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柯:万里长城的内外--成立期的中华帝国与夷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78 次 更新时间:2012-08-28 18:16:37

进入专题: 中华帝国   民族问题  

王柯 (进入专栏)  

  

  公元前221年,中国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秦王赢政统一了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制的封建王朝。为了加强自己的权威,他定最高统治者的称号为“皇帝”,命为“制”,令为“诏”。在此之前,最高统治者的称号是“王”,甲骨文中“王”写作,仅仅是通过一把表示刑杀的斧头来象征最高权力。与“王”只强调权力不同,“皇帝”则是明显地神化了最高统治者。“皇,君也,美也,大也,天人之总,美大之称也”(1);“帝,谛也,王天下之号也”(2),是“得天道者”(3)。秦始皇还规定,“朕为始皇帝,之后为二世、三世,直至千万世”,显示出“皇帝”统治的唯一性及其超越时空的性质。

  秦帝国在政治方面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将权力集中于皇帝一人之手。秦始皇在中央朝廷设“三公九卿”,由其一人掌握最高权力。在地方行政方面,秦始皇吸取周王朝“天子弱诸侯强”的教训,废除“封建制度”,实行郡县制,将全国分为三十六郡(之后加上新征服的少数民族地区共计四十六郡),在各郡相对于中央的“三公”(丞相、太尉、御使)设立守(行政长官)、尉(军事长官)和监(监察司法长官),由其直接任命。并且在全国统一币制,统一度量衡,实行“车同轨”、“书同文”。

  秦朝的大臣曾经这样赞颂秦始皇的功绩。“五帝时代,天子辖地不过千里。周边虽有侯服、夷服,但天子甚至无法使诸侯主动来敬仰自己。当今的陛下,平定了天下,置郡县于海内,并统一了法令”。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华帝国,从它形成之时,就不仅仅局限于“中国”,而将“中国”周边异民族的地域也纳入其视野之中。

  

  一、秦帝国的“属邦”

  

  公元前215年,秦始皇相信了方士“灭秦者胡”的说法,开始了对周边民族的战争。以公元前215年派将军蒙恬从匈奴手中夺得黄河以南地区为开端,公元前214年,秦军向黄河以北地区进击,在与匈奴边境交界处设立九原郡;在南方夺得的异民族地域,设置了桂林郡、象郡、南海郡和闵中郡。其实,秦始皇并不相信自己的权力和权威能够无限超越空间和时间,他在统一了中国的第二年即开始在与匈奴的边界上修建万里长城,而秦在其所征服的异民族地域上设置的“郡”,实质上也与中国内地的“郡”具有不同的性质。

  据《汉书》百官公卿表记载:“典属国,秦职也,专司降服蛮夷之事”。据说,这个专门管理降服的或被征服的异民族事务的中央官厅,秦代时称“典属邦”,后来为避汉高祖刘邦之讳而改称“典属国”。但是,在建立了高度中央集权的秦帝国内,是否真的存在由少数民族构成的“属邦”呢?如果存在,它是什么样的性质?另外,“属邦”与“郡”之间的关系如何呢?这些问题,实际上都是直接关系到此后两千年中华帝国性质的问题。

  从前一直没有找到能够证明秦代实际存在过“属邦”的直接资料。直到1975年,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的秦墓中,出土了大量的记载着秦代法律的竹简--云梦竹简,有关人员才从中发现了明确刻有“属邦”字样的竹简。例如其中一支上刻道:“道官相输隶臣妾·收人,必署其巳禀年日月,受衣未受,有妻毋有。受者以律续食衣之。属邦”(以下简称竹简一)。由此可以确认,秦代的确在降服的异民族地区设置了“属邦”。除此简之外,云梦竹简中还有不少关于“属邦”的资料,通过它们能够观察到“属邦”的部分原貌。

  “属邦”又被称作“臣邦”,它证实了属邦与秦王朝之间确实存在着臣属的关系,但是从下面这支竹简的内容中可以看出,臣邦与秦中央政府的关系决非秦王朝内部一般的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可(何)谓真,臣邦父母产子及产它邦而是谓真。可(何)谓夏子,臣邦父秦母谓也”(以下简称竹简二)。这支竹简记载了秦王朝关于辨别一个人是秦人还是属邦人的法律标准,它说明秦王朝并没有将属邦完全等同于王朝的一般郡县。

