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祥辉:谈医改、教改与传媒业改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82 次 更新时间:2012-05-13 09:46:23

进入专题: 医改   教改   传媒业改革  

潘祥辉 (进入专栏)  

  因为很多资源都拿不到,报课题的话拿到的可能性小,评职称也成问题。在公办医院熬几年熬到主任医生就已经很好了,(是)高级职称,但在民办医院可能就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没有评职称的路。税收也是不平等的,因为在很多民营的医院,如果它注册成营利性医院的话是吃不消的,税收非常非常高,但公立的税收可以随便减免。这样还怎么(公平)竞争,这样还算市场化吗?监管也是不平等的,准入也是不平等的。所以民办大学、民办医院、民办媒体现在都面临很大的问题,民办大学最近几年我估计要倒一大批,而且随着生源的萎缩,首先死掉的就是民办大学。公立大学是不用担心的,肯定不会破产,这点我是坚信的。没有(公平竞争),那怎么办?现在办一个医院、学校、媒体比登天还难,没有非常非常大的关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由此就滋生了一大批黑诊所、黑网吧。有人写了一篇报道,在上课的时候我给同学们看过,有记者去查一个黑诊所,记者也不了解这个问题,工商管理部门说它是黑诊所,他也就说它是黑诊所。可是什么时候才能让黑诊所合法地行医呢?我们的黑诊所都是被逼出来的。我认为黑诊所有很大的合理性,虽然它们条件可能要差一点,但是为农民工提供了很便宜的药,也不会乱开药,这有什么不好?但就是因为它办不出证,工商部门就去查它们,然后媒体也跟着起哄,黑诊所就是这么制造出来的。多少黑诊所想“翻白”呀,可是根本不可能。这样一种体制反而使黑诊所出了很多问题,经常有报道说黑诊所治死人之类的,确实是有,但是我想没有一家诊所愿意治死人。吃官司,而且如果政府能够监管它们的话,包括黑网吧,开网吧很挣钱但是很难批,政府给它们发执照并监管它们就不会有这些问题。问题是政府不会发,所以造成了很多民营的东西在我们印象中好像都是不好的。但实际上很多民营它们也是有苦难言,如果它们不这么做,它们怎么生存。当然,它们也想好好干,但政治上是不公平的,它们也没办法。所以我在这里小结一下,这是我的一个诊断,教改、医改、传媒改革的症结是八个字:一元体制,二元运作。这样一种体制使得它们(学校、医院、媒体)成为政府的附属品,成为政府管理下的市场主体,有政府的色彩又有商业色彩,这是两个最坏的东西的结合,所以我把它概括成“官僚化”加“伪市场化”,就等于我们现在的医改、教改、传媒体制改革。那么造成这一系列问题的原因就在这儿,跟个人的道德关系不是特别大。这幅漫画大家可以看到,每个医生都不想做“屠夫”的,我相信这一点,很多医生也是有良知的,谁想做“屠夫”?但是在这样的体制下,硬生生地把医生逼成了“屠夫”。

  

  几贴救治的药方

  

   既然我们找到了根源,接下来我就试着开出几贴方子,未必准确,供大家参考,待会儿我们再一起来商量。第一帖方子,我认为就是要实行真正的市场化。现在不是市场化过头了,我经常听到有人说,包括北京大学的李玲教授说我们的医疗市场化是失败的,教育产业化是失败的,传媒改革是失败的,正是因为市场化造成了这些问题。可是我要问:这是市场化吗?我开出的方子是要搞真正的市场化,怎么样是真正市场化?首先要民营资本甚至外资进入,我们看发展得好的行业,比如彩电、冰箱等都是有外资进入的,只有让外资、民营资本进入,大家公平竞争,这个行业才能慢慢公正、透明,风气才会转变。在英美,好大学都是私立大学,哈佛、牛津都是私立大学对不对?(学生:对)在我国,教育部是肯定不答应的,最近朱清时先生在申办南方科技大学,但到现在还没有批下来。因为我们不能容忍独立的、脱离教育部管辖的大学,私立大学离我们还很远。(而)英国,很多中学、小学都是私立的,很多名人都是私立大学走出来的,所以在中国我觉得要有私立大学。私立大学有一个好处,比如老师觉得自己的水平高,那就可以到私立大学去,它们开出的工资会很高。如果你家里有钱就可以到私立大学去,这就不会造成我们现在不管有钱没钱大家住一样的寝室。这对没钱的学生不公平,他不需要住这么好的条件,每年掏那么多住宿费划不来,家庭条件好的学生又住不惯,(学生)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它是一刀切。但是如果有了私立学校就不一样了,你可以选择,要贵一点就去买好一点的东西,你要便宜一点就去差一点的学校嘛。医院、媒体也是一样的,如果是民营媒体的话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一直希望我们的媒体民营化,民营化以后会有大量好的媒体出来。现在中国没有一家媒体是世界级的,在世界上微不足道。因为我们没有民营的,世界上好的媒体都是民营的,美国媒体全是私有的,除了《美国之音》,只有私有化,像《纽约时报》这种才是好的媒体,医院也是一样。

