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资本输出要以强大军力为后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6 次 更新时间:2012-05-29 16:13:22

进入专题: 国家战略  

乔良 (进入专栏)  

  

  对于金融问题我只是一个关注者。先从阴谋论谈起。在我的文章《美国人为何而战》及前段时间我和陈志武教授有很长的一个对话(刊于2011年6月13日《经济观察报》)。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话题,就是在金融领域究竟存不存在阴谋的问题。不少人认为这是东西方观点的一场论战。尽管我们两人的对话比较心平气和,但两人的观点却截然相反。陈教授是典型的美国主流观点,国内的主流经济学界也基本上和陈教授的观点大同小异。而我则和他在每一个观点上都不同。后来我对他说,我们在基本的经济学原理上没有太大的分歧,但是我们在每一个具体问题上见解都不同。这只能解释为我们是站在不同的立场上表达不同的国家利益。

  我个人认为有阴谋论就说明有阴谋。阴谋论也只能是在阴谋消失之后才会消失。世界上空穴来风的事情有,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望风捕影。我个人认为阴谋论是搞阴谋的人专门设计出来的概念,是用来封堵那些怀疑有阴谋的人的嘴巴的。而这个办法居然十分有效。只要有人对阴谋有所怀疑,立刻就有人出来说你这是阴谋论。也有人说他瞧不起阴谋论,他认为规则就是这样:你必须愿赌服输,要么你就别赌。因为规则是公开的,对每一方来说都同样面对,所以也就是公平的。问题是谁在制定规则?在什么情况下制定的规则?在制定规则的时候,是不是敞亮的,是不是考虑到了所有参与游戏者的条件?而且,即使是公开的规则,在经过实践验证之后,它有没有修改的必要和可能?但事实上,所有的规则一旦实施,其结果都是“公车效应”:上了车的人不愿意下面的人上来;下面的人又想挤上车去或把车上的人拉下来。当中国有半个身子挤上了车,还有半个身子在车外的时候,我们当然不会同意人没进车里就开车的规则。怎么也得把门打开了让我全进去才行。所以,规则如果制定的不合适,我当然就会要求修改规则。现在很多人认为,愿赌服输就行。问题是,有些“赌”根本就不公平,我不可能完全参与到这种对我不利的“赌”里去。反过来他说你可以不参加“赌”。中国可以不参加“赌”吗?当你用全球化整合全球资源时,中国可能置身世外么?何况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会放弃中国单独搞全球化吗?全球化没有中国的参与,它就玩不转了。他要的就是中国的参与。要的就是中国把资源拿出来,把廉价产品拿出来,而且还得让你的工人挣血汗钱,还得压低你的出口产品价格,这才是美国要中国参与的“全球化”。这样的全球化是需要两个巴掌才能拍响的,一个是强势者的巴掌,一个是弱势者的巴掌,缺一不可。美国会反对中国参加全球化吗?当然不会,没有中国的参与,美国放弃的低端产业这一块谁来顶?美国人质优价廉的生活用品谁来提供?美国人近20年的GDP比过去200年翻了一番如何实现?所以,这里根本不是“有本事你呆在外面,别进来参赌”的问题。西方国家的全球化就是要把整个发展中国家全拉进来,剪你的羊毛,喝你的羊奶,最后吃你的羊肉。如果没有羊,全是狼,那它怎么全球化?全球化是羊和狼共同游戏。既然如此,怎么可能不让中国进来!而对中国来说,我既然参与进来,就不能只以羊的身份参与。我即使是羊,也必须是一只长角的羊。既然我进来了,你就别总拿狼的规则和我讲话,否则只会把我也逼成狼,如果你不想把我逼成狼,你就得考虑我的存在,考虑改变规则。这应该就是中国的基本态度,但现在看来,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确实还没有做好准备,不光是在金融方面。在其他方面,统统没有做好准备,没有做好准备,一只羊跟一群狼谈什么都是谈不通的,就金融问题谈金融问题同样谈不通。比如美国压人民币升值问题,这是个单纯的金融问题么?

  如南海问题,这一问题似乎和金融问题没有太大的关系,是几个岛礁被别的国家占领,我们国家不承认的问题。但事情真这么简单么?如果你把南海问题和欧洲危机、美国债务上限到期问题联系起来看,会看出什么端倪?为什么这三件事会相继发生?它们之间没有连带关系么?当欧洲人被债务危机搞得焦头烂额,中国人又被南海问题缠得自顾不暇时,美国的债务上限问题是不是就不那么扎眼,且处理起来也更从容一些了呢?想想欧债危机之前,高盛都做了些什么?再想想南海问题出现之前,美国对越南和菲律宾如何打气,我们就不难窥破其中的玄机了,我们国家现在金融力量不够强大,包括体制等不够完善,实际上仅仅靠3万亿外汇储备支撑你的国家地位是很危险的。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我们必须在别的方面加强自己,比如军事能力。美国利用它的军事能力支撑它的金融霸权和经济地位。我们弱于美国的很重要方面就是在军事上,这间接的使得我们在金融方面迈不出步去。所以,我认为我们应在在军事方面加大投入和倾斜,把步子放得更开,胆子放得更大,目标定得更高些。

