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之野:直击红楼主题的灯谜诗——薛宝琴十首《怀古诗》真解兼批蔡义江先生的错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96 次 更新时间:2012-08-03 09:37:19

进入专题: 红楼梦   灯谜诗  

羽之野 (进入专栏)  

  

  上篇

  

  红楼梦处处皆谜,这已是红学家们、中国一些资深作家,以及不少红楼梦爱好者们的共识了。然而,红楼(此后文中多用这一简语)之谜却也有浅显易解、深邃多解、直击主题、间联主题之分。这进一步展示了伟大的曹雪芹红楼艺术之高超,乃至中华汉文化汉语言之深邃奇妙。譬如,开篇卷1“有关红楼作者”曹翁布下的谜团就是深邃多解的,而像“花袭人与蒋玉函”之类的谜,就属浅显易解的;最跌读众眼球的“秦可卿之谜”是间联主题的,而我此番要解的“薛宝琴十首〈怀古诗〉之谜”就是直击红楼主题的。

  

  (一) 灯谜之谜以及有悖常理的文本提示

  

  说道卷51“薛小妹新编怀古诗”,多年来大多读众和红学家们把“她”只作灯谜来猜。因为文本给出的表面情节,就是十首灯谜嘛。只是因为薛宝琴的生活经历比其他姐妹独特——“他(她)从小儿见的世面多,跟他父亲四山五岳都走遍了”(卷50薛姨妈语)——小说由此铺垫,形成她写“怀古”诗的依据。用宝琴自己话说“从小儿所走的地方的古迹不少,我如今拣十个地方的古迹,做了十首〈怀古诗〉……暗隐俗物十件”。

  可我们研究红楼梦的实质是要在表面给定的情节来解“其中味”(卷1)的——这是本书开篇作者就暗示给我们的——“谁解其中味?”;那么,这十首〈怀古诗〉其真“味”该是什么呐?其意向指往哪里?这“怀古”背后,有无作者更深刻的意图呐?

  我们研究的根据是文本此卷“处理灯谜”与卷22那次“解灯谜”有差异。

  前头卷22文本在设计灯谜后随即让贾政带头就把谜底猜了出来,有的还议论几句。而此次,除李氏三姐妹四条非诗形式灯谜和史湘云的〈点绛唇〉外,其余灯谜文本均未给出答案,也没作“猜谜”议论,却留下一句“大家猜了一回,皆不是的”笼统之说。细想,这句交待是违背“红楼既定现实逻辑”的。难道“宝黛钗湘”这些人物的智商在薛宝琴这小女子面前就突然降低了吗?难道这些人竟然连一个也猜不出来吗?“皆不是的”话,显然不合“红楼情理”。这就怪了。曹先生为什么要做如此悖理的文本交待呢?

  ——说来,此问题摆了足足200年,这是须要红学研究者予以回答的。

  中国现代红楼诗词专家、可称“70后(文革中后期出现的)红学家”蔡义江先生,曾在他的《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中这样说,“《红楼梦》问世二百多年了,灯谜诗《怀古绝句》的真正‘谜底’,还没有被人们注意到。/过去,一些‘红学’家总认为作者制谜而不交代谜底,是换新鲜,‘卖关子’,好让读者自己去猜。于是,茶余饭后,各逞智能……说这是走马灯,那是喇叭,这象傀儡,那象马桶……恨不能把大观园女儿叫来问个究竟……结果,不但搞错了方向,又把读者引入了歧途。/我们总认为曹雪芹不至于如此浅薄。小说之所以写‘大家猜了一回,皆不是’,就是作者深知一些人有此癖好,而预先告诉他们不必在这上面去花费心思……为什么第二十二回中所有的灯谜,连贾政之流都能一猜就中,而现在黛玉、湘云、宝钗等人反不及‘红学’家们聪明,她们竟一个也猜不到呢?可见,说她们都猜不到的,并非是走马灯似的东西,而是她们所不能猜到‘谜外之谜’”※1。

  ——首先要说,蔡先生的这段议论基本是准确的:

  1-他感觉到“过去,一些‘红学’家”沿文本表面情节——灯谜,往下猜,是“搞错了方向,又把读者引入了歧途”;2-他认定,文本中的“大家猜了一回,皆不是的”是作者“预先告诉他们不必在这上面去花费心思”,说有“谜外之谜”。3-他的“曹雪芹不至于如此浅薄”的这句话里,也透露出蔡先生对曹雪芹的艺术造诣,一直是持有某些怀疑。而我认为,这一流露正是蔡先生一直评不好红楼、尤其理解不了红楼诗真正价值的症结。

