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之伟:法治与人治激战前沿之观察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2 次 更新时间:2012-07-17 22:15:54

进入专题: 法治   人治  

童之伟 (进入专栏)  

  

  被告达57人之多的黎庆洪等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集团案(以下简称黎庆洪案)正在贵州省贵阳市小河区人民法院特设在金戈路的红林文化广场审判庭进行。在那里,检控方、有时甚至是审判长,与受聘为被告进行无偿辩护的数十名律师进行激烈攻防,断断续续已达7个有余。有人士不无道理地认为,在以“小河”闻名于中国法律界、法学界的黎庆洪案审理场地,正进行着“中国法制史上标志性的战役”;还有人士认为“历史将会证明,本案一定会载入中国审判历史,也一定会载入中国法治的历史”。“小河”名副其实地成了今日中国法治与人治激战的最前沿。7月10日至13日,我受本人亦置身其中的“贵阳黎庆洪案法律专家顾问团”其他所有成员的逐一口头委托,前往贵阳小河慰问前沿律师、转达专业意见、旁听庭审,并了解相关情况。现将迄今为止我了解的基本情况和个人的感受形成文字,向委托我前往贵阳小河的江平教授、张思之先生等顾问团其他成员复命。此文也是对邀请专家顾问团的黎案相关辩护律师,以及律师观察团和关注此案辩护情况的社会各界人士做一汇报。

  

  一、黎庆洪其人和黎庆洪案之生成

  

  自2012年1月9日小河法院首次开庭审理黎庆洪案(二季)以来,时间已经过去7个多月,那里刷新了1949年10月以来多项历史记录,出现了不少前所未有的现象:全国88名律师受聘无偿为众被告出庭辩护,其中曾有4位律师被逐出法庭,20多位律师多次受到审判长口头警告,19名外地律师被受官方背地操控的当事人“不用”;有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律师被法官逐出法庭气极晕倒;主要被告被羁押近4年;组成了跨大都市支援该案律师的法律专家顾问团、律师观察团;另据杨金柱律师称,中央政法委、最高院、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全国律协以及相关省市律协领导目前均派员坐镇贵阳,而最高法院、贵州省高院、贵阳市中院主管刑事审判的人员也都在小河坐镇。

  读到这里,读者难免要问:黎庆洪何许人?黎庆洪案怎么回事?请容我简要道来。

  黎庆洪,男,1974年生,初中文化程度,家住贵州省贵阳市开阳县花梨乡,原是贵州少有的身家过亿的民营企业家,贵州腾龙宏升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私营企业)董事长,贵阳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贵州省第十届政协委员。黎庆洪最初的职业是大货车司机,开发矿业致富后酷爱汽车,先后买过一辆100多万元的宝马车和一辆300多万元的兰博基尼跑车,还出资600万元在家乡开阳县举办过赛车活动。据当地人说,黎庆洪性格比较张扬,但为人慷慨,事业惠及乡邻。

  对黎庆洪被抓的原因,社会上流传的说法比较一致。黎庆洪是在参加全国汽车拉力赛漠河站首日比赛回家后,于2008年9月10日被贵阳警方以涉嫌赌博罪刑拘的,稍后其父黎崇刚,其弟黎猛等16人也被指涉嫌不同罪名被捕。据黎庆洪的辩护律师周泽律师公开的说法,黎庆洪之所以被刑拘,是因为贵阳顶级权力人物欲从外围迂回调查时任贵州省政协主席的黄瑶(2010年12月一审被判死缓)。周泽律师说:“黎庆洪先于黄瑶被调查,办案人员多次讯问其有没有送过钱给黄瑶,以及有没有通过后者获得过什么工程项目等情况。”周泽律师还说,“我无法说清楚他们的遭遇有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是之前有关部门对此有怀疑是可以确定的。”

  黎庆洪被捕后,一方面,有人认为黎“从小都不是让人省心的孩子,尤其痴迷打麻将和赌博”,他亲妈也认为他“是一个败家子,最后还把全家男人都害进了监狱”。另一方面,花梨乡的街坊邻居却形成一份800人请愿书,当地有80%的人签了名,联名担保黎庆洪不是黑社会;开阳县人大常委会、开阳县民政局和花梨乡政府等机构也都出具证明材料,证明黎庆洪不存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等犯罪事实。

