他人,写社会,写历史和现实,而楼主只不过是在写自己。这才是差异。而且以自己的标准作为他人的乃至社会的、世界的标准。这是一种大误。

嗯? laoda 2012-10-27 17:35:21

  别这么苛刻么!
  在中国,哪个不被党化过?人人都受党化教育之害么!

本文作者侯明清点对点回答网友一哥:2121022下午 侯明清 2012-10-22 15:22:36

  谢谢年轻人。如果愿意,欢迎把我加入你的好友。我们QQ交流。我这几天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江湖高手,例如慧剑等。

钦佩您的人格 一哥 2012-10-22 13:50:42

  我的年岁比您的女儿要大点。叫您一声叔叔吧。在社会上也厮混了几年,生活不容易,更何况是自己的坚持,我自己很难做到这点,所以很是钦佩能做到这一点的人。看您的境遇,正如老看老想所说,如果顺从点,最起码博导了。夫子不是曾经说过: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关键是您求的是什么。批评莫言,其实批评的不是莫言本人吧,正如cat兄弟所言,在中国当下,不出卖灵魂,生活艰难,也是无奈之举,或者也有不少人迎合,但是老实说,错不在他们身上。我们想说的只是莫言不够格获得这样崇高的荣誉吧。
  谚语有云: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诺贝尔文学奖不是很清楚,但是经济学奖这些年也就那样了。所以我觉得吧,看淡点就过去了,纠结已成的事实也没什么意思,反正大家心里也有杆秤。莫言没获奖之前又有多少人看他的小说呢?反正我同学里没见人读的,余华,陈忠实等人的小说倒是读者众多。

木自由,宁死。 赵祯 2012-10-21 15:57:34

  出卖灵魂的人,配不上奖项。

和南方有嘉木商榷:荒寒的中国文学 慧剑 2012-10-20 13:03:47

  《生死疲劳》和《蛙》不正是揭露了邪恶吗?在装疯卖傻之间、你看了文章很荒寒、却不知道49年以来、国人所生活的环境比小说里面的环境更恶劣、他这两本书基本就是民间版的中国49后的农村社会近代史。
  
  他在体制内、为了生存、这样的揭露已经很难得了。

荒寒的中国文学 南方有嘉木 2012-10-20 11:36:24

  迎合诺奖的写作,体制内的赞歌,从莫言获奖那一刻我就心生疑问,我问我自己从莫言作品中读到了什么,迄今只读过他的五部长篇,性暴力和血腥的杀戮,如果这是展现在我面前的先锋,我感到的这种先锋是带着泄愤的味道,文学的价值和意义如果有的话,那么应该是让人看到希望而不是感到沮丧,阅读莫言是艰难的,记得当时读《丰乳肥臀》时候被一个同学嘲笑,你怎么还读他的小说,在那位同学那里莫言和贾平凹一样小说的只算是二等,但是我仍继续读完这部书,还有他的《生死疲劳》和《蛙》说实话,看看莫言自己阐述的文学主张,再看看小说文本,我很难接受这样的作家以及他的思想,对莫言的争议还有一点小说里的魔幻现实主义的说法是否妥帖,我只是感受这是一种中国民间是神话传说的模式,鬼怪的故事,类似聊斋之类。如果魔幻是指这些那么唐代的传奇,更是魔幻了吧?文学是根于爱的,在莫言的小说中能感受到爱和希望的是少数,只有残酷的血腥,有评论说莫言是把我们不愿意看到的现实掰开给我们看,如果描写丑恶和仇恨可以作为文学艺术的最高标尺,那么哈姆雷特的疑问便不是疑问,存在的意义在哪里?如果世界是荒诞和无意义的,我们还需要去继续生存吗?虚无的文学,只能让人生更加幻灭。当年贾平凹《废都》出版上市,有一个中学生读了之后便强奸了自己的妹妹。文学不让人堕入黑暗的深渊,但是也不要毁了人性。莫言的小说有问题,他获奖只能是外界的标准,倒不如真的去读小说,去解决真正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的文学让人觉得如此寒冷,荒寒的文学!

