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多俊:台湾民主的启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34 次 更新时间:2012-07-09 20:06:36

进入专题: 台湾民主  

漆多俊 (进入专栏)  

  

  一、台湾民主政治的实现及意义

  

  1、台湾民主政治实现的历程

  台湾已经基本实现民主政治,这是人们公认的事实,也为中国大陆多数人所认同。常听大陆人说:台湾民主政治进程领先于大陆几十年;或者说台湾的今天就是我们大陆的明天。

  台湾的民主政治的实现有个漫长的过程。孙中山发起国民革命,推翻封建专制之初,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为避免重蹈每推翻一个封建专制皇帝,又另立一个新的皇帝的怪圈,提出在革命推翻满清封建王朝之后不再设皇帝,而是实行民主共和,搞民主宪政。他设想中国的民主宪政实现的路大致分为三步:经由军政、训政到最后实现宪政。

  蒋介石继承孙中山的革命理想和遗训,可是在统治大陆的几十年中他始终没能实现民主宪政。这其中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客观原因是战火连年不断。可以说蒋介石在大陆期间简直没过一天和平安稳的日子。从北伐到同北洋军阀和后来其他军阀的战争,1931年开始的十四年抗日战争。此外还有国民党政府同中共的长期战争,从井冈山到延安,最后是四年全面内战(即“解放战争”),蒋介石国民党政府被打败,迁到了台湾。

  1946年国民党曾在大陆召开过国民大会,制定宪法,叫做“制宪国大”。当时共产党也准备参加的,也提出过一些方案。后来形成了一个宪法。1948年在南京又召开“行宪国民大会”。但在当时内战正酣时候,真正的民主宪政只是说说而已,是实现不了的。

  国民政府迁到台湾之后,尽管立即着手实行了一系列社会改革(如土地改革),但在政治上仍然不可能搞民主宪政,在战争状态尚未消除,加强军事管制情况下,延续着政治上的专制统治。国民党一党专政,对社团、媒体严加控制。社会矛盾日趋尖锐。早在1947年台湾就发生过“二二八”事件,1979年又发生反映台湾人民民主诉求的“美丽岛事件”。

  1975年蒋介石去世,强人政治基本结束,1987年时任总统的蒋经国先生决心推进政改,还政于民,实行三大措施:解除戒严令,取消军事管制;开放报禁,允许媒体新闻自由;开放党禁,允许成立政党。此前民进党是地下的、非法的,它的创始人许多都坐过牢。开放党禁后,民进党很快就变为公开合法政党了。

  正当蒋经国先生准备践行孙中山还政于民诺言时,国民党内部很多人想不通,有抵触。例如当时一位资深元老沈昌焕就提醒蒋经国:如果这么做的话,我们国民党就很难长期保持执政党地位。蒋经国淡淡地回答说:世界上没有一个能够永远执政下去的政党。正是这位国民党领袖表现出来的伟大政治家坦淡的胸怀和决断,终于使台湾露出了民主政治的曙光,开启了政治体制大变革的新篇章。

  蒋经国先生1988年去世后,李登辉接任总统,将蒋经国的改革主张通过制度加以落实。应当说李登辉在台湾的民主政治建设方面是有贡献的,虽然他后来在“台独”问题上有严重错误。1996年台湾实行第一次由全体人民直接选举总统,李登辉就任第一届民选总统。2000年的多党制总统竞选,曾经长期执政的国民党下野,民进党陈水扁胜选,并连任了八年总统。2008年的竞选,民进党败选,国民党重新上台执政。2012年大选国民党继续获胜,马英九连任,于5月20日就职其第二任总统。

  2、台湾民主政治实现的意义

  台湾民主政治实现历程给我们一些什么启示呢?概括地说起码有以下两方面:

  第一,这是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第一次实现民主宪政。从近代以来的中国革命来看,它首先在台湾地区实现了孙中山等革命先行者推翻封建专制,实行民主共和与宪政体制的革命理想,实现了一个大转折。如果再从更大视角来看,则台湾这一转折的意义更是非同小可,它是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上几次大转折中的一个新的伟大转折。

