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媒体札记:天降神兵,誓摸“老虎屁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07 次 更新时间:2012-09-03 21:22

进入专题: 微博   公信力   次生灾害  

徐达内  

天降神兵新华社——在一场针对解放军正团级政委方大国的“人民战争”中,这家中央级媒体提供了最有杀伤力的炮弹。

周六(编者注:2012年9月1日)晚间8时许,凤凰网将《非洲籍目击乘客:方大国捏住空姐手臂》一举推向首页头条,腾讯微博在热门话题榜首高呼“大逆转!@新华社采访到目击者,指方大国曾捏住空姐手臂”,扬眉吐气的网民们简直是在奔走相告——国家通讯社的“中国网事”栏目以一种“不信邪”的姿态,把那位被指控殴打空姐的越秀区委常委、武装部政委方大国,以及他的宣传部同僚们逼回了墙角。

说起来,是他们在前一天“自不量力”试图防守反击。在引发“军官霸道”和“禁止报道”这样的双重愤懑后,越秀区委宣传部在周五晚9时许通过大洋网等广东门户发出声明:“经初步调查,8月29日下午16时50分,方大国一家三口乘坐南航CZ3874航班从合肥飞广州,由于登机较晚,就行李放置与空姐发生冲突,其家属与空姐发生拉扯,方大国未殴打空姐。航班抵穗后,双方到机场派出所进行调查和调解处理,方大国及其家属主动向对方表示了歉意。另据了解,事发当晚没有发生‘军车威胁当事人’的情况。目前双方已达成和解。”

这并不出乎一些观察者的预料,他们早从那位当事空姐的“接受道歉”微博中预料到事情将会在组织出面调解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过,完全否认方政委曾经动手的这个口径还是激怒了守候在电脑屏幕前的人们,他们就算承认飞机降落广州后那辆军车只是按计划前来接机,但也要为“公车私用”讨个说法。

当然,更多的声音干脆认定这场来自越秀区官员内部的调查根本就是“官官相护”。拥有将近千万关注者的昔日军人任志强在新浪微博怒斥:“难道又是空姐自残并造谣?一个上校常委连老婆打人都管不住,还能管军队,这种谎言骗得了民众吗”;中山大学博导郭巍青反问“调查应由警方进行,结论由警方公布,越秀区应该避嫌。这才是法治社会。否则为什么不是南航宣传部公布调查结论呢”;而最能表达围观者失望心酸的还是那些自嘲:“请空姐@花Money买毛豆出来跟上校道歉”、“没说是空姐打军官就不错啦!”

这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场越秀区独自对垒全国舆论的攻防战,他的对手不仅是同仇敌忾的普通网民,还有因为被限制报道而郁闷的市场化媒体从业者,以及最重要的,其上级党委喉舌。广州日报沉默寡言不要紧,自有广东省委机关报跨级监督,在一小时后即用官方微博账号转发来自子报南方都市报的即时评论,“从空姐展示的伤痕,以及诸多在场人员提供的信息看,该调查结论仍然让人生疑。当然更重要的是,类似的冲突造成的恶劣影响,其实不在于官员是否使用暴力,而在于权力的有恃无恐,此方面的反省不能因为结论的‘非暴力’而终止。人民日报也紧接着发布代表基本立场的声明:“我们注意到广州越秀区今日公布的初步调查结果与此前相关当事人的描述有所出入,也注意到网民对此调查结果的质疑,因此希望当事人及该飞机上的其他乘客能出面讲述有关情况,以正视听。”

主将新华社更是威风八面。先是发出《公共事件不应止于私了》,挑明“无论当地政府,还是双方当事人所在单位,甚至是受理报案的派出所,均以‘相同的理由’拒绝回应、缄默不言”,更重新拿回其广东分社周四晚上被删除的那句“狠话”“以特殊理由为‘挡箭牌’,为某个‘有身份’的个人失当行为遮丑,受伤的恰恰是整个群体的形象。在自媒体时代,即使有些‘神仙’能让媒体‘集体沉默’,也总会有勇夫敢于摸一摸‘老虎屁股’。”

