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惹穆斯林众怒的小电影如何改变世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5 次 更新时间:2012-09-24 07:58:50

进入专题: 穆斯林  

宋鲁郑  

  

  谁也想不到,一部成本低廉、制作也非精良的电影,仅仅十几分钟的片断,就改变了世界:全球穆斯林国家怒不可遏,揭竿而起,把矛头指向美国、德国、英国、法国等西方国家。大有林肯所说“一个小妇人的一部小书引起了一场战争”之妙。

  这部充满反穆斯林色彩的电影所引发的全球地缘政治地震,对正处于大调整、大变动中的世界格局产生了强烈的冲击。将从多方面重新塑造“经济危机和阿拉伯之春”后的世界:

  毫无疑问,首先,伊斯兰文明与西方文明的矛盾与冲突再次成为国际社会的主线。

  本来奥巴马入主白宫之后,全力调整小布什时代的单边主义,极力缓和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试图从中东抽身。他访问埃及时,曾郑重声称:美国目前没有,也不会和伊斯兰世界开战。2010年中东发生革命后,美国也放弃了对前盟友穆巴拉克的支持,更借支持革命之际除掉了卡扎菲。2011年拉登被美国情报局特工袭击身亡后,奥巴马在演讲中仍然声称“不会与伊斯兰世界为敌”。在这种背景下,似乎西方与阿拉伯社会的关系得到好转。但谁也想不到的是,仅仅一部电影片断就把奥巴马四年的努力打回原形。

  西方和伊斯兰世界的矛盾可以说是长达千年之久的世仇。伊斯兰文明崛起时,西方处于劣势,几乎被伊斯兰荡平,东罗马帝国也亡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然而,西方崛起后,局势逆转,无力还手的伊斯兰国家只能被西方任意宰割。二战之后,以色列建国,双方重新找到了角力点。后来中东发现石油,出于能源安全战略的考虑,西方深深地卷入中东事务。这种以自我利益为核心的干涉,特别是对以色列的偏袒,自然引发整个阿拉伯社会的愤恨和羞辱感。不过,由于伊斯兰国家之间的分裂,以及西方与专制政权联手,美国为首的西方一直牢牢地控制着中东的局势。

  2010年底发生的阿拉伯之春,西方受困于自己的意识形态和民众强大力量,而不得不放弃了这些专制政权。但令西方想不到的是,尽管自己做出了牺牲和贡献——出钱、出力、出兵、出话语权,最后摘下革命果实的却是伊斯兰政党。特别是穆斯林兄弟会过去一直被美国视为恐怖组织,现在却成为中东革命最大的赢家。过去在专制暴力压制下的反美浪潮出现雪崩式爆发,这部小电影只不过为这场雪崩提供了最后一击罢了。

  其次,美国以“重返亚太”为特征的战略调整也将发生重大变化。

  其实美国在小布什时代就已经把中国做为头号竞争对手,认为中国威胁到其全球老大的地位。所以小布什一上任就火力全开,中美双方更由于撞机事件剑拔弩张。不料一场9·11迫使美国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与中国结盟对抗恐怖主义。就在美国陷入反恐战争深渊的时候,中国却以极其惊人的速度发展,不仅提前四十年完成邓小平制订的三步走战略目标,更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此时如梦方醒的美国在奥巴马的带领下,开始从中东脱身,进行所谓的“重返亚太”,中美矛盾又开始上升。只是,不知何故,美国再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竟然连续发生一再突破底线的、针对伊斯兰文明的挑衅事件:牧师公开焚烧《古兰经》、美军羞辱战死的塔利班士兵(向尸体撒尿)以及直接攻击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电影出炉。

  美国的一系列挑衅举动,重新引发了阿拉伯世界对美国的仇恨,极端伊斯兰势力更是最大的受益者。重整旗鼓而来的他们必将重新对美国发动袭击。这种长期持续的袭击,不管规模大小,都必须使得美国分心应对。在这种情况下,其在亚洲的存在势必削弱。如果伊斯兰极端势力能够成功制造类似于“9·11”般规模的袭击,则美国的战略将又不得不做根本性调整。就是不调整,也不得不两面做战。

