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江永:日本的民族性与对华态度初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69 次 更新时间:2012-09-19 21:15:15

进入专题: 日本民族性   对华态度  

刘江永  

  

  摘要: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双方将通过各种交流活动增进两国民众的相互理解与友好感情。许多中国人希望能更多地了解日本的民族性,以便更好地和日本人打交道。这涉及从社会心理学和民族学角度深入探讨日本对华态度的问题。民族性并非是与生俱来、先天难改的,而是在后天社会影响下逐步形成的。在不同时代背景下,日本民族性并不完全一样。日本对华政策变中有不变,不变中又有变,这与其民族性有一定关联。

  关键词:日本民族性 结盟政策 嬗变 对华态度 影响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两国政府将这一年定位为“国民友好交流年”。中日双方将通过各种交流活动增进两国民众的相互理解与友好感情。伴随中日交往的大幅增加,特别是两国之间围绕敏感问题发生对立时,民众彼此之间的心理矛盾和摩擦也会增多。许多中国人希望能更多地了解日本的民族性,以便更好地和日本人打交道。这涉及到从社会心理学和民族学的角度深入探讨日本对华态度的问题。本文拟就此做一尝试,若有不当之处,敬请读者指正。

  

  一、日本的民族性与结盟政策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从社会心理学角度讲,一个国家的民族性或曰国民性,就像其世代相传、特有的民族习惯和思维方式一样,难以根本改变。笔者认为,民族性并非是与生俱来、先天难改的,而是在后天社会影响下逐步形成的。在不同时代背景下,日本的民族性,即国民性并不完全一样,不变中有变。不变的部分一般是受到自然环境、语言习惯影响的部分,而变化的部分则是受时代背景和社会思潮影响的部分。所谓民族性,是就一个民族的整体倾向而言的,具体到个人则可能有很大的差异,不能一概而论。在日本,不同年龄层、不同地域之间的人会有差异;每个个体与整体在倾向上也会有不吻合的部分。因此,这里所说的民族性不可能涵盖所有日本人。

  “世界上没有比日本人更爱好自我定义的民族了。”这是日本社会心理学家南博(1914~2001年)在《日本人论》一书前言中开宗明义的第一句话。南博认为,所谓“日本国民性”是超越阶级和时空的客观存在,“是指以日语作为共同语言,属于日本这个国家大部分国民共有的意识及行动特质”。“日本人最频繁出现的人格特质中,被认为最重要的是以下两点:第一,绝大多数的日本人对于人际关系都很敏感,不太会去自我主张,而偏向采取以他人为重的态度。正如谚语‘枪打出头鸟’所说的,不愿妥协一意孤行的人‘在日本人当中算是很稀有的’。第二,日本人不仅在面对自己同胞时呈现人际关系上的敏感,在面对外国人时,也常常存在着‘和外国人比起来,日本人是……’这种强烈的比较意识,是日本人过于意识到自我的结果。也就是说,日本人有太多的本国意识。”

  进入21世纪,日本政局动荡,经济不振,民族主义伴随网络的普及而蔓延。日本在历史观问题上与中国抗衡受挫后,开始在安全保障领域仰仗美国,图谋牵制中国。21世纪进入第二个十年之际,日本似乎再度进入重大的历史变动时期。2010年,日本保持了几十年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地位让位给中国。2011年3月11日,地处日本东北地区的宫城县近海发生了历史上最严重的地震和海啸,并引发了福岛县核电站事故。在这种背景下,日本社会表现出焦躁、无奈、不满的情绪与自负、敏感、好胜的复杂心理交织在一起;对中国在经济上更加重视和在安全上更加戒备的复杂心态纠结在一起。在这样的社会心理氛围下,尽管日本未脱离和平发展道路,但对中国等外部世界的反应更加敏感,社会心理承受力与对华亲近感下降。在日本政权更迭频繁、领导中枢的权威性与决策能力下降的情况下,日本的对华政策也必然政出多门、各自为政、越发扭曲。

  在上述变化中,某些与日本民族性相关的因素并未改变。例如,日本民族性的特点之一——争强好胜、尊崇实力强者。这一点在日本对外结盟政策中表现得尤为明显。19世纪末到上世纪初,英国是世界头号强国,日本缔结日英同盟便与此有关。上世纪50年代起建立的日美同盟之所以维持至今,也与此相关。日本决策层认为,结盟政策有两个“秘诀”,其一是不加入“弱者同盟”,而加入“强者同盟”,与世界最强者为伍;其二是即使结盟也要力避同敌对国家关系恶化。在国际政治中,和平时期不存在绝对友好的国家或绝对敌对的国家,因而不必敌视处于对立关系的国家,导致关系恶化并不明智,需要的是缓和或减少对立。