看来,这个解放军叔叔的“屁股”,新华社真是“吃了豹子胆,摸定了”。他们以“越秀区委版真相”称呼广州通稿,通宵号召“那班飞机上的乘客勇于说出真话”,并在0点到来时宣布收获第一条线索。周六下午4时,“中国网事”官方微博简直是迫不及待地公告天下:“感谢中非共和国留学生多班勇敢站出来。他是距离最近的观察者:一、方大国夫妇满嘴酒气;二、方大国伸手捏住了空姐的手臂,空姐大声说,我只是为你服务,你为什么是这样?三、方夫人说,‘如果没有我们,你连饭都没有的吃’。四、空姐没有动手。”

在类似瞭望杂志这样的重量级助威声中,这个新华社专门用于互联网报道的栏目在8时前发布对那位留学生的采访录音以及文字稿:“作为一个旁观者和乘客,多班说,‘我觉得整个事情,如果一开始那两口子有点礼貌,如果那个男的不动手,应该不会冲突。在我看来,是那两口子的毛病。’”

谁能说官办央媒不懂新时代的新闻规律?通过微博发布要点后4小时内的跟帖评论,已经被整理进了这篇稿件:“多班提供的细节在网上公布后,引起网民热议。有网民表示,这段陈述显然与‘越秀区版真相’差距很大。从多班的描述可以确定两点:一是,方大国夫妇当时均饮过酒;第二,方大国参与了所谓的‘拉扯’,且先动手。还有网民追问:醉酒不是不可以上飞机吗?为什么方大国夫妇满嘴酒气,又晚到,还照常登机?还有网民质疑,当晚受理报警的派出所先把方大国的夫人放了,留下了方大国和当事空姐。他们不解:按官方回应,打架的双方应该是方大国夫人和空姐,怎么在派出所当事人又成了‘方大国和空姐’呢?”

担心围观者错过最重要的一句指控,“中国网事”之后还特意为不能听目击者录音的网友补充文字稿中未有的一条细节:“多班在航班上亲眼看到方大国夫人在冲突发生后,自己故意弄伤自己的手,以造成双方打架的假相,空姐没有动手。”

幸好有新华社,幸好有互联网。南方都市报如饥似渴地转发,并发布微博评论:“满嘴酒气的方政委夫妇缘何如此嚣张,是哪些‘神仙’在庇护他们?方氏夫妇言行无状,空姐没有动手,‘越秀区版的真相’就这么一捅即破了。呼吁紧急启动对‘方大国事件’的高级别调查,公开机舱录像资料,请更多的目击者站出来还原真相。公众对真相有洁癖,方政委们请自重自省!”

管不了钦差记者,顾不上微博管制,但广东的宣传官员们至少还可以继续要求本地媒体不要转载这则新华社稿件——这种行为并不常见。好处是可以屏蔽一批只通过纸媒电视获取讯息的父老乡亲,对军方也算是个交代,但在这个新媒体无孔不入的时代,这也越来越像是掩耳盗铃,而且只会令那些多疑网民更加相信和想像黑幕。

其实,新华社也并没有把事情做绝,这篇“中国网事”未能纳入向全国报纸播发的正式电稿线路,其下属新华每日电讯迄今亦未就此事刊一字发一论。只是,外地报章不用顾忌那么多,既然有了一柄尚方宝剑,再不动手,更待何时?他们在周日挤出版面,替生活在涉军报道阴影中的南方同行承担职责。以头版宣布《一同机乘客证实方大国确实动手》,新京报配发社论《殴打空姐案:没有真相,何谈和解?》:“此前,就这起打人争议,越秀区政府曾出面‘协调’。但方大国携家带口坐飞机,并非公务行为,越秀区作为一级政府,为属官向受害人‘协调’是否合适?会不会影响公安机关的调查处理?会不会给受害人以压力……一个官员在非工作场合里,满嘴酒气,仗势欺人,对政府的公信伤害,并不是最大的。可怕的是个别政府部门不愿直面公众质疑、不愿直面真相,反以政府公信为官员的恶行‘灭火’、埋单、背书,养出了一些摸不得的老虎屁股。

在要求调查机构升级至广州市乃至省级纪检部门后,这篇获新浪搜狐腾讯凤凰昨晨同步推荐为评论头条的文章结语仿佛是在宣读判词:“法治国家里没有摸不得的老虎屁股,没有查不出的真相,没有法律管不着的官员。公众在期待一个真相:经得起当事人质询、旁观者围观的真相。公众在期待一个公道:涉嫌殴打空姐者,不因身份特殊而逃脱法律的评判。”

常年忌惮于“老虎屁股”,媒体人在微博上显得格外愤懑。所以,当央视评论员王志安声明反对“以假设为基础进行舆论审判”,强调“没看到方以军人身份欺负空姐的直接证据…就是个普通消费者和商家之间的一般冲突”时,遭到了同行们的压倒性反驳:组织化的掩饰错误,性质比个别干部犯错误严重得多!不仅要追究方个人,而且要追究掩饰错误的整个链条“事情到这一步,证人被威胁,媒体噤声,还没动用权力身份?”

