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子忠:韩寒:真与敢——方舟子:冷与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91 次 更新时间:2012-04-16 17:15:45

进入专题: 韩方之争  

秦子忠  

  引言:中国的社会民主,正处于幼儿时期,既需要韩寒,也需要方舟子。然而方韩之战依然暗流涌动。为此,我满心希望:攻坚当头,诸公需以社稷为重,团结一致,共谋民主事业。

  以下,我将以韩寒4月13号的一文《我和官员的故事》,与方舟子4月14号的一文《没有谁的假我不敢打》,这两篇文章作为话题展开的背景。

  在方韩之战中,我几乎是保持沉默与近观。

  所以沉默,一半是因为方舟子的“打假”是社会污浊的清洁器,一半是因为韩寒的“笔代”是社会民主的代言人。清洁器与代言人,对社会都有用,偏向任何一方,都是断臂式的选择。难!

  所以近观,一是担心方舟子是“假打”,二是担心韩寒是“代笔”。我不止一次假想:韩寒和方舟子组成同盟,也就是说韩寒以代言人的身份代言方舟子的“清洁器”。估计这样的组合,这一款清洁产品能畅销全国,至少能冲击一下国产“茅台”。可是事态的发展,与我的假想背道而驰。方舟子与韩寒的战争,是粉丝的战争,结果是两人都“损兵折将”。韩寒粉丝资本实力雄厚,可以嘟囔几句后,扭过头去,装作不理。方舟子即便再理亏,再无新料,也不得不摇旗呐喊,死揪不放。毕竟一放手,“打假”也真的成“假打”了。遗憾的是,中国的社会民主,正处于幼儿时期,嗷嗷待哺,既需要韩寒母亲,也需要方舟子父亲。可是双亲视而不见,口水仗战还在暗流涌动。

  韩寒也真的只扭过头而已。

  近日,韩寒猛发博文,而且很有特色,即都是与自己亲身经历有关的,而且文风(努力)依旧如故。两者(即亲历事情与文风如故)短时间内高密度的发布,一句话,曲折地证明我韩寒是真枪实弹的。理由一,这些文章都是我亲身经历的,没有感同身受,能说出来么,即使能说出来,言说的逻辑与风格能如此与原来的保持如此高度统一么。理由二,这些文章都是直面权贵的,而且直面的尺度,无论深度还是广度,较比之前有过之而没有不及。所以,在韩寒最新的《我和官员的故事》一文中,我左看右看,前思后想,通篇就写两个字,一是真,一是敢。

  名人的名就是“绯闻”出来。我没有见过有哪一个名人不曾被“绯闻”攻击。因此,我以为一个名人要想避免“升了降了,还是像朝鲜火箭一样栽了,谁知道呢”的浮沉,不需要申明什么自己的屁股有多干净,而是需要在适当的时候抹黑自己的屁股。屁股是黑的,强调自己的白,更让人觉得黑。

  方舟子却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方舟子10年来的打假对象,是不是这个贼,笔者存而不论。这里的贼,更多的是指代方舟子的打假职业道德所不宽容的人或者事件。我所以在这里引用谭嗣同就义时的“绝言”来概括方舟子当前的处境,缘于自己对方舟子“孤立无援”的一时断想。(插播一下:如果按照韩寒在《说民主》中的文人立场,即“文人到时候就应该扮演一颗墙头草,但必须是一颗反向墙头草”,并假设韩寒没有与方舟子对决,那么估计现在应该是韩寒支持方舟子的最好时机。)

  与谭嗣同不同在于,方舟子的无力回天,不是因为权贵,也不是因为公权力,而是一群交缠不清的私怨。因为按方舟子在其《没有谁的假我不敢打》一文中的讲法,他和韩寒的对决,还是下作的“罗永浩撺掇的”,而且韩寒也不过是听命他人的大头兵,即“韩寒自己在一篇文章里提到,他跟罗永浩通电话,罗永浩就跟他说方舟子没什么了不起的,方舟子没团队,就他一个人,根本就不用怕他。”果真如此,韩寒的形象也真是可怜的了。我希望自己能够掩耳盗铃式再欺骗自己一下,毕竟不欺骗,方韩两人各矮一截。但愿中国的社会民主不就是看公知之间的八卦私人恩怨和江湖膏药版的义气。公知也是吃喝拉撒的,固然需要维护自己的屁股干净。但是如果只是借着擦民众屁股的借口而将社会公众的卫生纸私用,那么这样的公知也就仅剩吃饭和拉屎了。

  不过还好,方舟子的行文逻辑,与韩寒的文风相对应,不多不少,也是两个字:一个是冷,一个是真。冷,无需多说明的,方舟子10年的打假,横眉冷对1000夫指。而且这个冷对,不仅是无权势之辈如肖传国、李一、唐骏、李开复、罗永浩、韩寒……还有尤物几个即“中部级干部也有好几个”。

  至于真,这个与韩寒的稍有不同。方舟子的真,是较真:只要认准了的,无论是神坛上还是学坛上(当然现在方舟子表决心也要直面政坛),一律不倒不休。在这么个真下,倒韩运动的续集,也将会有的,“而且是高潮迭起”。只是苦了作为陪审团的民众,也真类似为私人服务的“三陪女”。而招待民众的辘辘饥肠,可能不是民主的奶水,而是双亲吃喝拉撒后的放水。可叹的是双亲对此可能都不知道。

  不过在面对权贵上,方韩是有共性的,至少方正在喊出《没有谁的假我不敢打》,韩则陆续地抖出《我和官员的故事》。但是在我看来,他们的这一出,我还看到他们的另一共性,在放羊民族的担待。

  不过不至于僵场的是,“我们,看见好的捧个场,遇见坏的冷个场,碰见傻的笑个场,等他们自己给自己砸个场,也只能这样。”

  但是,我依然希望:攻坚当头,诸公需以社稷为重,团结一致,共谋民主事业。

    进入专题: 韩方之争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36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