  因为蔡先生总觉得自己是现代人,比曹氏高明。这一点我在另几篇“评蔡”文章里已论及过※2。再往下看,蔡先生的“评注”我就不敢苟同。因为蔡先生说这“十首绝句,其实就是《红楼梦》的‘录鬼薄’,是已死和将死的大观园的女儿们的哀歌——这就是真正的谜底。名‘怀古’,实‘悼今’,说是‘灯谜’其实是人生之‘谜’”※3。显然,蔡先生固疾依旧,又把这十首诗之解搞到他一向对红楼诗的谬识——“红楼人物谶语”中来了。此外,蔡先生有关“人生之‘谜’”一语有模糊逻辑之嫌,因为人的“人生之迷(谜)”不止表现在人“生死荣辱”上,且与蔡先生在解析这十首诗的议论也关联甚少。

  说来,薛宝琴十首〈怀古诗〉的出现,并非偶然。这是整个红楼情节发展到卷51(全书近半)——红楼悲剧人物逐渐成熟、红楼悲剧规模业已初具,而曹在第一男主角贾宝玉身上已“培植”出既是反叛的又是悲剧的性格基础,在第一女主角林黛玉身上已见“唯真质洁”的独特灵魂魅力;更重要的,在卷36作者已通过宝玉跟袭人的夜话,表达出(也该是红楼作者的)对“文死谏,武死战”这一皇统社会公认的人生价值核心的巧妙批判;眼下到了该从这一角度继续演展、进一步阐释这一观点、并由此更广泛地抨击一些皇统社会的根本观念的时刻了。然而,红楼梦是小说不是论文和活报剧,“她”要微妙地使用情节、利用人物来传递作者意图。更何况,一直有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曹先生头顶——他要表达的意识层面的观点在当时是十分危险的,他必须把自己真实独到的心识埋藏艺术之中,吊诡地遮掩起来,只待有心的后辈研究者来“解(这)其中(之真)味”。

  于是,“薛宝琴”这一人物和她的十首〈怀古诗〉便应时而出现。

  该说,曹雪芹先生又是十分了解我们华族人及其后世子孙在漫长强悍的皇道统文化的代代因袭下所形成的“智障”,他知道自己这些艺术之谜对后世读众的“难解度”之大,所以他一开篇就语重心长地做了“提醒”——“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同时,他每设一谜都要做似是而非的巧妙“提醒”。所谓“似是而非的提醒”,就是“你说这是提醒也可,你说这不是提醒也可”——这就形成红楼艺术中独特的“解谜之谜”。譬如,卷5“贾宝玉神游太虚境”中的册语册画就是整部红楼最大的“解谜之谜”;再如卷5警幻仙对宝玉介绍“迷津”的一段话是对“可卿与宝玉之谜”的“提醒”;再如卷38“薛宝钗讽和螃蟹咏”后,众人说“这些小题目,原要寓大意思”,其实也是这种“提醒”。而此次,作者叙述完薛宝琴十首〈怀古诗〉后,又轻描淡写似是而非地交待“大家猜了一回,皆不是的”;这也一种“提醒”。正如蔡先生察觉的一样。此前卷22制灯谜时,哪个不是贾政和大家猜出来的?怎么此番这伙人的智商就降到零点,一个也猜不出了呢?其实,作者是要借这句“含糊的文本交待”让读众由此愀然思索,从而“再猜”——这是曹翁氏创作思维的邃密与吊诡,是他“艺术大观园”的又一道风景线。那“皆不是的”,其实是作者对我们说“你们猜的(指“猜灯谜”),那‘不是’我真正写这十首诗的用意——再猜猜看”。

  

  (二) 远近皆有铺垫 直至“李氏姐妹的灯谜链”

  

  其实,这次制灯谜本来就与前番不同。前次,卷22是贾元春省亲意犹未尽传旨让宝玉和众姐妹制灯谜的,而此次是秉承贾母指示做灯谜的——深入分析其意义迥然不同。

  从世俗角度论之,元春指示是很重要的,有朝廷(政府上级)的味道。但从“红楼符号学”意义(即曹暗示给我们研究红楼的线索上)讲,贾母指示弥足珍贵;因为贾母在红楼文本中是“史”这一符号的第一形象代言人(第二是史湘云),其“所指”重度在“历史深远性”上。这一安排本身就已经把十首〈怀古诗〉“能指”意义推到“历史”高度。除此外,作者为这十首〈怀古诗〉出台,早就做了由远至近的铺垫,尤其对这些诗的意境“所指”范畴给予了由远及近的朦胧圈定。归结起来,关键的铺垫分远近各两种:

  1-结构形式上的——那卷22的“制灯谜”。其实,那次“制灯谜”的情节设计目的之一(当然不完全是此目的)就是为这次制灯谜乃至推出薛宝琴十首〈怀古诗〉灯谜做较远的准备工作。这也是红楼作者“草蛇灰线,伏延千里”的独特文本结构的又一例证。

