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锜:谈谈西方现代哲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39 次 更新时间:2012-05-04 12:09:02

进入专题: 西方现代哲学   分析哲学   现象学   存在主义  

叶晓锜  

  

  分析哲学、现象学和存在主义是二十世纪西方现代哲学的重要代表和思潮。把握这三者的共同架构,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西方现代哲学的本质特点,更为深入地了解哲学的发展。

  西方现代哲学,无论是分析哲学、现象学还是存在主义,都渊源于康德的揭示和黑格尔的承续。

  在康德那里,我们的一切认识既相关于经验对象,亦相关于我们的心灵方式,是心灵方式和经验对象的主客共制。康德认为,心灵方式是心灵自带的,它是先验的和自我绝对的;经验对象则源自于自在之物对我们的刺激。心灵以自身先验的知性方式和理性方式表象经验对象,生成知性的和理性的认知样式。

  康德把我们心灵外的存在称之为“物自体”,它的刺激为我们提供了经验对象,经验对象进一步被我们的心灵方式所表象,造就了认知。康德认为认识不能够离开心灵方式而进入“物自体”,正如我们不能离开我们的视觉而看见什么,离开我们的听觉而听见什么。这样,在康德那里,一切认识都是主客共制的成品,既受到先验的心灵方式的界限,又受到不能进入“物自体”的界限。当我们谈论事物和世界时,它们不是别的,它们只是和只能是一种主客共制的表象,这样的主客共制的表象生成康德的“现象界”。于是实在就被界分为了两个不同的,又彼此相关的世界,即“现象界”的世界和“物自体”的世界。

  康德的揭示以其深深的魅力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西方学者,他们极为赞赏康德的那个先验的、绝对的心灵方式,但又很不满意康德关于认识的界限所在,以及认识不能进入的“物自体”,更不赞成“心灵方式”的先验绝对和“物自体”的自在绝对的二元性。他们始终期望通过某种方式,对这两者进行必要的调整和融合,回归一元绝对的世界建构,例如,马赫就非常不满意康德的自在之物,认为康德的物自体是虚构的和多余的。他在《感觉的分析》一书中认为,物理的东西和心理的东西都是可感觉的要素关系建构,这样的可感觉的要素关系既造就了物理的东西又造就了心理的东西。由此,在马赫看来,世界在本质上是一种可感觉的要素关系的建构,世界、自我、感觉都是由终极之元的可感觉的要素关系所建构的,是一元要素的造就。

  黑格尔认为,生命体的本质在于它既是主体的又是客体的,是主体和客体的统一。以此为依据和逻辑,黑格尔认为,哲学当从主体和客体的统一中,寻求到一个最高的存在,这个最高存在不仅涵盖了主体的心灵方式,亦涵盖了客体的自在方式,这个最高存在是什么呢?在黑格尔的哲学中就是“绝对理念”。“绝对理念”是什么呢?在黑格尔的哲学里,“绝对理念”是一个最高存在的世界精神,它以概念的运动建构一切,是一切规定和联系的根本所在和全体所在,也就是说一切规定和联系都是概念方式的,处在概念运动的历史进程和逻辑必然中。黑格尔扬弃了康德的心灵方式的先验绝对和自在之物的自在绝对,以绝对理念为根本统摄和最高存在,重新恢复了哲学的一元绝对。

  康德的心灵方式是先验绝对的,但它不能涵盖自在之物,而黑格尔的绝对理念则高高在上地涵盖一切的,两者有所不同,但两者亦有一个共同点,即这两个学说都在一定的意义上,主张了世界是一种精神方式的绽出和建构。康德把这样的精神方式划归于心灵方式的主客共建,黑格尔则把这样的精神方式归结于绝对理念的概念运动。

  现代西方哲学则从康德的先验心灵方式和黑格尔的绝对理念的概念运动的承续、调整和统一中,把抽象的精神绝对嬗变为了实在的主体绝对,认为世界就其本质来说是一种主体绝对的绽出和建构,哲学的任务就是通过主体的清理获得主体绝对,并以主体绝对为核心,阐述自然、世界、生命、社会、历史和时空的存在方式和建构方式,给予哲学新的视野,在认识论和形而上学的统一中,确立真正确实的知识基础。

  首先,我们来谈谈分析哲学。

  分析哲学自视甚高,自认为是哲学的哲学。它的领军人物维特根斯坦断言,从今以后,哲学将是一个全新的课题,而不是与往的继续。它将使人类思想的发展出现了一个转折,可以和伽利略以及他同代人创立力学的转折相提并论。于是哲学就是分析,这个形而上学的或哥白尼式的新方法诞生了。这个新的方法的基本点是:

