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锜:概念论1:《黑格尔概念论的评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25 次 更新时间:2012-06-03 10:09:43

进入专题: 黑格尔   概念论  

叶晓锜  

  

  概念 —— 在黑格尔的逻辑学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它是理念展现的普遍必然方式,其地位是至高无上的。

  第一,概念是理念的展现方式,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思维或存在的一切,都由概念所规定和联系,概念是它们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

  第二,概念是存在和本质的统一,抽象和具体的统一,主体和客体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现象和本质的统一,个别和普遍的统一,无限和有限的统一,自由和必然的统一,等等,一切规定都在概念的所在中,克服各自的坚执和限有,走向对立统一的更高综合。

  第三,概念是先于一切的自身绝对。在黑格尔的逻辑学中,概念绝不可认作是一种有着它的身世和由来的东西,概念是先于一切的先验之身,是绝对理念或世界精神创造一切的统摄方式。

  第四,概念是一个从抽象到具体的上升过程,从空疏到内容,从无到有,从有到规定和联系,从对立统一到更高综合的历史进程。

  第五,概念通过生命形式,认识形式和哲学形式,最终达到它的自我意识。即,概念在它的普遍必然的运动展开中,最终通过黑格尔的逻辑学而获得它的哲学的自我意识。

  以上,是我阅读黑格尔逻辑学概念论所获得的深刻印象。

  如何来评析、把握和承续黑格尔的概念论这份极为重要的哲学遗产呢?我在《概念论》的写作和探讨中所获得的见解是:

  黑格尔的概念论既有它的极为深刻的智慧和哲学洞见,又有着它的体系性问题。

  黑格尔概念论的智慧和洞见是:

  1、黑格尔认为概念是一切事物的规定和联系所在,这是黑格尔逻辑学的核心所在。人类是通过概念方式进行认知和实践的,并用概念这个普遍方式来表象事物、划分事物、规定事物、建构事物和联系事物的,在这样的意义上,黑格尔关于概念是一切事物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的哲学思考是极其重要的,这是我把黑格尔的概念论放在之首的缘由所在。

  2、黑格尔的概念论以对立统一为概念的运动方式,他认为一切规定,都是不可自我坚执和分离的。如,抽象和具体不可各自坚执和分离,本质和现象不可各自坚执和分离,内容与形式不可坚执和分离,等等。恰恰相反,在概念的架构中一切概念的规定都内涵“自我”和“非我”的互为依存和对立统一。如,“上”和“下”的互为依存和对立统一,没有“上”就无谓“下”,没有“下”亦无谓“上”,两者是互为依存的和对立统一的。

  3、黑格尔的概念论以对立统一的更高综合为发展。黑格尔的概念论承续了康德的先天逻辑范畴表。在康德的先天逻辑范畴表中,“全称”是“单个”和“复多”对立统一的更高综合;“无限”是“肯定”和“否定”对立统一的更高综合;“选言”是“假言”和“真言”对立统一的更高综合;“必然”是“可能”和“或然”对立统一的更高综合。在古希腊辩证法中,“合题”是“正题”和“反题”对立统一的更高综合。黑格尔在其概念逻辑中为我们演绎了:理念在其“存在”范畴,以“质”和“量”的对立统一获得更高综合的“尺度”,并进而由“尺度”出发进入到理念的“本质”范畴。在“本质”范畴,理念则由“实存”和“现象”的对立统一而获得更高综合的“现实”,并进而由“现实”出发进入理念的“概念”范畴。而“概念”范畴则是“存在”范畴和“本质”范畴的更高综合,是理念的最终实现和自我意识。在黑格尔的逻辑学中,我们看到了辩证法的真正价值和意义在于,它以对立统一的范畴进阶方式,使理念达到最终实现和自我意识。同时,赋予了事物总体的、历史的、联系的历史进程,以及历史进程和逻辑必然的综合。

  对黑格尔概念论,我们当紧紧把握二个基本点:第一,概念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第二,辩证法的核心所在,即对立统一和它的更高综合。

  黑格尔概念论的体系性问题是:

  1、在黑格尔的概念论中,概念是一种先于一切的先验之身,是没有它自己的身世和由来的。对此,我的不同见解是,概念并不是黑格尔所认为的那样是一种先于一切的先验之身,也不是一种没有自己身世和由来的天赋。概念在本质上是一种意识方式,这种意识方式有着它的生成的历史由来。

