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杰 何平 张锐:“中等收入陷阱”理论述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1 次 更新时间:2012-05-13 15:34:30

进入专题: 中等收入陷阱  

高杰   何平   张锐  

  韩国、日本、新加坡和中国台湾与中国大陆文化相似、国情相近,其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经验对中国具有尤为重要的借鉴意义。但他并没有明确判断中国是否会跌入“中等收入陷阱”。只是通过对这些典型亚洲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经验的总结,得出了四条基本启示:一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包含经济与社会自然和谐发展;二是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要坚持市场导向与政府干预相结合;三是经济结构调整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点方向;四是自主创新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支撑。通过这些途径,中国就能够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四、认识与政策建议

  

  “中等收入陷阱”在理论还只是一种假设,在实践上也不具有必然性,有些学者甚至认为中国不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但是这个假设是对一些已经陷入陷阱、而且目前还在陷阱中苦苦挣扎的一些中等收入国家的经验总结,一些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无疑值得中国这个刚刚跨入中等收入门槛的发展中大国借鉴。对此,一些学者提出了很有价值的建议,最具有代表性主要有以下观点:

  刘伟(2011)、KenichiOhno(2008)认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是转变发展方式。发展方式的转变有包括微观上资源配置方式的转变和宏观上调控方式的转变。微观资源配置方式的转变一方面需要从体制改革中寻求增长的动力效率。刘伟的这一观点与吴敬琏(2008)关于中国新型现代化模式的选择是一致的。吴敬琏(2008)以前苏联的经济发展为例,虽然前苏联经济学家和执政者在20世纪70年代就意识到需要转变经济发展的模式,但是由于前苏联领导入一直不敢触及实现经济转变的两个根本性障碍:计划经济制度和重工业化路线,直至前苏联解体其经济发展模式转型也一直没有实现。这说明了体制改革在发展方式转变中的重要性。微观资源配置方式转变的另外一点是在产业组织和市场结构改进中寻求技术能力的创新。宏观调控方式的转移则必须与我国市场化进程的阶段性特征相适应。

  蔡洪滨(2011)认为政府规模过大、劳动收入比例低和收入分配不均,都只是静态的不平等,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社会流动性低、社会利益结构被固化,从而造成动态的不平等,必将导致长期经济增长的停滞。因此,避免“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不是人们通常关注的某些结构性因素,而是保持一个合理的高社会流动性。

  陈亮(2011)在其基于比较优势理论固有缺陷分析的基础上,认为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开放体系下的经济发展将以自主创新为内生动力,着力培育长期竞争优势;以产业转型为跨越途径,着力提升国际分工位势;以加大创新投入为契机,着力发展战略新兴产业;以战略性贸易政策为保障,着力突破体制机制障碍,加快对内对外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为中国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提供助力。

  蔡昉(2011)从人口转变、资源禀赋变化以及增长方式等一系列经济发展阶段特征入手,分析了中国面临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阶段的严峻挑战,并在此基础上,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扩大人力资本积累和深入体制和政府职能改革等方面提出了若干政策建议。蔡昉(2011)认为:“突破刘易斯转折点和人口红利消失带来的增长瓶颈,避免中等收入陷阱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条件是把经济增长的驱动基础从依靠生产要素投入和农业向非农产业转变这种资源重新配置效应转向依靠全要素生产率从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一旦实现了这个转变,长期的经济增长就会建立在创新的基础上,从而具有可持续性。”

  这些认识与建议无疑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但是,转变生产方式、调整产业结构、应对全球化挑战、实现包容式增长和社会收入的公正合理分配,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Alesina,Alberto&La Ferrara,2004)。必须继续加大改革开放的力度,兴利除弊,才能保证经济持续稳定发展。

  

  参考文献:

    Alesina&La Ferrara(2004),“Ethnic diversity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 NBER Working Paper,No.10313.

