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反智的人口理论可以休矣(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0 次 更新时间:2012-08-28 19:11:03

进入专题: 计划生育  

叶檀  

  

  易贤富先生引起国人对人口问题的关注,流弊是,使人口问题陷入意气之争。

  在上周的专栏上,易贤富先生认为人口坍塌才是真正的风险,易先生有发表观点的权利,但任何严肃的文章不离证据确凿与专业工具准确,可惜,易文背离了原则。

  首先,易文中得出人口坍塌的主要依据,是基于文章结尾的两张图表,而后通过线性回归,得出人口自然增长率将在2017年降为零的推测。感谢易先生“诚实”的研究态度,他明确指出其研究方法是现实中广为应用,也常被滥用的线性回归分析,即利用过去数据,以一条最小二乘法得到的直线往将来延伸,进而做出推测。

  任何从事统计工作的研究者都应该知道这一手段的危险性,和在现实中被滥用的事实。只有在简单情况下,以此种方法进行短期预测,或许有一定的意义,人口问题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现象,其中充满了各种非线性因素。即使在稍微简单的动物博弈模型中,研究者也早已形成必须使用非线性模型的共识,线性回归分析人口问题,在共识之外。

  在人口问题讨论中,我们只能做一些情景分析,即假定不同的生育率来推算将来人口的各种可能,以此来做出各种应对。任何以现有数据来预示何时达到某一目标的说法,都极有可能落入反智的泥坑。正如易文中所说“任何人口专家的预测从来都是错误的”,没有证据能证明易本人的预测可以是例外。

  其次,在易文使用的数据中我们明显看到的是一条非直线(如易文图表所示2000-2010年的数据已明显趋缓)的曲线,而易使用了一条直线,就此得出人口负增长率的具体年份。如果易先生的研究结果能在学术讨论会上经受过同行的审视,相信我们今天无不需在此多作说明。很可惜,易先生对人口问题的热情与手段,并不相称。

  如果易能够回到中国进行田园调查,一个县或者一个省,掌握确切的人口数据,包括最难涵盖的非户籍人口,而后加以恰当的分析,那时候,他将是中国人口问题的功臣,而非情绪的煽动者。

  此文将继续从水资源分析人类所面临的挑战。

  自黑死病以来,世界人口一直在增长,以近五十年来为最。以往威胁人类生存、人口增长的主要因素,诸如大规模疾病,战争屠杀,及高婴儿死亡率,在过去五十年中得到极大抑制,自然生态的限制与受破坏成为人类面临的主要挑战。目前全球人口处于高增长期,联合国人口基金的统计显示,世界人口从10亿增长到20亿用了一个多世纪,从20亿增长到30亿用了32年,而从1987年开始,每12年就增长10亿。如果目前的生育率不变,本世纪中期世界人口将突破90亿,此后人口增速才会放缓,到本世纪末超过100亿。我们应该担心的是人口的增长,而非人口的下降。

  目前尚难以找到替代品的水资源,是制约人口的一大瓶颈,人类的脖子上套着水源之索。以有限的不可更替的水资源,面对日益增长的消耗,乃至人均消耗量的不确定速度,地球面对一场极限之战。

  国际上近年来有一衡量地球可承受人口的指标,称为生态脚印。基于美国密西根大学全球变化项目的资料显示,地球表面70%由水覆盖, 淡水仅占地球所有水中的2.5%。所有淡水中,只有小于1%可以通过湖河或地下水等直接取得,也正是这部分可以通过雨雪更新。

  一些沿海国家希望通过海水淡化技术,解决淡水资源紧缺,但去盐过程技术含量高、成本高昂、受到交通限制。以新加坡为例,拥有最为便利的沿海地理位置,去盐成本是每立方米53美分,高于三元人民币。今年2月13日,中国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海水淡化产业的意见》,提出到2015年中国海水淡化能力达220万到260万立方米/日,较目前提升3-4倍。目前以成本最低的反渗透法海水淡化投资成本5000-6000元/m3来估算,中国目前居民消费每立方米在3到4元左右,价格调高一倍,居民承受力如何?经济是否陷入滞胀?