我看:诺奖评委、莫言、及其它 老看老想 2012-10-18 21:32:49

  1.瑞典媒体猛烈抨击文学奖评委之一的瑞典汉学家、88岁的马悦然,既是莫言作品译者,又是评委,涉嫌利益。--在抨莫言不该授吗?非也!舆论监督评委也。同一马悦然,在高行健得奖时,被中国官方称为"不懂文学的反华小丑"--这次,"深谙文学的大师"。为啥?中国报禁网禁也。
  2.莫言获奖后,开始变调了--"释放刘晓波"。要与党国政治切割了。精品中极品!懂得政治是暂时的,"诺奖"文学认可是永久的世界的。颟顸又愚顽的是党国制度,泛政治=无政治,蚀本赔吆喝。埋单的是草民纳税人!
  3.侯明清文,仅网声众声中一声。但,其讨论中可看出:党国教育制度的失败!中青年受过大学教育的知识人,不明白自已、家庭、党国的来时路,遑论爱已、爱家、爱党、爱国、爱民族?
  4.什么是大陆(中国)文化?
  文化是个筐,啥都可装。中华民国(台湾)首任文化部长龙应台女士说:"台湾文化=中华传统文化+台湾市民文化"。我认为,非常简约的叙述--63年分治,形成了国家、族群、家族、个体认同的"台湾人"。
  不妄菲薄,本老头列个等式消闲:大陆(中国)文化=中共党文化的中国特色市场化。 没认同的中国人。

本文作者侯明清点对点回答网友慧剑 侯明清 2012-10-18 12:16:36

  慧剑兄弟,我只有“感动”和“谢谢理解”

被强盗霸占的家园不再是家园 慧剑 2012-10-18 12:07:15

  在一个遥远的小岛上、世世代代居住着半耕半读的人们、他们与世无争、自得其乐、一天突然来了一帮海盗、开始他们口口声声是来帮助他们的、可是他们霸占了他们的土地、奴役他们的男丁、欺凌他们的妻小。
  其中有觉悟者明白暂时武力打不过他们、那只有离开那个小岛去寻找自己的乐土保存自己、可是在小岛上有被奴役习惯了的人说——你们离开小岛就是背叛、就是向魔鬼出卖灵魂、真奇怪了、被盗匪霸占了的家园还是我们的家园吗?

本文作者侯明清点对点回答网友慧剑20121018日中午 侯明清 2012-10-18 11:49:23

  建议你也以小说或纪实文体写写你的家史。你我的家史,许多中国人过去百年的家史,只能把它们有条理地写出来,就是我们给后人留下的重要精神遗产,足以警惕后人不要重蹈过去60年的覆辙。

本文作者侯明清点对点回答网友慧剑20121018上午1点30分 侯明清 2012-10-18 11:38:36

  其实我们对这个体制的观点相同,对莫言的作品文采也都欣赏,分歧在于莫言身为获诺奖作家的道德高度如何。你的身世家史,尤其是“那是没有了斗地主、祖父才在闲聊中告诉我家族史、我家是典型的耕读世家、书香门第、翰林后人。祖父的祖父当年吸鸦片把几百亩地都败光了(因此、我至今不吸烟)、祖父的父亲靠借来的4匹土布贩运起家、到49年前辛辛苦苦的买了100多亩地、还没有享受就天黑了……”
  这是你我和许多中国大陆人的共同家史,我在我的长篇小说《卑微生存》里引子里便提到这一情节。不过刚才有个叫邓延涛的网友通过QQ两次质问我,移民了,连灵魂都无可出卖,原文如此——1.请你也出卖灵魂,获一个好吗?你是已经移民了吗?你眼睛纯的黑吗?2.得了,你没有灵魂可以出卖
  