  虽然中国经济总量的规模超过日本,但就包括军事力量在内的综合国力而言,美国仍然是唯一超级大国。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日本曾遭受过美国原子弹的轰炸,但日本当政者和主流民意仍支持与美同盟的政策。尽管日本国内也出现过要求与美国建立“对等关系”的声音,但在国内亲美势力和美国当局的压力下尚难形成气候。因此,中国人不能误以为只要中国的综合实力超过日本,日本就会自然而然地与中国友好,因为美国在总体上仍比中国强大。

  在历史上,日本为获取强者地位往往会利用与当时世界上的最强者结盟,向比本国强大的竞争对手发起挑战。例如,日本与英国结盟后发动日俄战争,德日意法西斯结盟后对美发动太平洋战争。二战后,日本之所以没有利用结盟世界最强者对外发动战争,主要是由于受到日本“和平宪法”与和平主义思潮的制约。此外,新中国的发展壮大、东亚各国的民族独立和美国防止日本报复的占领政策等,也对日本重走历史老路形成有力的外部制约。笔者曾经半开玩笑地问一位日本防卫省人士:“别看日本现在总强调中国威胁,假设中国拥有比美国更强大的军事力量,日本或许就不会再议论中国威胁了,因为那时日本也许会考虑与中国结盟吧?”对方的回答是肯定的。关于这一点,似乎也可以从日本民族性的角度找到合乎逻辑的解释。

  战后以来,与美国结盟的日本必然会受到美国对外战略及对华政策的影响。因为日本与世界最强者为伍的结盟政策导致其总是处在同盟中的弱势地位,从而产生了对盟主国家的依附性与从属性。从中美日三边关系的角度观察,日本这种对美依附性与从属性的大小,往往取决于三个因素的相互影响:一是日本在同盟内实力地位强弱程度的变化;二是日本国内政治思潮的变化;三是中国的应对与中日关系和中美关系的发展变化。

  纵观1945年至2012年中日关系的发展演变,可以清楚地看到上述的相关性与规律性。例如,冷战时期,日本作为被美军占领的战败国,必然追随美国与台湾当局“建交”;1972年日本决定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与此前尼克松秘密访华有关;1978年中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也得到当时美国政府的默许;1992年天皇夫妇访华,日本率先解除对华制裁,其背景之一是苏联解体后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其经济规模相当于美国的66%、中国的近9倍;上世纪90年代中期至2006年,历史认识问题导致中日关系出现“政冷经热”,主要原因是日本国内政治右倾化思潮泛滥;如今,日本伙同美国在军事上防范和牵制中国则与美国战略重心重返亚太,打压中国有关。

  在上述背景下,日本针对中国,将钓鱼岛问题与其防卫战略和日美同盟紧密挂钩,狐假虎威,绝非偶然。而这必然与日本在大地震后经济上更加依靠中国的“非对称相互依存关系”发生矛盾,造成日本对华政策的纠结与扭曲。

  

  二、不同历史时期日本民族性表象的嬗变

  

  上世纪初,日本一些人从日本所处地理位置的

  角度提出“岛国根性论”。1901年,《日本人》杂志刊载了一篇题为《关于所谓岛国根性》的匿名文章。文中指出,日本是岛国,日本人具备岛国根性是极其自然之事。因为是岛国,东西南北可以任意航行,把地球当成整体,不知国与国之间的壁垒。在另一篇题为《所谓岛国与海国思想》的匿名文章中,作者更积极主张“岛国根性”的观点。要成为真正的海国必须是岛国,真正的岛国根性是海国思想的源泉。

  据称,日本最早从文化角度论述日本国民性的是语言学家芳贺矢一。他在1907年发表的《国民性试论》中指出,日本人有十种特质:1.忠君爱国;2.敬家爱业;3.现世的、实际的;4.爱草木、好自然;5.乐天洒脱;6.淡泊潇洒;7.纤丽精巧;8.清净洁白;9.重视礼节;10.温和宽恕。今天看来,其中的第3、4、7、8、9表达的日本民族特性经历了100多年,至今仍未改变,今后也很难改变。

  对这一时期日本国民性的概括掺杂了不少特定的政治因素。1922年,日本评论家大町桂月在《日本国民的气质》中称,敬神崇祖、忠君爱国是日本“国体之精华”,并列举了日本国民性的十项特质:1.富于冒险;2.不轻死;3.知耻;4.义勇;5.忠君;6.孝悌;7.洁癖;8.意志坚强;9.深知情趣;10.富于雅致。

