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丢掉幻想,披上狼皮,与狼共舞

——在“2011中国城市国资论坛——中国企业海外风险控制”大会上的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03 次 更新时间:2012-05-29 14:56:50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安全战略  

乔良 (进入专栏)  

  

  杨秋生:今天由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主办,我们举办专业化的论坛,很多专家都是从北京、国外和全国各地来到深圳,我们一起来探讨这个方面的问题,通过大家一起交流、探讨,希望对于我们中国企业走出去能够有所帮助。

  今天是周六,大家尽可能的放松一下,上午是主论坛,下午是两个分论坛,都有分别的具体内容。今天上午的主论坛有请第一位演讲嘉宾乔良将军。

  大家都知道乔良将军是我们国家的著名战略思想家,如果大家对这个名字不太熟悉,有一本书大家一定会非常的熟悉——《超限战》。乔良将军在这个方面研究的力作,而且对于世界军事思想,包括军事战略的研究卓有建树。乔良将军是空军少将,现任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研室教授,中国政策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我们希望在这里听到乔良将军的精彩演讲,他的题目是“丢掉幻想,与狼共舞”,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乔将军上场。

  

  乔良: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大家上午好,今天的演讲题目我做了一点小改动,叫“丢掉幻想,披上狼皮,与狼共舞”。为什么用这个题目?因为我确信这个题目对在座的各位会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各位都是企业界的精英,精英都是比较自信的,但自信的人往往更容易上当受骗。为什么说自信的人容易上当受骗?因为自信的人常常认为我这么棒的人还会上谁的当?其实越棒的人越容易上当,不自信的人反而会保持正常的怀疑态度,自信的人一旦确信了某个东西,或对某个东西接受之后往往深信不疑,因此,一旦在这方面出现认知问题,带来的错误也就会更大。

  比如说,谁比中海油更自信呢?结果它的盲目自信使它在收购优尼科时遭到了失败。又有谁比中铝公司更自信呢?但它在与力拓签协议时压根就没想到,自己会为澳洲的企业吹喇叭抬轿子。也很少有民营企业比华为自信,但谁能想到华为用200万美元收购美国的三叶公司也会碰钉子。同样,很少有谁比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更自信,但它收购澳大利亚矿业公司的时候仍然以失败告终。

  中国人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为什么屡屡遭受失败?这些年来中国正在逐渐进入中国式的资本扩张期,遇到挫折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很多人认为这是交学费,是在大风大浪中学习游泳必然要呛几口水,是步入国际市场必然要付出的代价。果真如此么?为什么所有人都在检讨我们的不足,却没有人怀疑所谓的市场经济本身存不存在问题?全球化本身有没有猫腻?而眼下,这是我们必须严肃思考的问题了,不光是反省我们自己的问题,也要想想对手有没有问题。因为现在你越来越有钱,你有3万多亿美元的外储。而眼下全世界都在盯着你这笔钱,从美国到欧洲,所有人都在盘算着怎样花销你这笔钱。我们自己又是怎样打算的呢?我发现没有人对中国的资本输出是一种非本币扩张这一点有足够清醒的认识,而这里面存在多大的风险一言难尽。正因为对此问题认识不清,我们的资本扩张从战略到策略上都存在问题。看一看所有经历过资本扩张期的国家,包括日本80年代日元升值,它的扩张实际上是本币的扩张,而我们现在的扩张不是人民币扩张,我们对外扩张是3万多亿美元外储的扩张,这笔钱数目不算小但毕竟是有限的,是经不起别人处心积虑的折腾,也经不起我们自己不断交学费式的打水漂的。

  下一步如何让中国企业走出去,我们起码在观念上应有一些变化。怎么变?是吃一堑长一智的变,还是从根本上转变?刚才我谈到精英容易自信,自信容易轻信,轻信容易上当。你以为自己对世界认识得很正确,一种观念你一旦从思想接受了它就会信奉它,结果很可能让你吃苦头的不是别的,恰恰是你对某种观念的深信不疑。比如说大家习惯了全球化这个观念,现在谁还有能力扭转全球化?虽然国内和国外都有一些人怀疑全球化,但一般都是从全球化给自己带来了利益损失的角度去怀疑它或否定它,很少有谁从根本上去质疑这一轮的全球化。不错,这一轮持续了近四十年的全球化,已然形成气候,看上去已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但趋势与趋势不同,并不是所有的趋势都是历史必然。有些趋势是可以人为推动的,比如我们现在人人谈论的全球化,究竟是历史的潮流还是时代的潮流?就很少有人深思,太多的人把历史潮流和时代潮流混为一谈,其实历史潮流是指那些必然要发生的事物,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时代潮流,却是可以人为地制造和操纵的。不信我们可以看一看,今年年底在巴黎或者米兰就会有服装设计师发布明年的潮流预告,结果今年冬天还没有过去,明年春夏季的潮流就已经在人们的观念中形成了。这说明即使是人为灌输的观念,也会左右人们的行为。

