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稼祥:权力继承的阵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25 次 更新时间:2012-05-25 20:16:56

进入专题: 权力继承  

吴稼祥 (进入专栏)  

  

  雾都事件,盲人事件,面条谣诼,某岛争端,渔民被抓……各类荒唐政治事件层出不穷,以致于美国某周刊把中国称为“谣言共和国”,某些西方政治家,称中国为“谎言与背叛的国度”。

  这一切,来自于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一个阵痛:权力继承变革。

  华夏民族在历史上,不算台湾和大陆当下,已经实行过3种权力继承制度,一是传说中的唐虞制度:禅让。禅让就是“天下”最高元首,在小范围内征求意见后,生前就把自己的位子让给选定的候选人,比如尧让给舜,舜让给禹,等等。

  二是大禹创制的世袭制度,最高元首不仅终身执政,而且死后将自己的位子让给自己的儿子,或兄弟。让给兄弟,叫兄终弟及,让给儿子,叫父子相继。更细致的规则是,在继承权安排上,嫡系优先于庶出,长子优先于次子……

  三是终身-接班制,毛泽东时代实际上实行的是这种制度,在任国家元首和党的最高领袖,生前指定自己身后的继承人。

  3种制度各有优劣。禅让制理念好,不是家天下,人人都有做元首的被禅让权,比如舜,就是个受迫害的贫民。问题是,容易发生继承权争夺,而且退休元首、在任元首、待任元首并存,各自的团队不发生权力争斗是偶然的,发生是必然的。随着社会发展,政治复杂程度提高,这种制度难以为继。其生存能力很差,即使在传说中,也只被实行了两次。

  世袭制的缺点是家天下,主权家族所有,优点是稳定,也叫一统。唯一执政者,唯一继承人。从公元前2070年帝禹登基,到1911年,近4000年,实行的都是这个制度。这个制度的代价是,龙椅上经常坐着完全没有执政能力的人。

  终身-接班制也有问题。首先,与共产主义理念相悖,其次,在权力继承上会出现“武大郎效应”和“荼靡现象”。最高元首为了自身安全,不能把比自己能力强的人定为接班人,怕中途搞掉自己,这是武大郎效应。因此,第二把手永远是个危险的位置:干不好,要下台;干得好,也要下台,因为让元首感到不安全。于是,不断更换第二把手,就成了这个继承制度下的常态。我在我的《头对着墙——大国的民主化》一书里,将这种情况称为“第二把手更换率”,中共历史上的所谓10次路线斗争,因此而来。随着元首老去,换上来的人,必定越来越无能,所谓“开到荼靡花事了,丝丝天棘出莓墙。”

  邓小平改革党和国家体制,废除了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恢复到类似唐虞“禅让制”的制度,不同的是,在任元首有明确的任期,虽然党章没有明确,实际上达成共识:一个任期5年(一届党代会),最多两个任期。不过,这个制度建立之初,就受到重创,始于生活会事件,继之街头事件,都是这个制度试运行期间发生故障导致的:指定接班人的人,和被指定的接班人,都遇到猛烈挑战。

  于是有新的共识,轮流指定接班人,从操作上,就变成了隔代指定:你指定这个人做继承人,那么,继承人的继承人则必须由我指定。比如,对于中共第2代领导人来说,如果第3代接班人算你指定的,第4代接班人,必须由我指定。那么第5代接班人呢,由于第2代领导人都逝世了,自然由第3代元首指定。这种隔代指定制度,好处是把党内斗争变成党内分权,这种分权可以被称为“延时分权”:每个宗系有权指定隔代接班人或继承人。不方便的地方是,每个在任元首的接班人或继承人,都不是自己人。他本人还没有什么,所有以他为核心形成的政治星系,都会惶惶不可终日。

  于是,在任元首为恒星的整个星系, 就有一种强烈的自保冲动。冲动希望导致3种结果中的一种:不让隔代继承人到位,1,最优,让自己的现任元首延期,2,次优,让自己星系的新核心直接接班,3,不得已,让隔代继承人,和自己选定的继承人PK。

  第3种结果,就被称为“党内民主”。但在军队非国家化前提下,党内民主容易导致军队分裂,十分危险。世界历史的惯例是,民主化从市民社会起步。

  当今世界权力继承的正常制度是,民选限任制。这个不用唠叨,希望不论是谁继承未来10年中国最高权力,请记住当前自己和国人的痛苦,早日把中国引导到正常国家轨道上去。

  

  2012年5月25日于北京两可斋

进入 吴稼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权力继承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7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