  其后,日本教育学研究者野田义夫指出日本国民性的十个特点是:1.忠诚;2.清白;3.武勇;4.名誉心;5.现实性;6.快活淡泊;7.敏锐;8.优美;9.同化;10.殷勤。

  1934年,日本国文学者久松潜一为重新诠释芳贺矢一的《国民性十论》,提出下列十项日本民族的特质:1.敬神;2.忠君爱国;3.尊重家;4.武士道;5.义理精神;6.真诚;7.调和与情深;8.象征与深邃;9.形式与平淡;10.尊重传统。

  同一时期,日本国文学者高木武以文学为题材概括出日本国民性的十个特征,似乎在努力摆脱政治因素干扰的同时,更多地展现日本民族性优秀的一面。它们是:1.统一性与永恒性;2.包容性与同化性;3.纯真性与单纯性;4.快活性与明朗性;5.现实性与实践性;6.积极性与果敢性;7.宽容性与温和性;8.虔敬性与仪礼性;9.敏锐性与巧致性;10.优雅性与艺术性。

  上述这些战争期间的日本文人对日本民族性的自我评价充满溢美之辞,反映了当时的时代背景,其中提出的某些特质与战后的日本人并不吻合。因此,在战后和平环境下成长的日本年轻一代看到南京大屠杀等历史展览会觉得难以置信,想不到当时的日本人会这么残暴。这毫不奇怪,读一下日本资深中国问题专家、京都大学名誉教授竹内实1968年在早稻田大学纪念“七七事变”31周年演讲会上的文章《关于战争责任》就会明白。

  在演讲中,竹内实指出,“日本军队的残暴行为,源于日本人思想的深处。从历史角度看,则是根源于天皇制思想。每个具体的人会陷入那种荒谬的境地,就是因为他们受到了这种影响。日本人都有接受天皇制思想教育的体验。由于内心具有这种思想,尽管他们也能对自己进行批判,但对天皇依旧非常尊崇。最初,他们被教育去崇拜天皇的时候,总是同时被告知,必须瞧不起那些与天皇势不两立的人,例如中国人、朝鲜人,或者英国人、美国人(过去曾有过所谓‘英美鬼子’的说法)等等。之所以必须对这些人表示轻蔑,主要就是因为他们都没有天皇,而日本人却有所谓‘万世一系的天皇’。因此,日本人称得上是世界上最优等的民族。”①竹内实还进一步

  指出,“在日本,支撑天皇制思想的有两大偏见,即歧视性的观念:一是对未解放民族的歧视;二是对共产主义者(称其为‘赤色’)的歧视。”这一尖锐分析就触及到军国主义特定时代背景下被扭曲了的日本国民性。

  二战后,伴随日本社会环境的根本变化,“敬神”、“忠君爱国”、“义勇”、“武士道”等过时的字眼已不再具有代表性。1979年,日本语言社会心理学家芳贺绥对日本国民性做出新的描述。笔者将其概括为新的十点特质:1.追求与自然和谐;2.喜爱清洁;3.无常而随机应变;4.靠直觉行事而欠整体思考;5.内向、阴柔;6.喜好不言而喻和弦外之音;7.感性重于理性;8.在乎他人的他者意识;9.讲究细腻而鄙视粗略;10.克己保身。上述这十点对理解当代日本民族性的特点有重要参考价值,因为比较接近于现在的实际。

  日本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中村元在1988年出版的《日本思想史》一书中,提出了日本人思维模式的三个主要特征:一是对于现实的容忍;二是重视特殊社会关系;三是非合理性倾向。中国学者纪廷许从日本民族性对社会政治思潮影响的角度,将中村元有关日本民族性特点的论述概括成十点:1.认定并遵从社会现象中的绝对者;2.“现世主义”,即日本人注重现实生活而较少理想主义;3.文化多重性与言行不一;4.缺乏坦率的批判精神;5.国家的优越性;6.尊崇天皇;7.宗派及派阀的封闭性;8.重视和强调行动的集体性;9.非逻辑性及逻辑理论抽象能力欠缺;10.凭直感与情绪化倾向。

  笔者在1995年出版的《跨世纪的日本》一书中,也曾就日本人思维方式与民族性格概括出十个特点:1.现实的、具体的;2.折衷的、融合的;3.多虑而含蓄、执着而明确的;4.好胜的、忍耐的;5.细腻的、计较的;6.从众的、集体的;7.感性的、重恩的;8.恋乡的、流动的;9.宗派的、敏感的;10.势利的、虚荣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日本民族性   对华态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750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