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南海、中南海与太平洋——南海的边疆政治与国家理性的法政哲学背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97 次 更新时间:2012-07-15 08:25:26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国际理性  

许章润 (进入专栏)  

  

  南海涛急,舆情鼎沸,民间更是喊打喊杀之声一片。和战两难,进退维艰,专业人士自有判断。在下身役法学,此刻只想就其逸出效应,自外围作法政哲学的背景梳理,而为边疆政治和国家理性这一当下难题提供纯粹理论而非策论之思。毕竟,此事牵连南海、中南海和太平之洋,三水相连,一处比一处水深,哪里是随便说说的。

  

  一、“四喜四忧”:需要降温

  

  此次国内舆情开放,或者,有限度开放讨论南海问题,甚不寻常。央视第一频道晚间黄金时段设坛连线,八方名嘴,唾沫横飞,念经赌咒,以常识应对问题,聚拢了一般百姓的心,让万万人看花了眼。而据在下体认,恰恰是此等官方姿态和民间舆温,反倒让人感觉事到如今,别再煽风,适当降温吧。

  因为,其间缠夹着“四喜四忧”也。

  第一,喜的是当下中国,虽非铁桶,却为舆情严紧管控之邦,而南海风涛事关边疆政治、国家利益及其政治正确之大是大非,牵连于国家理性和公民理性,居然容忍公开讨论,甚至主动采取公共讨论的方式,一定程度上诉诸公共理性,可堪讶异者也。诸位,以中国之大,转型关口,问题成堆,“压力山大”,单挑此事说事,这本身就非寻常之事,耐人寻味之际不免让人浮想联翩。什么时候“中央”电视媒介就国人揪心的政体改革讨论过?从来没有过嘛!至于宗教和族群政治,民间反抗与知识界的异议,同样迫在眉睫,同样事关邦国大端,也未曾如此阵仗地诉诸传媒嘛!虽则如此,此时此刻,居然单就也仅就南海问题公开讨论,见仁见智,敞一个小口子,不管怎么说,总是好现象呀!

  但是,这同时也恰恰是令人忧虑之处。因为经此讨论,媒体火上浇油,民族主义发酵。民族主义本身是中性词,而为一切成熟国族之必要立国理念,但门槛较低,似乎人人皆能插嘴,这便鱼龙混杂了。草根不明所以,逞匹夫之勇,终不能应大局,史有明鉴。况乎以当今之世态,神州虎狼环伺,民族主义时刻蓄势,却不能嚣张,本不是什么高深大道理。否则,压力之下,情急之际,双方均无转圜余地,整个政治层和知识界政治盲动,则局势失控,台上台下皆非,上台下台都难。那时节,一尺水翻作一丈波,外人隔岸观火,坐收渔利。

  第二,喜的是此次讨论表明,政学两界,一般民众,对于国家利益边界的自觉前所未有。比诸“火红的岁月”动辄勒紧裤腰带“支援亚非拉”,将这个岛送给此君做礼物,让那个岛予彼公为飞地,徜徉于虚矫的世界主义乌托邦,而了无国家利益自觉,这股“南海潮”引发的公开讨论,说明邦国政治成熟多所提升。因而,对于国家利益的自觉,就是文化自觉,也就是政治自觉,而有助于政治成熟,表明“现代中国”的国家建构和国族心智成长,至此算是有点眉目了。凡此自觉,为成熟的政治社会和文明国族所不可或缺,也是“先成熟起来”的国族所昭示于天下者也。一日无此自觉,一日难言国族的政治成熟,终究是懵懂而脆弱的,经不住折腾。而折腾,始终是国家间政治的恒常主线。君不见,这大千国际,一种国家自助体的错综体系,哪天不在折腾!人性乖谬,人世沧桑,人生有常而无常,有以然哉,期以然哉,不得不然哉!

  但是,喜忧联袂。这不,正是在此,鉴于刻下政体,虽说“党指挥枪”,但军方坐大的可能性正在上升。而一旦军方在此掌握话语主动权,利用舆情逼迫当局有所动作的话,就大局而言,未始为福也。少说,也是军费之大幅提升也。实际上,最近几年,多多少少,中国已经于不知不觉间被拖到军备竞赛的轨道上了。历经一百多年七代人奋斗,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经济改革红利,究竟如何分配,我想,军队不甘置之度外。国家成长到这一步,利益边界拓展了,客观上也需要具备相应的军力,以护持这来之不易的果实。除此之外,尤有甚者,此番官媒大张旗鼓,连篇累牍,实予人产生有意将公共视线自“中南海”移至“南中国海”之感,就更是忧之所在了。虽则本心并非如此,而效果如此,恐怕怨不得别人如此揣度也。

