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振书:执政党的权力基础及相关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93 次 更新时间:2012-09-20 20:38:33

进入专题: 执政党   权力基础  

严振书  

  中央可以“一竿子插到底”,现在对于大家来讲,总书记、总理和网民直接交流、沟通的现象已经屡见不鲜了;普通民众也可以“一竿子捅到天”,现在各级党、政机关几乎都设立了各种“网上平台”,网上调查、网上投诉、征求意见、咨询服务、首长信箱等等。总之,权力运作层级正在由“金字塔状”被 “压缩”成“扁平状”。

  执政党所掌握的公共权力及其运行方式受到传媒网络的挑战,怎么办?我们认为,执政党起码应该在以下三个方面要有较为清醒的认识:第一,传媒网络的发展是社会发展的大趋势,这不可逆转;第二,执政党要学会管理好传媒网络,主导其发展方向;第三,执政党要学会善于利用传媒网络,促进执政党权力更好、更健康地运行。要想用好网络,首先就要管理好网络。管理好传媒网络,特别要注意避免用简单、粗暴、行政命令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因为这样的做法,往往会使传媒网络出现“反弹”,甚至走到反面。假设传媒网络走到了政党的反面,那会非常的危险,因为在现代社会,传媒网络的影响力太大了,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要特别引起我们的注意。

  (三)社会组织的迅速发展

  所谓社会组织,在中国语境下,特指相对于政党、政府等传统组织形态之外的各类民间性组织,主要包括社会团体、基金会和民办非企业单位三大类。

  在人们民主意识、组织意识普遍增强的今天,社会组织的迅猛发展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对于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来说更是如此。

  据统计:在我国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总数,1988年为4446个,而2010年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总量已达44.56万个,短短二十几年的时间增长了100倍[4]。同时,不仅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发展迅速,而且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和层面都涌现出一大批未经登记注册,或采取工商登记注册的各种社会组织。据有关方面调研和估算,全国各类社会组织的总数大约在300万家左右[5]。

  社会组织为什么会发展如此迅速?主要原因在于,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度发展和社会整体转型的渐次加快,人民的民主意识、权利意识、利益意识、组织意识得到了普遍的增强。人们逐渐认识到要想更好地维护自己的利益,组织起来可能是一个很好的途径。你比如种地,假设就一个人,那他不仅要种地,还要到市场上去销售粮食,购买种子、农药、化肥等等。所有的这些事情都需要他一个人去打理,他哪里还有更多的时间去了解市场!所以,他的信息就是不完全的,甚至是极度匮乏的。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能够在市场竞争中处于优势,怎么能够维护自己的利益?这时候假设他参加了农产品销售联合会、农资供应合作社等社会组织,情况就会大大的不同!因为这时候有人会专门组织统购和销售,有人会专门负责农资供应,他只需要老老实实、认认真真、高高兴兴的种好地就可以了,收获后直接将农产品交给农产品销售联合会,卖的事由农产品销售联合会负责。至于卖没卖出去,卖多卖少,那是农产品销售联合会的事,不管他的事,他只管按以前签订的协议拿钱就可以了。这样对于他来说,既很好地节省了时间、精力,又很好地维护了自己的利益。于是社会组织就迅速发展起来了。

  面对如此众多社会组织的出现,这对我们党执政也提出了挑战。原因很简单,因为无论是政党还是社会组织,它们都是组织,都是民众为了一定目的而让渡“一部分权力”的结果,它们都需要代表民众的意愿。两者的不同主要在于组建的目的,政党组建的的直接目的是执掌政权,社会组织组建的首要目的是追求部分或全体民众的“公益”[6]。但是,在实际运行过程中,执政党必须把全体民众的“公益”作为执政的首要前提和根本目的,而社会组织也往往会对“公共权力”提出自己的诉求,特别是对于处在剧烈社会转型中的国家来说,二者的“边界”有时并非完全不可逾越。这恐怕是执政党对于社会组织最大的“担心”,同时也是社会组织对执政党的“最大挑战”。同时,我们党过去比较习惯于在计划的条件下来掌控国家,包揽一切,好多的设置、功能,其实在官方机构里也能找到,这时候民间再新冒出一部分社会组织来,有的官员可能会感觉不舒服!有时候甚至会想,社会组织是不是要脱离党的领导啊?是不是要另搞一套啊?假设从这个角度去思考,就会出现怀疑、限制、压制社会组织的情况,有时甚至会出现直接利用行政手段取缔社会组织的情况。