  再次,叙利亚危机、伊朗问题都会暂时得到搁置。

  叙利亚是目前阿拉伯之春最后一站,而且由于俄罗斯和伊朗的支持(也包括暗中的伊拉克)已经处于僵局。本来西方出于除掉卡扎菲同样的动机,想借革命之手达到颠覆现政权的目的,进而削弱伊朗和俄罗斯。不料,阿拉伯之春所展示的反西方现实,已经令心寒的西方干预的动力减弱。因为不管胜出者是谁,最终仍会和其他国家一样,站到反西方立场。应该说,本来就处于困境中的西方恐怕不愿意再重蹈覆辙。而叙利亚接受西方援助的一方,也士气受挫、备感尴尬:是跟着整个伊斯兰社会抗议西方,还是默认这部电影带来的羞辱?无论怎样做,都会对其造成损害。

  伊朗本来在前革命时代十分地孤立,但革命发生后,它积极支持阿拉伯之春,乐见一个个亲西方的政权倒台(穆巴拉克一倒台,它就成功申请军舰通过苏伊士运河)。现在更由于伊斯兰社会发生的新一波反西方浪潮,把一向站在西方对立面的伊朗突出出来。这也是为什么,伊朗就在全球抗议声中,第一次公开承认它在叙利亚驻有军队,支持阿萨德政府。它这个时候公布,不仅收到打击反叛势力士气的效果,更令西方无法反击。假如这个时候西方再对伊朗下手,无形中更将突出伊朗的反西方英雄角色。事实上,面对排山倒海般的抗议,西方已经是自顾不暇了。

  第四,西方对中国的需要增加,东西方关系有可能触底回升。中国将迎来一个新的有利于自我发展的国际环境。

  从目前看,伊斯兰社会和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之间的矛盾爆发才刚刚开始,而且由于如下几个原因,根本无法化解,必将长期化、激烈化。

  一、革命后的阿拉伯社会全面走向伊斯兰化。

  过去长期被世俗政权以反恐名义打压的伊斯兰政治力量纷纷走向前台收割革命果实。突尼斯如是,利比亚如是,就是受革命波及不大、颁布新宪法举行首次自由选举的摩洛哥也如是。中东最重要的国家埃及也同样步上它们的后尘:伊斯兰政党先是在国会、后是在总统选举中成为赢家。这些伊斯兰政党上台后,纷纷宣称以伊斯兰法做为制订法律的依据,限制妇女的权利,允许一夫多妻制。要知道穆斯林兄弟会的宗旨就是以《古兰经》为基础,恢复伊斯兰原始教义,建立伊斯兰国家,实行伊斯兰法,把要求独立、解放、民主和建立法制的斗争,看作“堕落的运动”。到现在,埃及电视台也史无前例地出现带头巾的女主持人。

  中东国家的伊斯兰化带来两个后果:一是宗教上和西方的冲突将会日益突出。仅在各个国家内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的冲突此起彼伏——尽管不久之前他们还共同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并肩做战。二是这些伊斯兰政党和西方多有积怨——大都是西方遏制和打压的对象,双方缺乏互信。穆巴拉克时代,尽管是专制政权,但美国公开承认双方的盟友关系。但当埃及进入民主时代,奥巴马却公开声明两国既不是盟友也不是敌人。如此脆弱的关系自然难以抵御任何风吹草动。