  2004年 Zhoua 和 Tolb 提交的研究份报告计算出,必须把水提升两千米,或运输一千六百公里才能使得运输费用相当于去盐成本。中国相当部分缺水地区并不靠近海岸线,利用海水淡化技术受到限制。国际上对更新水源比较乐观的一派会提到开发沙漠地下水,遗憾的是,地球上探测到的最大地下水地区是在非洲撒哈拉大沙漠之下。受制于国际政治博弈,受地缘影响,中国也许只能望梅止渴。

  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估计有11亿的人口无法得到安全的饮用水,24亿人口缺乏必要的卫生设施。比较极端的计算甚至断言美国的人口都已经超出它保持可持续经济发展,躲避灾难的极限水平。甚至连地广人稀、技术先进的美国也深受缺水困扰。美国西南部有相当部分是沙漠,缺水问题就极为严重。全美最大的人工湖,米德湖已快见底,这直接影响到拉斯维加斯的生存。

  中国水资源状况极其恶劣。

  中国的水贫穷到什么地步呢?以占全球6%左右的淡水养活了20%左右的人口。联合国一项研究报告指出:全球现有12亿人面临中度到高度缺水的压力,80个国家水源不足,20亿人的饮水得不到保证。预计到2025年,形势将会进一步恶化,缺水人口将达到28亿~33亿。世界银行的官员预测,在未来的5年内“水将像石油一样在全世界运转”。

  中国属严重缺水国,人均淡水资源仅为世界人均量的四分之一,居世界第109位。中国已被列入全世界人均水资源13个贫水国家之一。而且分布不均,大量淡水资源集中在南方,北方淡水资源只有南方水资源的四分之一。

  专家们警告:“20年后中国将找不到可饮用的水资源”。美国民间有影响的智囊机构———世界观察研究所发表的一份报告中称:“由于中国城市地区和工业地区对水需求量迅速增大,中国将长期陷入缺水状况。”中国的黄河在过去的10多年年年断流,其中1997年断流226天。流经中国一些人口稠密集地区的淮河去年也断流了90天。根据卫星拍摄的照片,数百个湖泊正在干涸,一些地方性的河流也在消失。目前全国600多座城市中,有300多座城市缺水,其中严重缺水的有108个。其中北京市的人均占有水量为全世界人均占有水量的1/13,连一些干旱的阿拉伯国家都不如。

  缺水严重,污染厉害。较为乐观的官方数据都难以让我们乐观。6月5日世界环境日当天,中国发布《2011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地表水水质总体为轻度污染,地下水质堪忧。长江、黄河、珠江、松花江、淮河、海河、辽河、浙闽片河流、西南诸河和内陆诸河等十大水系469个国控断面中,—类、—类和劣类水质的断面比例分别为61.0%、25.3%和13.7%。在监测的200个城市4727个地下水监测点位中,优良—良好—较好水质的监测点比例为45.0%,较差—极差水质的监测点比例为55.0%。

  民间数据触目惊心,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等制作的中国水污染地图记载了污染排放,一年仅洗衣污水量将近22亿吨,相当于34个十三陵水库,76个昆明湖。北方缺水以耗资数千亿的庞大的南水北调工程,工程尚未完工,南方已经严重污染。据2011年的环境状况公报,岷江和沱江为轻度污染,乌江为重度污染,长江上游支流的污染不可小视,重工业与农业,加之大建水电站,仅金沙江中下游从梨园至向家坝的10级电站的装机总规模达6235万千瓦,接近半个三峡的装机容量(2250万千瓦)。笔者在四川等重庆一线,看到的长江水流,细如羊肠。用水、发电,几乎寸磔了中国的大江大河。这让水的区域利用协同下降到零。

  地下水超量开采,让中国地下形成了巨大的漏斗。居民、工业、农业抢占水源,中国地下水开采从上世纪70年代的570亿立方米跃至2009年的1098亿立方米,地下水已占总供水量的18%,北方地区65%的生活用水、50%的工业用水和33%的农业灌溉用水均来自地下水;全国655个城市中,超过60%的城市有地下水饮用水源。