  1、分析哲学认为,一切事物都是由语言来名称、知晓、表象、和建构的,因此,语言的正确使用是观念和实在的根本所在,人们应当以语言和语言的正确使用为主体绝对,进行观念和实在的造就,获得真正绝对的知识基础。

  2、分析哲学把哲学问题变换为语言问题。在分析哲学看来,语言分析是我们讨论哲学问题的最好办法,只有通过语言的分析和治疗,达到语言的正确使用,我们才能正本清源地澄清思想,排除疑难,消除一切哲学问题,给予哲学新的建构。

  3、在分析哲学看来,所有传统的哲学问题,都起源于语言使用不当而对思想造成的不幸影响,也就是说,所有的哲学问题都是由于语言使用不当所造成的。因此,哲学的真正任务就在于找到一个正确使用语言的绝对标准,用这个绝对标准进行语言的分析和治疗,进而消除一切因语言使用不当所造成的哲学问题。

  4、尽管分析哲学家们,如摩尔、罗素、维特根斯坦,艾耶尔、威斯登,等等,对语言如何造成思想的不幸影响,以及如何解决语言混乱有着各自不同的方案和动机,但他们都共同地企图通过语言分析的方法,使全部似是而非的哲学问题得到本质的揭示,它们的无意义性得到显现,从而使我们的思想按照正确的语言方案,通达概念和命题的真确所在。

  5、在维特根斯坦看来,语言的界限就是世界的界限,我们不能超出语言的界限,思想我们不能思想的东西,说我们不能说的东西。我们只能按照语言的游戏规则,达到观念和实在的结构,世界和历史的结构。

  在维特根斯坦身上,我们既看到了康德的渊源,又看到了黑格尔的影子:

  康德提出了认识的界限和心灵的方式,维特根斯坦则提出了语言的界限和语言的游戏规则。

  康德把心灵的规律赋予了自然,维特根斯坦则把语言的规律赋予了世界,赋予了哲学。

  黑格尔把康德的心灵方式和自在之物统一为世界精神的涵盖和造就,维特根斯坦则把语言的结构规则转换为世界和历史的建构方式。

  分析哲学与康德和黑格尔有着很深的渊源,诚如罗素所说,“在剑桥,我读了康德、黑格尔,也读了布雷德雷先生的《逻辑》,他们对我产生了很深的影响”。

  从以上诸点中,我们不难看清,分析哲学究其根本:

  第一,以语言为主体绝对,认为语言的结构规则就是观念和实在的建构方式,世界和历史的绽出方式。

  第二,试图以一种新的方法,即语言分析的方法重构哲学,从根本上改变哲学,赋予哲学新的本质和任务,确立真正绝对的知识基础。

  有人认为,分析哲学忽视了与人类生活关系密切的重大哲学问题,眼界十分狭窄,它反对一切形而上学,因而束缚了哲学的发展。但我以为,分析哲学并不反对自己的形而上学,它认为,只要你相信和使用它的语言方案,一切哲学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一个全新的哲学就能建立,世界和历史的建构就会明白无误地耸立在我们面前,如同鸵鸟一样,只要大家一!二!三!一起把头埋在分析哲学的沙土里,所有的哲学问题都将消失。

  分析哲学的问题在于:

  1、没有深入地勘察和了解语言的由来,在分析哲学的眼光中语言是一种天赋即有。然而,人类的语言并不是天赋即有的,对于人类这个地球上的物种来说,语言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而是从一定的人类生存方式的需要中生成、进化和发展出来的。语言是一个主客共建的历史生成,它经历了从生物性叫唤到文化性声符,从声符到部落口语进而到文字语言的历史进程。

  2、不懂得语言是概念的载体。语言是一个符号系统,人类用语言来想和思,是因为在语言的背后是一种以符号为中介和表象,具有指称和定义、抽象和概括构造的概念活动。正是这种以符号为中介和表象,具有指称和定义、抽象和概括构造的概念活动,在人类的心灵中生成了一种概念意识方式,这种概念意识方式生成了人类的观念、思想、知识,以及人类的自我意识和概念之物的创造,并使得语言成为了概念的载体和表象方式。分析哲学的重大缺陷是,在语言的研究中,始终没有从语言走向概念,真正地把握语言和概念的关系。分析哲学不了解概念的由来和概念的本质,以及概念逻辑的架构,因而不懂得哲学是一种概念方式的逻辑必然。