  我回了他,现转贴慧剑——1. 邓先生,
  移民与出卖灵魂是两回事。
  我2000年1月底的举家移民加拿大是迫不得已——一家人深圳生存了12年,都没有户口,没有自己的房子,女儿上学一直借读,前妻经常失业,我也是报社“临时工”,随时都会被辞退……我的许多从深圳移民加拿大的朋友,每个人,每个家庭都有户口,工作和生存条件都比我好,因此我跟他们明说,如果换做我,我不会移民……为此我写了《中国移民加拿大生存报告》,并于2001年初发表在《凤凰周刊》上,里面有许多其实是写我和这些朋友的移民体会。
  
  我已经于2007年向加国政府声明放弃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这些年一直生活在深圳,仍是没有住房,没有工作,没有户口——时至今日,我的户口仍被卡在西藏,拉萨的八角街吉崩岗派出所。
  
  欢迎你继续批评指正。
  侯明清
  
  2. 侯明清再补充一点:
  邓先生,实际上我从2002年8月28日日返回深圳后,至今10年,再未去温哥华,而且我西藏公安厅连护照也不给我延续——因为我的户口是个笑话和麻烦,里面的故事太多了。也许因为你年轻,人生经历一帆风顺,这样当然最好,因为至少可以避免被这个体制深深伤害。
  

要不同流合污 要不自污 要不行走天涯 慧剑 2012-10-18 11:22:27

  在动物庄园里要不同流合污、要不自污、要不行走天涯、在当今基本都是这样的类型吧、要不就在暴力机器下呻吟。侯君就是行走天涯性质的、在动物庄园不同流合污话、只要自污、要不会被狂人泉的。
  
  莫道莫言多荒唐、遥想孙膑曾装疯。

回侯兄 慧剑 2012-10-18 11:13:45

  莫言的小说很多地方——很黄很暴力、但是它同时带来些许信息、这些在过去的文学作品里未必有、在土改等问题上过去少有提及、提及的也是官方的什么《暴风骤雨》等等。。。年少的人、国外的人、城里的人都未必知道那个土改的邪恶所在。
  
  我本人也是到80年代才知道哦、那是没有了斗地主、祖父才在闲聊中告诉我家族史、我家是典型的耕读世家、书香门第、翰林后人。祖父的祖父当年吸鸦片把几百亩地都败光了(因此、我至今不吸烟)、祖父的父亲靠借来的4匹土布贩运起家、到49年前辛辛苦苦的买了100多亩地、还没有享受就天黑了、所幸的是那时信息不灵通、因为是白手起家、那土地都是零零碎碎的、不在一起、在老家附近的也就是20亩地、经做过地工的姑爷爷提醒、后来分家成三份(祖父的父亲、祖父、叔祖父三家)这样一家不足7亩地、后来划成分为贫下中农。
  祖父当年说、×××说地主什么剥削什么的都是胡扯、地主都是最会种地、最善经营的、生活都很简朴、最多喝口自酿的高粱酒(生活类似美国的清教徒)他说当年老人进被窝都是慢慢的、怕拉坏被单布。。。
  
  还有一个补充、我家乡(江苏沿江)附近基本都是自耕农、没有多少大地主所在。
  
  有点扯远了、我是因为祖父告诉我家族史、要不还是被洗脑了、在祖父告诉我之前、我也相信×××的洗脑谎言、、、地主很邪恶、很黄、很暴力。。。。
  
  也许莫言的小说比较荒唐、不够那么的高度、但是它起码带来了很多信息。。。
  
  有个很黄很暴力的笑话、一个孤苦伶仃的寡妇被QJ了、这是很悲哀的事情、可是她怀孕了、结果老来有子依靠了——————莫言的小说大抵有点这样的功能吧。
  
  
  
  
  
  