  秦代属邦与一般郡县的不同首先在于,属邦拥有自治权,而秦王朝只对它实行间接的统治。“臣邦人不安其主而欲去夏者,勿许。可(何)谓夏,欲去秦属是谓夏”(以下简称竹简三)。就是说按照秦的法律,属邦之民任意离开自己的属邦而移居到秦王朝直接统治的郡县,也是被禁止的。秦代的属邦实际上是由异民族来管理的特别行政区,秦王朝在属邦设有异民族出身的统治者。“真臣邦君公有罪,致耐罪以上,令赎”(以下简称竹简四)。从该竹简的内容中可以看出,这些异民族出身的统治者也照样处于秦王朝的法治之下,但是如果犯了罪,可以作为特例受到较轻的处罚。秦帝国对异民族的这种宽容,实是“中国”对少数民族实行优待政策的滥觞。

  另外,据《史记》张仪列传记载:“(秦惠王)遂定蜀,贬蜀王更号为侯,而使陈庄相蜀”(4)。由此可以得知,统一中国以前的秦曾向臣邦直接任命高级官吏,但是秦始皇统一了中国以后是否继续了这项政策,则不得而知了。从前边提到的刻有“属邦”字样的竹简一中,可以确认异民族所居地区又称作“道”。属邦与道、与郡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汉书》百官公卿表也记道:“列侯食俸之县曰国,皇太后、皇后、公主食俸之处曰邑,蛮夷所有曰道”。据此有人推测,边郡的县被称为道,道是异民族的特别行政区(5)。县低郡一级,因此“秦在征服了邻近的异民族地区后,于当地设置了郡,并于郡内设臣邦,(臣邦的)构成单位为道”(6)的说法,应当是正确的。

  如以上所述,如果某个少数民族集团归顺了秦,其首领从秦王朝得到爵位,成为帝国之臣;其民则向秦王朝纳赋,其领土也成为帝国的一部分,这就是“臣邦”。有人认为,秦的属邦里可能包括“臣邦”和“外臣邦”。有关“外臣邦”的直接资料目前尚未发现,一部分学者指出《史记》秦本纪中所记“(惠王)十一年,县义渠。归魏焦,曲沃。义渠君为臣”(7)的义渠,就是外臣邦。但是,郡县制的导入,含有视义渠为秦之领土的意义,因此难以断言义渠究竟应该视为属于“臣邦”,还是“外臣邦”(8)。在关于秦帝国与属邦之间的政治关系的问题上,尚有许多不解之迷。不过有一点是很明确的,这就是,秦与周边异民族的关系也是帝国秩序的一部分。可以说,秦的这种多民族国家思想,主要是对先秦时代多民族国家思想的继承(9)。

  秦的多民族国家思想,肯定与秦原本出自于“戎狄”的事实也有一定的关系(10)。从竹简二中就可以看出秦在认识民族共同体上的问题上具有自己的特点。以血缘来区别不同民族出身的成分固然存在,但是即是在一个父权制的时代,在属邦出身的父亲与秦人的母亲之间所生的子女也被认定为“夏子”(华夏之人),也就是说只要父母中有一个人是“华夏之人”,其子女也就是“华夏”的法律标准,说明了秦王朝区别秦人和属邦人的标准,并不是一种完全的血缘主义。

  秦王朝区别秦人和属邦人的标准,基本上是一种地域主义的标准。不仅双亲都是臣邦人,而且本人也要出生于臣邦才能够被视为“真正的臣邦人”。但是,一个人出生并生活于某个地域,就具有与其他地域不同的文化。在并没有清楚的国界或疆界以及国界意识和疆界意识的时代,所谓地域的标准,实际上最终都是着眼于文化的相同或相异之上。

  值得注意的是,在不同的场合,秦的“华夏观”也时有不同。从竹简五的内容来看,秦不仅自封为“夏”,还将其统治下的“臣邦”也纳入“夏”的范畴之内(11)。而竹简二则明确指出“臣邦子”不被承认为“夏子”。也就是说,原来意味着“中原”、“中国”或“中原人”、“中国人”的“夏”,其定义在秦代是可以根据情况的变化而发生变化的。具体说来就是,从民族的意义上来说,“臣邦人”与内部的“秦人”相比,不能算“夏”;但从帝国主权的意义上说,“臣邦”与外部没有归顺秦的异族或异国相比,又是“夏”的一部分。

  秦的“华夏观”,不仅以帝国为背景从民族的意义和国家的意义上赋予了“夏”以一个具体的范畴,更重要的是从制度上开中国历史上两千年中央集权制时代多民族国家体制之先河。中国二千年之政,秦政也。尽管秦帝国很快就土崩瓦解了,但是作为历史上最早的中华帝国,它奠定了以后两千年来中华帝国政治制度的基础,而它的民族思想和民族政策,也给后世留下了巨大的影响。

  

  二、汉帝国的外臣和内属

  

