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奇:“重中之重”越来越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7 次 更新时间:2012-09-04 09:52:54

进入专题: 三农问题  

刘奇 (进入专栏)  

  

  党中央、国务院把“三农”工作放在全党、全国和全部工作“重中之重”的位置。“重中之重”,一个在汉语词汇里已达极点的程度表述,旨在警世,意在醒世!“三农”问题的根本就是对农业文明的继承和发展问题。在工业文明、城市文明、外来文明不断挤压农业文明的现实社会,我们务必深刻领悟,农业文明不是最落后、最腐朽、最该抛弃的文明,它更不是工业文明、城市文明的对立物,它是与工业文明、城市文明并行不悖的一种文明形态。在发展工业文明、城市文明的同时,决不能以牺牲农业文明为代价。全社会都应树立一个理念,只有农业文明才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本文明,没有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城市文明都将毫无意义。失去农业文明的“文明”,是可怕的“文明”,很可能也是灾难性的“文明”。在强势文明视农业文明为拦路虎,以泰山压顶之势挤兑它、摧残它、吞噬它之时,“重中之重”更显得越来越重!

    

  从当今世界格局看:粮食“武器化”,种子“殖民化”,竞争农业化

  

  基辛格于上个世纪70年代就曾预言: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货币,谁就控制了世界;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实际上,当今世界粮食已经被“武器化”了,农产品也相应被“武器化”了。基辛格的粮食控制论应该是“粮食武器化”最经典的表述。自古以来,粮食等主要农产品都是商人囤积居奇的投机品。垄断粮食等农产品,既可以牟取暴利,也可以控制人或者伤害人。二战以后,西方国家正是根据基辛格“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所有的人”的战略思想,制定了“粮食武器化”战略,在多个方面做了充分准备。发展中国家谁不听话,就不给谁饭吃,以此巩固世界霸权地位。美国过去有1亿多吨玉米出口,2008年以来大上乙醇加工企业,玉米一粒不出口,导致墨西哥等国家粮食供应链顷刻断裂,国人恐慌。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战略布局已进入到中国最核心的粮仓部位,美国农业部已分别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沈阳设立五个农业贸易处,并可能还将继续扩大。这是从国家层面加强占领中国农产品市场的兵力布局。孟山都、杜邦等一些经营农产品的跨国公司也在加紧步伐攻城略地,抢占中国农产品市场。中国三大肉产品加工集团中,雨润、双汇已被全部买下,宝迪正在谈判,并且他们还步步为营,大量收购猪、鸡等大型养殖场。农产品已经成为美国像美元一样控制其他国家的重要手段,他们已拥有诸多优势,他们是最大的粮食出口国,世界四大粮商前三大在美国,最先进的以转基因技术为代表的生物技术也在美国。作为最原始、最传统的农产品,一旦被“武器化”,它将成为最先进的现代武器攻无不克。

  当今世界的竞争主要是新能源技术、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三大前沿科技的竞争,而中美竞争的焦点主要集中在生物技术上,生物技术在今天最广泛、最直接的应用就是农业领域。特别是转基因技术已成为生物技术角逐的主战场。西方强国利用转基因等技术进行的种子革命,不仅仅是为了增加农作物的产量,更重要的是为控制他国自有的种子资源,并形成对其商品种子的永久性依赖。一旦一国的种子依赖他国或被他国控制,粮食等农产品安全、甚至食物主权便无从谈起。在这方面,美国深谋远虑。我国加入WTO以来的几年间,大豆及其产业基本美国化了,据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协会数据,2009年中国大豆进口量达到4255.2万吨,其中从美国进口量占51.3%,中国有4000多万大豆种植者面临失业和生存危机,主产区的大豆加工企业全面瘫痪。广西玉米种子正在加速美国化和转基因化,东北玉米种植已基本沦陷,被美国占领。棉花种子约20%左右的份额也被美国种子占领,且每年以10%的速度扩大,同时还在向水稻、小麦、土豆等品种延伸。中国最大的蔬菜基地山东寿光的蔬菜种子90%以上为外企控制。中国种业正在一步一步被“殖民化”,一旦种业被全面殖民化,人家让你吃什么品质的东西,你只能吃什么品质的。给你多少吃,你只能吃多少。这可能比1840年鸦片输入中国的速度不知快多少倍,容易多少倍,也不知危险多少倍!有专家预言,在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农业将成为中国和美国进行国际竞争的最终竞技场。不难看出,人类社会的竞争,最终又回到了农业这个维持基本生存的原点。中国的种业必须迅速上升为国家战略、国家理念、国家意志的层面加快建设步伐。未来社会,说种业是关系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生死存亡的大事,并非危言耸听。

