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纪苏:我所认识的吴法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50 次 更新时间:2012-07-17 14:55:11

进入专题: 微博约架   吴法天  

黄纪苏  

  

  我个人和吴法天没有过什么接触,只在什么聚会上见过一面。印象中个头不高,体格不壮,少言寡语,看着有些落落寡合。那次回来我们同乘一辆车,他先到的地方,我出于礼貌想跟他道个别,他头都没扭就下车了。

  知道他在政法大学教书,还知道他是位“五毛狗”——有位很知性的女性朋友发给我的短信,就是这么称呼吴法天他们的。前些时在网上见这位副教授跟某“著名评论家”在什么加油站附近“约架”,先是奇怪中国这是怎么了,接着便纳闷约架的怎么是他呢,不像啊。约架是文革时期“大喇叭”“牛屁股”之流的勾当,都断档四十年了。

  这次吴法天在公园门口遭群殴,我看了几个视频。视频中他被打翻在地,爬起来后说要跟人家“辩论”;再被打翻在地,被拉起来后仍说要跟人家“辩论”;再被打翻在地,被架起来后口口声声还要跟人家“辩论”。看到这里,感觉人都有点恍惚,仿佛自己的灵魂荡悠悠出窍,去附他的身体。附体后,“我”先将舌头咬断嚼碎,再从肋骨间扯下一根最古老的矛,然后爬起身,走进红色的雨里……

  这段内心活动让我楞了一阵。我在想,何为“勇”?谁是“勇者”?

  视频里,当那位大胡子打吴法天时,满场的男士“爷们——爷们——”地欢声雷动。大胡子的体积约为吴法天的两倍,其实不用出手,倒了都能把吴砸成残废。这样的以强凌弱能叫“爷们”?还有那些以众暴寡的人,跟街上运菜车侧翻、一拥而上哄抢西红柿的如出一辙。他们好意思叫“爷们”?尤其是在背后拍板砖在人前若无其事、明明打了人家还问天问地“谁打你了”的诸位,哪个女人敢托付终身?就是不小心已经托付了,今后不得买双正品跑鞋、没事就在跑步机上热身么?这些地沟油炼成的“爷们”也明白如此行径如此嘴脸会让他们在人格道义上沉入淤泥,给多少钱都没人愿意打捞,于是他们水花四溅,一齐游向在这个时代、在这个国家已然纤细得不能再纤细的那根稻草:怜香惜玉。他们也不看看那位“你大妈”是何等人物,那是双枪老太婆的光荣同乡。从周女士事前撂下的豪言“我抽不死你”,和她事后发出的捷报“鸡蛋两枚上脸,后背三腿,裆下三脚”看,周、吴间的强弱之势、胜败之迹明若青天白日。有这样的女士,就没有地沟油爷们当绅士当骑士的机会。

  周女士号称通过踢裆为吴法天做了男科检查,检查结果是“软的”——即不够爷们。其实根据我前面的神经科检查,那些围殴者们才真不够“爷们”,但周女士除外。比起他们,周女士更像个男士,她敢于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跟着警察去了局子,不知道现在出来没有,据说小孩都事先托给了别人。而那些护花使者,见到警察就像遇到魔术师,眼睁睁从“打丫的”、“掐死他”的绿林大侠,变成“我们是来辩论的”文化人及溜公园的老大爷。不过,周女士的勇做勇当也只可谓“血勇”,在这个女性日益男性化、社会日益野兽化的今天,并不值得弘扬。值得弘扬的是“义勇”。义勇的特点也是勇于承担,不过担的并非个人意气而是社会公义。那天有位跟周女士政见相同的章哲先生也匆匆赶往现场,他是来保护“弱”女子的,到了地方发现满不是那么回事,于是坚持原则、调整任务,全程保护吴法天,为此曾被撞倒在地。自由派人士笑蜀先生对此的评论是:“挺身而出捍卫被打者的基本权利,还自己所讨厌的人以基本公平,这是真正的勇者,也是真正的希望”。这话讲得真好,这样的自由主义才不是让人见了就想钻胡同的“自由主义”。

