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绍明:落实民主是摆脱执政危机的必由之路——对“乌坎事件”的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5 次 更新时间:2012-08-11 14:58:51

进入专题: 民主   执政危机   乌坎事件  

袁绍明  

  社会才会生机勃勃;其次,民主就是筛选最佳方案,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人民群众具有无穷无尽的创造力,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这才是真正的历史唯物主义!民主是最大限度地摒弃暴力,一切都通过协商解决。有协商规则在前,法律制度保驾护航在后,迷信暴力者也就没有市场,让他闹也闹不起来;民主重契约,重程序正义,它是协商事务的法制化;民主限制了官员的绝对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民主不要求一次选择到位,而是通过反复选择,使制度逐步优化;民主是一门社会管理科学,因此,民主也是生产力。因此,当前的中国迫切需要真民主,需要摒弃民主双轨制(理论与实践脱节),需要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实现平等化、去官化等,如果官员成为人大代表,权力自授,必然是假民主。

  3、民主政治要实

  我国民主政治制度从本质上讲是先进的,如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等,关键是在实践操作要作实民主。乌坎事件反映了乌坎村的选举没有作实,其实没有作实民主的村比比皆是。我国基层民主不实主要有以下表现:一是干部的民主作风不强。如一些村干部特别是集体较富裕村的干部从思想上就不愿意民主,即使有民主,也往往流于形式,形成了“墙上民主”、“文字民主”、“口头民主”,应付上级、敷衍群众。二是民主制度不很健全。随着农村形势的发展变化,部分民主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两议五公开”这些制度、随着费税及“两工”的免除,已公开的内容发生了变化,这就需要进一步完善。三是监督措施不到位。农村民主政治制度的推行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上级的检查和监督,这种监督由于自身的局限性,往往是有记录、听汇报、形式重于内容,监督走了过场。当前我国许多村民选举、人大代表等选举,内定现象、作假现象、拉票现象比较多,而体现群众意愿的真实民主选举还很少。而要把民主政治作实,需要限制公共权力扩大公民民主权力。一是要限制绝对权力,杜绝权力通吃的现象发生。要建立权力制衡机制,让掌握权力的部门之间相互制约和监督。二是要防止公共权力的私有化,要引入监督制度来限制公共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监督应该是多方面的、成体系的,既要有党外监督、宪法监督、人民代表大会监督,还要有舆论监督以及公民质询政府应该公开事项的监督。要落实宪法相关条款,切实保障公民政治权益和自由,政府应该创造一个良好环境让普通公民批评政府。三要落实宪法规定的公民的政治基本权利和自由。要把民间社团和非政府组织作为共产党执政的有益补充,他们代表着特定的利益团体,更具社会公信力。如社区业主委员会,为业主维护合法权益,共产党的基层组织是代替不了其功能的。再比如说有的志愿组织在浙江推行村民议事会,按罗伯特议事规则,主持村内大小事务的审议,效果很好。这些都是人民群众原创,政府应该予以鼓励的保护。社团组织是政府和民众之间的润滑剂和纽带,强制禁行社团组织,其实是将很多社会功能自废武功,公民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长年淤塞形成民怨,一遇突发性事件就会迅速被点燃。事到破位时,地方政府又要维稳,其中不免会违反法律的暴力行为,造成新一轮的官民对抗。进一步来说,应该放开政治人权类社团登记和准入,只要不违反法律规定,允许其有存在和发展的空间。任何政党都不是万能的,在审视自己的缺点和错误时,都会存在盲点。执政党要真正落实“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理念,引入并借助党外监督机制完善自我纠错能力的不足。立党为公,执政为民,首先就是要褪掉“小团体”色彩,不搞小团体小圈子,削除执政党的特权,将党还原为一个宪法监督下的现代民主政党,置于人民群众的有效监督之下。

  4、实现公开透明

  公开透明是民主政治的应有之义。民主政治进化到今天,形成了五个普遍要素:普选、法治、权力制衡、政治参与、自由和宽容。民主政治的这些要素都与公开相关。公开透明还是民主政治的深度要求,是一种深度民主。民主的深度即公民参与社会事务的深度是没有限度的,民主的深度是发展民主的重要目标。民主的深度问题,决定着民主的性质,我们不能认为,一种没有公民充分有效参与的民主能够算得上民主,而没有公开透明,就没有充分有效地参与。公开透明是维护和保障公民权利的现实需要。权利是指每个人对政府或社会的要求,而不是政府或社会对个人的要求。要有效地保障公民权利,就必须实行公开透明。无论是人的基本权利,还是消极权利和积极权利,离开了公开,都得不到保障和实现。公开透明是政府管理创新的理性选择。传统的思维认为,政府管理就是“统治”,就是依靠权力维持正常的社会秩序。在这种情形下,民众是消极的和被动的,而且常常发生政府对民众权利的侵害。新思维则认为政府管理就是“治理”。治理是各种公共的或私人的个人和机构管理其共同事务的诸多关系的总和,它是使相互冲突的或不同的利益得以调和并采取联合行动的持续的过程。它既包括有权迫使人们服从的正式制度和规则,也包括各种人们同意或认为符合其利益的非正式的制度安排。它有四个特征:治理不是一套规则,也不是一种活动,而是一个过程;治理过程的基础不是控制,而是协调;治理既涉及公共部门,也涉及私人部门;治理不是一种正式的制度,而是持续的互动。治理的要义就是让民众参与管理,而要让民众有效地参与管理,没有公开透明是显然不可能的。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完善公开透明的内容与形式、举措与经验。近年来,我国创造了公开的多种实现形式如信息公开、决策公开、警务公开、司法公开、检务公开、干部公示、电子政府等。举措有立法听证、决策听证和咨询,领导干部公开竞争上岗,基层选举中的公推直选,基层党组织负责人选举的“两票制”(党内和党外共同推选)等。经验有扩大社会参与,推进协商民主的温岭经验;权力运行公开,强化制约监督的新都经验;树立阳光理念,构建社会和谐的镇江经验;开展社会评价,实现群众利益的隆昌经验;推行公推直选,落实选举民主的雅安经验;化解基层矛盾,密切党群关系的通江经验等。从根本上说,公开透明就是要保障人民群众更加充分地行使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就是要不断地发展人民民主,这种民主就是不断发展的不断丰富的民主。

    进入专题: 民主   执政危机   乌坎事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32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