  

  从中国农业现状看:要素流失,环境恶化,能力疲软

    

  当今世界,有五分之一的国家缺粮,六分之一的人喊饿,11亿人吃不饱饭,1亿中国人营养不足。就中国而言,农产品产量仍然不稳,由于投入不足,工程措施滞后,旱涝保收面积不足一半,总体上“靠天收”的局面没有发生根本改变,一遇灾年,农产品减产的可能性随时都会发生。目前,我国人均粮食占有量只有700多斤,早在1000多年前的唐朝天宝年间人均占有粮食就已达到这个水平。而当时只有人吃粮,动物吃草不吃粮。今天不仅人要吃粮,动物要吃粮,机器也要吃粮。一面是粮食无限需求,一面却是耕地大量流失。改革开放以来,全国耕地锐减了近3亿亩。为此,中央一再敲响警钟,要确保18亿亩耕地红线。但是,“钟照敲,线照闯”的现象十分普遍。耕地锐减,且减的都是好地。为应对国家占补平衡政策,所谓开发出的新耕地,大都在交通闭塞、气候水土条件很差的地方,即便面积补上了,但农产品产出率也会大受影响。城市急剧扩张,全国城市蔬菜自给率已下降到不足30%。北京郊区菜地已由17万亩减少到几千亩,蔬菜自给率已不足10%。杭州种菜面积每年都以10%的速度在递减。人们要吃粮,也要吃菜。今天不少人对粮肉菜的需求结构已由过去的8∶1∶1变为4∶3∶3。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时代,菜比粮显得更不可或缺,更具敏感性。

  在“金融为王”的当今时代,支撑农业发展的资金奇缺,农村大量的闲散资金被金融机构抽走用于城市和工业发展,三农贷款问题一直乏人问津,国有金融机构只在全国几万个乡镇中搞几百个乡村银行做做样子,农业嗷嗷待哺的资金饥渴症丝毫没有缓解。

    农业科技仍然比较落后,我国科技贡献率不到50%,发达国家都在70%-80%以上。2009年,我国投入农业的科研经费为21亿元人民币,而美国孟山都一家公司投入的科研经费就高达8亿多美元。中国和美国在农业科研方面巨大的投入差距由此可见一斑。

  现在农村的人口结构是“两头在乡”,老的和小的,即所谓的“386199”部队。过去种粮的变成了吃粮的,有2.5亿劳动力改变了职业;过去吃粮的变成了吃肉的,肉都是要靠粮来转化。劳动力大量流失,而且是单向道地流向城市、流向发达地区。传统的中国社会,从乡村走出去的人,无论当官还是经商,大都叶落归根,衣锦还乡、告老还乡,在乡村定居,不同程度上促进了农村的发展。包括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上山下乡”运动,2000多万知青也给农村发展带来了外部文明。这些从城市流向乡村的精英,塑造着乡村的主流话语,导引着乡村的道德走向,提振着乡村的人文精神,维系着乡村文明的薪火相传。今天,农村成了人才的“播种机”,而城市成了人才的“收割机”。不论是从政从商,还是就学务工,出去了就再也不愿回来。人才资源极度匮乏,有些地方几近枯竭。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工资少得可怜。公元1000年时,北宋都城汴京一个民工一年的收入可购买的大米数量,如果按照2009年的粮价折算相当于3200美元,正好等于2008年我们人均GDP。历史前进了1008年,农民工的收入不升反而下降了许多倍。同时,巨大的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使农民无心务农。

  我国现有2亿多亩耕地受到污染,1996年到2006年间,中国氮肥和磷肥施用量同比增幅为40%和60%,农药使用量则同比上涨了80%。水污染更为严重。据调查,我国只有3%的城市水源基本清洁,97%的城市水源受到污染,其中严重污染的占64%。有专家研究,有效治理深层污染需要上千年的时间。乡村田野流淌的大小河沟,污染程度更是触目惊心,臭气熏天、鱼虾绝迹的现象为数不少。用这样的水质灌溉农田,生产出的农产品可想而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微生物学教授弗兰克·芬纳最近预言,地球将无法承受人类的“人口大爆炸”和“无节制的浪费”等行为,人类将在100年后灭绝,这似乎是耸人听闻,但如果我们如此放任下去,后果必将由我们自己承担。

