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祖祥:“僭”——港媒的乾坤大挪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6 次 更新时间:2012-07-02 19:46:35

进入专题: 香港   新闻监督  

苏祖祥  

  

  “僭越”之“僭jiàn”,百度词典释义为:“超越本分,古代指地位在下的冒用在上的名义或礼仪、器物:~越,~妄,~伪(封建王朝称割据对立的王朝)。”由此看来,在古人眼里,“僭越”这个词只是贴在地位在下的屁民、刁民、草民或者小官、小王脸上的标签。这个标签一经贴上,往往意味着妻离子散,流放充军,满门抄斩,血流成河,株连九族甚至十族。而且,历来崇奉成王败寇的势利历史观的史书书写者,历来只是以在上位者之是非观为价值观的政治制度和理念(如果说还有制度和理念的话),一定会让这些“僭妄者”成为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永世不得翻身。

  感谢香港媒体!历史巨人的大手把史书翻到2011年,香港媒体写下新的篇章。港媒开始大规模的使用“僭建”一词,让我们认识到,“僭”并不是地位在下的底层民众的专利,“僭”并不是永远刻在囚徒脸上的金印。香港媒体作为一只可敬的牛虻,开始叮咬那些高高在上的衮衮诸公,并把“僭”这个意味着耻辱、冒犯、不合道德、不合正义的标签,贴在那些理应受到舆论监督和制度制衡的官员脸上,也算是为汉语的使用别开另一生面,更是给几千年不变的政治格局吹来一阵清新的风。

  维基百科如此描述这一动态:2011年香港楼宇僭建风波是发生于2011年5月的香港,多个知名人物被揭发于他们的住所有僭建物,而涉嫌违反法律。而香港特区政府处理这连串事件的手法亦引起公众关注。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认为政府高官接连卷入僭建事件,不但反映高官的政治意识不足,更反映高官个人操守有问题,富有却贪小便宜,明知有政治后果却心存侥幸。他强调屋宇署如果未能一视同仁,同时检控僭建的高官和市民,会严重削弱大众对政府的管治信心。

  申诉专员公署在2011年4月19日发表调查报告,揭开包括香港时任特首曾荫权在内的13位高官的物业涉及僭建的黑幕;随后,《明报》《太阳报》《东周刊》《苹果日报》《东方日报》等媒体穷追猛打。一年多来,据不完全统计,香港就有453条新闻在报道、分析这些公众人物的僭建丑闻。如此高密度、高频度的报道,也可见出香港民众对此事的关注度。此后,不管是虚与委蛇,还是真诚道歉,这些涉及僭建丑闻的人物都向公众有所交代,也可看作是民意难违、民意取胜、舆论监督、制度制衡的一次胜利。看来,汉人的脸皮并总不是天下至坚至厚之物,“知错即改,善莫大焉”的古训并没有完全被抛进垃圾堆。港人好歹为寡廉鲜耻、是非颠倒、率兽食人、神州陆沉的汉语文明挣得一点荣光。

  溯其本源,香港申诉专员公署以及港媒之所以敢于施展乾坤大挪移的手段,把专用于地位在下的民众头上的“僭”字,用来形容最高长官,不只是对一个汉字的超出历史常规的使用,更是用一种全新的理念和制度,保护民众权利、管住权力怪兽、守护人类文明的结果。其实,在汉语文明的源头,也有权利对权力进行制约的宝贵的思想资源:墨家、道家、儒家的天鬼监督、舆论监督、道德监督的思想,武力反抗暴政的思想,限制君权的思想,限制官吏权力的思想,限制政府权力的思想。(任海涛:《先秦诸子“限制权力”思想萌芽研究》)如此说来,民众并不总是“僭越”的天然盟友,真理并不总是强权的常驻代表。然而,令人痛心的是,这一宝贵的源流后来却好像流进沙漠的塔里木河那样,逐渐瘦瘠,逐渐干枯,没有能够润泽后世。在泛滥无边的权力之河里出没的,除了赢家通吃的鳄鱼,就是成王败寇的河马。《河殇》成为汉民族常常唱起的一曲挽歌。

  港媒此次妙用乾坤大挪移的手段,秉持太史传统,运用春秋笔法,亮“僭”指斥大佬,固然是以等级尊卑秩序为出发点的汉语话语权的一次华丽转身,更是各种文明交相激荡的结果。在亭长就是真理化身的国度,在反对帮主就是弥天大罪的地方,“僭”(以及“贱”)专为卑下者量身定做,对准草民定向爆破,只能是被诬为身份卑微、智力低下、道德沦丧的底层民众的代名词。查考“僭”的常见用法,很快就可以发现古希腊有“僭主”的说法。所谓“僭主”,出现于公元前7世纪的古希腊,是指那些未经过当时合法的政治推选程序而进行统治的人,这些不合法的政权篡夺者完全无视过去的任何政体及其传承,而凭借强权取得统治地位。后来,法国政治思想家贡斯当更进一步认为:僭主政治比绝对专制主义更可怕,“专制政治排除所有形式的自由;僭主政治需要这些自由的形式,以便证明它的颠覆活动是正当的,但是它在盗用它们的时候,又亵渎了它们”。(来自百度百科“僭主”词条)

  由于对人性的黑暗有着深刻的洞察,古希腊人只是试图建立最不坏的政治制度,并且没有把建立最不坏的政治制度的理想寄托在圣君贤相的身上,也没有把民众贬斥为犬彘不如的草民;相反,城邦公民具有广泛的政治参与权利,统治者受到诸多因素的制约——《伊利亚特》《奥德赛》《理想国》《回忆苏格拉底》为我们描画出上述图景。而“僭主”这一指斥君主之非的说法,更是奠定了以平视的眼光看待统治者的传统,于是,统治者并不高人一等、统治者和常人一样也有人性的黑暗等理念深入人心。

  “僭越”的对立面是固守本分,本分的确立必须靠宪政来确保。“无代表不纳税”的理念昭示着政府官员只是民众出钱聘请的服务者。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民众的归民众,政府的归政府。如果官员超越本分,那么我们就向港媒学习,谥之曰——僭。

    进入专题: 香港   新闻监督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004.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