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反智的人口增长理论可以休矣(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7 次 更新时间:2012-08-28 19:03:39

进入专题: 计划生育  

叶檀  

  

  人口领域,一些反智的理论盛行。从本期专栏开始,笔者将从人口增速、资金、经济、文化几大领域,理智地看待中国人口问题。

  8月8日,有市民在微博上称,朝天门广场上一对夫妻带着7个孩子,穿着破烂,正在乞讨。万州区武陵镇红谷村的村民谭万兴,为了堵住村里人的闲话,证明自己的生育能力,生了7个孩子。这是个典型案例,概率较低,他们三次生育,两次双胞胎,一次三胞胎,他不懂避孕,而妻子似乎头脑不清。笔者特意关注了下面的读者评论,反对声与支持声各占一半,有极端者甚至认为这是“本事”。

  中国的人口生育率在下降,但死亡率也在下降,导致净人口大幅上升。

  本文所引数据来自瑞银报告。由于环境稳定,以及政府鼓励,1949年后出生率大幅上升,从1950年到1960年代末,20年的时间,出生率保持在惊人的3%以上,同期死亡率从2.5%下降到0.6%,自然增长率达到2%以上。也就是说,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人口净增长48.5%。因此,人口从1949年的5.4亿上升到惊人的8亿多。我们难以忘记惨死夹边沟的右派们,但在那个人口狂野增长的时代,因为人口增长,人命反而廉价,人的尊严可以忽略不计。个体的生命价值是有意义的,当人口变成让人目瞪口呆的数字,个体的生命被尘埃掩盖。

  现在的人口增长,我们以13亿的基数计算,假设人口净增长率按照保守估计为0.5%,按照指数增长,20年后人口将达到14.36亿,这个数据还是可以接受的。

  0.5%的增长率是个保守估计,1990年前后中国婴儿潮期间、人口出生率曾小幅回升到2.3%,此后人口出生率逐步放缓,到2010年已降至1.2%左右。如果按照1.2%的人口出生率计算,20年后中国的人口增长将达到16.5亿;一旦增长率恢复至2.3%,那么20年后中国的人口将达到20.485亿,到那时,中国恐怕得率先移居到火星寻找资源空间了。可见,就指数式增长而言,一旦增长率突破某个范畴,将是爆炸性增长。

  中国历史上朝代之初,人口都由平缓的增长之后,进入爆炸性增长阶段,短短两三百年间,随着土地兼并与人口增长,原有的经济模式不胜负荷,进入新一代的朝代循环期。当时,没有基于科学与人性的人口主动控制,只有通过瘟疫、朝代更替与局部战争残酷的屠杀、社会动乱以减少人口。比如欧洲黑死病、太平天国的局部战争、三国时的战争等,根据维基百科,黑死病减少了欧洲30%到60%的人口,全球人口减少7500万到1亿之间;根据大英百科,中国太平天国战争居然死亡了2000万人口,令人难以置信。

  对此的反驳是,人类对资源利用率越来越高,单位土地上可以养活的人口越来越多,但这些反驳均未涉及资源的利用边际问题,笔者将在下一篇专栏加以论述。

  葛剑雄先生主编的六卷本《中国人口史》(复旦大学出版社,2000)是当代中国研究人口史最权威的著作,曹树基先生撰写其中四、五卷讨论明清时期人口,可以窥斑见豹。

  明万历末年,中国人口达到顶峰,约1.9亿人。在崇祯年间,由于北方旱灾和鼠疫爆发,导致大量人口死亡,在李自成,张献忠等部农民起义后,平民遭受大量屠戮,政府军也劣迹斑斑,斩杀平民以邀功。张献忠成为四川的杀人魔王,在清兵入关前,由于上述原因导致的北方人口(含四川)非正常死亡共4000万人。

  清兵入关后,北方抵抗较少,人口损失可不记。在南方一些大中城市遭遇抵抗,屡有屠杀。南明军队和清军在一些省份的反复争夺,也导致大量人口死亡,加上康熙初年的迁海政策,导致人口非正常死亡共700万人;三藩之乱导致1000多万人口死亡。从清兵入关到三藩平定,大规模战乱结束,共损失人口约2000万。经此损失,中国人口一度下降到1.4亿多,康熙中期起回升到1.6亿,此后开始稳步增长。

  从人口史的观点看,清代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虽然只有千分之五,但一百年间人口可以增加1.65倍,两百年间可以增长2.71倍。后人称为“人口激增”。1949年后,人口年平均增长率长期维持在2%,是名副其实的“人口爆炸”。

  再看中国的超生人口,可以归入难以统计的灰色人口一类。

  引用一组计生委的数据。2007年12月6日,上海市人口计生委发布消息,上海去年的流动人口已占全市常住人口的1/4。另据报道,截至今年6月底,北京市总人口已经突破1700万,其中,流动人口为510.7万,约占总人口的1/3。

  国家人口计生委的调查显示,目前全国流动人口达1.5亿,70%以上是生育旺盛的育龄人群。全国流动人口违法生育占50%~80%,福建占70%,而在人口大省安徽,流动人口的超生已超过60%。据人口专家测算,中国2006年的人口总和生育率(即一对夫妇一生生孩子的数量)由1.8左右上升到1.87,如果从此以年均0.02的小幅反弹,到2020年将比14.5亿的控制目标超出2900万人。

  目前超生主要集中在两个人群类别中,一是高收入群体,二是流动的低收入群体。

  高收入群体的生育,表现在赴港生育的群体难以控制等方面。据香港医管局的统计显示,2001年至2008年短短7年内,内地赴港产子的人数由每年620名增加至2.5万名左右,翻了40倍。高收入群体并非理智的代名词,笔者就看到过高收入群体以生育孙儿的数量,作为给定遗产的标准,导致全家进入生育高潮期。

  据2002年国家计生委的开展的“城乡居民生育意愿调查”表明:如果没有计划生育政策的限制,北京、广州、武汉、西安等地白领,选择生育两个孩子的要比希望生育一个孩子的多34.6个百分点。

  而低收入群体的超生数量难以准确统计,只能估算。人口学专家根据总和生育率的实际值与政策值之差估计,每年大约在二三百万人的规模。按照2002年中国出生1600万人口计算,当年“超生人口”的比例在12.5%至18.5%间。如果计算20世纪90年代的“超生人口”,大约在3000万的规模,超过澳大利亚等国小口,绝非小数字。

  青壮年离开农村,绝不意味着人口生育率的下降,而是换了一个地方生育。中国洪灾时,需要拨款救灾的人口总是临时突然上升,说明了灰色人口群体的庞大。

  最后,必须声明的是,笔者既不支持不人性的计划生育,更反对借计生敛财的阴谋,但是,从中国的未来,从中国种群的未来出发,从有尊严的生活角度出发,优生优育包括计划生育必须实行。我们不能指望美国那些生活在人口稀少的州、对中国人口问题无关痛痒、主张放开生育的人。

    进入专题: 计划生育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866.html
文章来源:FT中文网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