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坤:宪法与人名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3 次 更新时间:2012-05-19 23:56:21

进入专题: 宪法   人名   原因   逻辑  

周永坤 (进入专栏)  

  

  摘要: 宪法中出现人名有两种情况:一是宣示立宪者,二是宣示意识形态。“人名宪法”主要出现在东方,现行的“人名宪法”属于社会主义宪法和伊斯兰宪法。但是社会主义宪法的始祖及蓝本中并没有人名,社会主义全盛时期的宪法中有人名的也是少数。中国宪法中出现人名的冲动在1970年,完成在1975年《宪法》,高峰在1978年《宪法》,1982年《宪法》中人名的意义有所减弱。“人名宪法”的出现有复杂的原因,但东方文化中的个人崇拜及单一意识形态传统当是主因。在实践中,凡是在“人名入宪”的地方迄今还没有成功的宪政先例,这一现象或许表明人名入宪与宪法逻辑失洽。

  

  关键词: 宪法;人名;原因;逻辑

  

  1970年,全国政协开展学习讨论宪法草案的运动。那时,政协刚刚恢复,人人如惊弓之鸟,没有一个人敢提意见。梁漱溟开始没吭声,最后他说,我想我还是要提点意见。“他说,我这个人,对这个法,中国的宪法,从民国时代开始,就已经开始搞这个了。我看过英国的法,看过好多欧洲的法。这个法,宪法本身产生,它是为了限制王权,限制个人的权力,希望大家都按照这个法来做,这是法的本意,所以,是不能够写个人如何如何的。 我觉得这个宪法有欠缺。他没有直接点毛泽东,但是他点林彪……他说总纲上还写着接班人林彪。哎,我声明,我不是反对接班人,接班人外国不能有,中国可以有,这个谁要找接班人,谁接班,都是可以的。但是写上宪法,我认为是不妥的,道理就是我前面讲的,个人名字不能够写上宪法。……当时会场上的情绪,鸦雀无声,情绪紧张,你看我,我看你。其中有个委员提出说,这个梁漱溟放毒啊,这个毒放大了,这话你要在外头讲的话,要砸烂狗头的。”[1]这大概是1949年以后第一次关于宪法与人名问题的争论。当时,宪法中出现人名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表现,事实上是不可讨论的。所以1975年《宪法》在“保密”状态中通过时,未见有相关问题的讨论。现在怎么样呢?在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1994~2010年)中打人“宪法”搜索篇名,得到6971个结果,但是当以“人名”为关键词进行第二次搜索的时候,得到的结果却为零。[2]这表明期刊库中没有一篇论及人名与宪法关系的文章。甚至在百度中作相关搜索,只在“星岛环球网”里搜到一篇短文。[3]可见,宪法中的人名问题,还没有进入中国学者的视野,在世界范围内,也是个没有认真研究的问题。是这个问题不重要吗?不是,它涉及人们对宪法性质的认知,涉及对宪法价值的寄托,涉及宪法的社会功能定位及其实现,所以非常值得研究。本文的研究以实证描述为主,描述的对象包括现实与历史两种,描述的主要文献依据是《世界宪法大全》,[4]辅以必要的社会学与知识学的分析。

  

  一、宪法文本中的人名

  

  先对宪法文本作一个经验的观察,看看世界上的宪法有多少出现过人名。梁漱溟先生说没有,虽然不完全对,但是也没有大错。经查阅《世界宪法大全》,人名在宪法中出现的情况如下:欧洲与亚洲共有13部宪法出现人名。欧洲有2部宪法出现人名—1977年《苏联宪法》和1962年《摩纳哥公国宪法》,占欧洲宪法总数(32部)的6%。亚洲出现人名的宪法共有11部,占亚洲宪法总数(38部)的29%,[5]占所有“人名宪法”的近85%。宪法中人名出现的方式有二种,一是宣示立宪者,二是宣示一种信仰或意识形态。

  1.采取宣示立宪者方式将人名人宪的宪法有6部。欧洲的1962年《摩纳哥公国宪法》内中有“兰尼埃三世亲王”字样,其余的5部在亚洲。《尼泊尔宪法》有国王马亨德拉·比尔·比克·拉姆·沙阿·德瓦的名字,它以国王的名义“制定并颁布”;泰国宪法有国王普密蓬·阿杜德的名字,由他签署后公布施行。《卡塔尔临时宪法》有“卡塔尔国埃米尔艾哈迈德·本·阿里·阿勒萨尼谨昭告”字样;1962年《科威特宪法》宣称它由“埃米尔阿布杜拉·萨利姆·萨巴赫”用真主的名义公布。《马尔代夫宪法》很特别,它的序言部分包括了宪法史的内容,内中列了一大批人名,包括政府成员,不具有意识形态意义,也归入这一类。这6部宪法中只有一部实行共和制(《马尔代夫宪法》),其余的均为君主制。