所谓“组织化的掩饰错误”,就是指越秀区区委宣传部为方大国发布的那份声明,它非但没能为机舱冲突降温,反而是把舆论怒火撩拨得更加旺盛,用那位新华社记者朱玉的微博感慨来说就是:“这已经不是一个下命令不说,所有的媒体都充耳不闻的年代了。把政府的公信力与汹涌民意对抗,把所有的宝押在明知有错的一个干部身上,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所以,昨日午前,第一个提出要“摸老虎屁股”的新华社广东分社官方微博再度发声,“三问越秀区委宣传部”“一、你们果真做了全面、客观的调查吗,如果没有,为何仓促公布调查结果?二、你们是否因为调查手段不足而遭遇‘被蒙蔽’,如果是,谁在蒙蔽你们?三、你们的调查所获果真形同公布的情况吗,如果不是,这是为什么?”

@新华广东快讯似乎给了那位女部长陈晓丹一个“被蒙蔽”的台阶,但钱江晚报恐怕不想搞那么多春秋笔法,今天直接吆喝《越秀区,出来再走几步》:“在两个截然相反的调查结论面前,公众更相信谁呢?谁的可信度更高呢……跟越秀区方面相比,新华社记者与双方当事人都没有利益关系,他们更中立。越秀区只有一个调查结论,而新华社告诉公众,他们向谁作了调查。”

这份浙江报纸的评论员根本就是在挖苦奚落——“替越秀区方面想想,新华社记者的调查太叫他们为难了:越秀区用什么办法、什么材料,才能否定多班的证词呢?除非他们能证明多班与方大国曾经有过节,或者多班跟当事空姐是亲戚?据一般公认的观点,人的共同祖先约700万年前至500万年前起源于非洲,但是,要证明多班跟当事空姐的亲戚关系,这个理由稍嫌古老了一点,而且,这个理由同样能证明多班跟方大国有亲戚关系。”

“连不用仇官、怕官的外籍人士也证实方大国‘满嘴酒气’、确曾施暴,足以说明方大国殴打空姐的事实是客观存在”——重庆时报已经确信真相并不遥远,今日头条评论直斥“权力护短是二次暴力”“对于方的行径,权力本不该主动出来替他擦屁股的,甚至基于其公职身份,官方应主动回避并配合警方调查…但越秀区官方显然没有这么做。从官方出面协调来看,俨然充当着方大国的发言人。这,恐怕正是让事件变得复杂纠结的原因…方大国在飞机上殴打空姐,并不只是侵犯空姐的权利,更是威胁到了公共安全。如果越秀区官方继续充当方大国的保护伞和发言人,制造的这种话语失衡,非但会阻碍真相的调查和正义的实现,更是在透支权力的公信和损害权力的形象。”

所谓“二次施暴”,还有一种讲法叫“次生灾害”。虽然@人民日报在这轮针对方政委及越秀区的舆论监督中有些落后于@新华网,但还有人民网可用,昨晚起置顶新发评论《警惕公共事件中的“次生灾害”》:“一个是‘越秀区版真相’,一个是‘新华社版真相’,二者到底哪一个更接近事实,依然不好妄断。但从舆论反馈来看,‘越秀区版真相’显然没有服众……在许多公共事件中,有关部门因为各种原因而导致的应对失当,不仅未能将对公共事件的处理,转变为有修复公信力的契机,反而使‘处理’本身成为‘新闻’,引发‘次生灾害’。不仅让公共事件久拖不决、愈演愈烈,还会使公众和舆论的质疑矛头处置者本身,从而降低自身的信任基础,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这一现象,应该引起足够的警醒和反思。”