  黎庆洪原来以涉嫌赌博罪被刑拘,但后来却主要以组织、领导(“花梨帮”)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定案。贵阳警方确认贵阳的“花梨帮”涉黑,并确认黎庆洪是黑社会性质组织“花梨帮”的首领。2009年3月25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定,黎庆洪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赌博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采矿罪五项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19年,并处罚金30万元;其余16名被告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至16年不等。所有被告都不服一审判决,向贵州高院上诉。

  

  二、黎庆洪案的种种吊诡处

  

  黎庆洪案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恐怕首先在于它本身具有的一些吊诡处。

  吊诡处之一:因迄今尚不完全清楚的原因,黎案上诉期间被贵州省公安厅决定做大。2010年5月6日,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抽人员组成审查小组,对黎庆洪涉黑案件卷宗进行全面审查,并于2010年5月23日形成《关于审查贵阳市开阳县“花梨帮”涉黑案件的报告》,呈交由省公安厅某副厅长任主任的省“打黑办”。

  黎庆洪案吊诡处之二:黎庆洪案(二季)从侦查开始就由贵州省公安厅主导,重新强化侦查黎案是在相应的法院、检察院共同参与下合署办公决定的。我阅读到的可信官方文献资料表明:2010年6月7日,由贵州省公安厅副厅长任主任的省“打黑办”召集相关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司法等部门,“对黎庆洪涉黑案件开会研究形成意见,决定对黎庆洪涉黑案件撤回开展补充侦查。2010年7月1日,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XXX(实名隐去,下同--引者)同志在《贵阳市开阳县‘花梨帮’涉黑犯罪集团案件补充侦查工作方案》上作出‘同意XX意见,请XX并打黑办负责此案。人员要选好,工作要负责,时间要抓紧’的重要批示,为贯彻落实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XXX同志及公安厅常务副厅长XXX、副厅长XX同志的指示和省打黑办‘6.7’会议精神,省厅党委决定从全省各级公安机关抽调政治过硬、业务精通、熟悉打黑业务的38名民警组成‘7.1’专案组,成立黎庆洪涉黑犯罪案件补充侦查专案组,由省打黑办主任、公安厅副厅长XX同志任组长,厅刑侦总队XXX同志、厅刑侦总队打黑除恶专业队代理队长XXX、厅刑侦总队打黑除恶专业队正科级侦查员XXX同志任副组长,带领专案组民警全力以赴对贵阳市开阳县黎庆洪涉黑犯罪集团案件开展补充侦查工作。”需要说明,这里所谓“7.1”专案组,就是根据2010年7月1日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XXX批示成立的专案组。

  黎庆洪案吊诡处之三:在处理黎案的决定性阶段,执政党的的地方机构和地方国家机关违宪违法毫无顾忌。自2010年6月7日由省公安厅主导召集相关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司法等部门开会研究黎庆洪案形成“意见”和同年7月1日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作出“重要批示”后,各级法院、检察院就都成了省政法委、省公安厅的提线木偶。根据这种实质上是由警方召集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司法等部门合署办公形成的“意见”和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的“重要批示”,有关法院、检察院做了如下紧密配合动作: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7月12日将黎庆洪上诉案裁定发回重审,为补充侦查黎案做铺垫;稍后,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撤诉,为补充侦查黎案做进一步铺垫;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准许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撤诉,为补充侦查黎案做第三步铺垫;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撤诉后将黎案退回贵阳市公安局补充侦查,这是铺垫动作的第四步;贵阳市公安局将黎案移交贵州省公安厅,这是配合动作第五步;省公安厅把黎案交给“7.1”专案组。至此,配合动作全部完成,省公安厅“7.1”专案组在贵阳市公安局原侦查终结报告的基础上,开始对黎案重新做补充侦查,实即强化侦查。

  读者可以看到,在处理黎案的决定性阶段,中共贵州省政法委、省公安厅和其他公权力组织,几乎完全视宪法和相关法律为废纸,法院、检察院也都放弃了宪法和相关法律规定的基本原则。他们的一切活动,都只按省政法委、公安厅通过的工作方案或批示进行。至于宪法关于一切政党和国家机关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活动准则、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人民检察院独立行使检察权、法院检察院独立行使职权不受行政机关干涉等规定,在贵州黎案处理的决定性阶段全部丧失了效力,甚至根本就没有人提起。相关法律条款的命运,也与宪法一样。