  ——其目的是把“制灯谜”搞成“红楼生活化”,以掩盖后来的“藉此言大义”。

  2-意识认知上的——卷36在宝玉袭人的夜话中,贾宝玉对“文死谏,武死战”的批判。这其实也是为这十首诗中暗含的对皇道统的尖锐抨击做意识情绪上的准备的。

  ——因为有了那次相关红楼主题意识的“隐显”,我们才能较好地理解这十首诗的思想真髓。而这,只能等下面我对这十首〈怀古诗〉做翔实解析才能进一步谈清楚。

  3-人物形象上的——在较近的卷49卷50两章里,作者对薛宝琴——这一“红楼理想人物”、天外飞来的仙鹤进行了“突击式刻画”——1-年少(较众姐妹);2-貌美(像画中人);3-有才(诗写得好);4-随父游历四方(薛姨妈介绍和她自述的)。而这几点特殊性格都是为她和她的〈怀古诗〉出台做铺垫。同时也可以肯定,“薛宝琴”这一人物塑造的艺术目的之一就是为推出这十首诗的。有些低能的红学家一直乱嚷嚷“薛宝琴为啥没列入‘十二钗’”——他们完全不理解“金陵十二钗”在红楼中的悲剧意义,倒以为那是美女展列图,对宝琴这理想人物的“非红楼主流系”的艺术必然性一窍不通,毫无知觉。

  ——那是以旧时代“才子到处配隹人”的理念来品咂红楼艺术,岂能不南辕北辙。

  4-意境导引上的——那就是李氏三姐妹先制的四条非诗形式的灯谜和“湘钗宝黛”的一词三诗四首灯谜。这就由浅入深的给十首〈怀古诗〉的“意境氛围”搞了前台布设。

  ——而对这八个“灯谜”的意境分析,就不是三言两语的事。

  请往下看——

  从制灯谜顺序上,作者把这个“先”让给了李大嫂和她两个妹妹。

  曹氏这一安排,我有三点分析:1-李纨虽文化不高、基本不会写诗,但她负“管理”姐妹们的责任;像制灯谜这类简单文化活动,该给她和她妹妹一点面子;2-她“李”姓的谐音暗喻“里”与“理”,这暗示出此番制灯谜“里面”是含很多“道理”的;3-越是意义重大的事物,越须有“开锣前奏”——李氏姐妹这四条比较浅显的灯谜恰是此番有深意的制灯谜的引子;同时,对隆重推出的十首〈怀古诗〉将起到意境的补释作用。

  请看:李纨第一个灯谜“观音未有世家传”,打《四书》一语“虽善无征”。

  说来,这“虽善无征”四字,在红楼里的涵盖面极广。你既可理解为李纨的“守节(寡)之善”是无价值的,也可理解是说众姐妹“纯善之心”的无谓;更可说是指整个贾家(无论贾母的大度明察、王夫人吃斋念佛、贾政治家有法教子有方)是“虽善无征”的。当然,由此也就指向整个皇统社会——跟通本一贾(假)字的认识论是呼应的。再看《中庸》上本来就说“上焉者,虽善无征,无征不信,不信民弗从”——作者显然是让读众从“虽善无征”推及到整句话,勿忘“无征不信,不信民弗(不)从”的间接之意。

  李纨第二个灯谜“一池青草青何名”,谜底“蒲芦”。

  《中庸》中孔子说“夫政也者,蒲芦也”。该说,孔丘先生的这句话及其相关之语是极让人钦佩的,是最值得中国人深刻理解乃至传颂的——他把“政治”的肤浅性易变性,人治政治的不可靠性,说得再明白不过。孔子在此话前还解释说“文武之道,布在方策。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这“蒲芦”是形容“人治政治”的短命前景的。而伟大的曹雪芹恰恰借助这典籍,向读者暗示皇统政治的不稳定,如蒲芦一般。

  李纹的“水向石边流出冷”打一古人名——“山涛”(字:“巨源”)。

  该说,这条灯谜是前面两条灯谜之后,不可或缺的、“接力棒”式的灯谜——一个环节一层意思。“山涛”即“山洪暴发”,且还有“巨大源头”——试想,这种“山涛”对于“虽善无征”的“蒲芦”式的政治,难道还不是灭顶之灾嘛?作者的寓意还不明显嘛?

  ——这样做贯通释义,这三灯谜就形成一条完整的直击皇统政治的暗喻链。而这“李氏灯谜暗喻链”相当开宗明义的标题和主题,标示出后面十首〈怀古诗〉的暗喻向度。

  然而,红楼作者的艺术思维是成龙配套的。他并没就此打住。下面还有作者要表达的更深一层境界。李绮的灯谜“萤”,谜底“花”——又把社会底层的生命灵魂意义表现了出来。用现代话叫“草根精神”。因为这里有《礼记•月令》中说“夏秋之月,腐草为萤”的典故依据;当然,这也是不懂科学的古人对“萤”的形成的误解。于是,作者借用薛宝琴的嘴说“这个意思却深”——这又是从旁予以“提醒”。你既可以说这是指“红楼女孩儿们的青春生命”的“闪光”——也可以说这是红楼创作的大意图、曹雪芹的终极关怀。更重要的,这“萤”是在暗夜闪闪发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羽之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红楼梦   灯谜诗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03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5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