   Bellagio(2002),“Dynamics and urbanization in Latin America:Concepts and data limitations”,Paper Presented in the IUSSP Expert Meeting.Gilboy&Heginbotham(2004),“The Latin Americanization of China?”,Current History 103(67):256—261.

   Ohno,Kenichi(2008),“Avoiding the middle income trap:Renovating industrial policy formulation in Vietnam”,Vietnam Development Forum(VDF),Hanoi National Graduate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GRIPS),9(26):13—41.

   Schwab,Klaus(2010),World Economic Forum,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2010-2011,World Economic Forum,Geneva.Switzerland.1:81.

   World Bank(2010),Robust Recovery, Rising Risks,World Bank East Asia and Pacific Economic Update 2010, Vol. 2,Washington, DC.

   蔡昉,2011:《“中等收入陷阱”的理论、经验与针对性》,《经济学动态》第11期。

   蔡昉,2008:《中国经济如何跨越低中等收入陷阱?》,《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第1期。

   蔡洪滨,2011:《中国应避免跌进“中等收入陷阱”主题报告》第十二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http://finance.jij.com.cn/people/201I/01/1710249002133.shtml),1月16日。

   陈昌兵,2009:《福利赶超与增长陷阱》,《经济评论》第4期。

   陈亮,2011:《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开放创新——从比较优势向竞争优势转变》,《马克思主义研究》第3期。

   成思危,2011:《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规避中等收入陷阱》,《拉丁美洲研究》第3期。

   杜传忠 刘英基,2011:《拉美国家“中等收入陷阱”及对我国的警示》,《理论学习》第6期。

   樊纲 张晓晶,2008:《“福利赶超”与“增长陷阱”:拉美的教训》,载于《以共享增长促进社会和谐》,中国计划出版社。

   高伟,2010:《中等收入陷阱假说》,《人民论坛》第7期。

   侯永志,201l:《中国能否顺利跨越中等收入阶段》,《中国经济时报》第8期。

   胡鞍钢,2011:《“中等收入陷阱”逼近中国?》,《经济观察》第6期。

   江时学,2011:《真的有“中等收入陷阱”吗?》,《世界知识》第7期。

   李扬,2011:《借鉴国际经验,应对中等收入陷阱的挑战》,《拉丁美洲研究》第3期。

   林毅夫,2011:《宏观管理经验丰富,中国可避中等收入陷阱》,《新华每日电讯》,6月11日。

   刘伟,2011:《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在于转变发展方式》,《上海行政学院学报》第1期。

   马克,2010:《高度警惕“中等收入陷阱”》,《人民论坛》第7期。

   马晓河,2011:《迈过”中等收入陷阱“的结构转型》,《农村经济》第4期。

   马晓河,2010:《迈过”中等收入陷阱“的需求结构演变与产业结构调整》,《宏观经济研究》第11期。

   马岩,2009:《我国面对中等收入陷阱的挑战及对策》,《经济学动态》第7期。

   权衡,2010:《“如何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文汇报》,10月26日。

   刘福垣,2011:《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伪命题》,《南风窗》第16期。

   人民论坛专题报道,2011:《“中等收入陷阱”的中国突破口》,《人民论坛》第2期。

   人民论坛报道,2010:《中国会掉人中等收入陷阱吗》,《人民论坛》第7期。

   王一鸣,2011:《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战略选择》,《中国投资》第3期。

   吴敬琏,2008:《中国增长模式抉择》,上海远东出版社。

   张卓元,2011:《转方式调结构是避开“中等收入陷阱”的正确选择》,《新视野》第2期。

   郑秉文,2011:《“中等收入陷阱”与中国发展道路——基于国际经验教训的视角》,《中国人口科学》第1期。

   曾铮,2011:《亚洲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研究——基于“中等收入陷阱”视角的分析》,《经济学家》第6期。

   周学,2010:《经济大循环理论一一破解中等收入陷阱和内需不足的对策》,《经济学动态》第3期。

  

  来源:《经济学动态》2012年第3期

    进入专题: 中等收入陷阱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发展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32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