本文作者侯明清点对点回答网友“老看老想”20121018上午9点30分 侯明清 2012-10-18 09:31:10

  “老看老想”哥们——
  1.我今年56岁,1956年4月4日生于山东青岛,离60花甲没几年了。
  
  2+3.你的推断正确,因为我的那个兰州大学外国语学院的院长同学就是博导,而那个早该博导的我现在是三无人员,无职业,无户口,无无任何值得夸耀的人生亮点,——我到西藏后的第一个工作是“内保”,在西藏大学闹事,写公开信批评校政被开除公职后,到深圳工作了十年,其中在法国呆过一年,利用公司公派法国的机会,在法国寻求政治避难,后未获批,回深圳继续工作了9年,于2000年1月以独立移民的技术分类移民加拿大温哥华,今年25岁的女儿,她今后的人生如你所说,可以有多元选择了。你我心照不宣。而我的至今始终在与这个体制较劲,实在是别无选择。你说的“本网站有二位张、宋(山东人?)啃着"大外宣",在欧洲"第三只眼看中国"--批判中国伪自由派反莫言获诺奖呢。干脆冒充华裔洋学者了。”我会查找和拜读他们的文章。

本文作者侯明清回复网友慧剑和老看老想20121018 侯明清 2012-10-18 09:27:18

  回复慧剑哥们——慧剑哥们——我是学外语出身,英语里也有类似日语和中文里叫得凶的狗不咬人——A barking dog doesn't bite. 我同意你引用的话代表你的观点,“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深大副教授徐晋如以貌取人,没有看过莫言的作品,便武断如此,颇有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味道,不过徐晋如能如此直言不讳,还引经据典,自有其性格。即使你我不同意他的观点,让我们尊敬和捍卫他的言论自由。至于你认为莫言可能是在通过《生死疲劳》等作品,以迂回曲折的方法表示他对这个体制的不满,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判断,不过现实中的莫言远不如魔幻作品里的莫言,引用莫言的自我评价:“日常生活中,我可以是孙子,懦夫,是可怜虫,但在写小说时,我是贼胆包天、色胆包天、狗胆包天。”这无疑是莫言的生活哲学。阅读持这种生活原则的作家的作品,很黄很暴力很魔幻很神马,读者可能获得许多幻觉快感,可放下书后,是否也能对作品的人生思想深度回味无穷?文笔流畅,故事性强,热闹好看,这是对任何长篇小说的起码要求,可此外还要有思想性,哲理性,能深深打动读者内心世界,潜移默化中影响读者言谈举止、甚至像徐晋如所强调的外表修养等不同标准。如果不妄加推测,仅凭阅读《生死疲劳》等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能否得出作者以文艺形式寓意残暴体制的结论?

答:侯明清 老看老想 2012-10-17 23:25:32

  1.我退休20年了,学工科,从事科技研究。正确说,很老的门外老头闲话文史哲。"哥们"谈不上,老中(你该近花甲?)聊也。
  2.并非我特别了解你,而是根据你的毕业时间、学校,外文,推断你,如"闭嘴"早该博导了。凭"党国世故"也。
  3.你既然在西藏公安厅"一处"工作过,一处者,政治保卫处也。即"政治警察"="国(内)保"。现今,你又在温哥华(独立移民?),谅你观察到,老毛党国的"两弹一星"威力还不及现今党国的"银弹"的1/亿之一呢!莫言获奖有啥奇怪?本网站有二位张、宋(山东人?)啃着"大外宣",在欧洲"第三只眼看中国"--批判中国伪自由派反莫言获诺奖呢。干脆冒充华裔洋学者了。
  4.今天党国,"内毛外邓"。如果你觉得幸福,要挺毛;反之,要反毛。革命或致富的二元选择。你的后代,则可多元选择了。你不必有"何必当初"之撼了。

日本有个谚语 狗不咬的剑客才是真的剑客 慧剑 2012-10-17 21:55:38

  日本有个谚语 狗不咬的剑客才是真的剑客、中国乡间的土话——咬人的狗不叫,什么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间谍并非都是找俊男靓女、那种混迹在人群中找不到的间谍、能够胜利完成任务顺利脱身的才是好间谍。
  人有多种层次的、有孔雀型、斗鸡型、无尾熊型。

