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峰:谁不曾又红又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52 次 更新时间:2012-09-16 09:07

进入专题: 又红又专   郭敬明  

邓峰  

最近,80后作家郭敬明在网上发了这样一条微博:“你们就当我是中国的脑残粉好了。我就是曾经在天安门看升国旗哭了的人,我就是每次看奥运听见国歌就眼红哽咽的人,我就是曾经半夜看网上北京奥运圣火传递时,中国人保护火炬的图片,看得嚎啕大哭的人。你们不用怀疑,这种人是存在的。我的祖国确实有很多问题,但这并不影响我毫无保留地爱它,为它自豪。”这条微博在网上迅速走红,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被转发十几万次,连《环球时报》都不忘乘机借这条微博肆意发挥,逻辑大爆炸,渔利一番。

在我看来,这条微博再正常不过,说和不说,没有丝毫区别——说,不能就此证明你很爱国;不说,同样不能证明你不爱国。郭敬明有一点没有说错,这种人的确是存在的。可他没有告诉人们,这种人不仅存在,而且数量非常庞大,倘若能够统计一下,绝对不亚于不少国家的人口总数。

我想说的是,不知有多少人看到五星红旗的冉冉升起而热血沸腾?不知道有多少人为北京奥运会而激动不已?不知道有多少人为金晶保护奥运火炬而泪流满面?可是,仅仅这些,就值得媒体去大吹特吹吗?倘若如此,爱国是不是太廉价?要知道,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曾经有过这类感受,那还不是一种非常自然而然的身体反应,如同肚子饿了要吃饭一样,正常不过。而之所以用“曾经有过”这个词,并不是指有些人现在不爱国,而是想说明,有些人经历早年单纯而盲目的爱国热情之后,已经慢慢觉醒,开始步入理性,可以在更高的层次爱国。这些觉醒的人,同样会爱国:不是盲目的相信媒体所宣传的一切,而是理性考虑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不是仅仅停留在少年时代的盲目举止上,而是可以在需要的时候为国家利益舍命前往;不是一面大唱爱国又一面积极盼望与既得利益集团为伍,而是敢于为了心中那份道德信仰可以坚决抵制一切借爱国名义来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

还有,“我的祖国确实有很多问题,但这并不影响我毫无保留地爱它,为它自豪”,诸如这类的话,只要是受过教育的正常人,谁不会说呢?况且,爱国难道只是说出来的吗?若这样的话,谁都可以成为爱国英雄?要知道,谁不会说爱国这两个字呢?哪怕是哑巴,依然可以手语,乃至写字。这样下去,估计古往今来的真正爱国贼都一下子成了爱国的代表,因为恰恰是这样的人,最喜欢天天大谈爱国,最喜欢以爱国的名义行事,甚至屠杀那些真正的爱国者。君莫忘,戊戌六君子的鲜血依旧飘洒在北京城;君莫忘,鉴湖女侠秋瑾的赤子情怀却被当作叛徒;君莫忘,那些屠杀真正爱国者的晚晴权贵却整天一面高唱爱国一面“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作为个人来说,我曾经不仅是一个如郭敬明所描写的那种人,更是其中近乎偏激的一份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小时候看过大量弘扬中国社会主义革命、歌颂伟大领袖的电影和电视剧,甚至有的电影和电视剧,如《地雷战》、《地道战》、《红星闪闪放光彩》、《长征》、《井冈山》、《延安》、《恰同学少年》,不知道看过多少遍,而且每次看的时候,那种存在于内心的热情依旧不减。

自小学始,我便和奶奶一起生活。奶奶是一个典型的毛泽东时代的妇女,受了一辈子的苦,可是始终把毛泽东奉若神明,当作千百年难一遇的真命天子,非寻常人所能比拟,乃天上的星宿下凡。不管是她亲身经历的大饥荒,还是暗无天日的文革,非但丝毫不能减轻她对毛泽东的迷信,相反她还认为这些罪恶是下面干部乱搞弄出来的,而她心中的毛主席只是被欺骗的。若干年后,等我渐渐长大一些,经过大量的课外阅读和时常的内心思考,我已经有个基本的价值判断,自然是绝对不能接受奶奶的那种顽固观念。于是,在我记忆中,我曾有过几次试图告诉奶奶那段历史的有限真相,以期破除她对毛泽东的迷信。几次论战下来,不管我花费多大口舌,甚至还以身边长辈的迫害经历为例,可是始终一点作用也没有。慢慢的,我想通的,何必要去告诉一位老人一段足以打破内心美好想象的真相呢?既然她对毛泽东的迷信早已深入内心,且自以为乐,那就让她继续保留下去,这样至少还会有一份期望,凡正她的想法丝毫不会影响历史的公断。