  概念的源头是人类的符号文化。按照一些美国学者的见解,人类的符号文化是从远古时代人类群体狩猎、采集和食物分享的生存方式中发展出来的,尽管这样的见解还需要进一步考证,但符号文化我以为必然是从人类生存方式的需要中生成和发展出来的。人类的符号文化,首先是声符,后来是物象符号,更进一步的是文字符号、数字符号、几何符号和艺术符号等等。正是符号文化的出现,逐步和经常地、偶然和必然地,在人类的心灵中生成了一种以符号为中介和表象,以指称和定义、抽象和概括为构造的概念能力,并由此造就了人类的概念意识。

  概念源自于符号文化,是一种以符号为中介和表象,具有指称和定义、抽象和概括构造的意识活动,这个文化进化的身世和由来表明,概念既不是先于一切的自我绝对,也不是没有自己身世和由来的先验之身,它是从人类生存的符号文化活动中诞生的。概念意识方式的功能是,它把种种经验感知制作和转换为概念认知,造就了观念、思想和知识,以及人类的自我意识和概念之物的创造,并由此把人类从动物世界的蒙昧中提升了出来,开创了人类的文化王国。

  2、在黑格尔以及与往的和今天的几乎所有的哲学家和学者看来,人类的心灵方式,即人类的意识方式或者是上帝的赋予,或者是人类的天赋,很少有人深入地思考和探讨地球生命意识方式的历史进程,不同的意识方式,以及人类的意识结构,特别是从来没有确立过这样的一种见解,即在地球生命史上,生命意识如同生命体一样,是一个生成、进化和发展的历史进程,这样的历史进程造就了不同的生命意识方式和人类的意识结构。

  3、几乎所有感念于精神能动的哲学家和学者都认为,既然精神具有感知、知晓、改变和造就事物的能力,具有目标追求的意志力量,为何不能进一步把整个自然、世界、生命、历史和时空的进程,视之为和理解为是一种精神创造呢?!黑格尔的概念论就认为,绝对理念是一种世界精神,它以概念的方式创造世界,造就了自然、世界、生命、历史和时空。

  人类早期的心灵普遍相信有一种神的力量主宰一切。中国古代有盘古开天辟地,女娲补天;古希腊神话世界中的诸神则坐镇穹宇、具有移山倒海、掌握人类命运的伟力,都反映了这样的见解。

  基督教的兴起和《圣经》的传播更使人们相信世界是上帝的造就。上帝创世,上帝创造了人类,上帝是万能的,他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而在黑格尔看来,神话和上帝的界说都不能严格地、规范地、逻辑地、思辨地、全体地、系统地、历史地、真确地说明精神能动,只有以绝对理念这个世界精神的能动方式,即概念的方式,通过概念逻辑的普遍必然运动,通过概念由生命方式到认识方式进而到哲学方式的历史进程和自我意识,才能为我们提供关于世界的哲学洞察,使我们懂得一切规定和联系都源自于概念,以概念为自己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黑格尔始终认为心灵、自然和整个世界都是世界精神的概念创造。

  黑格尔以概念创造世界的见解,初看起来是一种非常令人难以接受的头脑想象和虚妄,但仔细思考则具有它的极为深刻的合理内核。这个合理内核在于,人类的意识结构在其主导方式上是概念的,是以概念的方式表象、划分、规定、建构和联系事物的,对于人类来说,一切经验对象,都将被概念方式的所表象、划分、规定、建构和联系。黑格尔以概念为一切事物之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所内含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深刻的合理内核。

  在黑格尔和几乎所有的哲学家看来,人类的意识和动物的意识是完全不同的,人类是具有灵魂的生灵,而动物是不具有灵魂的生命。或者说人类的意识是具有灵魂的意识,而动物的意识是不具有灵魂的意识。这样的见解数千年来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人们的观念中。

  传统的观念从来也没有把动物的意识方式和人类的意识方式同等地、联系地放置于生命意识生成、进化和发展的历史进程中考察,把它们视作为进化链条上的不同发展形态。正如达尔文之前,人们始终认为人类高于动物,是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所创造出来的,是不可能和不屑于与动物为伍地处在同一条生物进化的链条上的,直到达尔文进化论的确立和传播才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观念。今天,在意识的问题上,只有我们把人类、动物、生物的各种意识方式放置于地球生命意识生成、进化和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加以考察,才能够破除人类意识的高高在上,把握人类意识的生成、由来和它的结构方式。