  

  第二个(方子),给民办机构真正的市场地位和国民待遇,再也不能歧视民营医院、学校、媒体。如果歧视它们,它们永远也壮大不了,永远是一个二流的角色,没有竞争的话,水平都差。现在民营医院、民营学校、民营媒体贷款很困难,而公立学校贷款很容易,可以贷好几千万。还有税收、招生,你(公立学校)把好的学生挑走了,把考两三百分的学生留给民营学校。生源都不好,又怎么把一个好大学做起来?所以招生要公平,评估也要公平。现在这些都是双重标准,公立和民办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实施真正的市场化,这条道路还很长,特别是传媒行业,让外资、民资进来很难。那么,政府干什么呢?(第一)政府就当“裁判员”好了,政府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才会有这些问题。中央电视台一方面归广电总局管,另一方面广电总局又跟中央电视台一样跟其它地方卫视竞争,这样地方卫视怎么可能玩得过你(广电总局)呢。当然,地方卫视也有这个问题,它又打压下一级。所以,政府的职能要回归,理顺关系、管办分离。比方说卫生局跟医院,药监局和医药企业,教育局和学校,应该把关系理清楚,不要既办又管。第二,下放更多权力,少管一些具体事务。很多事情上面管得太细了,(学校)设置一个什么专业、课程,都要教育部批准。如果中国有个民办学校说“我们没有政治”,可能很多学生都过去了,但是我们学校要设什么专业,办什么事情,都是要教育部批准的,不能乱来。(虽然)现在教育部把权利下放到了省一级,(但)像我们学校批硕士点,按照学校水平,我们是没有问题的,但由于我们升本比较晚,(要申请硕士点的话)上面有一个年限,所以只能等到年限到了以后才能把硕士点批下来。政府制定游戏规则,负责监管就可以了,大家都按这个游戏规则来就OK,不要干涉太多。

  

  第三个方子:政府做公益,市场做营利。凡是营利性的东西由市场来办,政府只负责做公益性的事情。有些事情是不挣钱的,医院是不愿干的,比方说打疫苗,因为不能收费,医院就不愿干,一旦收费很多人就不打,这对社会不好,所以政府把防疫这一块儿管起来。其实这都是公益,政府应该做那些不挣钱的行业,因为这些行业是一种责任,而那些挣钱的就交给市场主体去做,让它们去竞争。政府要将公立医院、私立医院,公立学校、私立学校,公益媒体和市场媒体分开来管理。政府可以办一些医院,但仅限于公益性的,比如说社区医院、社区大学,像美国有很多社区大学。它也有公办大学,学费比较低,可以提供给比较贫困的人。然后是公益媒体,我最近在做手语节目(的课题),手语节目太少了。手语节目为什么没有,因为手语节目不挣钱,还有一些农民的节目也不挣钱。不能挣钱就不办了么?可现在就是这样,不挣钱的我们媒体一定不会做。

  

  现在就是这样,只要是没挣钱的,我们媒体是一定不会做的,那么政府应该把这一块担当起来,所以在中国,我们非常需要公益媒体,真正的公益媒体。比如说做小孩子的教育,少儿的节目,还有做一些聋哑人的节目,比如手语类节目,弱势群体的节目,因为这些节目不挣钱,但是它要有。我们现在没有,我们现在所有的媒体都是国营的,同时也是市场化的,它没有公益的成分了。这是我们所讲的它把两个最坏的组合的放在一块儿,本来要它做公益,公益没有了,只要有钱的地方大家一哄而上,凡是要承担责任的没有人承担,所以政府就应该把这部分理清楚。

  

  所以,我们看到,一部分公益化,一部分市场化。公益这一层面的一定要由政府来承担,那么市场化这一块,政府不要去与民争利,如果政府与民争利的话就会出现我前边讲的这些问题。这时我开出第三个方,顺便我就讲讲我对一些问题的思考,当然我也参考了一些别人的政见。比如说,

