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秉文:诺奖“时间一致性”对社保理论的贡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604 次 更新时间:2005-02-13 19:56:29

进入专题: 社保  

郑秉文 (进入专栏)  

  

  【摘要】 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普雷斯科特从对欧美之间劳动供给差异性的研究中得出结论认为,它们主要是由税收政策差异性导致的;从这项研究出发,进而延伸到对社会保障制度财政可持续性的研究上来,认为,现收现付制不利于激励劳动供给,不能解决资金出路问题;而积累制的强行性储蓄特征克服了“时间不一致性”难题,边际税率的引入可以解决其财政支付能力问题。本文在对税收政策对经济影响的作用所产生的理论争议进行了评述之后,认为从“时间一致性”角度对社会保障制度重新审视是方法论上的创新,改变了对诸如社会公平等经济学的传统思维定势,拓展了宏观经济学对社会保障的研究视野,对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具有重要的启示。

  

  【关键词】 社会保障改革 边际分析 劳动供给 个人账户 诺贝尔经济学奖

  

  2004年11月11日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个殊荣是由芬恩·基德兰德和爱德华·普雷斯科特来分享。据诺奖评审委员会介绍,这两位学者之所以获此殊荣,主要是因为他们在1977年和1982年分别合作发表的两篇学术论文中做出了两个重要贡献:一是通过对宏观经济政策运用中“时间一致性”的研究,为经济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的实际有效运用提供了思路;二是在对商业周期的研究中,通过对引起商业周期波动的各种因素和各因素间相互关系的分析,使人们对于这一现象的认识更加深入,并为开展更广泛的研究提供了基础。

  

  其实,普雷斯科特不仅仅在诸如商业周期、经济发展、一般均衡理论等方面为经济学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而且,他在社会保障理论方面也是一位非常重要的经济学家,对社会保障理论有深入的研究。

  

  一、欧美劳动供给差异性对税收政策作用的诠释

  

  1,一个有趣的现象:欧美劳动供给差异性很大

  

  普雷斯科特是从探讨影响欧美劳动供给的税收问题开始进而对社会保障理论提出了一些重大的理论问题。无意之中,普雷斯科特在研究商业周期的过程中发现了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美国人工作的时间比欧洲人多出将近一半左右,但在1970年代的时候却不是这样,那时正相反,美国人工作的时间少于法国人。

  

  这个奇怪的现象促使普雷斯科特绕有兴趣的进一步收集资料和寻找答案,在经过对德国和意大利的比较研究之后,发现结果也是这样;进而对英国、加拿大和日本发掘的资料中也看到了几乎是相同的结果。在综合了OECD和联合国的相关资料以后发现,美国与法、德、意、英、加、日、这6个国家比较起来,在1993-96年和1970-74年这两个时期中的产出、劳动供给和生产率等指标有如下一些十分令人感兴趣的特征(请见表1):

  

  第一,1993-1996年日本和美国的劳动供给即每人工作小时(人均工时)的数量远远高于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加拿大和英国处于中间地位;

  

  第二,美国人均产出大约比欧洲国家始终高出30-40%左右[1],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第三,但从表1中可以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对人均产出的这种差异性只能用人均工时的差异性来解释,他们之间基本是成正相关的,而不能用生产率的差异性来解释:美国每工时的产出即生产率并不是最高的,例如法国生产率就比美国高出10%而其人均工时几乎却是最低的;德国生产率几乎与美国相同但人均产出和人均工时却低得很多;日本的情况最糟:人均工时最高甚至比美国还高,但生产率却最低甚至比欧美任何一个国家都低;

  

  第四,70年代的数据显示,美国与其它国家之间的差异不在于人均产出,与90年代相比这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欧洲大约还是美国的70%左右;

  

  第五,70年代的不同之处在于,欧洲人均产出虽然还是比美国低,但其原因绝不是像90年代那样由较低的人均工时造成的,而是由较低的生产率造成的;

  

  第六,除了意大利是个特殊情况之外,英国、德国和法国的人均工时都高出美国许多,就是说,70年代欧洲人在市场上工作的时间比美国人多;90年代正相反,美国人比欧洲人工作得多;

  

  第七,“劳动供给”是指15-64岁在市场部门每人工作小时的数量即人均工时。那么,为什么不同国家劳动供给的差异性如此之大?不同历史阶段的劳动供给为什么会发生相反的变化?70年代与90年代相比,美国和欧洲的劳动供给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变化,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表1:1993-96年和1970-74年七国诸多指标比较

  

  时期

   国家

   假定美国为100

   劳动供给(注)

   差距

  

  (预测供给减实际供给)

   预测因素

  

  人均产出

   人均工时

   产出/工时

   实际供给

   预测供给

   税率

   消费/产出

  

  1993-96年

   德国

   74

   75

   99

   19.3

   19.5

   0.2

   0.59

   0.74

  

  法国

   74

   68

   110

   17.5

   19.5

   2.0

   0.59

   0.74

  

  意大利

   57

   64

   90

   16.5

   18.8

   2.3

   0.64

   0.69

  

  加拿大

   79

   88

   89

   22.9

   21.3

   -1.6

   0.52

   0.77

  

  英国

   67

   88

   76

   22.8

   22.8

   0

   0.44

   0.83

  

  日本

   78

   104

   74

   27.0

   29.0

   2.0

   0.37

   0.68

  

  美国

   100

   100

   100

   25.9

   24.6

   -1.3

   0.40

   0.81

  

  1970-74年

   德国

   75

   105

   72

   24.6

   24.6

   0

   0.52

   0.66

  

  法国

   77

   105

   74

   24.4

   25.4

   1.0

   0.49

   0.66

  