  吴法天属于哪种“勇”呢?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极端场合的极致行为坐实了他平日对法治的津津乐道,应该也算得上“义勇”了吧。吴的言论偶有粗口,但比起不粗口便不张口的众人,他显得相当的另类、迂阔、好欺负——周女士就瞧不上他那副“找抽的小样”。在这个道德没有、法律没用、戾气混着杀气的打砸抢资本主义年代,普通个体要想保护自己,比较有效的办法也就剩模仿畜类、冒充流氓了。如今的男女老少,嘴里不叼一堆男J女B什么的根本就不敢出门,出门就可能被人当老实人给欺负了。但这办法只能把个体暂时带出危险,不会把全社会带向平安。全社会的平安靠的是文明的准则。吴法天能在青一块紫一块的情况下坚持这个准则,不难能可贵么?不难你试试。我觉得很难,起码在那种情况下。我自己看录像后的心理活动,说明我也就在血勇一档。

  为群殴喝彩的诸君后来发现社会效果并不理想,于是一口咬定吴法天是在故意钓鱼。退一步说,就算他真是钓鱼,用自己的脸蛋、后背、尤其是命根子所在的“裆下”做钓饵,把食人鱼钓出如诗如画的碧波以警世人,不也是功在中流、利在两岸之举么?再退一步说,就算他立意不高,想借机让对手到大庭广众出丑,于是像凤姐毒设相思局,那谁又逼着瑞大叔非在那么多镜头前一意孤行,又是扒别人衣服又是脱自己裤子来着,怎么就不能临阵改学贾宝玉,别入多姑娘“多浑虫”的熊抱呢?

  要打吴法天的多是佩戴“自由主义”徽章的人。在他们的眼里,吴法天是“极左”是“毛左”。我这两天专门浏览了他的博客,文章并不多,主要是就具体公共事件去伪求真——他的专业就是“证据学”。如果不得不用东鳞西爪给他凑个“主义”的话,那么这位自视“中右”的教授离法治主义最近,离保守的自由主义不远,而从他那儿到极左毛左则要换好几回车。在此,我想提醒中国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吴法天这类人对于中国自由主义的积极意义。在目前的中国,对公权力的监督主要由自由派在承担,这点他们功不可没。但这监督若不被监督,也一定会堕落,而且已开始堕落了。这些年来,官僚集团掌握的资源日益增多,官员们为非作歹的条件也空前优越。这种局面一方面导致自由主义的合理性越发突出,另一方面造成一些“自由主义者”越来越不讲理,因为不用讲理他们也能,甚至更能,赢得喝彩。于是,没头没脑的歪曲真相、没心没肺的造谣滋事、没皮没品的哗众取宠,越来越像当年的大跃进,正在把顺天应人的民主监督事业一步步推向泡沫破碎的“三年自然灾害”。很多普通人已经开始觉得,既然这些人在台下都这么乌烟瘴气,那还是让贪官污吏继续呆台上吧。而吴法天们以责实辨伪替民主监督清污去垢,使其少点水分、多点理智,这明明是自由主义的益虫诤友,是其宝贵的自我纠错机制,自由主义者不送花送锦旗也就罢了,怎么就非要把他打成“五毛”,还要打翻在地呢?其实,一些自由派公知面对文弱书生被施暴毫无恻隐之心,他们那些二噁英一样的言论,什么“就是欠抽”、“打人不对,但打对人了”,倒真是中国自由主义应抓紧治治的口臭。作为对监督的监督,吴法天当然也需要监督,但你只能用言论监督他,不能用拳脚监督他。对吴法天不能用拳脚,对袁腾飞、茅于轼也不能。这是一条需要各方合力保卫的底线。堤防一旦突破,崩溃就不远了。

  我们在谴责暴力、呼吁理性的同时,也需要对社会暴戾情绪中所包含的正当性有所理解。中国的当国者,无论是毛时代还是今天,都犯了不少错误,造成不少苦难。作为对历史真相的理性探讨,当然可以取出算盘一五一十核定大跃进的具体死亡数字,但无论怎么核,那都是当国者领导出来的人间惨剧。对历次苦难的受害人及有关历史记忆的继承人,要能换位思考,同情他们的怨怼,可以希望但不能要求他们对中华民族艰难曲折的近现代历程多一些理性的认识。至于今天的官民矛盾,吴法天和他的朋友们在“辟谣”“打假”的同时,也要看到官僚集团大面积腐败、民众对其整体失去耐心的基本现实,对那些偏激不实之词在纠正的同时也心存几分理解。而不是把“五毛党”的帽子里外翻个面,贴上“带路党”标志,再扣回到对方的头上。

  吴法天被群殴事件,也是我们认识自己、他人和社会的一次机会。别错过了。

    进入专题: 微博约架   吴法天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488.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1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