本文作者继续回应网友慧剑的跟贴 侯明清 2012-10-17 18:53:37

  我看过网友“慧剑”贴上的链接网址:
  
  转至第24楼第 24 楼 专烤填鸭 2012/10/17 15:17:24 的原帖:
  
  对这些灭绝人性的历史再现,无论在驴眼里还是猪眼里,都跳跃着不满,而这些不满难道不是政治?不是用负概念的逻辑宣扬普世价值?显然是肯定的,所以,大智若愚的莫言,是无畏的英雄。
  转至第25楼第 25 楼 鬼头刀 2012/10/17 15:20:27 的原帖:
  很多人只知道鹦鹉学舌而已、根本没有细读大作
  
  答复如下:请慧剑点击这个网址看看:内容很短:http://news.sohu.com/20121017/n355066374.shtml
  深大副教授妄评莫言遭炮轰 网友质疑其炒作
  全文:
   深大副教授妄评莫言遭炮轰称
  
   以莫言的气质写不出好作品,有网友质疑其炒作
  
    徐晋如V:从没读过莫言的作品,但只要看他长得一张村支书的脸,就知道这人绝不可能写出好作品。
  
    “从没读过莫言的作品,但只要看他长得一张村支书的脸,就知道这人绝不可能写出好作品。”一句惊人评语,引发微博上的“论战”。博主徐晋如是深圳大学副教授,被称为“狂人”。但微博上滚滚的批评浪潮没有让他止步,他坚称自己的言论有理有据。
  
    据说他向来“以貌取人”(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对于徐晋如这个观点,其一名深大学生说,“他向来‘以貌取人’,这个貌,当然不单纯是外表,还有精神、气质等等。”该学生说,徐晋如一向有话直说,是个真性情的人,“他的理论底蕴,我无法判断对错。但我很尊重他。这年代难得有如此坚定原则和信仰的人了。”
  
    自称未读过莫言的作品(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对于微博上引发巨大争论的发言,昨日徐晋如告诉南都记者,他所有的言论都是要“修辞立其诚”的,“觉得我立论站不住脚的,要么是阅历浅读书少,要么是不懂中国文学‘士先器识而后文艺’的传统。”
  
    徐晋如再次强调,“没有阅历的人很难理解以貌取人的正确性。叔本华在《人生的智慧》中论证过,以貌取人之所以准确,因为人的相貌最真实地反映了人的内心。当然,中国古代亦有类似见解,不过用的词是‘气’,今天叫气质。不是说气质与作品之间有因果关系,作品与气质都是由内心决定,是心灵的同因之果。莫言的气质……不可能写出伟大的作品。”
  
    徐晋如还补充,虽然他没有读过莫言的作品,但对其人的言论倒有不少了解。“我从来不在乎旁人的看法,我信仰钱基博先生的话:‘独立自由之思想,坚强不磨之志节’,我只做我自己。”
  
  
  我并非低看莫言的文学才气,每个码字师傅都极为辛苦,莫言创作了这么多作品,更不用说比一般作家辛苦多么。可再请慧剑看看信力剑的文章:信力建——莫言得的是诺贝尔希望奖http://www.21ccom.net/articles/dlpl/szpl/2012/1017/article_69246.html
  
  对不起,突然临时有事,明天继续联系

请大家细读莫言的作品 看荒诞稀奇中揭露的实际内容 慧剑 2012-10-17 17:45:35

  莫言《生死疲劳》:
  驴眼看土改--穷棒子们一夜翻身分了地主西门闹家的田地,也分了地主西门闹家的小老婆,还私刑拷打要他交出埋藏的财产。最后一枪毙了西门闹。西门闹在地府坚持喊冤直到下油锅,磨粉也不服。阎王只得让他投生转世,可小鬼贪图省事把他推入驴胎,由于拒服王婆汤变成一只可记忆前生的犟驴,于是席卷中国农村大地的土地改革、农业合作化、大炼钢铁、大饥荒都通过驴眼平近而血腥的呈现给读者。
  土地改革的强夺,合作化的骗局,大跃进的浮夸,大饥荒的惨烈:一一呈现。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706703&replyid=12439831&page=2&1=1#12439831 这样的作品不好吗?

