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遥远:中国乡镇干部为何“里外不是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8 次 更新时间:2012-06-19 09:15:54

进入专题: 乡镇干部  

郎遥远  

  

  “陕西安康孕妇交不起4万元被逼引产”,成为焦点新闻。此间舆论纷纷痛批当地乡镇干部惨无人道的恶劣行径。迫于舆论压力,安康市政府公开道歉,3人被停职调查。陕西计生委召开紧急会议,强调“杜绝大月份引产”。陕西计生部门危机公关,可谓雷霆霹雳,给了公众和舆论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然而,此事值得深刻反思的,仅仅是计生国策在乡镇政府的荒腔走板吗?为什么大量上访矛盾和群体事件,经常诱发在乡镇政府?为什么大量违背宪法和国策的人治弊端,经常藏污纳垢在乡镇政府?为什么伤害“三农”的一桩桩、一件件经常发生在乡镇政府?乡镇干部失范失德的,绝非仅仅是“计生暴政”,而是还有更多。

  乡镇干部的违法行政,最容易引发民怨,最容易被媒体曝光,最容易让领导生气,也最易被党纪国法严惩。“两眼一睁,忙到熄灯”的乡镇干部,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疲劳,为何总成领导和民众两头不讨好的夹心饼呢?为何乡镇干部常常喟叹:“乡镇工作最难做”呢?安康计生事件,是偶发事件还是必然事件,是乡镇干部的渎职,还是长期以来的妄为?打开这些问号,比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应急处理,更有裨益。

  乡镇政权位于我国政权体系的基础环节,承担着管理辖区内乡村各项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事务的职能,在经济建设的最前沿、农村工作的第一线。借用一句乡镇干部的口头禅:“上边千条线,下边一根针”。乡镇政府有限权力承担着无限责任。当前多数乡镇干部都有共同的心声就是“芝麻大的官儿,巴掌大的权力,无限大的责任”。上级部门的行政命令、工作任务、考核指标最终都要层层下压落到乡镇头上。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卫生、司法、招商、交通、税收等多项任务要保质保量按时完成之外,诸如计生、维稳、安全、信访等名目繁多的“一票否决制”和“第一责任书”更是常常让乡镇干部叫苦不迭。“属地管理”下的权责不对称成为影响乡镇工作的一大难题。

  以安康计生事件为例,当事乡镇干部原本应该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为何会干强行孕妇打胎的恶行?一是以前一直这么做,习惯成自然;二是面对良知与饭碗,乡镇干部选择了饭碗。因为“一票否决制”可以把乡镇干部“否决”回家去。原本善意的“一票否决”,在行政实践中,往往演变成恶行的根源。计生工作的不择手段,上访工作的暴强截访等等,均源自简单粗暴、形式主义的“一票否决制”。

  乡镇干部的窘困,还在财政收入有限用钱地方却太多。当前许多乡镇领导都时常觉得“缺钱”。随着集资提留的终止和农业税费的取消,乡镇一级的财政顿时陷入困境、入不敷出。然而经济社会的发展却一刻也离不开资金支持,无论是迁村并点还是建厂办园,无论是筑桥铺路还是盖楼建校,无论是公共服务还是公益事业,离开了资金都将是空谈。单纯依靠上级财政拨付,维持机关运转尚且困难,更别谈产业机构调整了。许多乡镇领导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先想办法“化缘”。由此也导致了乡镇政府负债严重,乡镇干部垫款普遍、工资福利长期拖欠等衍生问题。乡镇干部不是特权阶层,貌似牛逼,其实苦逼。

  乡镇干部的问题,不是不作为,而是常常乱作为。根源在于乡镇干部综合素质普遍不高。由于乡镇条件艰苦,待遇低下,许多新考录的公务员千方百计调走,导致干部队伍结构失衡、人员老化、青黄不接、断层严重。由于多数乡镇干部素质不高、视野不宽、思路不新、能力不强,常常以工作经验代替法律原则,在各项“中心任务”高压下,行政乱作为就不可避免。

  乡镇干部的危机,是执政党的危机。基层百姓对执政党的形象,往往从乡镇干部身上去感知和强化。由于农业税的取消和土地流转的深化,村民自治的推广和民主意识的增强,老百姓对村集体的依附意识不断淡化,乡镇政府和村两委之间的关系也日趋微妙。乡镇干部如果不能在工作方法,发展思路、服务意识等方面转变角色、与时俱进,依旧沿用原有的方式与理念,当遇到征地、拆迁、计生、选举等涉及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敏感问题时,就很容易将冲突和矛盾激化,使得干群关系骤然紧张,甚至诱发一些影响恶劣的群体性事件。安康计生事件的外部诱因,即在此。

  “中心工作”是乡镇基本工作,既是行政命令,又分明像群众运动;像计划经济,又不离市场经济。一个又一个的“中心工作”,维持着乡镇政府的运转、农村的稳定和经济的发展,默默地见证着农村的繁荣与凋敝,富裕与贫困,繁荣和冷落,文明与野蛮。一旦“中心工作”来临,不分什么部门,不分什么身份,全体人员齐上阵,共同来打“中心工作”歼灭战。征地、拆迁、计生、选举等都是乡镇“中心工作”。既然一票否决,那就只能蛮横,甚至按照敌对势力法办了。在全员上阵的歼灭战面前,老百姓岂能轻易解脱?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乡镇政权的强与弱,乡镇干部的能与慵,乡镇工作的好与坏将直接关系到整个国家的长治久安与和谐稳定。破解乡镇工作难题的相关对策,见仁见智。但有两条,在中国社会转型、政治文明渐进的背景下,应该成为共识。其一是,依法行政,理顺权责。权力与职责相匹配。责任无限大,权力无限小,神仙也变魔。“一票否决制”往往逼良为恶,充满一股匪气,因此,完善政绩考核体系亟不可待。其二是,为政之要,首在择人;治国之道,务在举贤。乡镇干部官职虽小,但职责不小。优化乡镇干部结构,提升干部队伍素质,关系到基层民主法治建设。执政党的先进性,往往是在乡镇干部身上验证的。

    进入专题: 乡镇干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526.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