  

  第一教改。教改怎么弄,首先把行政化去掉,现在省一大堆,市一大堆,怎么去竞争,这不公平,所以要把它去行政化,这个大家也讲的比较多,如果校长变成官僚的话那这个学校没法办了。

  

  第二个,高校招生制度要改革,多元化,确实要加大自主招生的力度,但是同时要防止腐败,因为只有这样高校的独立性才有,你现在一刀切是不对的。

  

  第三,义务教育。我刚刚讲公益,义务教育应该由政府来管。我们现在反了,义务教育的投入太低太低,钱都投到高等教育。高等教育不是义务教育,高等教育的收费是对的。哪个国家高等教育它不收费,但是义务教育是不能收费的,如果义务教育还收钱的话,那你政府还是为人民服务吗?我们搞反了,现在大量的钱都投到高等教育。所以看到西部的孩子上学,我觉得特别苦,那个桌子破破烂烂。

  

  第四,开放私立教育。这是中国一个很有名的人提出的观点,提出县办大学,他说要开办一些县办大学,一些社区大学,这是教改的。

  

  那么医改既然找到了原因,要开出这方子也不会很难。

  

  第一、放开医疗准入。现在,医院床位不足。比如北京积水潭医院,多少人啊。再比如协和医院,要找关系才能看病。这说明我们医疗资源太集中了,医疗资源配置不行。你要允许更多民营资本进入医疗领域,开办更多的医院。既然床位不足,就增加嘛。所以要放开准入。

  

  第二、医药分家的问题。现在的体制是以药养医,众所周知。药卖的很贵,他只有靠卖药。医院现在成了药店,医院和药店很难分清。医院是最大的零售药终端市场。药卖多少钱,层层加价,最终卖给消费者是由医院把价加上去的。以药养医的体制,你不改革的话,药价是降不下来的。你现在搞政府采购,把便宜的药全部淘汰掉,贵的药医院愿意用,便宜的他们不用。为什么,因为以药养医。

  

  第三、建立医保制度体系。中国要建立全民医保。现在大学生,我们有没有医保?有,这是好事,如果你真的得了什么病,你不用自己掏钱,只要掏一小部分的钱。但是现在中国很多人没有医保,特别是农民、农民工,他们没有医保。医保有什么好处呢,我们通过购买医疗保险,由医保机构,比如保险公司,由他们来跟医院谈判,如果医院多开药乱开药,那么你说,医保能答应么?医保的话,我们交保险费,他总希望保险费能省下来,但是医院开药,会有一个制衡。我们个人跟医院谈判太难。所以要增加这么一个中介。

  

  那么国家要补贴我们加入医保。国家不直接给我们发钱,也不直接给医院发钱。以前国家直接给医院发钱,每年拨很多钱给医院给,然后跟医生院长说:我给你们这么多钱,你们一定要为人民服务,不要定那么高的价格,不能见死不救……没有用。最终钱都打了水漂,医院是个无底洞,你补贴医院没有用,补贴多少钱都没用。医疗方面,国家是一定要补贴的。要补贴谁呢?要补贴患者。补贴患者干什么,补贴患者全部加入医保体系,建立全民医保体系。有了医保以后,由医保机构给我们买单。医保付大头,我们自个付小头。由医保来制衡医院,这样才能把药价降下来。在陕西神木,他搞了个全民医保的模式,据说比较成功,但是能不能推广,还不知道。

  

  还有就是政府要做些公益性事情。比如打预防针,社区医疗。这个私人是不愿意做的,没钱赚他们是不愿意做的。政府要把责任承担起来。我认为医改要这么改。

  

  媒体改革,我就不讲了。在座很多同学,新生老生,很多熟面孔。你们上了这么多课,媒体怎么改,我就不讲了,留给大家去思考。报业怎么改,出版怎么改,广播电业怎么改,你们觉得怎么改法,你认为问题在哪里。我们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首先他比较平等,看病看得起,上学上得起,有很好的精神产品,这才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我们现在,社会主义是名不副实的。现在这么多的问题,我们中国在转型时期出了这么多问题,我们还是要坚定信心,推进改革。这些问题都是前进的问题,也是改革当中很难啃的骨头。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责任思考这些问题,它与我们的现实利益息息相关,做传媒的同学一定要关怀社会,关注社会问题。我希望,我也相信,我们中国的明天会更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祥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医改   教改   传媒业改革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301.html

4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