  有一位美藉华裔历史学家,叫唐德刚,他写了一本书叫做《晚晴七十年》,他不认可人类社会经历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这几个基本阶段。在他看来,人类社会的文明史至今经历了两次大转折。第一次大转折是由原来的部落社会、公民社会向专制集权的转变,这个转变在中国大致是从东周到秦汉完成的。中国的孔夫子等许多古时候的圣人都十分崇尚三皇五帝、唐尧虞舜,直到西周文武之治,那个时候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是大社会小政府,它是分权的,比较民主的,不是专制独裁。但是到了东周之后的诸侯列国就开始搞专制,讲武力。到秦始皇兼并六国,实现全国性的专制统治,汉朝进一步巩固中央集权制。这是第一个大转折,共经历了几百年时间。

  第二次的转变是从专制到民主的转变。它发生在什么时候呢?那就是从清末、辛亥革命一直延续到今天,已经经历了一百多年。我在有些地方的讲座中说:从分析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来看,这是由大政府小社会向大社会小政府的转变。如果说台湾民主宪政的实现是第二次转变的标志性成果,虽然它不是全中国范围内的,不是整个中华文明所实现的转变,但它是一个典型、一个代表。从这个意义上看,也就是从我们中华文明几千年文明史的这个角度上来看,台湾民主政治实现的意义就更为重大了。

  第二,台湾民主政治的实现是中华文明同普世价值的成功对接。在中国历来就有许多人以自我为中心,盲目自大。直至今天仍有许多大陆人,总是强调中华文明的特殊性和异质性,否认和拒绝人类社会普世价值,把国外许多经过长期历史检验证明为可行的成功经验和制度,统统贴上“姓资”标签;而对于自己那些不好的,正有待改革和完善的东西,却宣称为“中国特色”和“中国模式”,孤芳自赏,抱残守缺。在政治体制上,抵制所谓“西方式民主”,拒绝实行宪政。甚至公开提出几“不搞”。说什么这些都不符合“中国国情”,不服中国水土。对此,我们姑且不从理论上批驳其荒诞性,只要看看我国台湾情况就足以说明问题。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文明属于中华文明的一部分。既然台湾可以实行民主宪政,为什么中国大陆不可以呢?

  所以,台湾民主政治的实现对于大陆最重要的一个启示,便是台湾做得到的,中国大陆也应当可以做到,台湾可以实现同人类社会普世价值对接,大陆就也应该可以对接。它是大陆的一个榜样、一个模范。蒋介石退守台湾以后,曾经提出“反攻大陆”的口号,显然这是自欺欺人,他哪里有力量反攻大陆?后来他自己也不相信了。但是蒋介石说了另外一句话:要把台湾建设成为中国的“模范省”。我觉得这句话说得还差不多,看来真的实现了。台湾不仅政治上实现了民主宪政,其他社会问题解决得也比较好。生态环境没有遭到大的破坏。中华传统美德基本保留下来,民间伦理道德风尚也是今天我们大陆人要好好学习的。大陆去台湾的学生,交换生,他们说台湾人每见到你动不动就说“谢谢!”甚至看来并不需要说谢谢的也说谢谢。有人对他们说:人家说谢谢总比骂人要好吧!这是文明礼貌。还有人说在台湾宾馆走廊或在上下电梯碰上台湾人时,人家总要跟你点头问好;开始时还以为他们神经有毛病呢!因为在大陆,熟人相见还不一定打招呼,何况是生人呢。

  确实,台湾在很多方面都值得今天大陆人学习。这里我们主要是讲台湾的民主政治值得我们学习借鉴。应当说在这方面它也是中国的“模范省”。中国大陆迫切需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怎么改?有台湾这样一个榜样在那里。至于怎么学习借鉴,虽然不能照搬,但有这样一个榜样在那里总有好处,少走许多弯路。但这回大陆人切切不能再沿袭过去思维,犯过去的错误,以为他那里是算什么--“国民党反动派”的东西!我们社会主义的大陆怎么能向他们学习呀?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是我讲的第一个问题,台湾民主政治实现的历程和意义。

  

  二、民主宪政是世界各国政治体制发展的历史潮流

  

  台湾民主政治的实现是近代以来世界各国民主政治大潮流中的一个组成部分。纵观中外历史,我们不能不承认民主宪政是世界各国政治体制发展的主潮流。西方各国资产阶级革命推翻封建专制统治,建立了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他们制定宪法,依宪治国。宪法是干什么的?它的出现就是为了反对封建王权的专制统治,约束国家公共权力,维护民主的。

