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睿超:《乌合之众》观后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036 次 更新时间:2012-06-12 10:37:42

进入专题: 乌合之众  

李睿超  

  

   《乌合之众》是一本研究社会心理学的著作,书中札记似的向我们阐释了群体的众多特点及其形成的因素。他分析了群体心理的种种特征,在整本书中,每一卷都有清晰的分析条理和较为严密的逻辑顺序,依次分析了“群体的感情和道德观”,“群体的观念、推理与想象力”,“群体的意见”,“群体领袖”等概念,不仅发出了与世俗不同的观念,而且对自己的见解怀有百分百的自信心,在精彩的分析下马上插入鲜活的例子,使得分析更加符合逻辑,让人信服。但是书中有些观点,我们也不能盲目的推崇,例如:群体就是有这种“脊髓中的本能”,而妇女、儿童和原始人都是不用大脑而用脊髓思考的动物,他们盲目、轻信、缺乏理智,感情丰富而毫无用处。对于勒庞如此偏激的论证,我们也应该理性的思考,对妇女儿童的歧视的观点是应该得到批判的。书中还存在意识形态和种族主义的错误观点。但是抛去它的错误观点不看,《乌合之众》对大众心理细致入微的剖析,还是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的,《乌合之众》在今天仍不失现实意义。日本民众为何会在战争中沦为统治者的战争工具?我国文化大革命时期为何民众泯灭良心,失去理智?在当今中国为什么会出现大量的网络暴民,如果你与他们的观点不一致,那么你就会被一批人被一个群体骂的体无完肤,甚至人肉搜索你,让你祖宗八代不得好死?个人到群体的心理变化看似难以理解、难以置信,实则有迹可寻,《乌合之众》在书中都做出了深刻的剖析。

   勒庞在书中充分的表达了他对群体的悲观态度,群体在书中被描述成狂热易变、容易轻信的动物。他们很容易做出刽子手的举动,同样也很容易慷慨就义,既会随意烧杀抢掠,却也同样表现得极其无私。群体在智力上总是低于孤立的个体,而在情感情绪以及由此引发的行动上,群体可能比个人表现的更好也可能更坏。总之勒庞是十分排斥群体,以及厌恶群体所带来的冲动,暴力,乃至低智的倾向。个体不论什么原因被吸纳到了群体之中,无论个体的智商有多高,情操多么高尚,一旦他成为群体的一员之时,群体心理就削弱了个体智慧,还减弱了个体本身的特征,异质因素泯没在同质因素中,无意识的力量占据制高点。群体呈现出来的品质特征一般都等而下之,这就是群体不能完成高智力工作的原因。在群体之中,每个个体叠加在一起只会让愚蠢增加,也不会让天赋才智得以凸显。如果群体中个体把各自最基本的品质汇聚,那么带来的必将是平庸而不是新颖的东西。

   书中提出了在群体中个体表现出来的主要特征有:

   ①人有意识的消失②无意识的横行霸道③思想和情感因暗示和交互感染的作用向一个方向发展④把暗示带来的意念立即付诸行动。

   在这里勒庞强调了群体无意识这个观点,群体中的个体只要有一个发出了暗示,

   那么这种暗示就是具有强大传染性的,暗示会很快成为群体的共识,并影响着群体的行为。

   从这一点上,我们今天的生活中可以找到许多例子,前几天我在当当网上买书,想买一些励志的书籍陶冶一下躁动不安的心灵,于是就打开了当当网开始挑选,但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买哪一本,于是我就点开了励志书籍那个分类,并且果断地点击了按销量来排列,排名第一那本书叫做《遇见未知的自己》,下面有将近快过万人的评论,评论从第一个开始就好的不得了,你知道的,现在网购看的就是评价,看的就是信誉,一本书下面的评论有过万条,而且百分之九十都是好的,你说你买不买?况且还是销量第一?在书店里你都看到了这本书带着畅销的标签,你说现在你还能不买吗?但是这本书到底好不好?

   我们知道,这本书之所以成为畅销书,是因为受众的喜好,从而导致了出版商把图书动向转移到了励志书籍和心灵鸡汤的方向,我们可以称之为受众的主动性;在实际的图书消费过程中,个人消费容易受到大众消费的影响,成为没有自我意识的乌合之众,渐渐的失去了对图书的自我鉴别而逐渐成为从众的迷失自我的微小粒子,我们可以称之为受众的无意识。而在从众中,个人因为有背后群体力量的支撑,任何一种行为都可以称其为理性思考的成果,尽管这种做法大部分是其非理性的思想或者是低于其个体思想,但其仍然被大众所接受。具体结合我的例子来说就是我本身可以选择一本适合我的励志书籍,但是我不自觉地受到评论网友这个群体的心理暗示,暗示我这本书很好,很适合我,于是我失去了自己的意识成功的收到了这种消费趋势的蛊惑,即使这本书不适合我,但是这么多人都喜欢都买了,那么我买就是正确的就是被大众所接受的。

