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祥辉:谈医改、教改与传媒业改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84 次 更新时间:2012-05-13 09:46:23

进入专题: 医改   教改   传媒业改革  

潘祥辉 (进入专栏)  

  

  

  

  

  提问环节:

  

  同学问:潘老师刚才提到,要实现完全市场化。我们中国的意识形态是社会主义。如果完全市场化,最后会不会发展成完全金钱至上,以为每个人都想享有好的教育资源,我有钱就能上好的学校,我没有钱就只能上一般的学校,这样会不会造成更大的问题?

  

  潘老师:我尝试着理解你的问题啊。第一是说,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要维护好这个形象。但真正的社会主义是什么?在瑞典,在欧洲,乃至美国,你可以说它是社会主义,也可以说它是资本主义。为什么,因为在他们国家,很多方面有保障,包括医疗……哪怕没有工作也不会饿死的,政府福利比我们好多了,福利要好啊,福利好才是社会主义。所以我们现在说社会主义,真的只剩一个招牌了。所以你不必舍不得这个招牌,只要我们过得好,管它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呢。这不是一个命名的问题,对不对?

  

  第二个问题你说,市场化以后会不会有钱上好大学,没钱上不起学。我告诉大家,我们今天就是这个情况。为什么要进一步推进市场化,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强调的是真正的市场化。真正的市场化,它不会歧视你。我们现在很多行业就已经实现真正的市场化了,比如说洗衣机电冰箱,有很多品牌可选,他不会歧视你,态度很好,你还有很多选择。可是学校、医院不是这样,都远远没有做到。如果真正实现市场化,会有更好的服务。你想想如果学费很贵,它的条件一定很好,否则你会去上么?你愿意花钱买一个很差的学校么。如果医疗资源很贵的话,它的服务一定很好,或者说你至少不用排队。实现真正的市场化以后,比如在英国,既有公立医院,针对穷人,看病要排很长的队,为什么呢?因为便宜,便宜的东西队伍很长,你的时间成本高。那些好的医院贵的医院,至少不用排队。也就是说,看病贵,就不难;看病难,就不贵。但是在中国,看病既贵又难,这就不正常。原因在哪?就是说公益这方面我们政府没有挑起担子。

  

  你说没钱上不起学,没有关系,我有政府办的大学,学费低奖学金高。而私立大学为了招揽好学生,他也会给你开出很高的条件,只要你成绩好,我免费要你,你还担心没钱么。但是如果你成绩又不好,又没钱,还想上一个很好很好的大学,恐怕比较难找,全世界都比较难找。我只能说,任何体制都不会十全十美,我们不要最好,我们能够比现在好。我有钱,我可以上个好大学,我又挑选的余地;我没钱,我不至于辍学。我觉得,这个社会,勉强能称得上社会主义,我们现在还称不上。

  

  同学:您说了社会很多负面阴暗面的事情。大学生受阅历所限,很少接触这些。你今天说了这些,目的和动机是什么。你认为我们听了你的讲座之后,在座的同学应给对你的讲座做出怎样的反应?

  

  潘老师:问题问得很好,你是大一的吧。大一同学,特别是受过高中很好的教育的同学,忽然听说老师讲这些,可能有点蒙,对社会有点失望,甚至怀疑这个老师反党反社会主义。首先我肯定不反党反社会主义,我肯定是为这个社会好,你只有真的有社会责任感,你只有真的为这个社会好,才会思考这些问题。

  

  第二个问题呢,我确实比较批判的,只讲到坏的一方面。但我们有没有好地方的呢,我们的教育、医疗包括传媒有没有好的地方呢?肯定有。比如说非典,包括抗震救灾,这些时候你会发现中国体制有时是很好的,能团结一心做事情,营造一种积极向上的氛围。你如果说他好,他没有杂音,倒也挺好的。但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比过去好,今天绝对比过去好。很多人怀念过去毛泽东那个时代,有赤脚医生,上学是不花钱的,像如今的朝鲜一样,但你去朝鲜看看,他们连电脑都用不上,你愿意要这样的不要钱的东西么,你给我我也不要。你不要说古巴、越南、朝鲜好,羡慕人家,说他们不要钱,我们也有过,再大的病赤脚医生都包一包药丸子给你,你敢吃么?他是不要钱,但设备是很差的,我们绝不要回到那个年代,我宁可花钱买一些好的东西。你这么比,你会觉得今天中国比过去进步很多了。