  第三,喜的是南海潮涌凸显大国成长,已经到了让远乡近邻们不得不正视的地步了。的确,中国现在是大国了,不是区域性大国,而是全球性大国。这个人均GDP全球排名在一百开外的国家,经磨历劫,踉踉跄跄,终究是成长起来了。无论全球话题抑或地缘政治,没有中国的参与,在任何意义上,都是不可想象的。因而,权势与责任齐至,集体尊严与尊严政治意识随之水涨船高。体量大,一动一静,容易招风。周边小国产生了严重的不安全感,实乃情理之中。此为事端,亦为缘分,而恰恰是用力所在也。

  忧的是和战两端继续龃龉,长此以往,恐会造成国内的政治分裂。实际上,官民之间,军政之间,知识界和民众之间,乃至于左和右之间,“普世”与“地方”之间,此脉线索仿佛滋长,已有端倪。“社论”连连,总是无风不起浪。台岛政治弊在族群分裂,大陆若因此事造成政治分裂,则得不偿失。而且,更为严重的是,国内舆情告急,国际逼迫太甚,可能迫使中国提前摊牌,而情形似乎是有人盼着中国提前摊牌呢!——毕竟,摊牌是早晚的事,但在还不到摊牌的时候就让你摊牌,这便为难了。

  第四,喜的是南海问题年来日显,中菲黄岩岛之争直接面对面历时将近半年,不管是媒体、策论家们,还是知识界,其发声,其思考,表明中国的智识力量,以凝聚公共理性的方式,大踏步登场。实际上,晚近十年里,网络空间的诞生催生了一种新型议政方式,而这也是汉语思想的锤炼方式,更是提炼中国的国家理性的绝好良机。不管是专司国际政治的专家,还是一般外援的知识阶层,其所展现的智识力量,集思广益,影响着官民两界。这便是大众政治时代的舆情,也是一种平庸时代的政治情貌,优劣一体,喜忧俱在。尤其是一般民众,嚷嚷,很大程度上其实是跟着智识界、传媒和思想界的调子走,只是他们未必意识到自家所受的影响罢了。

  忧的是知识界也好,传媒也罢,虽说一定程度上展示了汉语思想的智识力量,但却存在着学理准备严重不足,依然欠缺政治成熟的问题。——例如,须知,国际法通常只是妥协政治的产物,至多,一种情境性的国际道义,万不可完全等同于人类普世公义。而且,公义与否,还要看是否切合邦国利益。十一段线还是九段线都讲不清楚,光嚷嚷“自古以来”如何如何,何以应对?以义愤应战政治,恰恰是大忌。国家间政治是道德力所不及之地,马基雅维理早已有言在先,洋人就是照此导师训诫行事的。由此,对于海洋法与国际政治的精深研究,对于区域政治和地缘关系的专家级人才的培养,争得话语权,汉语文明依然有待努力。老美对于《京都议定书》的拒斥,坚持美国大兵任何情况下不受国际刑事法庭管辖等等,无不基于一己私利,而骨子里则以国家生存及其利益最大化这一国家理性原理相撑持,哪怕由此撕破脸皮。——当然,手上有牌,才敢也才能不惜撕破脸皮。

  

  二、“国际维稳”:政府危机与政权危机

  

  手上牌不多,要顿时拉下脸来摊牌,就比较困难了。菲律宾小样儿,不懂这个道理,急了,不奇怪。相较而言,总体来看,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接近于做得最好”,但也不过是以“拖”字诀应对,就在于希望藉由“大国的成长”,慢慢地、自然而然地获得主动权。据专业人士言,不说十一、二艘,如老美,就是三、五艘航母往那儿一搁,谁还能怎么着。而航母如同水母,同样不是一天就炼成的。因而,刻下中国在展现政治意志上有所作为,已经给予世界为了捍卫核心利益绝然不惜一战的印象,但却又似乎不具绝然坚卓之政治决断力与军事决心,动机和结果皆在于此,甘苦杂陈。

  说到底,在“国家政治”与“国家间政治”两相互动的视野下,这里面牵扯到一个转型时段的“政府危机”与“政权危机”的问题。中国今天之所以奉行“国际维稳”(仿效国内政治中的“维稳”表述),因而,南海热应该降温,就在于百多年的中国转型到了关键时刻。换言之,“中国问题”所包含的发展经济-社会、建设民族国家、提炼优良政体和重缔意义秩序等四大指标,程度不等,均逐步多所兑现,尤以政体转型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照目前势头来看,不出太大意外,此事可望于一代人时间内,也就是二十年左右完工。因此,除非万不得已,不能随意打断这一进程。正是在此,一日转型未完,虽然政府秉具合法性,却难言政权的正当性,则风雨飘摇之忧戚,如同日头下必有阴影,总在心底盘桓。相比而言,但凡完成这一现代政体转型的国家,无论欧美诸国,还是此刻正处发展进程中的其他亚非民主国家,其政权的正当性高枕无忧,怕的只是政府危机。存在政府危机,却无政权危机,使得此类政体伸缩空间较大,转圜余地相对较多。因为,从整个邦国立言,大不了换一个政府接着干就是了。不管怎么换,政权在那儿立着,倒不了,不用怕。相反,则只能维稳,无论在国内抑或国际。