  地下水水质恶化,从2000年开始地下水超量开采形成的漏斗就广受关注。2004年的数据显示,华北平原深层地下水已经形成了跨冀、京、津、鲁的区域地下水降落漏斗,有近7万平方千米的地下水水位低于海平面,整个河北省已形成20多个漏斗区,总面积达4万平方公里左右。全国已形成区域地下水降落漏斗100多个,面积达15万平方千米。地下水造成地面沉降,植被改变,地质灾害,海水倒灌,中国的水资源连现有的人口都无法承载。我们惟一可以庆幸的是,美国、印度、巴基斯坦、墨西哥、也门的地下水层在以每年一到三米的速度下降。

  人类处于淡水缺乏与污染加剧的危机之中,更让人担忧的是,现代生活会让用水量大幅上升。平均一个美国人每天用水176加仑,而一个非洲家庭平均数是5加仑,相差35.2倍。据估计,在一个现代生活环境中,每天一人平均饮用0.004立方米的水,而用于生产一天食物的水量大概是2立方米,两者有500倍之差。虽然中国政府提出指标,通过水费上升以市场手段调节用水量,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用水量从2008年的水平上减半。

  毫无疑问,城市化进程中的居民用水与农业用水增长将是刚性的。随着中国城市化的快速进展,城市与农村的水资源之争也日益突出。在美国,近年来不断有用水权从农场转让给地方市政的事例,其原因就是城市出价大大高于农场的原价。中国按十年前的资料,一千吨的水可以用来生产价值1650元的一吨小麦;用于工业增产,或可以增加11.4万的收入。可以肯定,中国城镇用水的比例增长速度会超出美国的相应速度。

  水资源危机将带来农业危机,农业是耗水大户,稻米生长耗水量比其他粮食作物大许多。亚洲一向来水源充足,但从1955年到1990年,人均可供应量下降了40-60%,人口增长是一大原因。预计到2025年,大多数亚洲国家都会经历严重的水荒,而大多数非洲国家一向来缺水。

  中国北部的地下水位严重下降,直接反映在粮食产量在九十年代后期达到巅峰后的下降:小麦产量从1997年的1.23亿吨降到了2004年的九千万吨,超过玉米和大米的下降幅度,原因就在于小麦大都分布在北方一带。有许多人预言,将来的世界争端很有可能是为水资源而战。说到底,农业灌溉水资源之争,其实也就是粮食之争,这也将反映在粮食期货市场上的各方利益角逐。

  更大的问题是,水资源利用效率低,民众节水意识薄弱。

  中国炼钢等生产过程的单位耗水量比国外先进水平高几倍甚至几十倍。水的重复利用率不到发达国家的1/3。中国在农业灌溉上耗水量大,滴灌是用水效率最高的方式,以色列有66%的灌溉面积用此方式,而中国用此的比例低于1%。联合国预测世界人口到2020年达到75亿,以2009年为基准,为了多生产粮食作物提供增加的人口,农业用水会增加40%,有18亿人会居住在极端缺水的地区。未来农业、期货等,都将与水资源有关。

  民众能感受到水资源窘境吗?没有。节水方法被大面积推广了吗?没有。

  亲眼看到物业人员大开水龙头,因为自己不花钱视若无物。在宁夏的一些地方,每亩水稻一年大约需要浇2000多立方米水,一亩小麦得1200多立方米水。中国农村普遍的水资源利用率只有40%左右。在宁夏,每公斤大米耗水超过两吨。大水漫灌如果真的对庄稼有好处,倒也罢了,但事实上这种做法是引起土地盐碱化的最根本原因。

  我们已经在处于一场水源危机之中。目前的水资源养活当下的人口已经勉为其难,如果随着工业化与城市化,用水量将大规模上升,中国大部分区域将陷入严重缺水状况。到时候,我们将在最困难的情况下,体会到“水贵如油”。

    进入专题: 计划生育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868.html
文章来源:FT中文网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