  

  但是你横着跟其他国家比,你会发现我们国家问题还很多。真正的社会主义,在欧美,在瑞典,人家真的是从出生到摇篮。你生病了你根本不用担心了,你也不用担心上不起学。在中国我们看到80岁的老太太还在捡破烂,生了小病就扛着,生了大病实在不行了才去医院。鲁迅先生讲,真的勇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有勇士的精神,我们不能回避问题。就像我们的媒体一样,中国的媒体真的是歌舞升平,还有那么多事等着我们报道,而媒体天天就那么点事,都是报喜不报忧。可能我们新生同学平时也不大关心社会上的事,受的教育也是,中国的教育也是比较失败的。日本人篡改教科书,中国人篡改的更厉害。我们的教育,中小学一直到现在,我们是行政化办学,从来是党和国家想让你知道什么就让你知道什么,把我们培养成千篇一律的模子。所以大学里最需要的是批判精神,这就是我教给大家的,你不能什么都根据宣传来,都觉得很好,没有自己的思考自己的反思。大学我们培养的是什么人才,我们培养的就是有反思精神、批判精神的人。如果一味认同,或者一味的安于现状,不去思考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如果我们不去思考社会大众的利益,作为大学生是极其不好的。当然总的来说,大家要有信心,我相信明天会更好,我相信我们这些问题随着改革的推进,特别是全球化的发展,会得到解决。今天中国要自己关起门来再玩一套,那不可能。大家要相信,潮流在这,我们虽然有些特权阶级,他想阻挡潮流,他们不想改革,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但是我觉得他会很难。我觉得我们老百姓,包括我们在座的,大都是聪明人。问题在哪里,我们看得很清楚。谁在阻碍潮流,谁为了一己私利,把十几亿人的利益跟他们个人的利益对立,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多数人的利益。大家都不是傻子,看得出来。这种情况慢慢会有所改观。我还是比较乐观的,但又不是盲目乐观。

  

  

  

  同学:政府做公益,市场做盈利,在媒体领域引进民资和外资。这种做法和西方的自由主义理论和社会责任论关系怎样的,是否能理解为是二者的结合?

  

  潘老师:非常好,理论都用上了。从媒体的角度来说,自由主义比较倾向于让市场来运作。自由么,你可以支持这个领导,也可以支持那个领导,他认为是观点的自由市场,媒体应该是百花齐放的。台湾现在的媒体就是这个样子,有绿营的有蓝营的。没关系。自由主义是允许每个人说话,每个人能自由的创办媒体,这样的社会每一种声音都不会被埋没。这个与我讲的市场化是比较一致的。市场化也有些问题,比方说弱势群体谁来代言。聋哑人要手语节目,但是如果完全市场化,谁会去做手语节目呢,又没有什么钱赚。农民工、农民也需要自己的节目,农民消费能力有限,哪个资本家愿意投资弄农民喜欢看的。所以完全市场化肯定不行。

  

  所以媒体就要承担一些社会责任,这方面就要政府来做。你讲得对,把自由主义理论铺开来看,就是大家要百花齐放,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出书、办报,都没问题。同时由政府也要承担责任,媒体也要承担社会责任,这两者的结合是最好的结合。但我刚才讲的是,我们现在的结合是最坏的结合,政府把责任抛掉,去赚钱。媒体也是一样。就是公益的没有了,大家都在拼命赚钱。这样既背离了自由主义,我们没有自由,你不能随便创办报刊。又背离了社会责任理论。所以在中国,自由主义和社会责任理论主张的东西是没有的。自由没有,责任也没承担起来。媒体和政府都是这样。你刚才讲的是蛮好的组合,但是我们目前的组合是比较坏的一种组合,所以需要倒过来。

  

  

  

