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发达国家为何不肯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

——从温家宝总理的“深感到遗憾”说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86 次 更新时间:2012-09-26 06:59:46

进入专题: 发达国家   市场经济  

闵良臣 (进入专栏)  

  

  一

  

  2012年9月20日,温家宝总理在中欧峰会上致开幕辞时,提到有两个问题在他在位这十年一直悬而未决,其中一个,就是至今美国、日本以及欧盟等国家仍不肯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这让温家宝“深感到遗憾”。

  

  现在的问题是:美国、日本以及欧盟等发达国家为何不肯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是他们有意跟中国过不去,还是我们自身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如果是前者,中国政府乃至中国人民当然可以奋起抗议,即使诉之联合国,本小民也当摇旗呐喊以助威;而如果是后者,那我们就应该找找自身存在的问题,需要改进的自当改进,需要改革的自当改革。只要中国社会完全符合国际通行的“完全市场经济”的标准(没有绝对标准,但一定有个大差不差的标准,大家都心照不宣),这些国家没有理由不承认。“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多年,却在某些方面至今不为世人承认,不被世人接受,说起来,真让人有些痛心。

  

  当然,毛时代不讲这些,只讲自欺欺人的所谓“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毛知道,什么完全市场经济地位,说白了,就是实行资本主义,他会答应么?毛一生“奋斗”的就是他想象的“乌托邦”,即所谓的“社会主义”;他最害怕的就是在中国搞资本主义。因为一搞资本主义,就必然产生资产阶级,而在资产阶级面前,封建专制那一套不仅行不通,而且一定会被资产阶级彻底铲除。资产阶级与封建专制就是死对头。你说这还得了。因此,别说还“完全”了,就是像现在这样的中国市场经济,在毛时代也是不可思议的。

  

  

  

  二

  

  现在先把“痛心”放一边,来说说一个国家被这个世界的发达国家承认完全市场经济地位有什么好处,不然,我们为什么那么想让他们承认呢?

  

  先说,一般而言,也不是离开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一个国家就不能生存,不是。不然,这大半个世纪我们都自愿待在“完全市场经济国家”之外,岂不是早就彻底崩溃了?可已经说了,这是就一般而言。你如果非要坚持搞所谓的“社会主义”,闭关锁国,与外界根本不来往,也就不存在“完全”不“完全”了。可只要你开了实行市场经济的口子,只要你的东西要卖给别的国家,与人家有贸易往来,对不起,就有一套完全市场经济的规则,而这套规则是那些公认已经实行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参与制定并共同遵守的。在这套规则下,不许胡来,否则就会激起这些国家的公愤,进而受到经济制裁。

  

  而没有被承认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就更可怜了。由于你的产品要卖到那些实行完全市场经济的国家,而你又在他们制定的那个规则之外,那么,有时候、有些方面,你说的话就不算数,而且还不能不听人家的。比如你一双鞋子,在国内某个地区生产成本只要两美元,你通过外贸出口,只要2.5美元,这样,即使再刨出一些费用,即使利润很低,毕竟也还是有利可图。只要有赢利,多销一些就是了。中国人自古就是小农经济思想,讲究的是“薄利多销”。可由于你的廉价冲击了人家的市场,甚至断了某个完全市场经济国家中一些厂家的生路,增加了他们的失业人数,人家国家为了维护国民的正当利益,维持社会正常发展,认为你这个价格是不可能的,于是就认定你是在倾销;而一旦认定你是在倾销,那就会实行经济制裁,最常见的就是“反倾销”;而一旦实行反倾销,这税那税一加,就让你的产品在他们国家无法廉价卖出。

  

  这虽然冤枉了你,甚至有可能就是明知冤枉你,你也没有办法。因为人家马上可以拿出“证据”。他不问你那双鞋子在国内某个地区是多少成本,完全市场经济的国家按照他们制定的规则有权将你做的这双鞋子放到他们认可的某个第三方国家或地区计算成本,比如,把在中国做的一双鞋子放到新家坡来计算成本,立即就可得出你是在倾销的结论,因为新加坡的生产成本显然要高于中国国内。也就是说,你这双鞋子在中国国内某个地区的制作成本是两美元,可如果把它拿到新加坡,制鞋成本就需要三美元甚至更多,如此说来,你只卖2.5美元,不是倾销又是什么?

  

  可如果你被承认是完全市场经济国家,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因为任何一个被承认完全市场经济的国家都有权将自己生产的产品在国内计算成本,其他完全市场经济国家无权干涉。这样一说,也就不难看出被承认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好处。如果中国是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当别人认为一双鞋子2.5美元卖给他们是倾销时,可以让他们到中国国内来计算成本。可由于你不是完全市场经济国家,人家可以不听你的,更不相信你所说的成本。这虽然很让人生气,却一时也没有好的对策。

  

  这还不算,让中国有些人受不了的是,完全市场经济的国家有权对非完全市场经济国家这样做,而不是“完全”的国家却无权要求“完全”的国家也这样做。了不起,有时中国认为某个国家的某种产品在中国有倾销之嫌,也只是一边抗议,一边采取对策进行报复罢了。

  

  那么那些国家为何就不肯承认我们的“完全”呢?说起来话长,而且还不能往深了说,否则就敏感,甚至有可能“被约谈”、“请喝茶”,你说生活在我们这样一种社会,有哪个普通百姓喜欢代表国家政权的陌生人请他去“谈话”或是去“喝茶”呢?