  近代民主宪政体制的发展,在我看来,迄今大致经历了这样几个高潮点:第一次高潮是刚才讲的近代西方资产阶级革命。从英国的宪章运动到权利法案,1789年法国大革命,1776年美国独立和其后南北战争等等,出现了一大批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为什么提到南北战争?美国的宪政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到南北战争才完成。第二次高潮是二战结束前后。这个高潮的主要特色就是民族独立运动、民族解放运动。民族独立以后也并不是全都建立了民主共和国,它有两种发展结果:一种是建立了民主国家。如印度,甘地、尼赫鲁建立了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另一种结果是建立“社会主义”的或君主制的专制国家,如中欧、中亚、非洲、拉美、东亚的一些国家。第三次高潮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前苏、东国家的解体,从专制社会主义,比如斯大林的那种专制,走上了民主政治的路。他们的民主制还有缺点,人们说现在俄罗斯老是普京和韦德梅杰夫唱“二人转”。但多党竞选的民主政治制度基本建立,只是还要继续完善的问题。今年大选普京当选以后为什么掉眼泪?他为终于胜选而激动,因为他也明白要接受全体选民的挑选,并不是铁定就是他能当总统。所以说那还是属于一种民主政治。第四次高潮应该就是2010年以后的西亚、北非的“茉莉花革命”或称“阿拉伯之春”了,发生了和正在发生着一大批国家政治体制的转变,包括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等,此外还有南亚的缅甸。突尼斯的变革直接导火线只是由一个小贩受到了欺辱而自焚引发的,一点小火星就燃成全国性燎原大火了。看来多容易啊!其实那里的社会矛盾激化,人民对专制的不满是长时期逐渐积累的。埃及的变革大家也熟悉了。我们在电视画面上看到穆巴拉克下台后被关在铁笼子里出庭受审的镜头,这几天又传说他在服刑中人快不行了,要死了。利比亚则是通过长达半年十分激烈内战实现了转变。叙利亚至今仍正在转变中。巴沙尔在反对派进攻以及西方的压力下,去年曾组织了29位法学家制定宪法,新宪法规定要搞多党制,在巴沙尔本届政权任期届满之后举行多党竞选,谁被选上谁上台执政。这起码也算是对实行民主政治的承诺吧;尽管如此,欧美一些国家还不同意,一定要立即把巴沙尔赶下台。现在联合国特使安南正在进行调停。我们门口的缅甸原为军政府,吴登盛倡导改革。外人评论吴登盛在2011年当选总统后前后判若两人,当选之后立即推出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包括与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的和解,同地方武装和其他反对派和解,下决心搞民主政治。当前,无论在北非、中东和其他地方,这一民主变革的潮流还未停止,大有继续扩展之势。值得大家关注。

  以上分析联系起来看就不难得出一个总印象:推行民主宪政的政治体制乃是一个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在这个潮流中,也许台湾的榜样对中国大陆来说更具有重要意义,其说服力更大一些。

  其实,中国大陆在1949年以前,也曾一度出现过实施民主宪政的曙光,虽然若隐若现,真真假假。那就是1946年国共重庆谈判及其前后一段时间。中共对宪政也并非从来就是反对的、反感的。早在延安时期中共高层也曾慷慨激昂、义正言辞地要求蒋介石政府搞民主宪政。在延安召开过各界人民宪政促进群众大会。毛泽东主席在会上说:宪政就是民主政治。周恩来、刘少奇、任弼时等人也慷慨陈词,抨击蒋介石国民党不搞民主宪政,信誓旦旦保证在革命成功后中共一定会“还政于民”,实行民主宪政。10几年前广东有几个年轻记者出了一本书,叫做《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为什么只说“出”书而不说“写”了一本书?是因为在该书中作者一个字也没有写,全部是把1942到1945年中共的毛主席、周恩来、刘少奇、任弼时的讲话、文章和新华日报的社论,汇编在一起,说他们如何如何承诺在共产党取得全国政权之后一定还政于民,实行民主政治。然而遗憾的是后来他们把那些“庄严的承诺”抛弃了,根本没想过还要兑现!

  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邓小平为首发动的改革开放,在经济体制改革同时,中国大陆的政治体制也有朝向民主化的些许松动,但进展不大。而到上世纪末年反而出现停滞和倒退。政治体制改革进程必然影响经济体制改革。近些年来经济体制改革也在停滞和有所倒退。有人把我国近来经济的下滑原因归咎于国际环境,其实我们更多地还应当从国内自身找原因,这里包括政改滞后所造成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倒退是没有出路的,倒退只会更加激化社会矛盾和冲突。前面说过,突尼斯一个小小水果商贩的自焚就引发了全国大变革,而我们今天这样的事件太多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漆多俊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台湾民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231.html

3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