  人类的意识有它的内在结构:其底层是低等生物的反应意识,中间是高等动物的知性意识,上层则是人类独具的概念意识。反应意识和知性意识是经验方式的,它们构造就意识的经验感知;概念意识是文化性的,它造就了意识的概念方式,这种概念意识方式,以经验为根基,把经验感知制作和转换为概念认知。概念意识是人类独有的。这样,人类的意识结构,既有它的经验方式,又有它的概念方式,是以经验方式为根基的概念方式加入,以及概念方式和经验方式的统一。

  由于概念方式的加入,人类的意识结构获得了一种极为重要的概念逻辑能力,一方面,通过概念逻辑的运作,使得经验感知转换为概念认知,生成种种观念的、思想的、知识的和自我意识的概念建构;另一方面,种种概念建构的事物化反馈经验方式的求证,造就从自然之物的利用到概念之物的创造。两者,共同地造就了人类的精神建构和物质文明,使得人类获得了动物世界所没有的智慧和智能。

  既然生命意识是一种生成、进化和发展的历史进程,那么在这个历史进程中人类的意识方式同低等生物的意识方式、高级动物的意识方式一样,都是生命意识进化的一种过程形态,而不是生命意识进化的终结。也就是说,生命意识在其未来主客互为关系的变动,以及新的中介方式表象的生成和进化中,完全可能生成出一种既不同于反应意识、也不同于知性意识,亦不同于概念意识的新的意识方式,并由此造就新的生命的或非生命的意识结构和意识行为。尽管我们今天不可能预见未来将会出现一种怎样的新的意识方式和意识结构,但我们不能永远对此无所预感。如果我们的视野进一步投向计算机智能的发展,投向浩瀚的宇宙,又有谁能够说,在计算机智能发展的未来,在宇宙深处的某些地方,不会生成、存在和今天地球上不同的意识方式呢?!不会存在比概念意识更为高级的意识方式呢?!

  概念在本质上是一种意识活动,意识是一个生成、进化和发展的历史进程,人类意识结构是经验方式和概念方式的统一,这样的新的观念的确立,将使哲学从意识的即有和永恒不变的绝对中走出来,使精神的能动回归到它的历史根基和历史进程,使人类的智能回归到它的历史根基和历史进程。

  黑格尔的概念论之所以认为概念没有它自己的身世和由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黑格尔的逻辑学始终把精神视为一种高高在上的、先验的自我绝对,而没有把精神的建构方式,即概念方式视作为是一个历史的过程和进化的生成,这是黑格尔体系的缺失所在,亦是黑格尔那个时代的缺失所在,这个缺失至今仍然深深地、广泛地存在于人们的观念中。直至今天,在世界各国的学者中,特别在中国的学者中,始终未能见到任何一本关于意识是一个生成、进化和发展的历史进程的专著问世和这样的新的观念的确立和传播。

  4、近代西方哲学自笛卡尔以来,始终有着一种以普遍必然方式为绝对的情结。他们认为,普遍必然方式就是绝对的存在方式,它具有造就一切的能力,事物普遍具有它们的表象、划分、规定、建构和联系,在黑格尔那里是因为它们是一种普遍必然方式的绽出,即概念的普遍必然方式的绽出。西方哲学认为,普遍必然方式是真正的和确定无疑的知识基础,把握了普遍必然方式即意味把握了事物的本质的、本原的所在,人类理性的任务就是从普遍必然方式的寻求中达到事物的本质所在、本原所在和知识的绝对基础。

  在笛卡尔那里,“我思”普遍必然地存在于每一个个体的心灵中,“上帝”的观念亦普遍必然地存在于人们的心灵中,这样,“我思”也好,“上帝”也好,因为它们是一种普遍必然的天赋方式,因而就成为了事物的本质所在和本原所在,成为了知识赖以确立的绝对基础。

  在康德那里,普遍必然方式不能从经验中获得,也不能从自在之物那里获得,只能从人类的心灵方式中获得。人类以其心灵的普遍必然的知性方式和理性方式,给予事物普遍必然的时空表象和普遍必然的判断表象。在康德看来,心灵方式的普遍必然禀性,是认识的本质所在、界限所在和根基所在。

  而在黑格尔那里,概念是世界精神展开的普遍必然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黑格尔   概念论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405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