奶奶的想法,于小时候的我,肯定会有些影响,又加上那些又红又专的电影和电视剧,我想不成为毛泽东的粉丝,估计都困难。先是成为毛泽东的粉丝,进而成为所有革命者的粉丝。今天的我,丝毫不怀疑,倘若把小时候的我放入文革那个大环境中,肯定是一位小红卫兵,又红又专,甚至会经常跟着造反派后面屁颠屁颠,镇压所谓的反革命,说不定还会留下一些罪孽,因为雷锋叔叔教导我们,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又加上革命的暴力教育,很有可能我就变成一个无人性的残酷分子。

除此之外,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学校图书室终于对外开放。课外时间颇多的我,午睡又睡不着,闲来无聊,就去图书室一逛,发现一大堆所谓四大伟人、十大元帅的传记,全是青少年读本。于是,我欣然办证,马上借来一册,头靠在桌子上,书放在腿上,一页一页地翻。阅读速度想来极快的我,马上展现出阅读天赋,一个中午就是一本书,而且大多数内容可以记下来,连当时的图书室管理员都感到吃惊,你这个小孩怎么看书这么快!想法简单的我,很少去想书背后的深意,只是一味地接受书上所宣传的丰功伟绩,有的时候,似乎还有点陶醉于其中的样子。

那时候的我,中毒颇深,接近我奶奶的状态。不同的是,奶奶是大人,需要按社会规矩生活,而我乃一个小孩,可以天天和一群同龄人嬉闹。在与身边伙伴接触时,发现有我这种想法的人,自然不少,只是远远没有我那么专注,而且也不深以为然。我所奉为神圣伟大的人,有时对于他们之间的大多数人而言,似乎可有可无。好胜心强的我,那里能允许这种行为,肯定要和那些人理论一番。那时候我所用的言辞,随岁月逝去,已经不记得,可是今天看来,不管是什么,都极其滑稽。你想想,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不去和大家继续玩耍,竟然脸红脖子粗地去争论这些应该是成年人关注的问题,甚至还差点大打出手,可笑否?荒唐否?

小孩应该生活在一个充满游戏、动画片、音乐的环境下,而不是过早接触这些东西,背负本不该承担也无法承担的思想包袱。一位多年同学兼挚友曾戏称自己的青少年时代被狗吃了,此话于我真是心有戚戚焉。我的情况虽不一样,可是,至少可以说,我的童年、少年生活中,有一部分完全被狗吃了。

进入初中后,在小学阅读的基础之上,我时不时还会去阅读一些有关吹捧中国革命、伟人、雷锋的书籍,不过依旧仅仅停留于故事层面,未有丝毫迈进。在读书的过程中,每当共产党大胜敌人,我都会激动不已,倘若有共产党员被敌人残酷杀害了,则是难受半天。

蒙昧无知的我,在接受了这些教育后,产生许多让今日的我大跌眼镜的偏激想法。除了高中时期有些许觉醒后,在较长的时间内,我会比较赞成许多愤青的主张,心想应该用血的教训来报复日本人,幻想武力一统台湾,巴不得全世界都臣服在中国的脚下。痴迷于大唐盛世,激动于蒙古铁骑横扫欧洲,那时的我真是一个不打折的民族主义者。

对于党和政府,我基本上是全盘接受,甚至还为《复兴之路》里面的一句“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的评价兴奋不已,心想祖国真是越来越好。每逢在报纸上看到国家领导人一副勤勉为民的样子,特别是看到那位当朝首辅多次在国人面前深情流泪,内心更是打不住的感动,几近哽咽,就差没有嚎啕大哭。

这就是曾经我的一部分缩影,现在写出来,只想告诉人们,在中国这种教育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很容易成为一个如郭敬明所描述的人,乃至成为一个偏激的民族主义者。

现在回想起来,过去的各种偏激,固然十分可笑,可是反过来看,这又没什么,毕竟在我们这个国家,谁不曾又红又专?要知道,自小而大的教育,谁没有被社会欺骗过?因此,曾经有过又红又专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长大后,还陷入其中,尤其悲剧的是,一些媒体还在试图借机鼓吹又红又专。

    进入专题: 又红又专   郭敬明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735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