  全球化的潮流是历史必然吗?还是某些国家处于本国利益需求设计的东西呢?我并不想说全球化是某些人或利益集团老谋深算的设计,但是它最初确实不是全人类的共同需求。如果我们真正看清楚1971年8月15日这个日子对全世界的意义,看到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美国人从理论上拥有了无限印刷美元的权力之后,这时的美元就不可避免会溢出美国去全球寻利,也就是说它必然需要全球化,因为它在本国的流通已经不足以使美国人获得更多的财富,它必然需要向全世界扩张,需要让美元流向世界,让世界的财富流向美国,这时候全球化就成了一场运作。这是信用货币的天然倾向,当然我们也会扪心自问,人民币也会如此吗?也可能会如此,但眼下人民币还没有这种需求,所以产生不了这种溢出效应。我们有多少人真正怀疑过美元的溢出效应与全球化的关系?如果我们不怀疑它,热情的拥抱和投身于它的时候,我们已有并将有多少财富被推动这一进程的国家所拿走?

  我们有3万多亿美元的外储,我们得卖掉多少件2块钱一件的衬衣和芭比娃娃,才能累积起来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国的芭比娃娃卖到美国一件2美元,美国人往柜台上一摆,25美元。中国的一件衬衣,卖给美国人2美元;美国人转手就卖十几到七十几美元。从2美元到十几、二十几直到七十几美元,美国人赚走了中国多少钱?表面上看,二十多年里,美国对中国的贸易一直处于逆差状态,可这是一种绿纸换实物的逆差!正是通过这种逆差,美国人才能剪中国人的羊毛,才能占中国人的便宜,从中,我们也就应该能窥破全球化的秘密!美国从1776年建国到1990年这200多年的时间里,GDP最高达到7万亿美元,而从1991年至今20年时间,美国的GDP却达到了 14万亿美元,美国在过去20年里什么东西产生过这么好的经济效益?以IT业为龙头的纳斯达克泡沫2000年就破灭了,接下来是美国的房地产繁荣,带给美国的却是2007年的次贷危机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既然如此,是什么给美国近20年带来了如此高的收益?答案是,这和各位你们企业的产品不断出口有关。这是你们参与全球化的直接和间接的结果。

  接下来让我们继续质疑,如果全球化不是历史的必然,自由市场经济是不是历史必然?今天谁怀疑过从里根和撒切尔夫人执政时期开始在西方,然后在全球风行一时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呢?这种理论所主张的是要让那只看不见的手解决一切经济问题,是真实可信的理论吗?有人告诉你人人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加总的结果就是社会利益最大化。每个人都以为这个理论天经地义。结果是人人为我,人人寻求个人利益最大化,最后全社会的利益越来越大了吗?当人人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时候,两个人的利益加起来究竟是1+1=2或大于2,还是小于2?当一个人跟另一个人玩零和游戏,一个国家跟另一个国家玩零和游戏时,人的非理性常常战胜经济学理论中的“理性的人”,事实证明人与人,国家与国家之间玩零和博弈的结果,总是1+1小于2。

  当有些人告诉你咱们都必须按照市场规律、按照自由市场经济理论行事的时候,你会发现,恰恰是那些提倡这一理论的人常常不按照这个理论办。1998年香港金融危机,中国政府出手援助香港地方政府,狙击索罗斯发动的金融攻击。当时美国指责中国政府和香港地方政府违背了市场经济规律,不该使用看得见的手,当时何等理直气壮!但事隔十年,遇到同样问题时,美国自己又是怎样做的?它不是同样除雷曼兄弟(那是因为雷曼兄弟一直是高盛的死对头,而当时手握救助大权的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恰恰是前高盛的董事长。)没被列入救助名单,死在“看不见的手”上之外,其它的美国金融机构,从两房到AIG,从摩根到花旗,哪个不是被美国政府“看得见的手”救活的?当时,表面上它不救助雷曼,是为了不造成道德风险,但救助其他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们,就没有道德风险么?它不是都用那只看得见的手,一一救助了么?这种时候,美国人为什么不提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基本规则?难道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可以是两副面孔?所以,我们对于这些东西都不能盲目服从,深信不疑,任何理论它都是一种工具,有些人把市场经济理论当做信仰。这不是天真,就是无知。

