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钓岛风波几时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79 次 更新时间:2012-09-11 22:44:15

进入专题: 钓鱼岛  

田飞龙 (进入专栏)  

  

  终于等到了各自的最后措施, 日本的国有化与中国的领海基线划定. 两个恩怨久远的东亚民族终于抵达了各自立场的终端. 这多少有些不幸. 我一直以为中日政治家会有法德那样的气魄与眼光来推进区域整合, 今日来看时机严重不成熟. 其实日本政治家中也不乏睿智之人, 如前首相鸠山由纪夫, 我曾撰文《政治家与主权意识》(http://www.sinoss.net/2010/0606/22641.html)对其予以肯定.今日野田之行径为不明不智之举, 其所判断的国际形势存在根本失误: (1) 美国立场: 基于全球稳定的需要, 以及美国与中国间战略利益的扩大和美国在全球领导权上对中国的依赖度深化, 美国不可能单方面支持日本, 而至多作为中立调停者出现; (2) 中国国内政治稳定性: 尽管出现了较为严重的政治事件, 但这在新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 是转型中政治在权力更替时的正常现象, 未必构成政治危机的严重预兆, 日本的挑衅不是激化中国内变, 而是促其团结对外, 因为无论民主转型与否, 中国领导层的民族责任伦理一以贯之; (3) 两岸关系: 共同危机历来是共和国深化认同与政治建构的必要背景, 日本此举反而会在心理上甚至面对外部危机时的协同举措上拉近两岸关系, 血浓于水的亲缘关系有可能在危机中击穿层层政治与历史隔膜, 中华民族总是在危机中经受考验, 变得更成熟, 更坚强; (4) 解放军战力: 尽管存在某些不对称的技术性比对以及对承平日久的军队战力的质疑, 但中国的国防现代化成果及优选军种的宽厚社会基础不容忽视, 更重要的是士气与荣誉问题, 日军亦承平日久, 武士道精神未必能够重振, 其军事传统未必能够焕发, 这些变数应为日本政治家所倍加当心; (5) 选票政治与对外冒险: 依靠对外冒险来聚敛国内选票是危险之举, 易于遭受重大挫折, 在这一点上, 丹羽大使要比野田首相理性得多.

  各自亮明底线立场之后, 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单方面国家行为无法有效解决此类主权争议. 可以想见, 野田的政治前途很可能葬送于此, 但后续政治家已被前任逼至极点, 回旋余地亦不大. 展望未来情势, 日方亦不敢于钓岛上派驻军队甚至警察, 中方则会适度突破克制传统, 进行更为严厉的常态化海域监察和岛屿管理. 自今日起, 已经不是中国民间与日本官方的对抗, 而是中国政府与日本政府运用各自执法力量在争议岛屿与海域的"猫鼠游戏". 对此我亦曾撰文呼吁《从民间行动到官方维权》(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0916/11/2687579_54057621.shtml) ,今大致可以实现. 如此看来, 民间持续之保钓运动在推动政府落实主权维权方面甚有功勋.

  昨天逛书店专门买了一本丹羽大使的<<新日本开国论>>. 因钓岛之争, 我个人忽然对日本历史\文化与政治颇感兴趣, 深觉此次风波乃两个东亚民族大时空\长距离之历史角力的一个缩影. 在古代, 双方尽管偶有冲突, 但大体在中华文化体系内各归其位, 更是在中国盛世之时出现了"遣唐使模式" ,而对日本之文明开化居功至伟. 在近现代赛跑中, 日本藉"兰学"基础和边缘灵活性而"脱亚入欧" , 藉武士道与天皇信仰而成就勇武之军国精神, 一时崛起, 威逼东方, 震烁世界, 但其于技术上的陡然"暴发"并不能弥补其文明涵养上的错位断裂, 更无法独立整合东亚, 其"大东亚共荣圈模式" 建立在排斥该区域主体国家中国的前提之下, 以种族解放之表面呼吁行仿效西方之民族征服之实, 遂遭该区域国家之集体唾弃与抵抗, 终于失败. 今者日本右翼仍温其独霸东亚之迷梦, 其悲剧性处境在于: (1) 美日安保体系重心在美, 日本主权实质受限, 无法形成独立可执行的国际战略, 此为其新崛起的最大障碍却不自觉, 个别萌生"脱欧入亚"之睿见的政治家反遭狙杀; (2) 区域体系内, 中国之崛起已具形貌, 与日本之现代化差距为历史最小, 中华民族之灭族危险亦为历史最小, 且中国的区域领导权逐步成形, 即使在国际层面, 与美国缠斗之外亦有共领世界的某种深层默契, 此为美日关系之单纯遏制中国面向的功利取向所不可比拟者. 长远来看, 中日区域解困, 解消美国之外部干涉, 当以中日为主体的新区域领导权架构为基础. 短期来看, 中国也当不惧斗争, 纵横捭阖, 软硬兼施, 予日本右翼抬头势力以政治重创, 从而开启和解与共建之真正的东亚和平.

  王霸道杂之, 这是帝国治理的本质, 美国如此, 中国古代亦如此, 今于危机中, 中国尤可用之, 当无大碍也!

  

  (2012年9月11日上午于北航高研院教师办公室)

进入 田飞龙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钓鱼岛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724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