本文作者侯明清点对点回答网友“老看老想”20121016晚21:43:36跟贴 侯明清 2012-10-17 11:41:51

  本文作者侯明清点对点回答网友“老想老看”的跟贴
  
  1. 谢谢“老想老想”这位哥们,您过奖了,同时我感到奇怪,你似乎对我相当了解——不错,如果我1982年大学毕业后安分守己,服从组织分配到张掖师专,或不服从组织分配,但到拉萨后但一直呆在被分配去的西藏公安厅一处,即现在的国家安全部,那么今天我确实或是博导,或至少是厅局级——我的大学同学现在是兰州大学外国语学院的院长,与我先后或同时进藏工作的许多当年毕业生如今都是所谓国家栋梁之材,某局长,某处长,某厅长,某部长,某省长,其中包括现任河北省省长胡春华。
  2. 但我是个傻瓜,偏不安分守己。于是参加了1978年春季的高考,跳出了深深的船舱——码头装卸工人——社会看不起不说,港务局里的最低层的工种和工作岗位,即使在那种最低层最沉重的体力劳动工种里,舱里装卸工的工作岗位也是装卸工里的第九等。我庆幸有机会第一次靠个人努力摆脱人生困境。我觉得这不能称为“考学颂党”,因为那是34年前,我们年轻且愚昧无知,本能地希望有个好工作,哪里会想到今天的社会巨变?那确实如“老看老想”这位兄弟所说,是逼的无路可走后的唯一华山路!“逼出来的,不值得夸口。”他把录取通知书折起塞进工作服口袋,向女干部道声“麻烦你了!”转身走出劳动人事处,沿着码头快步往回走,心里并不满意……”这是我贴在我的网易博客里的长篇小说《卑微生存》第一部第18章第3节里的一段,请“老看老想”和“慧剑”等网友看看,主人公身上有我的影子。

我看:侯明清及其文 老看老想 2012-10-16 21:43:36

  1.侯明清是个以行动追求民主自由人权宪政的汉子。否则,在天朝(正确说是党国)早当上博导,过上好日子了。岂能为啃党(甚而啃老)的精明份子(奴才奴隶)所理解?
  2."八千多万党员宣誓","几亿人民三忠于","侯明清考学颂党",能说明什么?都是党国制度逼出来的!不就为了活或活得好一点的"人的动物本能"吗?问题在,现今党国可以有"闭嘴自由"(老毛党国还不给呢)了,何必要侯明清"闭嘴",彼此彼此?
  3.王丹、吾尔开希、刘晓波...怎么啦?按本老头党国世故,如果他们"闭嘴",省部级待遇!精明份子再玩命,难哪!
  4.什么是"灵魂"?本老头认为"独立的、个体人的人格",形而上精神层面。党化文宣要扑灭的东西。文学是人学的文字化,其艺术性表现在作家能否写出"人的灵魂或精神+作家独特文本"。而莫言获诺奖:百年前清末民初山东小脚农妇小妞=当红的,穿高跟鞋的,要花巨款减肥的"丰乳肥臀"巩俐或芙蓉姐姐=魔幻现实主义。文本=山东农闲时山东说书。外国评委所欣赏的后现代!
  所以说,出卖灵魂的中共党员、副省部级作协副主席莫言获奖了。侯文不足!

严重佩服本文作者 cat 2012-10-16 21:35:23

  起码,作者是一个言行一致的人,比那些人格分裂的伪君子要高尚百倍。向作者致敬!这就是坚持!