  

  既如此,那就简单说几句吧。

  

  过去我们在经济学方面最喜欢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并且说得神乎其神,弄得简直就像自然科学中的“定律”一般。其实呢,别的国家我不知道,在中国,恰恰相反,即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你说1949年后前三十年,什么不是听上层建筑的,那会儿的人们有多大的自由度。这种国情下的“经济基础”还怎么去决定上层建筑?

  

  城市不说(不说不是没得说,而是太丰富了,且众所周知,也就不必说),在中国农村,即使只有巴掌大一块自留地,也是“资本主义尾巴”,一定得“割掉”;割掉还不算,还要集体批判你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思想。可怜的中国农民,一辈子,不,世世代代种田种地,哪里懂得什么叫资本主义哟!弄个巴掌大一块自留地,种点农作物,无非是自救,为了让苦难的生活中那“苦味”淡一些罢了。

  

  说到这里,实在令人心酸,用民间百姓的话说:有些人真是糟良心啊!几十年后想来,面对人家一直不肯承认我们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你很难说不是报应。

  

  

  

  三

  

  报应不报应也不说了。只说1978年实行有限度的改革开放,特别是在经济方面,因人们的自由度大大增加,经济基础有了一定的改变。三十几年后,仅就经济而言,中国城市中大部分人的生活水平与过去相比,确实进了一大步,这是无可否认的。

  

  可在中国,哪怕只是一个小商贩也明白:什么改革开放,其实就两个字:自由。即人们比过去自由了。因此,与其说是改革开放让中国变了样,不如说是增加自由后改变了中国。社会自由与国家经济的发展成正比。当原有的自由度已经不适应经济继续发展了,那么,这经济也就原地踏步,甚至有可能还会萎缩。

  

  眼下从国家高层到民间,为什么都强调并希望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这是因为人们的自由度是由政治体制所操控的,而政治体制不能改革,提高人们的自由度也就是一句空话。前面说了,不提高社会的自由度,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因社会的自由度所限自动停下来,而这种现象在完全市场经济国家就根本不存在。也正因为他们不存在这种现象,反过来就会认为,是由于你中国政治体制有问题,导致中国社会的自由度不够;你们的社会自由度不够,你们的市场经济也就不可能“完全”;既然市场经济不可能完全,又叫他们如何会承认中国是完全市场经济呢?

  

  所以说,在本人看来,不承认我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不是那些完全市场经济国家的错,更不是他们有意刁难我们(不排除有个别国家对中国政府带有情绪化,甚至不怀好意),而是因为我们还不符合“完全”的标准,尤其是与这些不承认我们“完全”的国家,中国人的自由度也实在没有人家高。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国家市场经济的程度与这个国家的社会自由度完全成正比:自由度有多大,市场经济的程度也就有多高。在这方面,做不了假,也骗不了人。你听说西方哪个完全市场经济国家每年会发生我们这么多经济腐败案子吗?你又听说哪个西方发达国家每年有我们这么多官员成了腐败分子?你还听说哪个发达国家的官员竟然可以对企业下批示,以至于企业生产什么、如何生产、如何销售、乃至如何定价以及是否与外商合资自己竟作不了主?

  

  这些且不说,我们媒体上所刊登的文章或是各级官员的讲话中,凡谈到中国的市场经济,都一定要加上“社会主义”几个字,好像不加上这几个字,就会“国将不国”。殊不知,这很可能令那些完全市场经济的国家特别反感。人家认为你说的社会主义与他们现在实行的资本主义水火不容,甚至认为:只要是我们这种国家所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绝不可能是完全市场经济;只要是完全市场经济,也就不可能是什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当然可以自欺,但想欺人,却是万难。不仅如此,人家不会忘记,在加入世贸前,单就“市场经济”4个字,中国代表竟然与世贸组织代表谈判了6年。而后来一个政治体制改革,又是说了一年又一年,只听其言,却不见其行,你叫人家如何相信你是完全市场经济?

  

  完全市场经济或叫市场资本主义,并非只是嘴上说得好听,更要名副其实。

  

  正如近十年前自己在一篇文章中所言:叫我说,勇敢地承认,我们实际上就是在学着走资本主义,努力实行完全市场经济。这样说,即使有些“丢人”,也还是应该坦承地面对,因为我们毕竟不能再自欺欺人下去了。尤其像眼下,吞吞吐吐,名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际上在角角落落、旮旮旯旯,甚至在全民心中都已经是在搞着地地道道的资本主义,岂不是让外人觉得很可笑吗?

  

  现在看来,邓小平在决定实行市场经济(哪怕名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一刻,就明白,中国是非走资本主义不可,中国的专制也一定在市场经济下最终瓦解——用美国人写的一本小册子《论民主》中的话说就是:“当非现代化国家的专制政府致力于发展生机勃勃的资本主义的时候,它们也可能播下了导致自身毁灭的种子。”

  

  当然,邓小平以及后来的国家领导者可能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但由于已经别无选择,同时,实行民主制度和“走资本主义”也是整个人类社会大趋势,因而可以说,市场经济在中国开始的那一天,也就宣告了资本主义和真正的民主制度在中国的诞生,同时也预示了中国专制制度的将要灭亡。

  

  2012-9-22

进入 闵良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发达国家   市场经济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770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