  再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另一种理论:比较优势理论。这一理论是自由市场经济理论的派生物,并且听上去确有一定的道理,但它同时也是为让全球各国接受全球化和自由市场经济理论而延伸设计出来的辅助性理论。当这个理论进入中国以后,很多人都觉得很有说服力。想想看,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企业、一个机构可以眉毛胡子一把抓的去发展吗?要想发展,最好找到与别人相比你的优势所在,如果找到你的优势就会更快更好的发展,这话听上去没错,也的确会在短期内产生效益。按照这样的理论,美国人告诉你,中国人的优势在于人口太多,人口太多就业机会就少,就会出现很多人争一个位子,而为了这个位子,这些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低工资,不怕工作环境差,敢挣血汗钱。这种情况下你的优势是什么?就是你太适合搞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了,结果,美国和西方把它的大批“夕阳产业”、“垃圾产业”转到了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使你成为“世界工厂”,同时也就不可避免地被绑定在美国和西方为顶端和高端的社会生物链条上,成为它们的低端和下家。由此也就深陷出口依赖,外贸依赖的陷阱而不能自拔。不断超量开发自己的资源,破坏自身的环境,压低工人的工资,每一件出口产品还要以压低价格甚至国家补贴为代价,才能从美国挣到一点儿可怜的外汇。而美国则骄傲地向世人炫耀,它的优势就是可以生产美元,你们则只能生产用美元交换的产品。这是比较优势理论向你描述的人类社会的不同命运,这一理论就是教你如何认命!在这一理论基础上,人类第三次产业大分工完成了:以美国为一方,全世界为另一方,美国负责生产美元,全世界负责生产可以用美元交换的产品,这样,这一理论与自由市场经济理论一道,功不可没地保持了全球化经济不断向前推进。

  在很长时间里我们都对这些理论深信不疑,而它最后导致的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后果。从这些东西的背后我们看到的其实就是一样东西,无论是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全球化理念,还是作为补充的比较优势理论,主张它的人,在背后跟你玩的,都是零和游戏:你的失去,就是他的获得,这就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中国企业面对这一局面时的表现。在国内,中国很多企业都是狼,面对国内的消费者,很多企业——从央企、地方国企,甚至很多大型民企,都喜欢玩零和游戏,常常是把肉吃的连骨头渣都一点不给别人剩。但是一进入海外市场,我们这些企业就全都变成了绵羊,这是中国人的恶习。我谈儒家文化时就谈到,自从孔子提出君子和小人的概念之后,中国人的行为方式就一直很分裂,很二元化:在国内很小人,在国外很君子。而美国人刚好相反,美国人在国内问题上相当君子,在国际问题上则相当的小人,结果他的国家里外都获得了大利。我认为中国的企业要走出去必须改变这一民族习性。首先要做的就是披上狼皮,因为当整个世界按照丛林法则行事的时候,谁披羊皮谁就会被吃掉。

  各家准备走出去的企业,我不能给你们更具体的建议,但是我相信我说的这几点对你们一定有用。如果你对世界上很多东西抱幻想的话,你必定会不断交学费,四处碰壁。中国在处理国际问题上同样如此,很多人对于我们国家目前遇到的一些棘手的问题,如南海问题等都是有一些困惑的,应当说我们战略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失误,但为什么我们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同一个地区遇到麻烦?这说明其中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头,那么,错在哪儿呢?错不在战略上,错在策略上。我们没有能够实现战略的有效方式、有效途经,也就是说没有很好的策略。结果,没有很好的策略跟进的战略,也就是无法实现的东西了。企业也一样,你就这么天真浪漫地走出去,虽然方向没有错,战略上没问题,但走出去的路径是什么?实现战略目标的手段、方法是什么?对手会怎么对付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乔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安全战略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86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