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明:中国为什么要建设法治国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68 次 更新时间:2012-05-21 21:49:45

进入专题: 法治   司法公正   依法行政   社会治理  

王利明 (进入专栏)  

  并分别拟定规划,确立各阶段的发展目标:第一,宪政制度建设规划。依法治国,首先必须是依宪治国。法治的形式性要求是,政府所行使的一切权力都必须来源于宪法的授权并受宪法的制约。实现依宪治国,不仅要全面贯彻和实施宪法,还要建立和完善宪法监督机制,使一切违反宪法的行为都得到及时纠正。此项任务可以具体分解为:公权力的分配和监督,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进一步完善宪法的监督和实施制度、预决算公开和监督制度、选举制度等。第二,立法任务规划。在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建立之后,我国还有很多具体立法工作有待完善,例如,加快民法典的制定、完善有关社会保障法、对程序法进行必要的修改等。再如,通过劳动和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来实现公民的社会性权利。第三,司法改革规划。在司法方面,应当逐步建立公正、权威、高效的司法机构,保障司法机关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应当继续推进法官职业化,完善诉讼程序、审判监督、执行程序、法律援助、冤假错案的纠正与赔偿等一系列制度;进一步完善法院经费保障、法官薪酬、培训等相关司法保障制度;进一步完善执行程序,化解“执行难”、“执行乱”的问题。第四,依法行政与建立法治政府。一方面,应当进一步界定政府与市场、社会的关系,厘定政企关系、政事关系;进一步压缩政府审批权限、明确行政权力界限、规范行政行为程序、加强行政信息公开,切实维护公民对行政机关的监督权利。另一方面,要进一步加强对行政相对人的保护,完善行政诉讼、复议等制度,逐步扩大对行政行为的司法审查范围和强度。第五,完善对私权的保护机制。公民权利的保护是法治建设的重要目标,这其中不仅包括公民的宪法基本权利的保护,也包括其他权利的保护。这就需要进一步完善立法、切实落实宪法关于基本权利的规定;努力降低犯罪率,规范多元纠纷解决机制,化解各种社会矛盾,充分保障公民的财产人身安全和私权。第六,法治的关键还在于引导公民树立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养成遵纪守法的良好习惯。为此,应当进一步加强普法和法治教育的力度,积极探索法治宣传新手段的运用,进一步改革和完善法学教育以及司法考试制度,为国家法治建设培养合格的法律人才。

  胡锦涛同志指出:“要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在全社会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不断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进程,实现国家各项工作法治化。”[47]共和国经过60多年的风雨兼程,经济建设和民主法治建设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正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崛起于世界的东方。但一个崛起的经济发达、人民幸福、政治文明的大国,也必须是一个法治的、文明的大国,一个和谐的社会也必须是一个法治的、文明的社会。

  

  王利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参考文献】

  [1]J. R. Tanner. Constitutional Documents of the Reign of James I, 1603-1625.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30.

  [2]沈家本:《法学名著序》,《寄簃文存》卷六。

  [3]《中国大百科全书?法学》,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4。

  [4]布鲁诺?莱奥尼:《自由与法治》,载《律师文摘》,2011(1)。

  [5]亚里士多德:《政治学》,北京,商务印书馆,1965。

  [6]孟狄士:《法律研究概述》,澳门,澳门大学法学院,1998。

  [7][11][19][46]卓泽渊主编:《依法治国理论学习读本》,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

  [8][16]郑成良:《论法治理念与法律思维》,载《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0(4)。

  [9]《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10]董云虎等:《世界人权总览》,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1。

  [12]张文显:《法哲学范畴研究》,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

  [13]Oliver Wendell Holmes, Jr.. "The Path of the Law". Harvard Law Review, 1897,10:457.

  [14]陈瑞华:《看得见的正义》,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

  [15]Maurice Rosenberg. "Devising Procedures that are Civil to Promote Justice that is Civilized". Mich. L. Rev, 1971, 69:797.

  [17]宋功德:《建设法治政府的理论基础与制度安排》,北京,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2008。

  [18]陈新民:《德国公法学基础理论》,上册,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1。

  [20]Lon L. Fuller. The Morality of Law. New He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76, chapter 3.

  [21]Randall Peerenboom. China's Long March Towards Rule of Law.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2.

  [22]《荀子?成相》。

  [23]蔡定剑:《被误读的新加坡经验》,载《南风窗》,2006(2)。

  [24]Steven Kautz. "Liberty,Justice and the Rule of Law" Yale Journal of Law and the Humanities, 1999, 11:435.

  [25][45]王振民:《法治:核心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载《法学论坛》,2011(2)。

  [26]《邓小平文选》,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27]郭为桂:《群众路线与现代中国的国家建构——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载《东南学术》,2011(4)。

  [28]傅军:《国富之道》,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29]蔡定剑:《法制的进化与中国法制的变革》,载《中国法学》,1996(5)。

  [30]王家福:《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健全法治》,载《求是》,1994(5)。

  [31]黄辉祥等:《农村社会稳定:现存问题剖析与实现机制探求》,载《东南学术》,2011(4)。

  [32]陈瑞华:《程序正义理论》,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

  [33]郑戈:《走出上访怪圈》,载《新世纪》,2011(29)。

  [34]周永坤:《信访潮与中国纠纷解决机制的路径选择》,载《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1)。

  [35][36]景跃进:《演化中的利益协调机制:挑战与前景》,载《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1(4)。

  [37]Richard Wilkinson, Kate Pickett. The Spirit Level: Why Greater Equality Makes Societies Stronger. New York: Bloomsbury Press, 2009.

  [38]Brian Z. Tamanaha. On the Rule of Law.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39][41][42]参见戴耀廷:《香港的宪政之路》,北京,中华书局,2010。

  [40]信春鹰:《中国国情与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载《红旗文稿》,2008(18)。

  [43]《IFC:中国营商环境全球排名由第83位升至第67位》,载《中国经济时报》,2008-04-24。

  [44]李林:《法治的理念、制度和运作》,载《法律科学》,1996(4)。

  [47]胡锦涛:《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  

进入 王利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法治   司法公正   依法行政   社会治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616.html
文章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京)2011年6期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