  现实情况是中国现在成天被人折腾,发达国家折腾你,发展中国家也有人想折腾你,难不难受?当然难受。有没有解决办法?当然有。那就是你要学会折腾对手。下一步中国不光是产品要卖出去,企业和资本都要走出去,光让别人折腾你怎么行?中国正在进入资本输出期。但你的这个资本输出和日本1985年日元的资本扩张有很大不同。现在中国的资本输出是“中国美元”的输出,是拿中国的外汇储备在扩张,等于是在替美国扩张。因为人民币不是国际货币你怎么扩张?而且高外储带来那么多超发的货币,不国际化,你自己还不把自己憋死!所以人民币的出路最终是一定要进入全球流通的,在没有完成国际化之前,现在就拿仅有的3万亿外汇储备搞资本输出,最后肯定让美国人折腾完。所以,完成人民币国际化是很重要的。但是,是不是现在就立即国际化,倒确实需要细细掂量,审时度势,不必急于求成。这方面,我们自己没有经验,也谈不上教训,但一定要吸取别人的教训。1985年美国主导的针对日本的“广场协议”,压日元兑美元升值,从252日元兑换1美元,几年时间变成了80多日元兑换1美元。美国人当时的目标是通过日元升值打击日本的产品出口。可是,美国人并没充分考虑到此时日元已经完成了国际化。日元一升值,固然会影响日本的产品出口,可升值后的日元身价大涨,于是东方不亮西方亮,日本人抓住时机,马上掉过头来,出口日元,变产品扩张为资本扩张。这一结果使美国始料不及,仍然很难受。只好又掉转头来打击日本的资本出口,其办法就是抛出《巴塞尔协议Ⅰ》。有人认为在国际金融领域不存在阴谋论,要存在的也只是阳谋和规则。规则只有执行不执行,认可不认可的问题,没有阴谋可言。果真如此么?那么,巴塞尔1号协议在出台前算阴谋还是阳谋?美国人为了打击日本的资本扩张,让瑞士国际清算银行出面搞巴塞尔1号协议,名义上是为了防范全球银行的金融风险,要求银行必须有8%的储蓄准备金。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协议是专门针对日元的扩张势头来的。因为日本人在没有巴塞尔协议约束时,把自己手里的钱几乎一分不剩地投向境外,不顾一切地追求利润最大化。现在突然让它把8%的资本撤回来,你不是要它的命嘛?日本当然不肯在协议上签字,并且联合德国也不签。美国总不能因为别人不签字就跟它打一仗吧。但不打仗不等于不打金融仗。于是美国人脑袋瓜一转,回过头去找英国人,建议美英两国签订双边协议。按照道理,两个国家签双边协议,是你们两家的事,对别的国家没有约束力。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美国和英国签署的双边巴塞尔协议,最关键的是最后一条。其实它的全部协议就是为最后一条服务的,即:今后,凡与我两国银行打交道的任何国家的银行,必须遵守巴塞尔协议。想想看,全世界的银行还有哪家既不跟美国,又不跟英国银行打交道的?这一手确实厉害,日本只好乖乖就范。如此一来,美国用双边协议达到了多边协议的目的,最终打击了日本资本出口的势头。

  今天的人民币升值和当年日元升值的情况不一样,中国目前面临的局面比当时的日本要艰难的多。这不光是因为日本当时是美国的盟国,也不光是因为今天的中国与美国无论是政治体制还是价值观都有很大不同,更重要的是全球化的推进,使许多发展中国家都参与到了切分全球有限资源的进程中。中国现在面临的不光是与发达国家争资源、争市场,还要同发展中国家争资源、争市场。从三十年前“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变成了今天“我们的对手遍天下”。所以说我们比当年的日本面临的局面要艰难得多,也复杂得多。何况当时日本已经完成了日元国际化,它可以按下葫芦起来瓢:你打击我的产品出口,我马上可以转为资本扩张。今天,美国压人民币升值,其实就是看准了人民币没有国际化这一点。压你升值肯定会打击你的产品出口势头,而你的货币非国际化就出不去,就只能被活活憋死。所以眼下,人民币的升值不能听美国的,不能美国让你升多少就升多少,让你升多快就升多快,要由我们自己的时间表和路线图,但有一点不能动摇,就是人民币必须实现国际化。只有走完这一步,人民币升值才不再会有百害而无一利。

  最后我想强调的是,中国资本输出的态势已经张开,但你必须认识到,你还没有真正具备金融扩张的条件甚至实力。仅仅靠3万亿的外汇储备进行扩张,不久就可能被对手的阴险和自己的经验不足折腾光。看看当年美国怎样折腾日本,就会知道前边等着我们的会是什么。

  现在,中国企业走出去,资本走出去,为什么这么难?就是因为有一个国家始终在给你制造麻烦。我们原以为把钱拿到美国手没伸到的地方去投资,成功率会高些,比如说去苏丹。可你马上就会发现,美国人跟得很快,一个“达尔富尔”事件,就把巴希尔变成了国际通缉犯。巴希尔到访中国,美国公开指责,说中国在和通缉犯交往,让中国在国际上脸面无光。中缅关系一直不错,美国先是把它说成全世界最后一个独裁军政府,逼其进行“民主化改革”,逐步拉开与中国的距离。美国人打下阿富汗,主要靠的是巴基斯坦。击毙了本·拉登,美国要从阿富汗撤军,却在临走时要狠踹巴基斯坦几脚。为什么?就为了把巴基斯坦搞散搞乱,最后留给中国一个糟糕的不可控的地带,把这个包袱丢给中国。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中国和美国一样没有别的选择,美国在用它的军力实现它的目标。中国也应该提升自己的军力才行。未来十年,中国军力的提升,将会给国家包括我们的金融资本输出和资源能源的输入,带来更有利的一面,而不发展军力,则只会令我们国家处于更加被动的局面。

  

  (摘自《金融安全研究专刊》2011年第2期)

进入 乔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国家战略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86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