  3、分析哲学力求设计和确立一套先验的、终极的、唯一的、精确的、自我绝对的语言使用规则和绝对标准。然而,这样的使用规则和绝对标准是什么?它在那里?又如何自证呢?分析哲学的学者们为此绞尽了脑汁,以各自的才智设计了一套又一套的包括数理方程在内的方案和标准。可惜的是,这些方案和标准最终都是不能自证地走向终极,走向自我证明的,它们中的每一个都有着无穷无尽的求证之难。

  分析哲学改写哲学历史的雄心大志由此走向了不了了之,成为了一朵永远不会结果的花蕾。

  当然,分析哲学并不是没有成就的。我以为,分析哲学很有价值地揭示了语言和语言方式对人类心灵、行为的重大影响。这里包含了一个革命性的东西,就是以语言和语言方式的创新,推动观念和实在的变革。

  当代,随着计算机、互联网、手机、移动通信的发展,人们使用的语言和语言方式的变化和创新,例如,论坛、博客、微博、QQ、短信等等的出现,赋予了数亿民众的社会话语权,人们的观念和思想活动出现了新的知晓、交流和建构方式,这种情况正在缓慢地、广泛地、持久地、决然地改变人们的思想和权利方式,以及对政治、经济、文化、舆论重大影响,这样的变化正在和必将给当今社会的历史进程带来重大的革命性作用和变迁。今天,我们无论在欧洲、美洲、亚洲和中东,都看到这种的巨大作用。

  此外,语言所使用的符号方式,例如,字母符号方式充满它的自由创新能力,汉字符号方式则坚执它的定格传承和应用能力;字母符号方式的思维速度较慢,汉字符号方式的思维速度较快,等等,这样的差别对各民族思维特质的形成及其作用和影响是很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探讨的。

  在数学中,我们更为清楚地看到,新的数学符号的创新和应用,对于数学的发展和科学的发展具有极为重要的影响。阿拉伯数字符号的创立和应用、几何符号的创立和应用、代数和方程符号的创立和应用、坐标符号的创立和运用、微积分符号的创立和应用、矩阵符号的创立和应用、二进制符号的创立和应用,等等,都为新的观念建构、思想求取和科学技术的发展提供了极为重要的架构。

  接着谈谈现象学。有人说,没有现象学,二十世纪的欧洲大陆哲学是不可想象的。在现象学看来哲学就是绝对自明、普遍有效的本质认识。为此,现象学非常期望能够找到一种解决的方法,扩大直观的范围,通向理性直观和本质直观,从而达到真正敞开的理性生活和绝对的知识基础(胡塞尔),以及人的生命本身和心灵的自我更新(舍勒)。

  我们如何才能达到理性直观或本质直观,并获得绝对的知识基础呢?现象学大师的基本考虑和方法是:

  一是扩大直观的范围,把直观从知性扩展到理性。以舍勒的见解来看,就是要重新审视我们对经验的理解和界定。经验不只包含知性的经验,更包含理性的经验。这样,我们不仅可以通过知性的经验达到事物的现象直观,更可以通过理性的经验达到事物的本质直观。知性的经验直观,比较好理解,在我们面前有一张桌子,它的形状、大小、颜色、硬度等等都可以为我们的知性所经验直观。而本质的经验直观就很难理解,什么是本质呢,如对于这张桌子来说,它的形状、大小、颜色、硬度对于我们来说都很直观,可是这张桌子的本质是什么呢?又如何为我们的经验所理性直观呢?对此,舍勒的见解并不能为我们导出纯然明证的解答。

  二是进行现象还原,还原到纯意识活动。现象学从心理学关于意向性是一种行为和对象的双层建构中获得启示,认为意识活动既绽出了观念又绽出了实在。既然观念和实在都是意识活动的绽出,那么,如果我们能够获得纯意识活动,就可以从根底上直观纯意识活动是如何纯然地绽出观念和实在的,从而通过纯意识活动的裸露既直观现象又直观本质。可是问题在于,纯意识活动总是受到种种干扰和遮蔽的,只有把种种干扰和遮蔽去除,我们才能到达纯意识活动的本身,进而通过纯意识活动的裸露而直观本质,直观世界和历史,直观人和生活,直观真正绝对的知识基础。

  那么,我们如何来去除种种干扰和遮蔽而到达纯意识活动本身呢?如同我们怎样才能穿过厚厚的地壳和地幔而直观地核呢?用胡塞尔的办法,就是通过悬搁、加括号、终止判断、存而不论,把握纯然明证的、直接被给予的事实本身。在胡塞尔那里,无论是康德的“物自体”,经验的“个别之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西方现代哲学   分析哲学   现象学   存在主义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98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