  2.采用信仰或意识形态宣示方式将人名入宪的宪法有7部。其中欧洲1部,亚洲6部。1部欧洲宪法是1977年《苏联宪法》;6部亚洲宪法分别是:中国1982年《宪法》、1972年《朝鲜宪法》、1983年修订的《蒙古宪法》、1980年《越南宪法》、1982年《土耳其宪法》和1979年《伊朗宪法》。前5部宪法都宣示遵奉马克思列宁主义,再加上本国领导人的名字。1982年《土耳其宪法》的序言有“无与伦比的英雄阿塔图尔克确立的民族主义观念”的规定,1979年《伊朗宪法》称“伊马姆霍梅尼领导”。

  从上面的描述可以得出如下几点结论:第一,世界主流宪法中确实没有出现人名,无论是作为习惯宪法的典型—英国宪法,还是作为制定宪法的典型—《美国宪法》都没有人名;第二,出现人名的宪法主要在亚洲;第三,从宪法与政体的关系来看,人名出现在三种宪法中:社会主义宪法,君主制宪法和设立国教的宪法;第四,宪法中出现人名的方式有两种:绝大部分出现在序言中,个别出现在宪法正文中,如1972年《朝鲜宪法》第4条。

  因为第一种形式出现人名的目的在于陈述宪法的制订者或颁布者这样一个事实,本质上属于公布宪法,不是宪法文本的正式内容,所以下面的研究将它排除在外,只研究以意识形态宣示为目的出现人名的情况。为研究这一问题,必须引入时间之维。

  

  二、人名入宪的历程与现状

  

  出人意料的是,世界上第一部出现人名的宪法在中国,那是1946年《中华民国宪法》,这是一部共和制宪法(起码它宣称如此)。这部宪法于1946年12月25日国民大会制定,1947年1月1日国民政府公布,同年12月25日生效,它有一个简短的序言,内中称:“中华民国国民大会受全体国民之付托,依据孙中山先生创立中华民国之遗教,为巩固国权、保障民权、奠定社会安宁、增进人民福利,制定本宪法,颁行全国,永矢咸遵。”究其源,这一宪法以“五五宪草”(1936年)为基础,它的这一宣示几乎是“五五宪草”内容的照抄。[6]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五五宪草”没有能成为正式宪法。1946年《中华民国宪法》于1949年在中国大陆已经失效,目前只在中国台湾地区生效。[7]这部宪法开人名入宪的先河,且它有宣示立宪者与宣示意识形态(三民主义)的双重意义。

  前述7部以人名宣示意识形态的宪法(不包括1946年《中华民国宪法》)中,除一部为伊斯兰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宪法(《伊朗宪法》),一部为刚刚从伊斯兰传统中走出来的国家的宪法(《土耳其宪法》)外,其余5部均为社会主义宪法,且它们将人名入宪在社会主义宪法之后,明显受到社会主义宪法的影响。因此,下面我们侧重讨论人名在社会主义宪法中出现的历史。

  由于“人名宪法”主要属于社会主义宪法,且它真正传播开来也是受到中国1970年《宪法(草案)》的影响,人们或许会认为“人名宪法”是社会主义宪法的特色,其实不然。社会主义宪法是在它面世54年之后才将人名人宪的。社会主义宪法发端于1918年《苏俄宪法》,它没有人名,第一部以“苏维埃”命名的宪法同样没有人名。1924年成立苏联,为使这个政治体取得宪法上的正当性,新成立的苏联制定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根本法(宪法)》。这个宪法突出了人权保障,增加了一个序言—“被剥削劳动人民权利宣言”,内中也没有人名。为后世社会主义宪法蓝本的1936年《苏联宪法》还是没有人名。1936年,苏联宣告建成社会主义社会,因此制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宪法(根本法)》,这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宪法,前面两部宪法只能算是“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宪法”。这部宪法是在斯大林大清洗中制定的,外界谓之“斯大林宪法”。按照权力的逻辑,为以宪法的形式强化斯大林的权威,人名人宪但乎理所当然。但是这部宪法还是没有人名。二战后东欧建立了一批社会主义国家,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的宪法以1936年《苏联宪法》为蓝本,它们都没有人名。即使在苏联1977年向中国学习将人名人宪的时候,这些国家仍然没有跟进。