  意大利

   53

   82

   65

   19.2

   28.3

   9.1

   0.41

   0.66

  

  加拿大

   86

   94

   91

   22.2

   25.6

   3.4

   0.44

   0.72

  

  英国

   68

   110

   62

   25.9

   24.0

   -1.9

   0.45

   0.77

  

  日本

   62

   127

   49

   29.8

   35.8

   6.0

   0.25

   0.60

  

  美国

   100

   100

   100

   23.5

   26.4

   2.9

   0.40

   0.74

  

  注:“劳动供给”是指16-64岁的人均工时。

  

  资料来源: Prescott, Edward C. (July 2004), Why do Americans Work So Much More Than Europeans?.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Minneapolis Quarterly Review, Vol.28, No.1, July, p.3 and 7. 根据Table 1和Table2制作。

  

  2,税率对劳动供给发生作用

  

  经过研究,普雷斯科特发现,对劳动市场发挥作用甚至决定性作用的因素之一是税制,即在劳动供给发生如此重大变化这个现象的背后,可能在相当大程度上是税率变动的结果驱使的。

  

  在表1的右侧显示了劳动供给与税率变动之间的相互关系:1993-96年欧洲大陆国家的税率比1970-74年提高了很大幅度,与美国相比,欧洲大陆堪称是高税收国家,他们几乎无一例外地都在0.52以上,意大利高达0.64。于是,劳动供给的预测值与实际值之间的差距就非常接近,平均起来也就是每周相差1-2个小时左右;这是由于高税收压抑劳动供给激励的结果造成的;假设,如果他们延长工作时间并能够额外多提供100欧元产出的话,但却只能额外多得40欧元的消费,近60欧元都直接或间接地纳税了,于是,劳动供给就自然很低:从表1看出,德国、法国和意大利这三个国家税率最高,劳动供给所以就最低。但是比较起来,在1970-74年由于税率很低,均在0.52以下,所以劳动供给就必然较高,劳动的实际供给与预测供给之间的差距也就自然很小。当时的例外只有意大利和日本,他们的税率虽然最低,但供给也是最低的,实际供给与预测供给之间的差距也最大。根据普雷斯科特的研究,这些“例外”主要不是由于税率导致的,而是其它一些的原因的结果,例如,意大利是主要社会稳定问题和卡特尔主义等因素打破了劳动供给均衡所造成的;而日本的“例外”则是由于统计方面出了问题。

  

  普雷斯科特认为,既然欧美之间的税率是可比的,那么劳动供给就也具有可比性,因为从总体上来看,欧美之间并没有什么其它根本的特质差异性,他们之间的人口也没有什么其它更为明显的差异性。由此,普雷斯科特认为,欧美之间劳动供给上存在的巨大差异性主要是由税率的差异性造成的,它进而对劳动市场的正常运行和社会保障体系中失业津贴的性质等许多方面都带来了某种“制度约束”。

  

  3,税制对福利收益具有影响作用

  

  那么,如何解释美国的现象呢?美国在1970-74年和1993-96年这两个时期的“劳动收入税率”都是40%,没有任何变化,更没降低,但劳动供给却增加了10%左右[2]。普列斯科特为此对这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进行了更为深入的研究;他发现,这个奇怪的现象主要是由家庭主妇参与市场的结果导致的;而家庭主妇参与市场的激励主要来自1986年美国税制改革;这次税制改革的结果很可能导致她们走进市场后降低了家庭的实际边际税率,从而促进了家庭从单职工向双职工的转变,进而增加了美国的劳动供给。

  

  之所以说美国单职工家庭向双职工家庭的转变很可能是1993-96年边际税率低于1970-74年所导致的结果,是因为1972年的边际税率事实上要远远高于1994年(请见表2)。

  

  表2:美国税制改革对家庭劳动供给的影响(二人家庭为例)

  

  2个阶段

   家庭职工的人数

   假定增加的数量

   假设的劳动收入税率

  

  劳动收入

   税收

   平均

   边际

  

  改革前:

  

  (1970-74年)

   1

   10%

   1.3%

   13.0%

   20.0%

  

  2

   20%

   5.3%

   26.5%

   40.0%

  

  改革后:

  

  (1993-96年)

   1

   10%

   1.5%

   10.0%

   20.0%

  

  2

   20%

   2.6%

   13.0%

   20.0%

  

  

  资料来源:Edward C. Prescott (July 2004), Why do Americans Work So Much More Than Europeans?.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Minneapolis Quarterly Review, Vol.28, No.1, July, p.8. Table 3.

  

  普雷斯科特在借用了包括费尔德斯坦在内许多经济学家的研究成果基础上,进一步明确提出(请见表2),美国1986年改革之前单职工家庭增加工时后其额外劳动收入的边际税率是20%;但如果家庭主妇也参与市场成为双职工家庭的话,额外增加的劳动收入边际税率就有可能是40%,于是劳动供给的积极性受到压抑;在1986年改革后的1993-96年,单职工的税率与改革前没有什么变化,还是20%,但双职工家庭的边际税率却可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即有可能降到了20%,而不是70年代的40%了,这就大大刺激了双职工家庭比例的增加。

  

  “福利收益”是指当前和未来任何时期消费比例的绝对提高但同时家庭不受任何政策变化影响的一种状态,即所谓的“终生消费等式”。从理论上讲,税率越高的国家,降低边际税率后获得的福利收益就越大。因此,在欧洲高税收国家,削减劳动收入边际税率所增加的福利收益是很大的。假设法国将劳动收入所得税率从60%减少到美国的40%的水平,在“终生消费等式”里法国的“福利收益”就会提高19%,这对福利收益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数字了。这个测量办法考虑到了税制改革以后休闲时间减少的因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郑秉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社保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71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