  国家近年治理大江大河成效显著,但由于缺乏投入,中小农田水利基础设施不仅没有发展,还很多处于病险状态,在中小农田基础设施建设上,我们现在基本上还在吃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老本。当前,极端异常气候发生次数越来越多,程度越来越深。或违反时令,突如其来;或大涝大旱,登峰造极;或集于一点,摧毁万物。有专家调查,全国类似舟曲易发泥石流的地方有1.6万个,2010年地质灾害比过去扩大了十几倍。加之不可预测的怪现象,如没来由突然发生的病虫害等。凡此种种,大自然都在向人类发出警告,不保护环境,农业发展将陷入困境,陶醉在工业文明、城市文明之中的人类,不要觉得现在衣食无忧,大家随时可能没饭吃!

  不少人只以经济效益的眼光,从农业仅占GDP10%左右的角度看问题,把农业置于脑后。美国农业占GDP不足2%,日本农业占GDP不足5%,人家同样把农业放在重要位置。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农业哪怕只占1%的份额,也马虎不得,懈怠不得,小视不得。简言之,不论农业在一国GDP中占多大份额,它在发展的天平上永远都应处于分量最重的那一侧。

  

  从现代农业的多功能性看:开发不足,彰显乏力,特色日萎

  

  今天的农业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简单的“吃饭产业”,农业之于政治、经济、社会都具有重大意义。农业不仅能够保障粮食供给,提供多种农副产品,促进农民就业增收,而且还具有推进工业化进程、缓解能源危机、推动以生物质产业为主导的产业革命、保护生态环境、传承历史文化等多种功能。

  一是日益强化的食物保障功能。我国人口众多,解决好吃饭问题始终是农业最重要、最基本的任务。随着人口增加和生活改善,对食物数量的需求持续增长,对品种的要求不断增多,对质量的追求日益提高,既要吃饱又要吃好,更要吃出营养和健康,农业的食物保障功能日益强化。吃菜怕毒素,吃肉怕色素,吃鱼怕激素,一日三餐已经把人搞得晕头转向、疑虑重重。“谁能告诉我,究竟吃什么”已成社会流行病。农业作为基础产业,其食物保障功能永远都是摆在第一位的基本功能。

  二是前景广阔的原料供给功能。不光人在吃粮,动物在吃粮,现在机器正张开血盆大口与人和动物争粮。1961-2007年,世界人口增加了1倍,粮食产量增加了2倍,但2007年却有8亿人没饭吃,现在是11亿人没饭吃。从目前来看,世界粮食总量供给人吃的还不到一半,大部分用于了动物饲料和工业原料,尤其是能源。汽车加满一箱燃料乙醇,需要200公斤玉米才能生产出来,差不多是一个人一年的口粮。今天的生产生活用具,小到牙具、板凳,大到汽车、飞机零部件,都可以用粮食生产,美国已经可以用玉米生产出2000多种生产生活用品。工业对粮食的需求无限增加,而供给却是有限度的。

  三是不断拓展的就业收入功能。农业就业收入功能,是农业传统功能之一,为农民提供了基本的社会保障。在新的发展阶段,在工业化、城市化和农业现代化等多种力量的综合促动下,农业产业链条正从一产向二、三产业延伸,就业空间大大拓展,农民收入大大增加;科技、资本、土地等要素投入的集约化,使农业收入增长方式转变、可持续性增强;农业产业体系逐步健全,农业就业收入的渠道不断拓展;城乡、工农之间交融联动发展,为农业就业和收入增长增添新的动力。

  四是修复环境的生态保育功能。农业是自然再生产和经济再生产相互交织的产业,这是农业区别于其他产业的本质特征。而二、三产业对环境破坏显而易见,只有作为第一产业的农业才具有对被破坏的环境予以修复和对尚未破坏的环境予以保育的独特功能。农业生产是人类利用自然规律满足自身需要的活动,对农业生产的合理利用丝毫无损于农业的生态保育功能,农业生态系统与整个环境存在着天然的协同作用。这种利用与保护相结合的体系,是一种新的生态平衡,它最有生命力,对人类的生存和自然的发展相互有利。

  五是正在崛起的旅游休闲功能。旅游休闲观光农业在实践发展中逐渐显示其多重特点,主要有生产性、季节性、观赏性、体验性、文化性、差异性和多功能性等七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三农问题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702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