  我们认为,从社会发展的趋势来讲,社会组织的发展是一种必然的现象。因此,执政党工作的重心,现在应该放在如何更好的去引导它们的创建和发展,更好的去利用它们,发挥它们在政党和民众之间的“桥梁和纽带”作用,而不是对它们加以怀疑、限制,甚至压制。就社会组织的创建和发展而言,通常有两种模式:一是依靠民间社会力量的自发演化;二是政府自上而下地理性构建与民间自下而上的自发演化相互结合。就中国特定的国情而言,前一种模式是不可取的,因为它很容易出现社会游离于政府,甚至与政府对抗的局面,这一点已经被前苏联和东欧国家改革失败的教训所证明。相反,中国只能采取后一种模式,实现政府与社会组织的良性互动。政府需要承认社会组织存在的合法性与合理性,通过相关法律保障它们的基本权利,为社会组织发展提供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充分激发社会组织的自主性与创新精神,增强社会的自组织治理能力,鼓励社会组织在公共治理中发挥更大的建设性作用[7]。与此同时,政府需要保持对社会组织的必要控制和指导,将社会组织纳入法制化和规范化发展的轨道,并且综合运用各种公共政策防止形成某种分利性和掠夺性的利益集团,有效整合社会利益结构,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发展[8]。

  

  三、小结

  

  现在大家看到,在民众、政党、公共权力的循环系统中,不仅民众的构成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而且在民众与公共权力之间的沟通方式和渠道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因此,执政党不仅要对自己权力来源——民众构成的变化进行不断“调试”,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要将“自己管不了或管不好的事情”“让渡”一部分给传媒网络和社会组织;同时,执政党需将“该管的事情”集中精力管好,以更好地代表全体民众“公益”。

  当前,对于传媒和社会组织,政党已不可能用强制的方式把它们排挤出公共权力领域。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们有序地组织起来,加以引导、协调、规制和利用,来共同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的发展。作为执政党,要有这个自信,也要有这个能力,因为毕竟在它们中间,政党具有非常大的优势。政党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在所有的组织里面,只有执政党可以直接掌控公共权力,况且我们党还拥有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既然有这么一个无可比拟的优势,假设利用得好,政党完全能够更好地发挥自身的作用,关键是要有正确的态度和理念,始终代表全体民众的最大利益,巩固自己的权利基础,找到权力运行的的科学路径和方法。

  

  参考文献:

  [1]习近平.领导干部要牢固树立正确世界观权力观事业观[J].共产党员:下半月,2010(10).

  [2]严振书.八大社会阶层的划分及存在的结构性问题[J].天津市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09(4).

  [3]李强.中国网民总数破5亿 10股尽享互联网盛宴[EB/OL].(2012/01/12) [2012-4-23]. http://news.10jqka.com.cn/20120112/c525486302.shtml.

  [4]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11[DB/OL].[2012-4-23]. 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2011/indexch.htm.

  [5]王名.走向公民社会——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的历史及趋势[J].北京青年工作研究,2009(12).

  [6]严振书.社会三大部门及其相互关系[J].中共青岛市委党校.青岛行政学院学报,2011(4).

  [7]严振书.现阶段中国社会组织发展面临的机遇、挑战及促进思路[J].北京社会科学,2010(1).

  [8]南开大学课题组 景维民.全球化条件下中国转型的总体性战略框架与现实取向[J].改革,2009(7).

  

  The Ruling Party's Power base and Related Thinking

  YAN Zhen—shu

  (ATBGS Department of Political,Hebei Xuanhua 075100)

  Abstract: The development of democratic politics has produced a demand for political parties. The central role of political parties is to connect people and the public authority as a bridge and link. The ruling party has been able to represent the people in charge of public power, is based on the support of the majority of people. Nowadays, with the profound changes in social class structure,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the media network technology and social organization, the ruling party's power base and run are facing enormous pressure and challenges.

  Key words: the ruling party; power base; power run

  

  【作者简介】严振书(1975.5——)男,汉族,河北石家庄人,总参炮兵训练基地政教室副主任,博士,主要从事中国社会转型问题研究。

    进入专题: 执政党   权力基础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755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