  黎庆洪案吊诡处之四:就黑打方式甚至打黑对象而论,贵州与重庆极其相似。官方侦查报告显示,黎庆洪案补充侦查大体按如下安排进行:按照“异地用警、异地羁押、集中食宿、封闭办案”的原则,省公安厅“7.1”专案组制定了“科学”、严谨、高效的专案侦查工作方案,将办案地点选择在开阳县离县城4公里的麻子林山庄,按照省“打黑办”主任、公安厅副厅长、“7.1”专案组组长XX的要求,专案组实行集中食宿、统一培训、封闭办案,“7.1”专案组副组长XXX、XXX、XXX三位专案组领导靠前统一指挥。按照“7.1”专案组的整体部署,专案组按“三轮推进法”开展工作,第一轮(2010.7.28-9.30)通过动员培训后,重点开展抓捕,围绕漏罪、漏人、漏案、漏保护伞、漏追缴涉黑资产的情况,对羁押的黎庆洪等17名犯罪嫌疑人开展提审,针对审讯中反映出的新个案全面开展外查,全力开展黎庆洪“涉黑”资产的查证、追缴;第二轮(10.1-11.24)重点打击“保护伞”、围绕黎庆洪涉嫌有组织开设赌场、赌博等案件进行查证;第三轮(11.25-12.30)查漏补缺,收官结案。专案组扣押、冻结了犯罪嫌疑人大量动产和不动产。“7.1”专案组对前期已逮捕的黎庆洪“花梨帮”17名犯罪嫌疑人和新抓获涉案成员,围绕黑社会性质组织“四个特征”全面开展审讯,决心“不达审讯目的决不收兵”。

  需要说明的是,“麻子林山庄”的地位和功能相当于重庆的“铁三坪”,也是搞严刑逼供,但我感到残忍程度稍低于重庆的“铁三坪”。

  黎庆洪案由“7.1”专案组侦查终结后,是否按贵州省公安厅官员担任主任的省“打黑办”召集相关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司法等行政部门对黎庆洪案开会研究形成的意见和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XXX同志的“重要批示”处理的,外界迄今为止还尚无所知。

  黎庆洪案的第五个也是最为吊诡之处:按常理至少应该由贵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黎庆洪案,被交由贵阳市偏远的基层检察院审查并于2011年8月26日向一个基层法院起诉,由后者管辖审理。从已经显露的种种迹象和起诉书的内容看,贵阳显然在黎庆洪案开庭审理前又由某级政法委召开过由公安主导、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司法局长等参加的会议,拿出了更具体的“意见”,又有权力人士做过“重要批示”。因为,黎庆洪案从管辖、审查起诉到庭审的各分环节,都显然是事先统一协调好的,庭审只是在演戏。并且,这个过程从多个具体方面被操弄得怪怪的:

  1.由省公安厅副厅长担任组长的“7.1”专案组侦查终结的大案,既不交省检察院审查起诉,也不交贵阳市检察院审查起诉,而是交贵阳市偏僻的小河区检察院办理。

  2.省公安厅侦查终结的这个大案,一审不交省高级法院管辖审理,也不交贵阳市中级法院管辖审理,而是交贵阳市偏僻的小河区法院管辖审理。

  3.原案侦查、审查起诉和中级法院审理认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花梨帮”不知何以变成了“同心会”。

  4.“同心会”确曾存在过一年多,该会只有会员、会长,没有“兄弟”、“大哥”,不知起诉书何以把会员改称“兄弟”、把会长改称“大哥”。

  5.被告从原来的17人变成了57人,而这57人中居然还包括原来的7个证人,还有不少为律师取证、记者调查领路的“带路党”。

  6.该案所涉罪名似乎也见风长,实现了翻一番转个弯,即从原来的6个陡增到15个,其中黎庆洪的罪名从5个上升到7个。

  不少法界人士私下猜想,或许有关领导人是要通过扩大打击面展示政绩,或许他们是准备学重庆,创造条件杀富人立威并没收其财产和资产。

  

  三、本人赴黎案庭审现场的观感

  

  从10抵达贵阳小河到14日凌晨返家当日,我发出了26条微博,另有若干评论,报道自己的活动和观察感受。现将这些博文依发布时间顺序原文集中公布如下,其中仅在排列方面做了必要技术性调整。

  【贵阳报道1】受贵阳黎庆洪案法律专家顾问团委托,今晚乘这趟航班到达贵阳。飞机刚着陆。/贵阳黎庆洪案法律专家顾问团全体成员今与我逐一通电话,委托我前来慰问黎案全体辩护律师,向他们道辛苦,表达敬意。同时大家也向小河法院的法官和出庭的公诉检察官问好。与我通话委托我前来贵阳的顾问团成员有:江平教授、张思之律师、贺卫方教授、田文昌主任、赵长青教授、殷爱荪教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童之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法治   人治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514.html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