本文作者侯明清回答慧剑20121016 侯明清 2012-10-16 17:51:50

  “同意cat的意见 慧剑 2012-10-15 23:40:09——同意cat的意见、请问作者你这些年既然如此清醒、有没有揭竿而起、去午门散步?你在年青时间读书、考试那些恶魔的话、你作答没有?请诚实回答?
  
  我于1988年揭揭竿而起,虽然没去午门散步,但是写了与这个体制决裂的公开信,然而到深圳谋生,此后至今24年,我一直背负巨大生存压力——因为在西藏大学发了公开信,便被开除公职,……我一直与这个体制抗争到今天,今后还将抗争下去。我把这些人生经历都写进了我的长篇小说《卑微生存》,其中前两部已经贴在我的网易和新浪博客里,如果你感兴趣,不妨扫几眼,那是真实的我,也是诚实的我。

中国的当政者有灵魂吗?! 银河系315 2012-10-16 16:07:32

  这是个比1加1还简单的问题。想想当年老毛口口声声夸民主如何好,一旦权在手,便把令来行,转眼就成了中国历史上最专政的皇帝。邓也亦步亦趋,老百姓刚刚喊了几句反贪腐,便不惜调动大军来镇压。现在倒是稍稍放宽了一点,但大权还是紧握在手,因此才有了不惜一切代价的“维稳”。体制不变,何来灵魂?!

俺不是人云亦云的人 cat 2012-10-16 14:06:11

  别争论了,还是老老实实出卖灵魂吧,除了灵魂,你还有什么值得出卖的!

学习了、CAT 慧剑 2012-10-16 12:17:35

  我在很多群里看到不少人、人云亦云、我感觉莫言更多的类似潜伏、其作品《蛙》《生死疲劳》更多是对恶行和流氓的控诉、有时间作品的力量犹太引信、《汤姆大叔的小屋》不就是这样吗!

慧剑,你观念应当更新了 cat 2012-10-16 09:05:32

  首先,李自成是个贼,现在高考都不靠农民起义了。证明起义大多数情况下是个垃圾的东东。同比,革命也是不靠谱的东东,革命的对象往往是独裁专制,但你无法保证革命成功后的政权不独裁专制,有时甚至更独裁专制。所以暴力是最无用的。至于到午门散布,散布的人还少么,你岂不知王丹、吾尔开希、刘晓波等人的结局么?莫言得了奖,大家很高兴,其实达赖、刘晓波也得过诺奖,但是遭到天朝的严重抗议,和当年苏共对诺奖的态度同出一辙。
  
  个人渺小的,以个人之力反抗暴政是没有用的。至于到午门散布,是愚蠢的。现在需要的新的启蒙运动,新的思想解放,让社会上大多数人认识到天朝的性质,认识到专制独裁的危害,而不是搞什么文革等左的东西。如果所有的国民都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专制独裁是维持不了多久的。但思想解放任重而道远,因为党化教育对国民头脑的禁锢太严重了。总之,一声叹息。

同意cat的意见 慧剑 2012-10-15 23:40:09

  同意cat的意见、请问作者你这些年既然如此清醒、有没有揭竿而起、去午门散步?你在年青时间读书、考试那些恶魔的话、你作答没有?请诚实回答?

这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 cat 2012-10-15 08:58:18

   依作者的观点,抄写毛的讲话是出卖灵魂,那么那八千万党员岂不是自宣誓之日起都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更有几亿中国人读毛选,背语录,中国民族岂不是都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有人写文章,问“中国人是人么?” 一个没有灵魂,没有思想,没有坚持的人,算不上是严格意义上的的人。
   问题是这样的人,你上哪里去找?不出卖灵魂如果在天朝生活,如何在天朝过上好日子?我们常说中国的知识分子没有脊梁,但你有了脊梁能站起来么?毛万岁不是说过,鲁迅要是活到现在,只有两种选择,要么闭嘴,要么进监狱!对天朝子民来说,还是闭嘴,出卖灵魂的好。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