   作者认为群体就是有这种“脊髓中的本能”,而妇女、儿童和原始人都是不用大脑而用脊髓思考的动物,他们盲目、轻信、缺乏理智,感情丰富而毫无用处。勒庞如此偏激的论证,我们也应该加以批判,大众确有其所说的无意识的一面,但是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之中,无数个迷失的个体如果不集中在一起成为群体怎么能够推动历史不断向前进步呢?勒庞的观点是:①这种做法不一定是群体中的个体自觉地按照理性所决定的,极有可能是受到领导者的鼓动,或是受到了某种煽动性言论或情绪的支配,才会促使群体朝着某个方向坚定的前进。

   ②而由群体形成的历史的结果不一定是进步的,很大程度上带来了杀戮流血与牺牲,这也就不算是功绩了。

   对于作者以上观点,我是不能赞同的,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看到人民群众在历史中的地位与作用,人民群众创造历史,无论这个历史是被社会精英或是某个领导人所鼓动带领的,我相信群体不可能像作者说的那样低智,群体中的个体也没有作者说的那么糟糕,如果没有了人民群众做这当中的坚强的后盾,社会历史是不会发展的,就像当年真的是历史与人民群众选择了中国共产党,带领我们各族人民拜托了列强们的侵略,姑且不论现在中共还是否是我们的选择,但在当时那个历史环境下,在革命先驱与人民群众的共同努力下我们才拜托了做奴隶的命运。

   也正如虽然我是非理性的选择了那本励志书,但是当我静下来静静的阅读书中的观点的时候,随着自我的慢慢消化,这本书的价值也就凸显了出来,况且是有很多人觉得它好那它一定也有它的过人之处,即使是乌合之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真正冷静的思考会使得这样一批裹着大众外壳的个体走向独立之路。

   在论述群体的冲动、易变和急躁的时候,勒庞认为种族自身一些特质可以视为我们一切情感的源泉。群体的躁动、冲动易变都在种族特质的影响范围之内。从这点我们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这一点上我们不能苟同。

   群体的轻信和易受暗示群体的轻信和易受暗示;群体不接纳质疑和不确定性,并且总是走向极端;群体的情感总是过多的;群体表现出来的道德可以比个人更高尚,或更低劣等观点也能深刻的解释当今中国的网络暴民,网络上无数个体组成的网络群体,他们所向披靡,所到之处不能听到任何反对意见和质疑,他们的感情激烈丰富,遇到逆他们者道德不再是束缚他们的工具,轻者围攻言语攻击,重者人肉搜索祖宗八代骂尽,群体里的个体享受到了群体的巨大影响力,因为人多势众,最后的结局就是反对者被骂的落荒而逃,而他们躲在电脑屏幕后面沾沾自喜终于可以一泄私愤痛痛快快的发泄了。在中国这种网络愤青网络暴民甚至是现实中的愤青,不就是因为某些共同的、偏激的、具有煽动性质的观点而自觉地走到一起,遇到不同的观点就冲拳出击把对方杀的片甲不留,我的印象里乌有之乡这个网络社区就聚集着一群极左观点的人,高歌着社会主义有多好,毛主席有多么伟大,一切资本主义的东西都是阴谋与腐朽的,只要有人对他们的帖子进行反驳就必然遭到他们这个群体的攻击,群体的心理特征和行为方式在网络社区里被表达的淋漓尽致;还有铁血网,好多次查阅资料上面都充斥着华人在海外是多么受凌辱和歧视,脏话连篇,一群打着爱国主义旗号的愤青聚集在这里,夸张地单纯的表达自己的爱国之情,随意对他人进行漫骂和人身攻击,这些都是网络群体时代的共同特征,那就是非理性的无数个体聚集在一起为了群体的信仰所进行的排斥与攻击。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到勒庞的这本名著的强大的现实意义。勒庞认为:同理性相比,是幻觉引发的激情和疯狂刺激着人们走向文明之路。尽管存在理性,但是推动一切文明进步的却不是理性。倒不如说,推动文明进步的依然还是各种情感诸如尊严、民族主义、宗教信仰、爱国主义以及对荣誉的向往。

   作者所探究的群体的领袖及其说服人的手段这部分内容,我很赞同,勒庞的这种思想明显是适用于政治领域领导统治群众的伎俩,与我国的文化大革命以及今天的政治领导有着密切的关系。历史和现实的经验告诉人们,以巧妙的伎俩雄辩演说,来迎合众人浅薄心理,慑服人心为要术,是领袖人物、群众操控者的基本手段。其实他们并非需要掌握什么了不得的理论,只要用一些具有煽动性标语口号或诗一般的语言,开动其控制的宣传机器长久反复的灌输,调动群众的情绪或欲望,便会达到统率思想征服民众的目的。

   文化大革命中的毛主席语录,文攻武斗,打倒一切。。。。。。

   但是现阶段随着网络化的发展,这种手段的效果不再那么明显,甚至有新奇的手法将其取而代之,如网络推手(小月月事件)、口碑营销(当当网淘宝网的营销策略)、大众点评(大众点评网和其他点评网的兴起)等等,领导对受众的蛊惑转变为受众对受众的宣传,让我们不得不再一次惊叹群众的力量。