这篇由最高党报评论员范正伟署名的文章不仅得到新浪重点推荐,也成为东方早报今日头版标题的一部分,与“新华社三问越秀区委宣传部”共同构成雷霆之势。而这家上海媒体自发的《殴打空姐案,真相不容“拉拉扯扯”》也获凤凰网推荐在头条评论位置:“之前发生过多起乘客在飞机上威胁、殴打乘务人员的案件,当事人几乎都受到治安拘留的严惩,为什么这次,‘道歉’就成了挡箭牌,案件就可以私了…本案说到底,只是官员在非工作时间里的行为,对其或褒或贬,原本对政府公信影响不大。然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在公众的围观之下,在新华社等媒体的监督之下,政府部门却公布了与目击者完全相反的调查结果,之后再也没有及时回应质疑;受害者表示接受道歉‘和解’,据说目击证人还受到‘威胁’……公众岂能不质疑?”

《殴打空姐事件究竟谁在说谎》、《再特殊的身份也不能改写真相》、《正视官员特权对航空安全的威胁》、《原谅公民说错不许官员说谎》——事实上,在度过了一个缩减版面的周末后,广东以外的各地媒体今天多已在新华社的战鼓催促声中,加入这场面向越秀官方的围剿。虽然那位以“不沉默的大多数”作为微博名的媒体人陈默值此再度叹息舆论暴力,并发布对新华社中国网事那段采访录音所作的记录,以强调“让@李承鹏 @胡紫薇 @慕容雪村之类公知失望,现场目击者描述就是一场乘客和空姐的纠纷,没什么仗势欺人、殴打威胁之类的情节”,但在沸反盈天的激愤面前,那实在是螳臂挡车。

想来,那位女部长陈晓丹现在也应该领悟什么叫做“引火烧身”了。虽然包括新浪总编辑“老沉”在内的经验人士都提醒“把一个区宣传部长当做什么幕后军师,认为这样级别的军师就能让一省纸媒噤若寒蝉”过于幼稚,但那些不明真相的网民又能做些什么呢?他们想象并创作类似空姐被辞退、证人被威胁的情节,并对唯一可见的陈晓丹展开人肉搜索,并根据照片中的手表给她起了“表嫂”的外号——以与“表哥”陕西安监局局长杨达才相映成辉。

“出了表哥,又出了表嫂,我相信如果仔细人肉,还能搞出表叔表婶。名表店的冬天大概很快就要来了,我会为它鼓掌。官员们必须远离奢侈,以廉洁做自己的骄傲。很多官员在有钱人面前自卑,戴块名表、进出奢侈场合能让他们更自信。这是个大问题——胡锡进的感叹成为今日环球时报社评《互联网曝光在改变中国反腐格局》。这份报纸明白,公众之所以对杨达才以及陈晓丹发起针对其各种腐败的人肉搜索,起初动机就是因为“不喜欢”:“必须鼓励互联网对反腐发挥的特殊正面作用。应当让‘撞上谁谁倒霉’的监督方式自然发展一段时间,巩固它对各种腐败行动的震慑。虽然互联网的曝光也有片面的时候,但必须看到,它对腐败的抑制无疑是其对中国社会的主流贡献。

中国反腐格局在改变,舆论监督格局也在改变,对广东媒体来说,方大国事件又何尝不是对其能力和形象的“次生伤害”?广州日报下属的大洋网在整个周末都把越秀版公告放在首页,而视“中国网事”如无物;南方都市报总编辑庄慎之可以在新华社稿件中成为证人,却不能出现在自家报纸上;新快报今天转载一篇3天前人民日报的《面对质疑,有关部门需提升“回应能力”》大概已经是摸到了天花板顶端……

所以,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在劝告“越秀区:组织勿为个人错误‘埋单’”的同时,更有理由通过中国青年报专栏为网络舆论场“国家队”蹿红而高兴:“这些微博上的‘国家队’,在热点问题上秉持‘北京视角’,与地方利益、部门利益‘切割’,坚定地维护中央政府的权威和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公信力,利用新媒体扩大了主流媒体的传播力。”而按照他个人微博中的说法,“网络舆论场的‘国进民退’,‘国军’确实在努力,腾挪空间可能大于民媒,但理想的状态是官媒和民媒比翼齐飞,形成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改革合力。”

    进入专题: 微博   公信力   次生灾害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新闻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6988.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FT中文网,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