  同学:你讲了很多次瑞典,你觉得瑞典制度很好,我也觉得很好。但在那种社会制度下,很可能出问题,比有些发达国家超过半数人有高血压高血脂。我们虽然有很多问题,我们大学生还有为这些问题奋斗的动力和目标,我们不要被现实的黑暗所吓倒,要有革命浪漫主义精神。听了老师前面的,我有点悲观;听了后面的,又积极起来。封建社会官本位,资本主义钱本位。我们现在,如老师所说,是官本位。但是改革,我们要想到,官不愿意放权。她需要借着自己的权力来满足欲望。在改革的道路上,怎样克服官本位这个障碍。

  

  潘老师:你刚才讲到实际上是西方社会已经出现的福利病,福利太好了,养了一批懒汉,每天什么都不用想有什么吃什么,全都是国家负责,你说他能不高血糖?对于中国来说,这个问题太遥远。现在连饭都没吃好,不用担心脂肪的问题。所以我们先实现先到达那个社会再说,如果真出现福利病,咱们还是有办法解决的。你说老师开出的药方,不是治病的良方,更多的是一种理想状态的描述,这个我完全同意。我们总要有目标,要知道怎样才是好的状态,虽然我的方子可能人家根本不会用,有点不切实际。但至少知道这么做是有助于解决问题的。我通过我的讲座,我的思考,影响更多的人,大家都来思考,到最后都成为常识了,社会就会进步。利益集团是改革中的一个很大的障碍,就是官,他们比我还明白,只是他们不愿意改,他们比谁都清楚问题在哪里,但他们会忽悠大家,他们会说:这个不能市场化,出了问题吧,还是要政府来弄。政府一弄,就增加他们的权力。我们不能受他们蒙蔽,作为搞研究的人,我要说真话,要让大家知道真相。怎样扫除障碍呢?现在有些人打医生,觉得就是你这个医生不行,他们受文化层次所限,他们没有办法,不能解决问题。有的农民说绑个炸药,说要把谁炸了,但是这种方法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且这个根本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这是体制的问题。你说官本位怎样扫除,确实最大的障碍就在这里。怎样扫除?媒体和学者要通过传播,让每个人知道真相。我们现在中国老百姓越来越有话语权了。我想通过老百姓的启蒙,当他们知道自己利益所在的时候,人总会争取自己的利益吧,让每个人去争取自己的利益。既得利益者他们毕竟是少数么,我相信大多数人的力量有时会显示出来的。而且大家不要忘记,我们处在全球化的时代。联合国、西方国家都摆在那里,人家是什么样子,我们什么样子,都看得到。所以中国政府,包括既得利益集团,你毕竟是做了亏心事的,大家都知道你在贪。他们也不好再强撑下去,还能撑多久呢?如果某天每个人都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那块遮羞布早晚要扯下来。虽然我暂时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每个人的力量去推动。

  

  

  

  同学:现在小朋友从小就被肯德基、麦当劳绑架,认为西方好。所以我认为现在最大的障碍不是官本位,而是我们西方化。

  

  潘老师:你的观点是跟我今天讲的完全相反的,对吧?是觉得我们今天完全西化才是问题?

  

  同学:……

  

  潘老师:其实我知道你的意思。第一个你认为我们太西化,第二你认为方舟子因为有了名气之后,就骄气了,你认为他个人品德有问题。中国的问题到底是不是西化导致的?我们曾经不西化,在毛泽东时代,在78年以前,我们是完全独立的。很多人要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普世的东西持否定态度。我们中国人搞特色东西,可是又开不出药方。中国要特殊,要走自己的路,但这条路是什么样子,你能描述一下么?包括我们的政府,不能光讲抽象的,和谐社会。那你说什么样子是和谐社会?

  

  你把很多问题归结为文化和道德问题,这是我不能认可的。我今天讲比较分析,实际上是比较制度分析。我认为这些问题不是文化道德问题,是制度问题。中国文化有很多好的地方,我自己对西方文化,包括肯德基我从来不吃,我是很排斥的。但是文化和制度是两回事,不能模糊起来谈。今天我一直在澄清这个问题。所以我认为这不应该是文化或者道德问题,更是制度问题。一元体制二元运作的问题。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

  

  

  

  整理者:李欣,王庆梅,俞天玮,蔡伊夏

  

  一校:朱惠子 张伶俐

  

  【浙江传媒学院博士讲坛工作室】

进入 潘祥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医改   教改   传媒业改革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301.html

4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