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岭:《宪法权利解读》后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9 次 更新时间:2012-08-28 11:22:23

进入专题: 宪法权利  

马岭 (进入专栏)  

  

  如果说宪法学像崇山峻岭,那么宪法权利无疑是这一庞大山脉中重要的一支。

  我最初进山是被山中的新鲜空气和满目葱绿所吸引,初来乍到总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与愉悦,挺拔而沉默的高山让我感受到崇高,纯净而安详的湖水令我体验到神圣,……但我不喜欢完全中规中矩地行走,那些宽阔平坦的大路,两旁的鲜花灌木,修整过的草坪,成排成行的树木,都不能完全满足我的好奇心;那些声名远扬的庭台楼阁处、小桥流水前拥挤着众多的慕名观光者,对此我总是匆匆而过,不由自主地躲着那份喧嚣与热闹。我常常会情不自禁地拐到岔道上去,在一些蜿蜒的小路上独自兴高采烈地蹦蹦跳跳,东走走,西看看,一会抱抱这棵树,一会闻闻那朵花,这里摸摸,那里瞧瞧,信步漫游,开心快乐。

  ……

  不知不觉中,我在往山的深处走,才发现山之高,峰之险,远出乎我的预料。经常大雾弥漫,什么也看不见,我只能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大雾散去,而雾散之后,有时发现自己站在悬崖边,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我摸索着继续前行,路越来越难走,崎岖不平,最后完全消失在丛林中。真是步履艰难,每踩一步都小心翼翼,反复掂量,惴惴不安,同时又充满新奇、惊异与悬念。山深林密,我孤零零地四处张望,惶恐、寂寞、无助,周围一片沉静。山峰高耸入云,沼泽无边无际,山花烂漫固然令人心旷神怡,但百丈悬崖也足以令人胆战心惊。这时候,即使瞥见一朵极为罕见的蘑菇,我也不再兴奋,只是默默地蹲下观看;即使发现一眼清泉、一片湖水也很难再令我眼前一亮,这里的“新”东西太多了,满目皆是我未见过的花草,树木,石头(也许是我真没见过世面)。有好些植被晃一看并不起眼,但仔细观察却发现它们奥妙无穷,秀美奇特尽在其内;有时候对一块石头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才能发现其中有若隐若现的裂痕,而如果忽略其而继续前行,回来后就再也找不到那缝隙,好象消失了,但它明明存在过!恍然间明白原来有时发现力是只属于某时某刻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而那些各种各样不知名的小动物更是转眼即逝,我根本来不及看清它们的摸样。

  我常常感觉自己迷失在“山”中,一头雾水,望“山”兴叹。当你发现一棵与众不同的树时,或许会欢呼雀跃;当你发现一群与众不同(且彼此不同)的树时,你可能目不暇接,目瞪口呆;当你发现那些与众不同(且彼此不同)的树不断涌现、无穷无尽时,你大约只能瘫在地上,陷入一种“绝望”。我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即使穷尽一生,我所能看见的也只是这崇山峻岭的一支、一片、一角,而这一支、一片、一角在我看来已经是深不可测或高不可攀,有时候我会情不自禁地很想逃跑(落荒而逃),但好奇心又使我不肯离去,总想再多看一眼,再向前走一步,……直到筋疲力尽。当我不经意间看到他人留下的脚印,或石刻,或某个记号,某个划痕,甚至一段台阶时,心中不禁一阵欢喜,亲切和欣慰感油然而生——那种找到了志同道合者似的感动弥漫全身。

  就这样安静而小心地走着,从不敢大喊大叫,怕惊动了山里的神灵,也亵渎了心中的那份庄严,已没有了最初进山时的那份轻松与惬意,而是不由自主地变得肃穆起来。默默地、静静地、鬼使神差般地在山林中游荡,从这里到那里,从那里到不知何处,走累了歇歇,歇一会再走。……到后来我好象已不仅是在看山,也是在看自己:山越雄伟,自己就越渺小;山令人迷惑,自己也令人迷惑(我是谁?到这干吗?这是在哪?);看不透山,也看不透自己(何为感性?何为理性?);不论是山还是自己,都不是越来越清晰,而是越来越模糊。

  这本书是我在这座山中游走的记录。我没有一张事先准备好的路线图,也没有导游指点,没有经过专业培训,没有良好的登山设备,甚至没有进山前的充分酝酿。我只是一个童心未泯的孩子,随心所欲地漫游,走到哪是哪,看到什么说什么,碰到什么写什么,无拘无束,没有条条框框。书中所写纯粹是我个人的游历,兴趣是我的引路人,我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只写那些我看到、我喜欢、我觉得有意思的东西,我是因为有兴趣(而不是因为有奖品)才去“东张西望”的,因而也就不求时髦,不求主旋律或宏大叙事,不求规范化、标准化。在我看来,能进入这座山,在其中行走、游历,目睹那些绝美风光,享受其中的寂静奇妙,已经是命运的垂青。正是在这里,我懂得了什么是高山仰止,什么是深不可测,什么是宏伟壮丽,什么是鬼斧神工,对此我该满足、感恩。

  本书是献给那些和我一样对这座神山有兴趣,也想进山走一走、看一看的人,和那些早已在山中转悠多时、经历丰富的同行,如果我们能够以此为切磋进行交流,不论是欣赏我的眼光,还是否定我的视角,我都会认真聆听,认真思考,并表示由衷的感谢。

  2009、11、26于北京

进入 马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宪法权利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8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