  社会主义宪法中出现人名的尝试肇始于中国的“文革”。1949年以后中国第一部临时宪法意义上的文件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这个纲领中没有人名。1949年以后第一部正式宪法(1954年)中依然没有人名。要知道,1945年中共七大将毛泽东思想写入了党的章程,使其成为全党的共识,并作为全党的统一指导思想。在这种情况下宪法仍然没有毛泽东的名字,这表明,当时的领导人还是区分宪法与党的文件的,这样的做法明显受到西方宪法观念的影响。当然,主要是1936年《苏联宪法》榜样在前。

  社会主义宪法中出现人名的实践始于1970年中国的宪法修正草案,完成于中国1975年《宪法》。1970年,刘少奇等老革命被打倒,造反派夺权成功,全国成立了“革命委员会”。为用宪法形式将“文革”正当化,中共中央和中共文革小组起草了《宪法修改草案》,这部宪法草案在序言里说:“毛泽东主席是全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是我国无产阶级专政的元首,是全国全军的最高统帅。林彪副主席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是全国全军的副统帅”。1970年9月12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要求:“广泛地组织人民群众进行讨论,提出修改意见”并“请各省、市、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和中央军委将群众的意见集中起来,于九月底报告中央”。[8]结果当然是全国人民“一千个拥护,一万个拥护”。1970年9月,该宪法草案由中共九届二中全会通过。原计划在次年召开的第四届全国人大上通过此草案,使之成为正式宪法,但不巧的是,1年后的9月13日林彪失事,没了“副统帅、接班人”,四届人大只好延期召开,这个宪法草案也就无限期搁置。

  中国人名入宪的暂时失利,并没有使人们停止人名入宪的努力,人名入宪的做法在东邻得到响应,并且由它捷足先登。1972年,朝鲜在中国之前第一个将人名写入社会主义宪法,开创社会主义“人名宪法”之先河。这部宪法中出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主体思想”字样。可能因为当时金日成尚健在,所以只提“主体思想”,没有出现“金日成”之名。这部宪法在金日成身后(1998年)修订后愈加强化人名,成为世界上个人色彩最浓的宪法。[9]中国人紧随其后,在“文革”的第10个年头,人名入宪的努力终于成为现实,1975年《宪法》将人名人宪。这是新中国第二部正式宪法,这个宪法中有3次出现了3个人的人名: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这些人名分别出现在《宪法》序言和总纲中。[10]

  此后,社会主义宪法将人名入宪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步中国宪法之后尘,《古巴宪法》(1976年2月15日全民公投通过,同年2月24日公布生效)将人名入宪,这部宪法提到菲得尔·卡斯特罗的大名(1次),此外还提到“马克思列宁主义运动”,提到古巴革命英雄何塞·马蒂。1977年,苏联通过了它最后一部社会主义宪法。这部宪法违背了它一直恪守的西方宪政精神,内中出现了“列宁领导下的”、“列宁的和平政策”、“马克思列宁主义”等字样。不过,它还是与东方各社会主义国家的宪法有所不同:它只提意识形态意义上的马克思、列宁,仍然没有出现本国现任领导人的名字。越南由于内战的原因,它的人名入宪在1980年。[11]

  虽然社会主义宪法占了“人名宪法”的绝大部分,但是在社会主义宪法中“人名宪法”仍然是少数。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在上世纪70年代东方社会主义宪法人名入宪运动中,虽然连苏联也耐不住寂寞迅速跟进,但是其他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却没有一家响应,他们固守了宪法传统。以社会主义宪法最多的1980年为时间点,当时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宪法中只有苏联一家宪法中有人名,即使加上自认与公认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宪法:《中国宪法》、《越南宪法》、《朝鲜宪法》、《古巴宪法》,它在全部社会主义宪法中也只占36%。

  宪法中的人名现状如何?宪法中的人名总的来说在走向弱化。这有两个依据:

  第一,作为人名入宪先行者的中国社会主义宪法中人名的地位在降低。中国宪法中推崇人名的巅峰在1978年《宪法》,随后便逐渐降低。1978年《宪法》对个人的突出远远超出1975年《宪法》,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出现人名次数增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周永坤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宪法   人名   原因   逻辑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宪法学与行政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531.html
文章来源:《法学》2012年第1期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