  公元前206年,秦王朝垮台,刘邦作了新王朝的“皇帝”。从继承“皇帝”一事上就可以看出,汉王朝并没有将自己规定为一个“中国”的国家,而认定自己是纳“中国”周边地域在内的“天下”的正统继承者。但是,随着秦的覆灭,原本受秦之封,或者被秦纳入了势力范围内的南越、东越、西南夷以及朝鲜等国,都已经各自独立。依照这个既成事实,汉王朝在建国初期,与各国“约为外臣”,并封其统治者为王(12)。

  汉的“外臣”之国与秦的“外臣邦”应该同属一种性质。按照司马迁所说,“名为外臣,实一州主”,外臣国基本上不受命于汉王朝,拥有较强的独立性(13)。例如,汉高祖之后,汉王朝禁止了与南越的边境贸易,并禁止了铁器的出口,南越王指责汉王朝的这种做法是“别异蛮夷”,即一种民族歧视,随后也自己称帝,为南越武帝。其后,汉文帝以“服领以南,王自治之”为条件,要求结束“两帝并立”的局面,南越王才首次表明“愿长为藩臣,奉贡职”、“称臣遣使入朝”。公元前135年,在汉军的援助下击退了闽越的进犯之后,南越“遣太子婴齐入宿卫”,南越王本人也到汉王朝“入见”(14)。

  从上述事实也可以看出,汉王朝对待“外臣”之国的做法是,在承认其统治者的王位并保护它不受外来侵略的同时,要求它“称臣”、“奉贡职”、“遣使入朝”和“入宿卫”,“入宿卫”就是将王位继承者作为人质送往汉的朝廷(15)。通过文献可以知道,汉王朝规定的中华帝国与外臣国之间的关系,虽然带有一种君臣关系的性质,但是它并非是一种单向的服从与被服从的关系,而是一种双向的同时规定了双方相互具有义务的关系。

  进入武帝时期(公元前140-前87年)后,汉王朝开始积极地向周边的异民族地区发展势力。公元前138年,武帝许可东甌国向“中国”内地迁移(16)。公元前110年,东越发生内乱之际,汉王朝又允许东越民众迁居中国内地(17)。公元前113年(元鼎四年),南越王向汉提出请求,“请比内诸侯,三岁一朝,除边关”,即要求从“外臣”之国变为“内属”之国。针对南越的请求,汉王朝进一步与南越约定了“用汉法”的原则,“赐其丞相吕嘉银印,及内史,中尉,太傅印,余得自治”(18)。也就是说,这里说汉王朝对待“内属”之国的做法是,在汉与内属国之间,撤销边界,统一法令,在通过原有统治者进行统治的同时,至少在形式上由中央政府任命内属国的最高行政、军事和司法等官吏。

  由于南越丞相吕嘉反对将南越变为汉的“内属”并弑其君,遭到了汉武帝的镇压。公元前111年(元鼎六年),武帝在南越之地设置九郡(19),并于同年在“西南夷”之地设置了五郡。公元前109年(元封二年),武帝再向直到最后也不肯“奉诏”的朝鲜派出大军,在当地设置了四个郡(20)。汉王朝虽然将郡县制导入各个异民族地区,但在实行的具体内容上则是各具特色。例如,武帝于公元前111年在西南夷夜郎国的领地实行郡县制时,又封当地原首领为王,就是说使这个异民族的地区同时具有了郡县和王国的性质。王国的范围不一定与郡县一致,但王毫无疑问握有郡县的实权。河平二年(公元前27年),夜郎国国王“轻易汉使,不惮国威”,继续进行与钩甸国之间的战争。此事说明,对于“内属”的异民族的郡县,汉王朝采用的是一种通过当地的异民族统治者进行间接统治的方式,而当地的异民族统治者具有相当大的自治权(21)。

  六十年间的“国家无事”,特别是文帝、景帝的“清静恭俭,安养天下”的治国方针,使汉王朝积蓄下雄厚的国力。以这种国力为背景,进入武帝时期以后,汉王朝开始了频繁的对外战争。其中向西北方面的发展,尤其受到了高度的评价。“秦始皇攘却戎狄,筑长城,界中国,然西不过临洮。汉兴,至于孝武,事征四夷,广威德,而张骞始开西域之迹”(22)。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汉王朝最初是把南越、东越、西南夷以及朝鲜这些国家认作“外臣”之国,但是最终到了武帝时接二连三地将这些国家都由“外臣”变成了“内属”。而在西域,汉王朝却实行了完全不同的政策。

  武帝之前,中国非常缺乏有关西域的知识。对西域各国来说,汉王朝也是一个十分遥远的,连其大小都搞不清楚的国家(23)。而位于汉王朝西北方向的匈奴,其势力范围达到西域,匈奴的日逐王在西域设“僮仆校尉”以统治西域(24)。公元前138年,武帝出于对匈奴战争的需要希望能与月氏联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华帝国   民族问题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8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