  二、美国不可能放弃对以色列的支持,更不可能压以色列向阿拉伯国家妥协。

  这既有宗教因素——多数美国人认为以色列是上帝的旨意,也有美国国内政治和经济因素。犹太人在美国比例虽小,但却控制着美国的经济命脉、媒体话语权,从而相当程度影响着美国的政治。全美200名最有影响的名人中,犹太人占一半;全美100多名诺贝尔奖得主,犹太人占一半;全美名牌大学教授,犹太人占三分之一;全美律师中,犹太人占四分之一;全美文学、戏剧、音乐的一流作家,犹太人占60%。全球最有钱的企业家,犹太人占一半;美国的百万富翁中,犹太人占三分之一;《富布斯》美国富豪榜前40名中,犹太人占18名;《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的创办人及大批记者、编辑、专栏作家是犹太人;迪斯尼、华纳兄弟、米高梅、派拉蒙、斯皮尔博格;格林斯潘、索罗斯、巴菲特是犹太人;犹太人涉足的经济行业包括钢铁、石油、化工、军工、电子、娱乐、百货等。值的一提的是,决定美国也是世界金融政策的现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萨默斯也都是犹太人。

  然而,只要以色列问题无解,西方和伊斯兰社会的冲突将永无宁日。

  三、自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以来,处于危机中的西方日益向右转,特别是极右势力迅速崛起。

  这一方面表现在选票上,另一方面就是极端暴力事件或者挑衅事件。如挪威空前的世纪惨案,美国牧师烧毁《古兰经》以及这一次的电影事件。这将导致双方冲突的恶性循环和不断升级。如果说暴力事件还可以得到西方的谴责和否定,而以文宣出现的、杀伤性更强的文宣却令西方束手无策:因为这种挑衅无不打着“新闻自由”的神圣旗号。这部电影片断上网后,许多演员醒悟过来后,上诉到美国法院,要求禁止这部电影的上映。结果竟然被拒。

  就在伊斯兰激烈的抗议席卷全球时,法国《查理周刊》竟然顶风而上,刊登系列极端丑化伊斯兰先知的漫画(有跪姿裸体、污辱性文字评论。不知西方想过没有,假如有一个国家以同样的手法来表现戴高乐、华盛顿、拿破仑、林肯、圣女贞德,他们是不是就感受不出来其中的挑衅与羞辱?)。而这样做的理由是:新闻自由。不过媒体有刊登的新闻自由,伊斯兰民众却没有申请抗议游行的自由:他们的申请一律被巴黎警方拒绝。

  谈到西方对阿拉伯世界的羞辱,不由令我想起俄罗斯。索罗斯在专著《开放的社会》“谁丢掉了俄罗斯”一章中,讲到这样几个细节:推动戈尔巴乔夫改革的亚科夫列夫说,在与美国人的交往过程中,他感到多么地羞辱。1990年俄国经济学家谢缅列夫和美国国务卿同机五小时,途中一直恳求美国给予援助,但没有任何效果。后来叶利钦辞职时向全国人民道歉,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太天真了。他曾对西方寄托了太多的希望,结果都幻灭了。只是令人叹息的是,中国的自由派还处在叶利钦觉醒前的状态。

  可以说,以色列西方不可能让步,新闻自由原则西方也不可能放弃,那就只有双方火拼一条路了。这将造成两个后果:一是和中国的矛盾退于次席。二是在这场和穆斯林的对抗中,也需要中国的支持。中国将赢来一个次于“9·11”之后的发展新机遇。这也有利于大陆对两岸关系的主导和深化以及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

  当然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西方内部之间的关系将会优化。源于美国的经济危机对欧洲造成巨大损失,而欧洲的债务危机又反过来影响美国的复苏。在这种情况下,双方一度关系多有摩擦。但这一轮反美浪潮,也同样涉及西方其他国家。如德国,英国。而且法国也由于随后刊登了污辱穆斯林先知的漫画,也成为被攻击的对象。这将使得西方整个阵营更加强烈的意识到双方共同的价值观和共同的挑战与命运上。

  可以说,阿拉伯之春之后,伊斯兰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矛盾与对决将成为全球地缘政治的主线,而中国则可以坐山观虎斗,收取渔利,全力奔向重新复兴的现代化之路。当然这场革命对中国的影响远不止此,特别是对民主的看法会更加务实而深刻,再加上中国本来就是一个秉持“猫论”的实用理性民族,自然会更加坚定的向探索一条适合自己道路的方向上前行。

    进入专题: 穆斯林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7627.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