   因为人们天生的叛逆心理,名人领导专家不再那么高高在上受人敬仰,这时,巨大的群体的力量则得以充分的体现,网络推手纷纷涌现,两年前很轰动的“小月月事件”、“凤姐、芙蓉姐姐”甚至是各种“神曲”都是网络推手在幕后运筹帷幄,把无知的个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不明真相的网民被裹挟进去成为对事件发展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的一员,每天阅读帖子的进度

   进行跟帖回复,密切关注事态发展,普通人用脑子想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作为网络大众却依然看得津津有味不依不挠,我就深受“小月月事件”的毒害,猎奇的心理看了初期作者的帖子,快把我恶心死了,可是我还是相信小“月月”是真实存在的,在网友的声浪中,我迷失了自己,依旧看着“小月月”的好戏在上演,后来结果可想而知,有网络炒作公司出来辟谣了,“小月月事件”只是公司炒作的结果,他要看看这么一个荒唐的人物到底会吸引多少网友的关注,有多少人会相信,结果我们却轻易地上当了。我们将对传统媒体的信任习惯性的拓展到对网络信息的处理上,不管网络推手发布的信息是否真实可靠,我们都轻易的成为助推者,助长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与发展。

   或许你认为他的思想过于偏激过于消极,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剂清醒的良药,保持自己的批判精神、怀疑精神,永远不要随波逐流。 如果我们承认马克思关于“历史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的论断是对的,同时承认勒庞在乌合之众关于“群体在心理学上是幼稚、无知、无理性且容易被利用的”。那么我们就可以轻易的明白为什么某些人总是强调“这是人民的选择”或者说“这是历史的选择”了。 中国共产党就是当时历史的选择和人民的选择,中共领导人沉溺于于自己美好的政治信条之中,在后期发展还出现了毛泽东这么一个核心似的“英雄”将这一切的信条、理念、信仰化为一种不可量化的“情绪”,才能使之最终被“群体”所接受。人民群众选择了中国共产党,被伟人巨大的声望所震撼,被伟人的魅力所深深折服,他们失去了自我意识,失去了自己思考的能力,惟命是从,主席就是神,不是人,领导人被盲目崇拜着,无论这种崇拜是群众发起的,还是领导人推波助澜的。勒庞认为声望的突出特点是彻底麻痹人们的判断力,将事物的本来面目掩盖,声望是征服群体的基本因素之一。这种观点我很认同。

   勒庞认为目前群体多变的见解主张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这一点也同样适用于当代中国社会,他认为这其中的原因有三点:

   第一:过去的信仰彼时能促进一个阶段性的思想见解,如今正在一天天地失去影响力,再不能像往昔一样有所作为。

   第二,群体力量不断增加,以至于愈发没有一个可以对它形成制衡的力量。由此,群体多变的思想见解—我们有所了解的群体特征,表现出来。

   第三,近来不断得到发展的报业,把完全对立的思想见解不断地呈现在群体面前。每一个特定的主张和见解都会产生一定的暗示作用,但它很快就会受到挑战和破坏,主要来自于对立主张见解产生的暗示,最后的结果是任何一种思想主张都难以普 及,他们很快就会从视野中消失。不能够让更多人接受,就不可能成为一种普遍 的信念。从而,历史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现象,成为这个时代最显著的特点, 即,政府在引导舆论上显得无能无力。

   作为我国政党、人民的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正逐渐失去它的影响力,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没有多少人去关心,人们只是去关心那切实关系到自己的利益问题;强权统治和思想控制相对弱化,群体多变的思想见解显现出来;我国当代媒体的发展,每天都把不同的对立的思想观点传递给我们,任何一种主张都难以普及,人们没有一种普遍信念。官媒说话没人相信,无外乎CCAV每天强奸我们的意识,领导人都很忙,外国普遍很落后,人民群众生活多美好。。。。。。大众媒体又乱象丛生,不知道该相信哪家之言,社会极度不信任,不信任政府,不信任他人,不信任的情绪弥漫着整个社会。食品行业危机四伏,没有可以吃的干净的东西,《心术》里有一句话说得好:毒死需要几十年,饿死也就十几天的事。让我们情何以堪啊~~

   作者认为:由于主导性力量并不存在,基本信仰的毁灭,最终的结局就是人们所有的观念无不存在深刻的分歧,这使得群体只对那些明确无误地触及他们直接利益的事情牵肠挂肚。

   讨论与分析使得所有的思想主张都丧失了权威的名分,它们的个性特征在迅速衰退,因为持续的时间太短以至于很难唤起我们的激情,现代人变得越来越迟钝。目前群体拥有无比巨大的力量,因此若有一种思想主张赢得了足够的声誉,并且让自己得到普遍的认可,那么,这一思想主张就会迅速拥有巨大的强制性力量,他会让所有的事情都屈从于它。普遍的不质疑,不确认。一个有群体占据主导地位的文明,几乎没有再延续下去的可能性。还有什么能延迟文明自身的消亡呢?也许只有好无定形可言的群体的思想主张,还有就是他们对所有一般信仰都不会触动的定力。我认为这段话也相当的经典。

    进入专题: 乌合之众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24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活着 一谶 2012-06-13 17:44:57

  麻木漠然?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