  说白了,今天中国不仅存在政府危机,而且,更主要的是我们尚未完成政体的现代转型,尚未建立起标领正当性的优良政体,因而,政权时刻处在深刻的危机和危机恐惧当中。所谓优良政体,不外乎“立宪民主、人民共和”这一普世模式适当予以中国化处理后的形态。中国现在犯难的是此,而非彼也。这是百年老帐,不是一夕浅疾,有待接续努力渐恪其功。刻下之所以奉行“国际维稳”,但也不敢放手实施,就在于搞不好不仅政府危机凸显,更要命的是政权危机降临。而这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本所在,也是为何三水相连,一处比一处水深的原因所在。今日剖析南海的边疆政治,不能无视这一重要的背景因素,盖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国家政治和国家间政治,原是声气相连,牵一发而动全身矣!

  

  三、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

  

  的确,世界正在考验成长中的中国的政治意志,到了一个关口。这里,把背景再往深里伸展伸展,回瞰一下“现代中国”民族国家及其国家理性的成长历史,有助于我们审视别人家的考验,摆正自己如何作为“正常国家”的位置。

  在本文语境下,晚近一个半世纪,略分三段。自鸦片战争到1945年,一百来年,是朝贡体系解体,中国作为弱势后发国族奋求生存的阶段。“救国建国”蔚为时代主题,救国必引致建国,建国需要建政,“立宪民主、人民共和”于是登场。有人说,“救国”从来都是一个伪命题,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小日本侵占了半个中国,难道是要将黄种人从白种人的铁骑下解放出来?自由主义教条滑落至此,夫复何言。话题收回来,在此时段,中国是所谓世界体系的陌生人和受害者,同时逐步了解、适应乃至于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这一世界体系。二次大战后中国蔚为“世界五强”,为此象征,也仅仅是象征。但是,只要一天存在“反帝反殖”,矢言“解放全人类”,就意味着并未屈服,也并不完全认同这一体系。人家先走一步,早已坐大,凭实力说话,没办法而已。

  从1945年到2008年,算是又一个时段。其间,可以分为前后两段。前一时段大约止于1980年代初期,角色类似于此前,后一时段逐步转化为既有世界体系的接受者与适应者,进而,以列宁主义政体搭上国际资本顺风车的二合一形态,成为现有世界体系的受益者。不过,搭便车搭到现在,做大做强,别人似乎警觉日甚,不安日深,提出的要求和制约之意便也就不再遮掩。当然,也无可奈何,双方都无可奈何。

  “2008”以后,是第三时段。随着某种“中国之世界”时代的来临,中国在一定程度上正以世界体系的塑造者角色进入大国博弈,话语权日益凸显,隐伏的矛盾渐多。有关气候变化的谈判,就是适例。说是塑造者,不如说是“共同塑造者”。当今之世,早无一家独断独行的可能性了,就连老美也不例外。

  在此情形下,今天的中国似乎多少有点像是1898年美西战争前夕的样子。那时候,美国崛起,欧洲列强似乎不太乐意接纳,可也无法不承认,还在考验这个新兴邦国的政治意志。最后,没办法,年轻的老美一仗打下来,将现在的南加州、弗罗里达州以及新墨西哥州等地全部吞并,悉数揽入怀抱,奠定了自己作为世界强国、甚至头号强国的地位。不妨说,美国的头号强国位置早在1898年的美西战争后已然奠定,“二战”结束不过为此举行了正式的加冕礼罢了。当年的西班牙早已沦落,年轻的美国拿它开刀,最终完成了大陆扩张,既展现了政治意志,又不会有太大风险,运气好,它抓住了运气。中国现在或许身处“美西战争”前夕,倘若哪一天没辙真要打一仗,最好的效果是类似于此,数十年后人们写回忆录说这一仗打得好;假若战败,哪怕是平手,其于中国成长的负面影响,怎么说都不过分。此事说易行难,手上有权,需要决断的主儿,此刻肯定比我们为难。

  朋友,瞻前顾后,五百年泱泱,“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到了嘛!

  

  四、邦国生存的国家理性

  

  此一最近时段,就是中国作为现代国家的建构趋于完成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许章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国际理性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388.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